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四百八十九章 河妖

第四百八十九章 河妖

    说到髓币,其实在修炼界存在着两种,一种便是杨君山现在手中把玩着的两枚,其中有氤氲之气蕴藏其中,其中蕴藏的灵力虽远没有达到晶币的百倍,但其价值却还远在百倍之上,兼之其乃天地孕育天然而成,在修炼界极为难得,还能用来孕育灵脉、炼丹、炼器、制符等等,因此又被称之为“真髓币”。

    有真自然就有“假”,不过这个“假”却也不是假的髓币,而是这种髓币乃是真正通过炼器的手段融合而成,里面封存的灵力浓度也的确达到了晶币的百倍之多,不过这种人工形成的髓币却无法像真髓币那般用来炼丹制气,就更不用说用来培育灵脉了。

    不过这种“假髓币”因为蕴藏的灵力浓郁,用来辅助修炼的话,反而比真正的髓币效用更强,因此这些“假髓币”又被称之为玉髓币。

    杨君山虽然不认得真髓币,但假髓币也就是玉髓币却是见过的,他曾经在撼天峰第九重禁制空间当中得到过一盒玉髓币,当时颜沁曦和宁斌等在场之人都见识过,但真正蕴含氤氲之气的髓币他还是真正第一次得见。

    收集一百枚髓币,便能够重新孕育出一条灵脉出来,这在修炼界并不算是什么秘密,真正秘密的是到底应当怎样才能够培育出这样一条灵脉出来,而这就是寻灵师的本事了。

    据杨君山所知,要以髓币培育一条灵脉出来,就需要懂得引动玉髓之中氤氲之气的秘术,而这种秘术也只有资格达到二等以上的寻灵师才能够掌握。

    不过二等寻灵师可不是那么容易能够达到的,杨君山的小妹杨君馨在寻灵师一途上也算得上颇有天赋,如今也依然是一位三等寻灵师,可想要达到二等寻灵师的级别,却还有好长的一段路要走。

    就在杨君山还在元磁山闭关疗伤之际,撼天宗已经挟着青树真人成就天罡真人以及元磁山兽潮大胜之威,再次在梦瑜县荒山镇针对天狼门展开了攻势。

    然而就在撼天宗一方节节胜利,将天狼门的势力即将驱逐出荒山镇的时候,又一条爆炸性的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玉州:天狼门的灰狼真人也进阶天罡境了!

    潭玺派的尝醴真人,撼天宗的青树真人,天狼门的灰狼真人,短短数年之中,玉州修炼界先后出现了三位天罡真人,这在以前的玉州修炼界都是极为少见的。

    不过灰狼真人突破的消息对于撼天宗而言却如同当头一棒,得到此消息的天狼门修士士气大盛,几位天狼门的真人也轮番开始发力,虽说因为撼天宗的同样强硬,使得天狼门的势力再难进入荒山镇,可天狼门仍旧在落霞岭一带牢牢把持着一席之地。

    同时在曲武山如今被隐藏在其中的妖修势力隔断之后,落霞岭便成为了天狼门重新进入梦瑜县的唯一一个通道,可撼天宗对此却再也无能为力了,因为落霞岭一带正是天狼门与开灵派两家宗门实力的结合处,面临两家宗门的联手压制,撼天宗能够保住自家在落霞岭大矿场占据的三分之一区域便已经是万幸了。

    而在梦瑜县扩张的脚步被遏制之后,撼天宗转身向东又突然进入了晨瑜县境内,除了早已在掌控之中的青石镇之外,撼天宗又接连掌控了乱石镇、方石镇等三镇,占据了晨瑜县的大半,如此再加上除荒沙镇之外的梦瑜县,如今的撼天宗掌控的地域已经超过了两县之地,这样的一个势力范围,较之玉州其他中游的宗门势力而言,已经不相上下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条从荒土镇传来的消息,使得杨君山不得不暂时结束了闭关,急匆匆的赶回西山村去了。

    西山村外的沁水北岸,仍旧保留着一片狼藉的场景,四处散落的斗法痕迹无不表明之前在这里曾经爆发过一场激烈的斗法,而原本繁忙的西山村南口此时也变得冷清了许多。

    “怎么回事,难道是风雪剑宗的人打上门来不成?”

    杨田刚笑道:“不是,是一股兽潮!”

    “兽潮?”杨君山奇道:“元磁山的兽潮波及到了这里?”

    “不是元磁山的兽潮,是一股从沁水中突然出现的妖兽,大多是鱼虾鳖娃之类的水中活物,上得岸来一个个奇形怪状,实力算不得多强,却能先把人吓一跳,这一股水中妖兽冲击了西山村,但并未造成多大的损失,反倒是大部分被村里的修士歼灭了,不过沁水流经之地的几个村落因为没有护山大阵预警,遭受突袭之下却是造成了不小的伤亡。”

    “河妖?”

    杨君山一听便明白了过来,一直以来杨家上下防范的都是陆上的妖兽,而水中的妖兽也不是没有,但因为荒土镇深处内陆,又不是什么大湖广泽之地,即便有些河妖也成不了气候,所以他便也不曾放在心上。

    岂料偏偏就忘了自家村口便有一条河流,沁水虽然不大,可流经之地却远,沿途又有其他支流汇聚,河妖大可以从沁水下游逆流而上,又或者是从其他河流汇聚而来,最终形成了这一次河妖之祸。

    好在沁水到底不是什么大江长河,也不可能孕育什么水中大妖,而且即便是真有水中大妖,自然也就晓得西山村的厉害,不会轻易招惹,所以沁水中的河妖还算不得什么威胁,哪怕是其他村落有了这一次前车之鉴,河妖再想为祸也未必能够轻易得手了。

    “河妖虽不足畏惧,但村里的吃水灌溉却离不开沁水,也不可能总是藏身护村大阵之内,如今沁水之中有河妖藏身,村民往来行走却是极为不便,便是今日将其驱逐,明日便可再来,防不胜防,今日叫你回来,便是看能否商量出一个一劳永逸的法子。”

    杨君山愣了一愣,道:“我有什么法子?大不了来一次便沿河清剿一次,将一众河妖打杀吓跑便可清净一时。”

    杨田刚不满道:“可那也只能清净一时,那些河妖终究还有可能沿着沁水而上,继续侵扰两岸村落。”

    杨君山其实很想说这不是什么大事,天地大变之后各种危险凸显,慢慢的这种三天两头有人死于各种意外的事情便会令所有人习以为常,可话到了嘴边还是转了一个弯,被杨君山咽回了肚子里面。

    “看来果真是没有法子了,只能叫村民平日里各自小心了!”

    杨君山这个时候却是突然想起了前世修炼界的一种传闻,据说前世天地大变之后,许多宗门的山门驻地同样受到域外妖修的袭扰,各家宗门不胜其扰,便通过阵法师、炼器师、寻灵师等联手造成了镇妖塔这种东西。

    将这镇妖塔放置在山门之外,或者是妖修出没频繁之地,便能够对一些修为实力低微的妖修进行吓阻。

    虽仍旧可能引来妖族高阶修士的愤怒,可与高阶妖修狠战一场,总也好过天天被一些低阶妖修骚扰,连宗门弟子出行都成了困难。

    只是这镇妖塔该怎么建,杨君山自己却是毫无头绪,不过据说至少也要斩杀和囚禁几位真妖修士才行。

    “对了,你走之后几日,我收到了你七姑父从桑州传回来的消息。”

    杨君山一听,顿时眼睛一亮,道:“七姑父来信了,他们如今怎么样,小昊进入灵溢宗了吗,如今修为达到了什么地步?”

    在杨家巩固了在荒土镇的势力之后,安侠便带着一家人离开了,他的身上有着灵溢宗的信物,可以让杨君昊拜入灵溢宗修炼,而灵溢宗在桑州可是一家实力不下于当年撼天宗的门派。

    从安侠带回来的消息来看,他们一家如今已经在灵溢宗外的一座山村之中安顿了下来,而杨君昊如今也已经拜入灵溢宗成为了内门弟子,而且早已经在进入灵溢宗不久之后便突破了武人境,如今更是进阶武人境第三重,甚至已经在为冲击武人境后期做准备了。

    信中满满的都是安侠的兴奋与骄傲之意,不仅如此,在杨君昊拜入灵溢宗并逐渐收到了重视之后,在他的帮助下,安侠也在前不久成功突破了瓶颈,进阶武人境后期,甚至就连七姑杨田艳多年未曾有进展的修为都一举开辟丹田成功了。

    杨君山看完信之后,笑道:“一家三人全都进阶武人境,难怪七姑父这般兴奋了。”

    杨田刚也点头笑了笑,却突然又问道:“你是不是打算要北行去凉州?”

    杨君山返回之后,便已经将元磁山上的经历同老杨汇报了一遍,因此,知子莫若父,杨君山虽未曾说他要北行,但老杨却已经感觉到杨君山想要去一趟凉州的决心了。

    杨君山点头道:“的确是想要去凉州碰一碰运气,同时也想要去玉州之外游历一番,增长一下见识和阅历。”

    老杨有些担忧道:“你刚刚得罪了风雪剑宗,而风雪剑宗却是凉州第一宗门,势力之大盘根错节,那两级元磁原罡又历来被凉州各宗门把持,你此去凉州无异于自投罗网。”

    杨君山笑道:“凉州又不是他风雪剑宗一家的,更何况极北冰原早已离开凉州之地,那里便是风雪剑宗的势力也难以企及,只要小心一些,并非没有机会。”:

    杨田刚知晓他心意已决,便从储物袋中翻出了一只尺许长的玉瓶,道:“既然你决意要去,那就先将这瓶子里面的东西炼化了再说吧!”

    ——————————

    这两日心思不属,连续出现了几个前后矛盾之处,在这里跟大伙儿说声抱歉,同时谢过书友的提醒。

    另,宋威手中的中品守御灵器是八云伞而非九宫伞,这个是睡秋混淆了一个设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