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热血武林江湖情 > 426 七月飞雪

    天山派弟子与魔教众徒大战在渭水之上,原本逐渐占据上峰,并分人开始破坏了渭水之堤,使得这个临时性的土堤决口,水一泄如注。正是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若是河堤一但不能及时的填堵住的话,那并非人力可以抗拒的。

    土宫之中华无敌发出了一声尖叫,使得魔教众徒瞬间魔化强大了许多。水护法看见铁链向上拉伸,只要堵住被紫钟辉破坏的堤口,那么华无敌很可能就能打破地宫之中的阻碍,回到地面之上。

    于是他第一个带头跳入水中,用自己的身体去堵住决堤之口,使得魔教众人被感化纷纷下水,在水里筑成一排人肉护拦,使得渭水泄流的缓一点,为半空之中拉升铁链的教徒营救教主赢得一线希望!

    紫钟辉见魔教如此的舍身忘死,气急败死的向阻拦河水流通的教徒扔石头,说道:“大家用石头砸死他们。”

    然而魔教之人任凭石雨纷飞,他们依旧守着决堤口,逼迫着紫钟辉把左右两边的天山派的门徒一个个踹进水里,使得两派之人亦在水里混战一场!虽然魔教水护法博了性命来保护河堤,然而没有土方来填埋,上流的渭水依然在不涨,使得所有的努力终是功亏一溃。

    金护法自不是天山派紫云掌门人的对手,虽然屡战屡败,依然奋不顾身冒死与紫云决战在渭水之上。

    紫云很是佩服他的勇气感叹道:“若你能归顺我门下,何愁江湖霸业不成!”

    “一心不侍二主,只求紫云掌门放我神龙教一马,日后必定报答紫云掌门人不杀之恩!”金护法被十二月剑法伤的鲜血直流,正当两个纠缠一起的时候,又被天山派的霞紫神功给击退,使得他踏浪在渭水之上,又看紫云丝豪没有心慈手软之意,便道:“我已向教主承诺过,渭水决堤,吾不独活!”

    他这一战事关魔教生死存亡之道,虽然武功不济,可是金护法不畏强敌余勇可贾,也让紫云颇费头脑,就在当河堤之上,河水之中两派精英门徒斗的翻江倒海。有的两两撕杀血染渭水,有的魔教小头领以一抗十,打退了一股天山派的门徒。有得两面夹击魔教门徒使得惨死在水中,依旧身体伫立在决堤口巍巍不倒的样子,有的被卷入了盗洞的旋涡之中,还有的飞向半空之中,想与众人合力一起把铁链下的宝藏棺椁拉上来。如今奔腾的河水已经冲垮了堤口,已经不是用人力能够阻挡洪水的力量。

    紫钟辉见那魔教之众果然依靠着铁索把石棺慢慢的向上爬升,他飞到铁索之上顺着向上一剑直飞而上,那些教众眨眼之间飞离他突剑的方向,使得紫钟辉扑了个空,下落于流水之间,若不是借一浮尸之力重新攀着铁链而上,只见有一个拦见前面,那就是水护法,用自己的身体顶着他的攻击,使得魔教之众再一点合力把方才向下沉沦的铁链再一次拉了回来!

    是的任凭他刺百剑千剑,也刺不穿教徒们解救教主的心,因为他们听到了那尖叫之声从里面传出来。魔教之徒体内的血虫开始分化,吸吮着他们的身体,使他这些教众们已经失去了身体的疼痛感,只是一味的听从华无敌的指示行事,若不如此的话,那么他们的下落就是死路一条。

    紫钟辉见他们果然不怕死,并且魔教围攻他的人也多了起来,使得他在铁链反不及这些漫天飞舞的蝙蝠人,他便用剑朝向铁链狠狠的砍了起来。

    “当。”那个铁链为之一震,使得那些教众们不安份起来,有的直接向他扑了过来,有的顺着铁链向下爬了过来与他在中间交战,有得三五成群的把他合围住。如此惊险的举动,自然也让紫云抛开所有,来替紫钟辉解围,没想到紫云秒杀了围困的魔教之徒,使得他抽空一剑,砍在铁索的同一位置。

    “哐当。”的一声紫钟辉手中的剑反被铁索链震断,渭河之水扑天盖地而来,完全的把地宫给湮没在河水之中。只见紫云一手把紫钟辉推向彼岸,便与那魔教教众纠缠起来。

    金护法见有机可趁,便顺势去抓紫钟辉。紫云自知小儿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他重心不稳手中又无兵器,仿佛坠落的雏雁落入猎鹰之抓中!

    紫云情急之下大喝一声道:“看我天山派十二月剑法——六月飞霜,斩断青丝。”

    果然,紫云剑落之时,手腕一般粗的铁索都被他一剑如斩青丝一般轻巧,使得金护法大吼一声道:“不要。”

    他飞身而下,抓住那下坠的铁链,然而下坠之势犹如千均压顶之势,岂是他一手之力可以拉扯得住的,他即与铁链一起吸入水中。魔教之徒各各不明原由的坠入浩浩之河中,使得紫云即是向下坠落,如此一来便让紫钟辉大喊道:“有谁,有谁去救我爹!”

    他慌的手舞足蹈的欲要飞身前往,若是如此只怕他也会一同落入旋涡之中。幸而门中有一位紫云的大弟子拉住了他说道:“辉师弟,别冲动!”

    紫钟辉激动道:“你看看魔教之人,各各都为他们的教主舍身投河。”

    就在他替紫云生死听天由命的时候,不料他切在河面上引一河之上化为雪花,使出了他十二月剑法之中最为惊骇的一剑——七月飞雪,很快的把河水冻结起来,当他落在水面上之时,一汪滔滔之水化为一面明镜,静悄悄的趟在皇城之下。

    紫云得势之后,不由的笑吟吟对着儿子以及众门人说道:“这就是我苦练二十载十二月剑法的绝妙之处,剑法练成之时,天地为我变色!”

    众门徒见紫云春风得意,不由的齐声赞贺道:“掌门千秋万载,一统江湖。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好!逆我者猖,逆我者亡。如今魔教已是水下之鬼了,丐帮亦是强弩之末,若朝庭不大赏我天山派护国有功的话,那么谁是下一任皇帝还不是由我说了算!”紫云呵呵的笑起来,带领众人包抄丐帮而来!

    紫云用他鬼斧神功的般的剑术把那些觊觎宝藏的人们都冻结在地宫之中,当洪水冲入地宫的时候,那些江湖武林人士,魔教众徒,以及十分具活死人之体也在其中挣扎了许久,耐何终找不到出口,被冰封于渭水之下,不知生死存亡。

    当时水漫地宫,浇灭了石壁上的长明灯火,使得场面变得异常的嘈杂混乱,活死人们已感觉到了末日的来临,纷纷的寻找一口棺椁,以便自己继续苟活于人间,侍重见天日那天他们被主人再次召唤苏醒。

    漫天飞舞的魔教吸血蝙蝠人似无头苍蝇一般四面碰壁,找不到逃出升天的门路,或是撞死在石壁之上的,或是被大水冲压在金银玉器之间,或是顶着坍塌的地宫向上一博之后被石头砸得个七昏八素的。

    “是谁破坏了我们的黄金圣殿,是谁想带走我们的财富,是谁给我们带来无尽的灾难,是谁破坏我们的王朝。就是这些贫婪的武林人士,就是这些夺宝之人,让他们永远的与我们在一起,与我们一起活在另一个世界之中!让渭河之水洗尽人间的罪孽吧!”广平公主好像在发出她的咀咒,使得她手下的死士们肆虐的破坏地宫的原貌,把持撑着地宫的八根大石柱也在他们破坏之中摧毁。

    任逍遥不甘心他的宝藏梦想就这样被埋藏其中,为了阻扯这些活死人破坏紫微宫的石柱,他也使出了看家的本领,双脚一跨狮吼一片,只是他的功力更具有杀伤力,使得石柱从中断裂三两截,看形势已经不可逆之迹象。

    但见华无敌跳入第一口棺石之间,又见付宝贝与孤独无名悄悄混第二个宝藏石棺之中,三见李晴天与李铁王混入第三个石棺之中,四见张昌宗张易之混水入棺之中。第五个石棺应该没有人,使他无可奈何的飞入其中,若得性命在做计较不迟。

    见看下一秒钟水就要淹没掉地宫最高之处,使得广平公主跳入第六个棺椁之中。然而地宫之中只有太平公主化为一狐,在这黑暗之中穿梭寻找着出口。她先是摸索了一下关守的大门,确定石门一关,若无人从外面打开,里面的石门是永远不会打开的。因为机关在外面石砖之上,这是地宫的入口。

    太平公主想了想自言自语道:“即然是当年的宫殿,即然有进入其中的大门,那必定就有另一个门可以走出去。按着大隋王朝的建筑风格来说,与正殿对着的是入口,右手一侧就是皇上入朝之处,那么那边一定有出入紫微宫的道路。”

    太平公主凭着自己的经验来到右殿之处,发现这里已被石棺鳞茨栉比排列着,那大大小小的石棺看上去又大致相同,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无奈太平公主只能放手一博,用腰刀一路向石棺砸来,如若有不一样的声音估计就是密秘出口所在地,只是水势浩大,一会儿就把地宫淹没在其中,然而太平公主并没有放弃自己的判断,哪怕是憋气在水中,也不放过每一块石棺异样声响的机会。当水漫过最高点的时候,她终点找到了那个与众不同的石棺之声,那是与龙椅平齐的地方。她用力一推,只感觉水面冰寒冰骨,有一种瞬间结冰的际象

    ,使得她一脚飞踹开石棺,不过的身体一寒颤,见状使她不得不暂时躲入第七个棺椁之中。就当上面铁链下坠的一刻,那石棺正好撞击到了太平公主摸索到了的出口之处,只是河水刹那冻结,使得一群人被困在石棺之中,听天由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