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四百七十章 牵脉(求订阅)

第四百七十章 牵脉(求订阅)

    在有心人看来,西山杨氏却是一个充满了奇迹的家族,从杨田刚奇迹一般的进阶真人境,并斩杀熊长风立威;到杨田刚失陷葬天墟之后,杨君山奇迹般的崛起,斩杀熊满涛震慑宵小;再到如今杨田刚又奇迹般的从葬天墟生还,父子二人击败并驱逐熊妖,坐拥两镇之地。

    然而奇迹创造的多了,便在其身上铺上了一层迷雾,渐渐的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如今的西山杨氏,甚至已经不能简简单单的将其当做一家豪强来看待了。

    三日之后,荒原镇各村村正前往镇守所拜见杨君山真人,杨家算是正式宣布了对荒原镇的管辖权。

    而在这三日当中,苏宝章则一直在荒原镇镇守所的仓库之中清点那些开灵派仓促撤走之后没来的带走的修炼物资。

    而杨君山则在协助杨田雷理顺荒原镇的各种事物,在西山杨氏占据荒原镇之后,杨田刚父子便打算将整个荒原镇交由杨田雷来暂时管辖。

    “怎么样,有多少收获?”

    苏宝章这三日来在仓库之中不眠不休的清点物资,饶是他武人境后期的修为,此时看上去也颇显颓废。

    “东西不少,宝物不多。”苏宝章言简意赅的说道。

    “开灵派离开虽然仓促,无法带走所有的东西,但品质较高的宝物显然都已经挑走,剩下的物资虽多,但却多是低阶修炼资源,其中大部分都是用来培养凡人境修士,少部分武人境修士可以拿来用,但也多是武人境初期修士适用,武人境中后期修士用得上的极少,就更不用说灵阶宝物之类的了。”

    杨君山听后不但不显失望,反而极为高兴,见得苏宝章不解的眼神,杨君山笑问道:“宝章哥,你说对于杨氏而言,目前是高阶的修炼资源重要,还是低阶的修炼资源重要?”

    苏宝章顿时恍然,杨家如今真正需要培养的是低阶修士,现如今整个杨氏虽有两位真人境修士坐镇,看似高枕无忧,实则也有极大的隐患,那就是中低阶修士的匮乏。

    短时间内或许因为两位真人的震慑不会有事,但要是长期来看,杨家若是连一些个镇得住场面的武人境后期修士都没有,而两位真人又不可能事必躬亲,那么必然就会影响到杨氏对于两镇的掌控。

    一个直观的表现就是,当杨氏占领荒原镇在派遣修士前往荒原镇与荒沙镇的边境驻守的时候,去的却是以杨家修士主导,由荒土镇和荒原镇各村正武人境修士组成的混合队伍,而且杨氏修士在其中占据的比例并不高,而修为也并非占据绝对优势。

    这样的队伍其实是极为危险的,很容易便脱离杨家的掌控,好在如今有两位真人威慑,而这些驻守的修士又多是由家业在两镇之地,因此倒也不虞他们有什么二心,但这终归不是长久之计。

    好在杨君山可以通过虎妞掌控一部分妖兽,先前在杨君山的支持下,虎妞和包鱼儿联手,基本上把荒土镇的妖兽群掌控,如今荒原镇的妖兽群虎妞却只能掌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荒沙镇的那位真妖境的熊妖。

    那头熊妖虽不主动招揽附近地域的妖兽,但因为其真妖境的修为,仍旧有不少妖兽主动前往投奔,哪怕是先前在荒土镇,仍旧有不少妖兽脱离虎妞的掌控前往投奔,而虎妞则是主动招揽,尽管凭借其虎妖的地位,仍旧能够控制部分妖兽群,但再想象荒土镇那样就不可能了。

    暂时稳定了荒原镇的局势之后,杨家的车队便来到了荒原镇,开始将镇守仓库的物资向荒土镇搬运,这来来往往的便又是三天的时间。

    有了这一批物资的补充,杨氏的低阶修士数年之内的修炼资源将不会出现匮乏。

    而在这三日当中,杨君山则一直徘徊在小妹杨君馨发现的那一条灵脉附近,想要将这一条灵脉迁移到西山,就要布下牵引大阵,同时要有真人境修士出手进行灵脉牵引。

    灵脉不同于那些孕育灵材的矿脉,牵引的过程相对简单,而且对地形地脉所造成的破坏也极有限,唯一可虑的便是在灵脉的牵引过程当中可能会造成灵脉的损耗。

    若是换做在进阶真人境之前,杨君山可能会觉得灵脉牵引造成损耗不可避免,但在杨君山接受了落霞真人完整的阵法传承之后,如今的他虽还不曾成就大师级的阵法师,但阵法造诣在原有的基础上大增却是毫无疑问的,而这也使得他有把握在灵脉牵引过程当中将损耗降到最低。

    灵脉牵引的阵法对于现在的杨君山而言并不算太难,关键就在于要将阵法与远在西山的母阵相勾连。

    而当杨田刚在西山之上引动阵法,一阵地动山摇之后,灵脉所在的山谷重新平静了下来,原本灵气盎然的山谷失去了原有的生机,但这里仍旧是一座颇具灵性的聚灵之地,要是培育的好的话,至少也能得数亩中品灵田。

    距离杨家入主荒原镇已经七日时光,杨田刚在料理完老友林承嗣的后事之后也赶到了荒原镇,杨田刚遂将所有事物交由老杨处理,而他自己则去了一趟县城。

    就在杨家父子在荒原镇同熊妖大战的时候,陈纪真人也率领撼天宗修士从荒丘镇攻入接壤的荒野镇之中,一路上扫庭犁穴,直驱荒沙镇边境,直到双方大战一场,各自奈何不得之后才重新转入对峙。

    杨君山赶到县城的时候,正是陈纪真人刚刚带人重新入主梦瑜县城的时候,听闻杨君山求见,陈纪真人很快便叫人将他请来。

    当这名义上师徒二人相见的时候,两人各自神情复杂,心中都是五味杂陈。

    陈纪真人决然想不到当年自己只是随手收下的一名记名弟子,今日居然会成长到这般地步,说起来两人虽有师徒之名,陈纪真人也传授了他几套锻体秘术,可除此之外,两人几乎再无交集。

    如今杨氏父子独霸荒土、荒原两镇,这其中的心思陈纪真人又岂能不知,然而恰巧便是在这个关键的时节,撼天宗还真就不能将这杨氏父子二人向外推。

    而杨君山同样对这位老者颇有愧疚之意,陈纪真人传授给他的锻体秘术或许只是一时兴起,又或许是因为当时陈纪真人对于进阶真人境并无把握,只是不愿自己多年的鲜血付之东流,但不管怎么说,这师徒的名分却是做不得假的。

    更何况在杨氏开始崛起之后,陈纪真人也曾给予多方照顾,尽管这些照顾同样有着其他的目的,但杨氏受惠颇多却是不争的事实。

    然而如今杨氏成长至今日,与撼天宗的利益渐有冲突这也是不可避免之事,杨家崛起荒土镇,入主荒原镇,作用两镇之地,虽说荒原镇可以算作是杨家从开灵派手中夺来,可无论是荒原镇还是荒土镇,在撼天宗看来,原本也都是撼天宗下辖的势力范围。

    不过杨君山心中的愧疚却也只是一闪而过,这些年来他上跳下窜一般的折腾,终于在天地大变的时候让杨氏勉强有了自保之力,但这何尝没有改变了陈纪真人乃是撼天宗的部分命运。

    若是按照前世的命运轨迹,陈纪真人早已在撼天峰崩塌之后,陨落在熊、余两家以及天狼门、开灵派众位真人的围攻之中,而梦瑜县也早已沦陷两家宗门之手,撼天宗更是坐困锦瑜县一隅之地。

    哪里像现在,陈纪真人不但仍旧在为撼天宗独当一面,手中一件中品灵鞭更是为他闯下了赫赫威名,撼天宗即便失了根本之地,可仍旧坐拥整个锦瑜县、晨瑜县一部以及如今梦瑜县的大部,势力范围比之前世何止增了一倍,真人境修士的数量又何止多了幸存的陈纪真人一个!

    两人各自收起心中复杂的念头,今日相见却不是要叙师徒之情,而是赤裸裸的利益分配,虽有师徒之名,地位却是平等。

    “弟子见过老师!”杨君山仍旧执礼甚恭。

    “坐吧,数年不见,不尽想你居然已经成长到这般地步,当真令人惊羡!”

    不等杨君山言语,陈纪真人便直接开门见山道:“你今日是为荒原镇之事而来的吧?”

    杨君山却没有想到陈纪真人会这般直接,微微一犹豫,便点头道:“正是,杨氏愿暂居荒土镇之地,抵御荒沙镇的域外修士。”

    “暂居,”陈纪真人嘲讽的语气之中还带着微微的苦涩之意,杨氏能有今日,他自己何尝又不是幕后推手之一,只是天意弄人,谁曾想撼天宗会遭此劈天大祸,如今却只能坐看杨氏做大还要极力拉拢:“既然是占了,那就是你杨家之地,又何必暂居,如今杨氏与我撼天宗可谓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区区一镇之地,又何分彼此。”

    既然拿不回来,又何必不就此大方些,也好落个人情,杨君山不知道这是撼天宗之意,还是陈纪真人自家争取的意思,但总归在荒原镇之事上双方取得了谅解和一致。

    “如此,多谢老师了!”

    既然最为紧要之事已经达成,杨君山在县衙之中与陈纪真人寒暄两句,讨论了一些修炼中的疑难之后,便起身告辞。

    就在杨君山转身要离开的时候,陈纪真人却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在他背后道:“对了,本派青树真人日前进阶天罡境,将于三月之后举办天罡大宴,届时你也去看一看吧。”

    ——————————

    踌躇良久,还是决定开新卷,可却悲剧的卡文了,鼓捣了一下午大纲,却总也抓不住主线,直到现在才写完这一章,晚上连夜赶第二章,大伙儿明天看吧。

    说一处错误,“为山九仞”的“仞”睡秋一直做“韧”,这个不是笔误,而是睡秋一直都错认了这个字,在这里做出改正,抱歉。

    对了,厚颜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