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四百七十六章 交锋

第四百七十六章 交锋

    杨君山松了一口气,隐约间似乎颜大智与诸葛玄楼也跟着松了一口气,不过仍旧在各自阴沉的对峙,宋威那边已经站起身来,道:“两位稍安勿躁,琦玺、庸玺两派之事,再有宗门长辈,我等还是多想一想天罡大宴之上,该如何应对外州势力的发难吧!”

    说罢,宋威驾云而起,而这个时候杨君山却是神色凛然,离他不远的宁斌同样周身气势一发即收.

    如果说各大宗门围攻撼天峰,张玥铭等三代弟子因为修为不够,还没有资格去仇恨,只有惶恐和无助的话,那么在撼天宗余脉偏居锦瑜县之后,与开灵派和天狼门的连番大战,那可就是实实在在的仇恨了。

    东方珠、赢泪殇和颜大智都是一副作壁上观的模样,诸葛玄楼瞟了张玥铭和宁斌二人一眼,显然也不想置身事中,只有魏武阳脸上闪过一丝阴笑,随即便也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来者是客,更何况又有共同对抗外州势力入侵这个大义所在,宋威尽管脸色难看,但还是将天狼门与开灵派的修士接引了过来。

    这两人一人神色间颇有桀骜之色,周身上下气息阴冷;而另外一个看上去则随和许多,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宋威向众人介绍,前者乃是天狼门第一真传冰狼,而后者则是开灵派后来居上的真传弟子方栋。

    众人又是一番表面上客气的见礼,待得要落座的刹那,便听得一道阴冷的额声音道:“哼,乡野村夫之子,也配登大雅之堂?”

    众人目光纷纷不约而同的望向了坐在凉亭角落当中的杨君山,杨君山尚未抬头,那冰狼已然伸手一指,一道劲风带着尖锐的厉啸发出,四周的水汽纷纷凝聚,很快一根晶莹剔透的冰刺在飞射的过程当中凝聚成型,直奔杨君山的眼珠子而去。

    杨君山刚刚正在与一旁的颜沁曦低语,豁然抬头的时候一根冰刺已然到了眼前,冰狼此举实与偷袭无异。

    若是换做旁人,这一道偷袭一般的小法术虽然迅捷,可威力却上不得真人修士的台面,只管避开就是了。

    可杨君山却知道,那冰狼本就是冲着自己来的,只要自己离开了座位,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坐回来了,也就是宣告了自己的确如同那冰狼所言一般,根本没有资格与各派精英子弟坐在一起。

    杨君山虽然从一开始便对这种聚会不感兴趣,可要是被人赶出去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几乎就在冰狼的一根冰刺随着他的话音而来的刹那,杨君山也仿佛早有准备一般,同样一指凌空点出,那冰刺尚未飞离冰狼三尺之地,便碎成了一地冰渣,就如同他自己的法术施展失败了一般。

    凉亭众修都是一凛,冰狼施展的虽只是一道小法术,看似不值一提,可实际上却极为考验修士的应对,在这种突然性的偷袭之下,修士往往因为来不及施展应对法术也不得不暂时避身退让。

    可真要是一让,便中了冰狼的算计,既然已经让开了座位,面子已经丢了,再想坐回去可就难了。

    可看着杨君山随心所欲的应对,众人却也不相信杨君山当真能够言出法随一般,不少人暗自揣度定然是杨君山早有准备,天狼门与开灵派同撼天宗一脉的势力一直敌对,这杨君山恐怕早就防着这一手了,是了,定然是如此,否则不可能解释他那几乎与冰狼同时出手的原因。

    众人仿佛一下子想明白了原因,纷纷松了一口气,而后戏谑的目光便开始向着冰狼的身上打转:这家伙没一丁点真人气度,既然是乡野村夫,居然还用偷袭的手段,端的不为人子,吾等休与此人为伍。

    只有张玥铭看向杨君山的目光充满了探究的深意,他的灵识虽然比不上阵法师那般敏锐,可对于修士周身气息的把握仍旧掌控的极为清晰,他很清楚,先前杨君山那一道碎石术并非是在有意防备,而的确是如同言出法随一般。

    一名真人境修士施展一道法术都能失败?

    冰狼感受着四周众人戏谑一般的目光,顿时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衣袖猛地一甩,一股罡风便朝着杨君山席卷而去,流风所过之处,空中的水汽尽数化为雪花飞舞。

    可就在罡气闯入距离杨君山三尺之地时,飞舞的雪花重新消融,地面却不曾有一点水痕,而那一股冰寒的罡气却如同泥牛入海一般化为虚无。

    这一次,凉亭内的众人都感受到了产生在杨君山身周的灵力波动,而撼天宗的三位真人则还能够认出杨君山所施展的神通为源自于撼天宗的传承灵术,元磁灵光。

    冰狼的手段再次被化解,越发的觉得脸上臊热,可事已至此,他便是再想收手都难了,否则日后定然会成为修炼界的笑柄。

    冰狼真人死死的瞪着杨君山,一匹蓝色的巨狼身影在身后闪烁成型。

    不料就在这个时候,他却是脸色一变,连忙向后退了一步,而就在那脚步挪开的刹那,他先前站立的地面却是陡然向上一突,随即便恢复原状。

    可不等冰狼真人松一口气,他的脸色却是再变,赶忙再次向后退了一步,而先前站立的地面紧跟着又是一道凸起,随即恢复原状。

    紧跟着又是第三次地面凸起,冰狼真人一步慢步步慢,居然就这般被地面涌动的法术所酝酿的凸起逼退了三步,待得好不容易那一股酝酿在地底的力量消散之时,冰狼真人已经退到了凉亭之外。

    “噗嗤”一声轻笑,冰狼真人那被一步赶着一步后退的狼狈模样显得极为滑稽,其他几位真人因为能看出这其中较量的实质,自然就不会去注意冰狼真人的狼狈,可颜沁曦却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哼,哪里来的女娃,好不晓事,这里可是你能随便来的的地方!”

    冰狼真人受挫,甚至被一名不过武人境大圆满的女修取笑,随同冰狼真人一同前来的开灵派方栋真人同样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羞臊,听得颜沁曦笑声,顿时找到了出手的理由,一巴掌甩出,半空中炸响了音爆,一道劲风直冲颜沁曦的脸上甩去。

    “匹夫,大胆!”

    杨君山还不曾出手抵挡,一旁作壁上观的颜大智顿时就怒了,这一巴掌罡风四溢,根本就是真人境的手段,这方栋是在下死手,对自己的女儿下死手!

    在方栋看来,这女子与杨君山举止亲密,又不过一个武人境修士,杀了也就杀了,可哪里晓得这女子居然会是颜大智的女儿。

    见得暴怒的颜大智悍然向自己出手,不明所以的方栋瞬时间反应过来这两人脸上的三分肖似,不由的暗骂自己一声,便准备出手抵挡。

    “颜道友何必生气,令媛居然敢嘲笑真人修士,也合该方栋真人出手管教!”

    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从旁传来,诸葛玄楼从旁一掌推出,将颜大智的神通化解。

    方栋虽不明所以,但见得有人出手将颜大智挡住,自然乐得如此,不过那扇出的一道罡风却是在中途拐了一拐,朝着杨君山的脸上去了,既然已经知晓那女子与颜大智有关,方栋自然不会平白无故的去招惹潭玺派这样的大敌。

    颜大智见得那方栋识趣,怒哼一声,当即一巴掌便朝着诸葛玄楼所在的方向反抽了过去,自从来到凉亭之后,此人处处与自己作对,颜大智心中早已经憋了一股邪火,此时正好有了发泄的借口。

    杨君山察觉到了方栋扇来的一股罡风变化,伸手手掌从上而下一拍,便要将这一股罡风拍散。

    不料这个时候从旁却是很突兀的钻出了一股劲力,居然就托着他的手掌拍不下去。

    杨君山冷眼向着劲力所在之处望去,却见那魏武阳居然若无其事的坐在那里笑盈盈的看着自己。

    有了这么一挡的功夫,那劲风已经直冲杨君山脸上而来,却见杨君山冷哼一声,鼻中喷出一道罡气,那劲风尚未到得他身前便被震散了。

    可这个时候丢了大丑的冰狼也已经再次出手,一片寒冰在脚下铺就,一路延伸向着杨君山的脚下而去。

    与此同时,那方栋口中突然喷出一股白色的本源之气,在半空之中绕了一个圈之后,居然向着杨君山的脑后而去。

    “嘿嘿”一声怪笑在杨君山的耳旁响起,却是那魏武阳再次使坏,仿佛是在警告杨君山他随时也会出手搅局一般,霎时间,杨君山居然要面对三位真人的联手围攻。

    杨君山以一敌三面不改色,甚至隐隐间战意蒸腾,颇有一股兴奋之色,脚下微微一碾,一股罡气附着在地面上,那延伸而来的冰面尽数炸裂,一股翻卷而回。

    与此同时,杨君山上半身不同,脑后却有罡气蒸腾,方栋的一口本源之气尚未到得脑后便被冲散。

    魏武阳没有想到杨君山轻描淡写之间便将众人的围攻化解于无形,他有心正要出手干扰,却见杨君山的目光带着一丝戏谑突然盯向了他,顿时暗道一声不好,却听得一阵“噼里啪啦”的裂响,坐在身下的石凳顿时化为一堆碎石,魏武阳一个踉跄,差一点就坐在了地上。

    ——————————

    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