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四百三十章 结火

第四百三十章 结火

    众人虽然羡慕,可也只是羡慕那么一下罢了,毕竟“覆地印”听着口气好大,却只是一道灵术神通。

    无论是对于杨君山、颜沁曦,还是宁斌而言,他们都是有志成为真人境修士的,而对于真人修士而言,灵术神通也不过是他们的常规斗法手段罢了,威力再大也不可能作为杀手锏来使用。

    很快众人的注意力便被第四块传承玉板吸引,宁斌这一次难得觉得称心如意了一些,喜道:“缩地成寸灵术,土行的飞遁灵术,算得上是少见了。”

    的确少见,因为土行的飞遁灵术总共就有限的那么几种,而且这其中还包括严格来说,还算不得“飞遁”的遁地灵术,而且在飞遁灵术的排行当中也多数靠后,这缩地成寸还算得上是相对而言靠前一些的。

    飞遁灵术大体而言,主要是两个作用,其一,自然就是单纯飞遁,赶路而已,飞的快慢,消耗灵力的多寡,就是决定这类灵术排名高低的依据;其二,那就是掌控的灵活性,是否在修士斗法的过程当中提供辅助;其三,自然就是逃命的本事了,遁地灵术一头扎进土里才能跑多远?

    还没听说有人用遁地灵术来赶路的,可这道神通一旦施展,除非修炼有专门克制神通的真人修士亲自出手,否则就是玄罡真人也未必奈何得了一位武人境修士。

    不过遁地灵术的辅助作用也是有目共睹的,潜入、偷袭这类事情对于掌握了遁地灵术的修士而言,那就是家常便饭。

    当然论及保命,遁地灵术堪称所有飞遁灵术第一,可单论赶路的快慢,缩地成寸灵术则能排到所有土行飞遁灵术中的前三!

    能够得到缩地成寸灵术的传承,不得不说众人的运气又回来了许多,各自拓印之后,便由颜沁曦来查看最后一块传承玉板。

    然而在众人满怀希望的目光之中,颜沁曦的神色间却泛着一丝疑惑:“‘十二结火印’,这是什么,火属性的神通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是谁也没听说过这种神通,听着名字似乎应当与火属性有关。

    最后还是颜忠百余年的阅历再次为众人解惑:“这道传承本身不是神通,应当是一种控火的手段,唔,极有可能是炼丹师或者炼器师经常用到的控火术,这‘十二结火印’本身或许没有丝毫威力,不过若是一旦借助一种高品阶火种,那么或许就能够发挥出不俗的威力,撼天宗将它作为灵阶的传承,想来威力至少也要与灵术神通相当吧!”

    如果是炼丹师或者炼器师经常用到的控火术的话,那么这套传承倒也有些价值,潭玺派家大业大或许并不看重,宁家或许也有自己的炼丹师和炼器师,而对于一穷二白的杨家而言,这套控火术的价值自然就大了。

    而且如今彭士彤已经拜大鼎堂的炼丹师孔德良为师,她本身修炼的又是杨君山删减后的“心火红莲诀”,要是能够得到这套“十二结火印”的传承,想来能够在她学习炼丹术的时候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接连五道灵阶级别的传承到手,众人颇有一些意犹未尽的感觉,于是马上便又想到了那十二块在众人眼前被绞成粉末的传承玉板,不由的更心疼了。

    “看下一道光幕,看下一道光幕!”

    宁斌感觉自己是所有人当中最为受伤的,连忙吵吵着闯下一道光幕。

    就在杨君山等人在琢磨着怎么破除第八重光幕的时候,在杨君山与颜沁曦曾经一路闯到第四重光幕的那条通道当中,饶是以赢泪殇和东方珠这般在各自宗门当中位居首席的真传弟子,在看到他们在第七重光幕之后的收获的时候,也难掩脸上的欣喜。

    “这里先前应当是撼天宗的一座物资宝库无疑,如今却是便宜了你我两家,怕是之前打通的六座光幕的所有收获加在一起,也不见得比我们这一次多”赢泪殇看着同门师兄弟几乎已经将各自的储物带都装满了,不由大赞这一次不虚此行。

    东方珠“咯咯”一笑,道:“难道赢师兄就不想着到下一重光幕之后去看一看吗?”

    赢泪殇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不经意的瞅了一眼混在临霄派中的那个黑面之人,正色道:“自然是想的,不过在下却也有自知之明,能够打通第七重光幕便已经是困难重重了,甚至差一点便引发了禁制反噬,要是再说强行破解第八重光幕,说不定咱们所有人都留在这里也不一定。”

    “若论强行破阵,那还得说剑术神通,而玉州第一剑门那自然要数玉剑门,要是有破禁符相助,再以贵派诸位师兄弟的剑术神通辅助,那么攻破第八重弟禁制的可能有多大?”

    “破禁符?”赢泪殇摇着头道:“那玩意儿只有撼天宗和潭玺派有,而且很少有流出……”

    说到这里,赢泪殇却是仿佛想到了什么,再次将目光看向了那名躲在临霄派修士当中的黑面之人,却又见东方珠从储物袋当中抽出了一张半尺长的紫金色符箓,道:“赢师兄,小妹这里恰巧都是有一张破禁符呢!”

    “哦,”赢泪殇神色不变,道:“紫金色的符箓,应当是出自撼天宗,那倒是可以试上一试,对了,听说这一次撼天宗也派了人来瑜城,赢某却是屡寻不获,莫不是东方师妹已经有了线索?”

    东方珠笑道:“具小妹所知,撼天宗的确秘密派遣一些弟子出了锦瑜县,不过是否来瑜城可就说不准了,至于赢师兄所知的消息,不是已经从潭玺派那里得到求证了吗?”

    此时,在撼天峰废墟外围的一座禁断大阵之外,王元带着刚刚打破了一重光幕之后的王家修士正在休息。

    杨田臣从一旁凑了上来,道:“四妹夫,咱们是不是再深入一些,你看都这么长时间了,虽说也四五次出入不同位置的禁制,可咱们一直就在撼天峰外围的第一、二重禁制打转,收获虽然也不少,可这品质却差了许多,我可听说这撼天峰的废墟可是越是深入,便越有可能得到撼天宗留下的奇珍异宝,甚至还有有人得到了灵器的传闻。”

    王元笑了笑没有言语,一旁王家的一位修士讥讽道:“呦呵,杨族长进阶武人境后期之后,这心大了不少嘛,居然敢同王少这般说话了?”

    杨田臣连忙赔笑,道:“岂敢岂敢,这不是也想着为王家出力么,要不是四妹夫照顾,我这个大舅哥也不可能这么快进阶武人境后期不是。”

    那名王家修士冷哼一声,道:“知道就好,你最好明白自己如今的位置,杨氏如今是我王家的附庸,王少能扶植你做杨氏的族长,自然也能让你万劫不复,我王家的事,也是你能够擅自揣度的?”

    “是,是,是杨某浅薄了,王泽兄教训的是!”杨田臣连忙赔笑点头退下。

    便在这个时候,却见远处有人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到得近前才发现原来是王氏子弟,王元的神色不由微微一沉。

    “出什么事了?”王泽迎上前去问道。

    来人向着杨田刚的脸上扫了一眼,低声道:“王少之前在瑜城布下的几个眼线失去了联系。”

    王泽脸色一沉,道:“有没有王家子弟在里面?”

    来人摇头道:“没有自家子弟,都是杨田臣带来的那几个人。”

    王泽顿时变得轻松起来,不远处的王元神色也恢复了过来,杨田臣则更是若无其事,周围不时扫过来的眼神当中蕴藏着的鄙视和不屑都视若未见。

    “去查看了没有,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吗?”王泽的语气变得随意了许多。

    来人点头道:“有两个杨家的修士被吸干了血肉,应当是欧阳佩林那些自称魔修的人。”

    “咦,这倒是奇怪了,欧阳家的那些个魔修找他们的麻烦做什么,”王泽有些疑惑,可随即又琢磨道:“难道是因为那件事?是了,据说颜沁曦杀了欧阳震林,惹得欧阳家的人追杀,这才最后暴露出了欧阳佩林这一伙魔修,难不成这一伙血魔是冲着潭玺派的那些人去的?”

    王泽向着王元那里看了一眼,见得王元唯一点头,便转身问道:“有潭玺派颜沁曦和宁家、杨家那一伙人的消息吗?”

    来人摇摇头,道:“他们闯入禁制光幕之后,这些日子以来便一直没有消息,也没见他们出来。”

    王泽暗骂一声,道:“妈的,不会是被禁断大阵给困死了吧,好的,你先去吧,记住,严密监视潭玺派和宁家、杨家修士消失的那片树林,一旦有消息,马上回来向王少报告。”

    王泽刚刚打发走来人,转身便看到王元站起身来,道:“走吧,咱们再换一个位置探一探,……”

    树林通道的第八重光幕之前,颜沁曦看着杨君山伸到她身前的手,道:“干嘛?”

    杨君山笑道:“破禁符,别告诉你身上没带着这玩意儿,我坚持到第八重光幕才问你要,对你这张破禁符可是足够看重了吧?”

    ————————

    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原本想着昨天写了一千五百字存稿,今天可以早点搞定第一章,可没想到媳妇儿大人下午出去办事,苦逼睡秋看了一下午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