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四百一十五章 来意

第四百一十五章 来意

    将修炼的事宜布置下去,杨田刚顿了一顿,却是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枚手镯一般的圆环,杨君山识得这件法器正是他从撼天峰带回来的上品法器锢山圈。

    这件上品法器原本是破损的,圆环有一段断开了,不过在长风真人来袭之前,得到消息的杨氏父子便事先让张虎子试图修补这件法器。

    奈何张虎子本身便是一个二把刀,连下品法器的成材几率都低的可以,更何况是上品法器。

    无奈之下,杨田刚只得从杨家宝库当中寻到一小段灵阶的灵材暂时让张虎子将断开的圆环暂时接续上,不过却也脆弱的紧,与长风真人一战,在被浑圆金珠击中之后便再次断开了,而且还白白损失了一小段灵阶材料。

    “这件锢山圈便先交给二哥吧,待得日后你进阶武人境后期,这件上品法器或许正合用。”

    杨天雷自己倒也有一件法器傍身,不过却只是一件下品的物件,以他如今煞气境的修为便已经有些施展不开了,原本还在琢磨着怎么去炼制一件中品法器,却没有想到杨田刚居然直接交给了他一件上品法器。

    杨田刚道:“至于断裂的地方,想要修补非要炼器师出手不行,无奈张虎子那里水平有限,待得下一次求撼天宗的人帮忙。”

    这件法器杨君山交给杨田刚的时候,杨天雷是见过的,晓得这件法器乃是专门为了迎合断山灵术和守山灵术两种神通而设计的,能够在斗法当中最大限度的发挥出两种神通的威力。

    杨天雷笑道:“看来我不进阶清气境都不行了,否则这大好的上品法器却不能发挥出本身的威力,岂不是暴殄天物了,只是修补这件法器也不容易,诉说族长现如今今非昔比,可到底还是要搭一个人情进去。”

    杨田林也道:“这张虎子精炼原矿,萃取灵材倒是一把好手,可这炼器的天赋却着实不行,否则只是修补一件法器,又不是叫他炼制上品法器,又何至于给撼天宗搭人情。”

    杨田林如今掌管着杨氏宗族部分的日常物资开销,显然对于张虎子有些怨念,顿了顿接着道:“这一段时间居然据说将从落霞岭抢运回来的那一批灵材处理的差不多了,如今又在嚷嚷着想要炼制法器了,就他那点水平,哼,还不知道要搭进去多少份灵材。”

    杨田刚笑了笑道:“虽说他得到的炼器传承并不严密,可目前族内只有这么一位炼器师,你越是害怕浪费,他的炼器技艺便越是得不到提升,该炼还是得让他炼,不要怕灵材浪费。”

    杨田刚将话说道这份儿上了,杨田林自然也不会再多说什么,但他还是道:“说来也是让人有些难以相信,如今咱们杨家高阶灵材倒是有不少,甚至连灵阶灵材也不是没有,反倒是中下品的灵材反而不足。”

    杨君山当初带着杨家族人从落霞岭抢运灵材原矿,当初自然是紧着品质最好的原矿带走,整整七十匹牲口驮运的马队,里面大约有一半以上都是高阶灵材,甚至灵阶材料的原矿,剩下的才是中下品灵材的矿石。

    众人还待要商议事情,却见杨田刚盘坐在地的身躯猛然往直一挺,杨君山情知有异,正要开口询问,却听老杨道:“好了,有贵客临门,今日之事就先说到这里,小山,你代爹到村外去迎接一下!”

    能够让杨田刚这般慎重对待的,那自然也同样是真人境的修士了。

    众人虽然惊讶,可也不便在此多留,纷纷出了灵泉密室下山去了。

    而杨君山刚刚向着山外走去,便听得身后西山山腹之中传出了杨君山的声音:“贵客临门,杨某有失远迎,还请来西山一叙!”

    “咳咳,撼天宗石太途经此地,惊闻杨道友踏入化罡之境,便冒昧先行前来拜访,还请杨道友莫要怪在下唐突。”

    一道陌生的声音不疾不徐的传来,不过却总给人一种中气不足有伤在身的感觉。

    杨君山衣袖一挥,笼罩在西山山顶的阵雾层层掀开,一条以云雾为阶的通道一路延伸到护村大阵之外。

    “好精妙的阵法!”

    来人先是一声称赞,紧跟着人便已经从通道尽头沿着阵雾阶梯一路落到了西山之上,正是撼天宗修士石泰真人。

    原本石泰真人是被撼天宗暗中派来,准备在杨氏抵挡不住的时候出面力保荒土镇不失的后手,不料杨田刚横空出世,不但挡住了熊长风的进攻,甚至最终还将其斩杀。

    原本这中间还有许多石泰真人所不清楚的隐秘,但杨田刚进阶真人境,而熊长风被杀却是毫无疑问之事,在荒土镇与荒原镇挡住了开灵派的黄花镇人之后,石泰真人决定先来登门拜访这西山杨氏,想要看一看这杨田刚究竟是何等人物,顺便一探这西山村的底细。

    石泰真人面色略显苍白,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不过周身雄浑的气息却是表明着其真人境的修为,只听他笑道:“小友可就是那以阵法抵挡熊长风的杨氏少族长杨君山?”

    “晚辈见过前辈,”杨君山连忙行礼,道:“前辈谬赞了,只是那熊长风大意轻敌,否则以晚辈修为又如何能够挡得住一位聚罡真人?”

    石泰真人微微点了点头,杨君山说的倒也合情合理,无论如何,他也是不太相信杨君山能够以阵法挡住熊长风的。

    “本真人却是听说过小友,小友乃是本宗真人陈纪师兄的记名弟子,据闻小友精通阵法,还曾经协助本派在落霞岭布置不动如山灵阵,说来也算得上是一位后起的少年英杰了,本真人说的可对?”

    石泰真人一口一个“本真人”,显然对于自身的修为所代表的地位极为看重,杨君山心中虽然不喜,可面上却是一副恭敬的神色,道:“迎接不敢当,小子当然却曾有幸得蒙恩师看重,收录为记名弟子。”

    石泰真人随着杨君山的带领,向着西山山腰走去,途中随口问道:“小友既然是少年英杰,这记名弟子的身份却是不合适了,本真人可向陈师兄说说情,将你收录给本派内门弟子如何?”

    杨君山不知石泰真人是何意,只得含糊的应了,好在两人脚下速度不慢,此时已经到了山腰洞口,杨田刚已经站在洞府之外迎接,两位真人显然有要事相谈,杨君山便寻了一个由头避开了。

    刚刚下得山来,杨君山原本准备去一趟杨千海家中祭奠杨铁牛,却远远的看到杨君敏一边向他招手,一边小跑了过来。

    “四哥,大鼎堂的孔掌柜来了,他想来拜见三叔,不过听说三叔正在会客,便提出想要见你。”

    杨君山皱了皱眉头,道:“六弟,怎得是你来跑腿通传,其他人呢?”

    杨君敏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摸了摸后脑勺,道:“被我爷爷罚了,说我们兄弟几个不能进阶武人境,便只配天天在村里给人跑腿打杂。”

    这杨君敏和杨君羡乃是杨田雷的两个儿子,当初在青石镇老宅的时候与杨君山还有过节,如今掐指一算也差不多十多年过去了,杨君山如今都已经是大圆满的修为,而杨君敏却不过从凡人境第四重修炼到了第五重,之后便一直不曾突破武人境。

    不仅是他,从青石镇老宅迁来的杨家第三代,除了杨君琪之外,至今没有一人能够进阶武人境,也难怪杨熙连让这几位杨家嫡系子弟做跑腿打杂下人伙计的办法都想出来了。

    原本刚刚从青石镇搬到西山村的时候,杨君山的几个同辈堂兄弟对他还有些芥蒂,不过当他们逐渐认识到与杨君山兄弟的巨大差距之后,这些少年之时的意气之争而形成的芥蒂反而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杨君山一边走一边道:“那样岂不是更没时间修炼?”

    杨君敏叹了口气,无奈道:“我们几个是轮流着来,每人先修炼数日,然后让我爷爷检查修为进度,若不能让他老人家满意,便只能跑腿打杂,这一段时间以来,只有我二哥因为触摸到了瓶颈闭关冲击武人境去了,其他几个现在都还在轮着打杂呢!”

    杨君山沉吟了一下,道:“这样吧,正好我与大鼎堂的人见面,有一个差事可以委派你来完成,这样每个月你就能额外得到一份法云丹补贴,想来用不了一年半载,也差不多能够冲击武人境的瓶颈了。”

    杨君敏目光一亮,道:“当真?”

    杨氏宗族对于族人的待遇通常分为常例和补贴两种,常例便是族内的修士按月领取的最低修炼物资保障,可以保证族人一个月最低限度的修行;而补贴则必须是族人身兼家族差事,真正的为家族出力办事,这待遇自然就会跟着抬高,而且越是将差事干得好、干得多,这补贴的水准便越高。

    法云丹是凡人境修士所用的最佳丹药之一,杨君敏自然知道每月能够多出一份来,对于他修为的提升意味着什么,心中自然喜悦,连带着对这个四哥也多出了一份崇敬之意。

    杨君敏随着杨君山来到山下会客室,远远的便看到大鼎堂的堂主孔德良正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会客室的大厅当中来来回回的转着圈。

    见到杨君山的刹那,这位在梦瑜县颇具名气的炼丹师几乎是小跑着迎上前来,呼道:“少族长,救我大鼎堂!”

    ——————————

    小败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更新,我看了看时间,觉得九点差不多,可吃吃饭,再陪老妈去了一趟小区卫生所,然后就到现在了,惭愧,第二章会有的,但估计又到两点左右了,大伙儿先睡,明天再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