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三百九十七章 丰厚

第三百九十七章 丰厚

    杨君山已经有些确定,前世的时候,当有人在第四条路径上打开第四道禁制光幕的时候,所发现的那具疑似撼天宗真传弟子的尸体恐怕就是这个董亮。

    因为当初在第四道禁制光幕被打通之后,最为震动玉州修炼界的便是在其中找到了两道宝阶传承,一道是功法传承覆地宝诀,而另一道则是神通传承地动山摇宝术神通。

    只不过前世当第四条路径被发现,禁制光幕破解到第四重的时候,已经是在数年之后的事情了,这董亮被困在禁断大阵当中早已经化作一具枯骨。

    而如今撼天宗崩塌之后被禁断大阵覆盖,仅仅才过去了几天的时间,这董亮被困其中还远没有到生机绝灭的地步,事实上他本身大圆满的实力都不曾受到多少削弱。

    “半灵器?”那董亮见得头顶渐渐压落的青金色巨玺,同样的变了脸色。

    山君玺在压落的过程当中,首先有一片元磁灵光洒落,却无法撼动守山灵术堆积起来的层层光幕。

    紧跟着山君玺压落,一层层的覆土灵力堆积而成的光幕顿时开裂,然而却仍旧无法破掉这道在地动山摇宝术所延伸的三种灵术当中专擅守御的神通。

    可作为半灵器的山君玺本身便有着远超法器的优势,在元磁灵光与半灵器本身的威力奈何不得守山灵术的时候,金青色的玉玺再次震颤,杨君山的第二道灵术神通裂地灵术已然迸发。

    咔嚓!

    守山灵术所承受的压力终于超过了极限,董亮见势不妙抽身击退,守山灵术神通被强行破除,整个人顿遭重创,脸上青红之色接连闪烁,内腑之中血气奔涌,只能吐出一口精血,来平复体内暴走的灵力。

    然而此时比董亮身上的伤势更令他吃惊的,则是杨君山此时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裂地灵术、断山灵术,你到底是谁,怎得居然也懂得这两种灵术神通?”

    杨君山可不会在这种生死搏杀当中还有闲情逸致与人谈笑,平白给人以喘息之机,在破掉对方的守山灵术之后,随即再次汇聚体内灵力准备凝重神通,不料颜沁曦的太白金刀却是更快了一步,撩起一片刀芒斩向数十丈之外的董亮。

    太白金光斩原本就是极为犀利的杀伐灵术,融合了庚金煞气再加上适用的法器太白金刀之后,神通本身的威力几乎增长了一倍,再加上她如今武人境后期的修为,错非是之前遇上了撼天宗的真传弟子,这才险些吃了大亏,事实上以颜沁曦此时的实力,寻常大圆满修士想要赢她都不太容易。

    此时董亮被杨君山重创,而颜沁曦本身又是含怒而发,太白金光斩的威力再盛三分,董亮想要躲闪,然而这逼仄的空间原本就狭小,他想要躲又能躲到哪里去。

    董亮左手向着腹部丹田虚按,以丹田本源暂时压制体内伤势,同时伸手向着悬浮在头顶的锢山圈一弹,“嗡”的一声颤鸣,精纯的土行本源从法器本体之上荡出,于半空当中凝聚成一颗硕大的灵力原石,在天空当中划过一道灼热的痕迹,向着颜沁曦的头顶之上砸落。

    飞石灵术,杨君山记得撼天宗的真传弟子张玥铭同样擅长这一种灵术神通。

    在危机时刻,董亮选择了两败俱伤的打法,他认定了颜沁曦一方在占尽优势之下决然不会选择与他同归于尽。

    他想得没错,然而却忘了颜沁曦本也不只是她一个人,而杨君山抵御飞石灵术的方法,不过只是再次施展一次断山灵术罢了。

    轰隆,两声巨响几乎同时响起,地面又是一阵摇晃,被斩做两半的飞石在落地的同时便化作两团精纯的土行元气散逸。

    不过这种神通即便是破解,也仍旧有着相当大的余威,散逸的土行元气在地面上四处乱涌,卷起的灰尘化作一颗颗拳头大小的卵石胡乱飞射,其中还有不少向着两人所在的位置飞射而来,却被杨君山随手以飞沙术强行化解。

    与此同时,颜沁曦的太白金光斩仍旧坚定不移的斩下,一声痛哼传来,董亮一手捂着被斩断的胳膊,转身却是重新向着第四层光幕内里逃去。

    “不好!”

    杨君山本能的察觉到不好,快步随在董亮身后便追了进去,果真看到一间专门用于闭关修炼的密室,不过此时连接密室的灵脉显然被斩断,第四层光幕之中空落落的,灵气极为稀薄。

    而这个时候董亮却正一掌拍在桌面上的一块玉板之上,只不过这玉板显然材质极佳,以董亮大圆满修士的修为,居然不能将这块石板一击粉碎,只是在上面按出来了一个浅浅的印记。

    见得杨君山进来,那董亮更显惊慌,又是一掌向着玉板砸去,这一次掌心孕育灵光,赫然用的是碎石术。

    “住手!”

    杨君山厉喝一声,同样一指点出,一道劲风直袭董亮的眼眶。

    不料这董亮这个时候居然硬是凭着生受杨君山一击,也要将桌面上的玉板毁去。

    “啊呀!”董亮大叫一声,一只眼的眼珠子顿时稀烂,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血窟窿,可手下的玉板同时“喀拉”一声碎开,随即他狰狞怪笑道:“你们这些人冒着禁断大阵的危险深入撼天峰,所为的也不过就是撼天宗的这些传承宝物罢了,既然董某今日活不成,你们也休想得到这些东西!”

    说罢,董亮还要毁掉桌上其他的东西,颜沁曦已经从杨君山身后强出,太白金刀脱手飞出,董亮勉强祭使法器阻挡,不料在接连受创之下,这法器再难阻挡太白金刀的锋刃,圆环的一头被斩断,金刀余势不歇,直接没入董亮的胸膛。

    热血一下子映红了董亮胸前的衣襟,这位撼天宗的真传弟子口中发出怪响,却又被一口接着一口涌出的鲜血淹没,双手伸出似乎要抓住什么东西,仅剩的一只独目的目光当中也显露出不甘心的神色,可最终还是直挺挺的向后倒了下去。

    杨君山一个箭步来到密室中的石桌跟前,却发现桌面上居然不止一块传承玉板,而被毁掉的那块玉板同样保持着原本的模样,只是上面已经布满了裂纹。

    颜沁曦走到桌前一看那块碎裂的传承玉板,连忙道:“还有机会,不过能记下多少就看你的本事了!”

    就在杨君山有些不明所以之时,颜沁曦已经开始施展秘术,却是掏出几枚玉币径直捏成碎渣,然后将这些蕴含着灵气的碎渣洒落在碎裂的石板之上。

    紧跟着就见得颜沁曦双手解除几道印诀,同时口中念念有词,碎裂的玉板上的玉币碎渣当中的灵力顿时被引动,渐渐的整个玉板表面都开始闪烁起微弱的灵光。

    而后被灵光覆盖的玉板表面便开始闪烁起无数的文字、图案来,间或还有一些停顿和缺失,不过颜沁曦的秘术却当真从碎裂的传承石板当中将记载的传承大部分重新演绎了出来。

    颜沁曦正在努力的记诵,而杨君山在见到石板一开始所展现的内容的时候,便不放在心上了。

    宝阶传承功法《覆地宝诀》,董亮之所以选择最先毁掉这面传承玉板,就是因为传承功法向来最是珍贵,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道功法不但杨氏家族早已经拥有了完成的传承,而且杨君山更是早已经倒背如流。

    待得石板表面洒落的玉币碎渣中的灵力消耗完毕,传承石板中记载的传承内容也磕磕绊绊的演绎了一遍,其中虽有个别缺失,但对于传承总体而言却并不构成障碍。

    而且在经过颜沁曦的秘术施展之后,这碎裂的玉板却失去了先前玉质的润泽,变成了灰白之色,颜沁曦只是轻轻在上面一按,便发出一声脆响,几乎碎成了粉末。

    默默的将刚刚记诵的内容复述了两遍,颜沁曦道:“还好,传承的大体都记了下来,虽有一些缺失,但料想回到潭玺派之后,宗门前辈也能够将这些缺失的东西推演出来。”

    颜沁曦松了一口气,随即便得意的向着杨君山抬了抬下巴,问道:“怎么样,记了多少,用不用到时候我将宗门推演出来的完整的《覆地宝诀》传承送给你一份儿?”

    杨君山反问道:“这值得一次救命之恩吗?”

    颜沁曦脸色一黑,冷哼哼道:“当然!”

    杨君山忙不迭的摇头,道:“那还是算了,你还是欠着吧!我们先看看其他的两块传承玉板。”

    颜沁曦冷哼一声,见得杨君山已经拿起了其中一块较大的玉板,便道:“有什么好看的,《覆地宝诀》的传承玉板既然已经毁了,那么剩下的这块差不多大的自然就是《地动山摇宝术》的完整传承了。”

    事实也果真如同颜沁曦所想的那样,这块传承玉板当中记载的正是完整的《地动山摇宝诀》,而且不仅仅是宝诀本身,连同它所延伸出来的三种灵术传承,以及三种灵术各自所延伸出来的九道法术,形成了一道庞大而又完整的传承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