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四百二十六章 法衣

第四百二十六章 法衣

    没人愿意主动施展这种秘术,就像是一个死刑犯在牢中一天一天倒数着自己秋后问斩的日子。

    可对于一些死刑犯来说,立马上断头台和秋后问斩比起来,或许他们更愿意选择后者,能拖一天算一天,更何况还能享受更高一级的待遇。

    在场之人没人愿意修炼这种秘术,哪怕颜忠也是一样,可每个人还是默默的将这套传承拓印了下来,所有人都知道这套传承的真正意义所在。

    拓印完之后,众人的目光便看向了剩下的东西当中,最为珍贵的那张宝符,那里面封印的是一道宝术神通,对于武人境修士而言,那可是真正可以用来保命的杀手锏。

    饶是他们三方势力在进入撼天峰之前便已经进行了协商,可当真面对一件可以用来主宰一次他人生死的东西的时候,还是不可避免的陷入了沉默。

    “这件东西或许在接下来破解光幕禁制的时候可能用到。”

    杨君山见得此时众人之间的气氛尴尬而又紧张,若是任由这种氛围延续下去,他们他们之间好不容易建立的信任就会荡然无存,甚至还有可能就此反目成仇。

    类似的事情杨君山在前世已经经历过和见到过不知道有多少次,他需要尽快想出一个能够被所有人都认可的办法,而且幸运的是他还真就想到了,尽管只是拖延。

    “如此甚好,就暂由杨兄你保管就是了!”

    众人自然也晓得不能因为此物而坏了彼此间的信任,听得杨君山主意,便都同意了下来。

    剩下的东西,颜沁曦拿走了中品法器,宁斌拿走了那些被封灵符严密封死的丹药玉瓶,里面不出意外的话,盛放的应当是用来辅助施展那道进阶真人境秘术的奇门丹药,此外宁斌还将三件灵阶下品的灵材拿走了,而杨君山则将包括七八种上品灵材,二十几颗玉晶石,以及那件下品的所有东西尽数包圆带走。

    众人又将这两座洞府搜寻了一遍,发现再没有什么收获之后,便又将目光看向了第六重光幕。

    相比于宁清和鲁敬的轻松,杨君山的神色便要凝重多了。

    宁清和鲁敬不知道的是,撼天峰的禁断大阵从第六重光幕开始,便会有一次飞跃般的增长,具体是什么原因也没人说得清楚,但在前世的时候,经常徘徊在撼天峰附近的修士则将整个被禁断大阵覆盖的山峰分为三个区域,外围区域,内部区域和核心区域,而大阵的前五重禁制一般被看作是外围区域。

    很快,两人也发现了第六重光幕的不妥,先是鲁敬有些疑惑的道:“这一层光幕的结构与之前五重似乎大有区别,杨小友先前的破阵方式还能继续用吗?”

    紧跟着宁清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在光幕之上一点,一层涟漪迅速的在光幕上扩张,而后这层涟漪又急速的收缩,最终在他手指所点之处重新凝聚成一点,宁清的脸色一白,整个人“蹬蹬蹬”向后退了几步才站稳了身躯。

    “这重光幕比先前第五重提升的可不是一点半点,按照刚刚的测算,就算我们三个轮流出手削弱这禁制,恐怕还赶不上光幕从四周相连的禁制中抽取灵力恢复的速度。”

    “要是强行破阵呢?”颜沁曦马上问道。

    “那么马上就会迎来大阵的反噬,而且反噬的强度比之上一次至少也要增加一倍,到时候就算是咱们再有一位如同杨小友这般的修士,恐怕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鲁敬连忙解释道。

    “喂,杨兄,你有什么办法?”颜沁曦向着杨君山问道。

    杨君山摇摇头道:“常规的破阵手段很难奏效了,除非能够有一些专门克制禁断大阵的奇珍异宝,能够大幅削弱光幕的力量,这样才有可能更进一步。”

    鲁敬与颜沁曦交换了一个眼神,鲁敬略微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才向杨君山问道:“杨小友的意思是……”

    杨君山道:“这一层禁制光幕之中蕴藏的力量极为厚重,如果能够对其中蕴藏的力量进行持续不断削弱的话,或许我等还有突破的可能。”

    宁清点头道:“我倒是有一件从家族带出来的奇珍,可惜这件宝物被激发之后,寻找阵法的破绽薄弱之处倒是可行,这一层光幕即便是存在着弱点,想要突破恐怕也不易。”

    颜沁曦这时插话进来大声道:“我潭玺派这里倒是有一件不错的宝物能够削弱这禁制光幕,不过本姑娘可丑话说在前头,要是无法破解也就罢了,可要是突破了这第六重光幕,那后面的东西可要本姑娘先挑。”

    鲁敬无奈的苦笑一声,宁斌却道:“杨姑娘爽快,杨兄以为如何?”

    杨君山则问道:“是什么奇珍?”

    鲁敬从储物袋当中摸出了一只水钵,里面一层清澈的水光晃动起来的时候却显得极为粘稠。

    宁斌看向水钵中的液体有些不太肯定的问道:“这是,弱水?”

    鲁敬道“要是真正的弱水怎么可能到得我们的手中,这里面只不过是蕴含了一丝微弱的弱水精华罢了。”

    弱水乃是一种善于腐蚀万物的天地奇珍,真正的弱水,居然就连真正的大神通者都不敢随便沾惹,鲁敬手中的水钵中的液体虽然只蕴含了一丝弱水精华,或许不能将第六重光幕腐蚀掉,但用来大大削弱光幕的力量却已经是足够了。

    在杨君山与宁清做好准备之后,鲁敬小心翼翼的将水钵中的弱水精华倾倒在光幕之上,一阵刺鼻的青烟升腾而起,杨君山仿佛觉得只要吸上一口都能让人体内的灵力跟着湮灭,连忙屏住了呼吸。

    “嗤啦嗤啦”的怪响声中,禁制光幕在被稀释的弱水精华的腐蚀之下变得明灭不定,光幕上不少的地方被腐蚀的直接洞穿,可随意又被禁制自身的力量修复,禁制光幕便是在这种反复的争夺的当中被不断的消耗。

    禁制光幕在减弱,可那一丝弱水精华同样也在禁制的反复消磨下一点点消失,杨君山看准了时机,招呼宁清同时出手发动早已经布置好的破阵手段,早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光幕顿时如同一团烂布一般被扯得稀烂。

    颜沁曦欢呼一声就要冲进去,不料身后一紧,整个人却被杨君山给拽了回来。

    颜沁曦的脸色霎时间变得通红,快速的向着颜忠那里瞥了一眼,低声恼道:“你干什么?”

    杨君山将她拽回来的时候便已经松开了手,可饶是如此,颜沁曦仍旧还是差点撞进了他的怀里。

    只见杨君山没好气的指了指弥漫在被破开的禁制光幕上的一团青色雾气,道:“那些雾气里面可还含着少许弱水精华,你就这样冲进去,不怕沾染上这些烟雾之后破了相?”

    颜沁曦脸色一白,却见颜忠已经上前走了两步,单掌凌空向前一推,一股狂澜将弥漫在禁制入口的青色烟雾吹散,当先向着光幕之后走了进去。

    颜沁曦俏皮的朝着杨君山吐了吐舌头,也赶忙跟在身后追了过去。

    宁斌走到杨君山身边微微一顿,目光古怪的朝着杨君山上下打量了一眼,然后“呵呵嘿嘿”一笑,也跟着走了进去。

    紧跟着巫硕从他身后走过时,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摇着头也走了进去。

    杨君平走到杨君山身边,挑了挑眉毛,道:“哥,你这是啥意思啊?”

    杨君山终于忍无可忍:“什么啥意思,你个小屁孩儿,滚!”

    说罢,便当先穿过禁制走了过去。

    刚刚走到禁制之后,便见到颜大姑娘正在身前摆弄着手中的一套衣物,而在她面前还以水镜术化出一面镜子来上下打量着是否合身。

    杨君山向着四周打量了一下,发现这里应当是一片山体滑坡之后形成的碎石带,不过有一只不知道哪里的石柜也被滑落的碎石从山上带了下来,而颜沁曦在将这只石柜打开之后,发现里面整齐的跌放着六套衣衫。

    “这是法衣?”杨君山有些惊讶的问道。

    宁斌笑道:“正是,柜子当中六套法衣,其中三套是下品,两套是中品,上品的那套如今便在颜小姐的手中。”

    杨君山笑了笑,道:“看来这次运气当真是不错!”

    法衣,顾名思义,自然就是法器级别的衣衫,与普通的防御法器相比,法衣对于修士的守护无疑更加严密,御使的时候也更方便,同时对于修士灵力的消耗也最节省。

    不过法衣的制作也同样极难,因为要能穿在修士的身上,大大的限制了制作法衣的灵材选择范围,这也使得法衣因为极难制成而数量极少的同时,价值也极高。

    通常一件下品的法衣便能够作为一件中品的普通法器来看待,颜沁曦手中的那件上品法器虽比不得真正的灵气,可至少换一件普通的半灵器那是的确有的商量。

    “鲁师叔,咱们就先挑这件上品法器,好不好?”

    “呵呵,当然可以!”鲁敬笑眯眯的向着众人问道:“诸位没意见吧?”

    ——————————

    有罪,更新完了,晚上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