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四百四十章 遭遇

第四百四十章 遭遇

    杨君山其实最想要得到的是欧阳家族的“吹气成兵灵术”,可惜欧阳玉林并未携带,倒是除了“魔族吮血化精秘术纪要”之外,杨君山又找到了记载如何炼制“白骨幡”的传承纪要。

    不过按照这纪要当中的记载,白骨幡最多也只能炼制为上品魔器,也就是相当于上品法器的程度,至于想要将上品魔器提升为魔灵器,纪要当中却并未记载。

    很显然,欧阳佩林对于欧阳玉林仍旧有所保留,否则欧阳玉林的手中也不会只有一件白骨幡,而且还只是一件上品魔器。

    魔修自负,或许是因为他们太过强横,太过聪明的缘故,他们只会相信自己,相信自身的力量,对于其他的人,哪怕是至亲,也未必能够做到推心置腹。

    杨君山原本想要毁掉这“吮血化精秘术”和记载炼制白骨幡的传承,但微微一犹豫,他又将此物收了起来。

    再查看里面东西的时候,却尽是些尸骨血肉之类的东西,若是其他人看到还不得恶心死,然而前世的杨君山早已经看到过许多类似的场景,他只管从里面有用的东西挑选出来,剩下的便连同储物袋在内,一同在火焰之中化为了灰烬。

    杨君山的手中又多了一件中品法器,想来应当是欧阳玉林平日里猎杀修士所得,此外就是一大笔的玉币、晶币、玉晶石的混合木箱,也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要收集这么大一笔钱财,据杨君山估算,这些玉币、晶币、玉晶石加起来相当于十万玉币,一笔不菲的钱财了。

    不过杨君山最看重的却是手中的这只血玉瓶,血玉这种灵材原本就不多见,用来制成玉瓶盛放东西,里面东西的珍贵也就可想而知了。

    天魔血精丹,原本是这种东西,难怪要用血玉瓶来盛放了,看来欧阳佩林多少还是给了这个兄弟一些好东西的。

    又过了两日,杨君山估摸着潭玺派派来接应的修士快要到了,于是便也出关,先是与巫硕和九离密谈了同通颜沁曦和宁斌等人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便带着杨君平与苏宝章二人出了据点,在瑜城之中闲逛。

    杨君平与苏宝章二人跟在杨君山身后在瑜城的大小街道当中没有目的的四处乱逛,大半日之后,连杨君平都走得头晕,却根本不知道杨君山的目的到底是干什么。

    杨君平想了想,问道:“哥,你是不是对颜小姐有些不满?”

    杨君山闻言讶异道:“我怎么会对她不满?”

    杨君平一副不信的模样,道:“难道不是因为她夺了你的风头?”

    杨君山更有些糊涂了,道:“什么风头?”

    “就是杀欧阳玉林啊!”杨君平道:“如今整个瑜城的人都知道是她颜沁曦带着人围杀了欧阳玉林,如今说起潭玺派的颜沁曦,那可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呐,至于真正击杀欧阳玉林的主力,嘿嘿,大哥你仍旧是无名小卒一个,你难道不就是因为这个而心怀不满,带着我们出来的吗?”

    杨君山的心境早已经过了争强好胜的时候,闻言有些哭笑不得,道:“不要乱猜,我带你们出来是有事。”

    杨君平显然不信,自顾自的说道:“这颜沁曦也是个好名头的,原本瑜城的修士还只是猜疑,那日有人就这件事求证于她,她却是直接大大方方的承认了下来,至于大哥你的名字,她却是提也未提,所有的功劳便都在她身上了。”

    杨君山脚步微微一顿,道:“这么说来,倒是我欠了她一个人情。”

    杨君平闻言不解道:“怎得是咱们欠了她人情,明明是她昧了咱们的战功。”

    “这算什么战功,”杨君山笑道:“你觉得要是有人知道是潭玺派的真传弟子,颜真人的孙女带人围杀欧阳玉林,别人会怎么想?”

    杨君平嘲讽道:“那还用说,如今谁不再称颂她颜沁曦师出名门,家学渊源,连后期之辈第一人的名号都要加在她身上了。”

    “那要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一次斩杀欧阳玉林之人,其实是一个小家族的子弟,来自于穷乡僻壤的荒土镇,绝大多说人来这个地方都没听说过,你们说他们会有什么反应?”

    杨君平愣了一愣,一旁的苏宝章道:“要是我,那就一定要搞清楚这个小家族子弟身上的秘密,无论是此人身上有什么神通秘术,又或者是什么灵器法宝,一定要据为己有,反正是一个小家族的子弟,杀了也就是杀了,大不了到时候连他的家族一起灭了就是了!”

    杨君山叹了一口气,道:“颜姑娘背后有大靠山,这件事在她的身上就是无上的荣光,可要是在我们身上,那就是无尽的祸患,甚至祸及家人,所以,这一次颜姑娘帮咱们扛下这件事,却是你老哥我欠了人家一个人情。”

    三人又闲逛了片刻,杨君平又开口问道:“那哥你这一次出来在瑜城闲逛,是不是也在防着从潭玺派来的人?毕竟颜沁曦能够瞒住其他人,却不可能对她自家的宗门继续说谎吧?”

    杨君山怔了一怔,苦笑道:“还真有这一方面的原因,不过嘛,这并非是主要原因,哎,差不多快到了。”

    两人不明所以,见得杨君山四处打量,便也向着四周看去,这才发现此时三人已经来到了一座庄园后面的一条丁字口街上。

    杨君平晓得老哥有事要做,连忙问道:“哥,这是哪里?”

    杨君山指了指庄园的围墙,道:“这是欧阳家族的一座庄园,这里人多,咱们找一个僻静的地方潜入。”

    这一座庄园明显不受欧阳家族之人的重视,自从上次出了干尸掩埋之事,从而成了欧阳家族分裂的导火_索之后,这个庄园曾经被瑜城的修士冲击过,后来便渐渐的荒废了下来,再加上欧阳家族没落,连看守这座庄园的欧阳家族子弟也没有多少人愿意来。

    三人潜入庄园的经过很是顺利,甚至顺利到令人难以置信,因为从进入庄园之后,杨君山便发现里面的人很少,而且没人愿意四处巡守,特别是庄园的后花园附近。

    杨君山带着两人来到后花园的假山附近,来到一处较为隐秘的所在之后,杨君山便对二人道:“我每一次只能带一个人下去,另一个先在这里等一会儿!”

    杨君平不解道:“哥,去哪里?”

    杨君山拍了一个他的头,道:“你还好意思说,叫你修炼遁地灵术,到现在都没能练成!”

    杨君山带着杨君平施展遁地灵术缓缓的向着地下沉去,杨君山单独一个人施展遁地灵术自然极为容易,可要是再带上一个人,他也只能保证沉到地下去,想要再遁走就根本没那可能。

    就像一个人驾驭飞遁法器可以日趋千里,可要是让他带上一个人,恐怕连三百里都不到就要筋疲力尽了。

    过得片刻之后,杨君山再次从假山处出现,然后又带着苏宝章沉入地底,来到那条直通撼天峰顶石室的通道。

    “哇”,杨君山张口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的脸色立马变得有些苍白,在这地底显得更加明显。

    “小山,你的伤……”苏宝章关心的问道。

    从潭玺派的据点出来之后,两人便已经知道杨君山这几天闭关不是在修炼,而是在疗伤。

    杨君山摆了摆手,道:“不用担心,这一次我来这里就是为了疗伤。”

    “哥,这里到底是哪里?”杨君山问道。

    杨君山头也不回的带头向前走去,道:“去了你们就知道了。”

    然而三人在地底一路走了数十里之后,在遇到一处深入地底的禁制残阵的时候,杨君山却停了下来,脸色显得有些阴沉。

    杨君平见得老哥脸色难看,便问道:“哥,这禁制破不了吗?要不让我和宝章哥强行破解试一试,我觉得这禁制应当不算太难。”

    杨君山摇了摇头,道:“不是破解不了,而是有人已经来过了!”

    杨君山挥了挥手,这道残阵的一角突然消失,露出了一条通道出来,杨君山带着两人走过之后,这消失的一角又重新出现,将残阵补齐了。

    “哥,会是什么人?”

    杨君山道:“这里是通往撼天峰的一条密道,能够知道这条密道的当然是撼天峰崩塌那日,从撼天峰上逃出来的那些人!”

    三人沿着通道继续向前走,杨君平和苏宝章都能够感觉到这条通道的地面正在缓缓的向上抬升,明显他们距离撼天峰已经越来越近了,通道中遇到的禁制残阵也越来越多,不过所有的这些禁制在杨君山面前却都如同纸糊一般,三两下便能够从中打开一条通道出来。

    这个时候,这条通道的地势陡然一变,从先前的缓慢抬升,一下子变得陡峭起来,显然此时三人已经进入到了撼天峰的主峰内部。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杨君山突然在一道残阵面前停下了脚步,示意二人噤声之后,他便开始在残阵与通道的一角开始快速的布置其阵法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从他们前方通道的极远之处,隐隐有人语声传来,同时还有淡淡的灵力波动,渐渐的连脚步声也变得清晰起来。

    “来这里!”

    杨君山低声示意二人过来,而后地面上升起一道光幕,将三人遮掩了起来,而后这道光幕渐渐的变得透明,连后面的墙壁都能看的一清二楚,可躲在光幕之后的三人却不见了。

    ——————————

    消肿八级了,嘿嘿,刚刚看了那个消肿的榜,睡秋可是名列第一呢!!

    嗯嗯,还是求月票,这月票榜是越来越凶猛了,前面差距越拉越大,后面却是越追越近,菊花告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