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三百九十五章 火种

第三百九十五章 火种

    “打不开吗?”

    颜沁曦略微有些失望,不过还是道:“那也没什么,毕竟这金玉盒本身就算得上是一件宝贝,这可是用玉晶石雕琢而成,这么细致的雕工,怕是最少也值五十枚玉晶币,差不多五千玉币了。”

    将金玉盒拿在手中把玩了一会儿,颜沁曦又将盒子仍还给了杨君山,道:“这金玉盒我也只在爷爷那里见到过两次,不过这一只就归你了!”

    杨君山笑问道:“这么大方?”

    颜沁曦不太高兴道:“要是打开禁制光幕的是我,这件盒子你就想也别想。”

    杨君山晓得她就是这种性格,也不和她矫情,径直将这只金玉盒收了起来,道:“这里寻的差不多了,咱们继续往前走?”

    其实两人寻的并不彻底,在这座倒塌的丹房密室的废墟之下,还有不少滚落的玉瓶、弹丸之类,不过两人都不曾将这些东西放在眼里,要是按照前世对于撼天峰废墟的收刮力度,那可当真就是挖地三丈一般的在找寻一切可能存在的修炼物资。

    除开他们二人进来的那一道禁制,在这个逼仄的小空间仍然有三面禁制光幕通往不同的方向。

    颜沁曦的目光看向杨君山,而杨君山则径直向前,继续选择正中央的这一块光幕。

    这一道光幕事实上杨君山在前世的时候并不曾见到过,不过方向却是不会有错的,那么前世的时候这一道光幕显然是被强行破除了。

    强行破除禁制自然是省时省力的最好方法,而且禁制残阵再被强行破除之后,想要重新恢复也难以做到。

    不过强行破除禁制残阵同样的风险也是极大,极有可能引起撼天峰禁断大阵的连锁反应,带来更加严重的后果,因此,除非阵法师经过详细的推演和测算,强行破阵的修士也能够很好的掌控自身的力道。

    然而杨君山在查看过之后,却发现这一道禁制光幕其实并非没有打开的方法,只是这方法单凭他与颜沁曦二人根本无法做到。

    杨君山暗觉有些奇怪,不过马上便反应过来,自己所掌握的打开这道禁制的方法在前世也是在经过十余年的探索之后才渐渐被人摸索出来,现如今如何破解这道禁制,可以说除了杨君山之外,其他人并不知晓。

    不过就算现在杨君山知道打开禁制的方法又如何,单凭他们二人,根本无法做到。

    那么就只能强行打破这道禁制来试一试了,也不知道与颜沁曦合力能否做到,不过在此之前还要进行详细的勘测推演,以免在强行破除禁制的时候引发禁断大阵的大规模反噬!

    见得杨君山面露难色,颜沁曦突然得意的一笑,道:“怎么,遇到困难了?”

    见得杨君山点头,颜沁曦右手一甩,中指和食指夹着一物,道:“你觉得这件东西能不能打开这层禁制光幕?”

    杨君山惊讶的看着颜沁曦手中那张金光灿灿的符箓,道:“消禁符?你居然有这种好东西,当然能,太能了!”

    颜沁曦二话不说,将手中的符箓交在杨君山手中,道:“看你的了,不过这道光幕打开的功劳可要算在我身上!”

    “那是当然!”

    即便是这消禁符也不是能够乱用的,尤其是在这种彼此之间有所联系的大规模禁制面前,能否将消禁符的威力发挥出来,发挥出几成,那就要看杨君山自己的本事了。

    杨君山一只手触摸着禁制光幕,同时默默的计算着时间,过的片刻,手中的消禁符突然灵光大放,杨君山将其一把拍在了光幕之上。

    消禁符闪烁的金光令人看不清其中发生的情况,只有一连窜“咕嘟嘟”仿佛粘稠的液体被煮沸的声音传来。

    金光渐渐泯灭,一个将禁制光幕不断消融成液体不断掉落的洞口出现在上面,同时还有一股股的热浪从洞口处向外喷涌,杨君山惊讶道:“很霸道的消禁符,看来制符之人是一个高手!”

    颜沁曦得意的扬了扬头,道:“那是当然,这可是我爹亲手制成的!”

    “符箓圣手颜伯龄!”杨君山有感而发。

    “符箓圣手?这名号不错,虽然他是我爹,不过你这样吹捧他居心何在?”颜沁曦上下打量着杨君山,一副你不怀好意的模样。

    符箓圣手那是在颜伯龄进阶真人境之后的名号,现如今颜沁曦的父亲颜伯龄还只是潭玺派的一位真传弟子,虽然擅长制符,可名声也只是在潭玺派流传罢了,“符箓圣手”这个称号他还远远及不上。

    符箓的制作的局限性很大,它的基础是各种神通术法,因此,要想将符箓制作成功,那么首先制符之人要懂得相应的神通术法。

    修炼界灵术三千,宝术三百六十五,每一种都足够各个势力宗门撇帚自珍,秘而不宣,一名修士一身修为能够达到何种程度,神通能够学到几种?

    因此,修炼界再好的制符师,所精擅的也只有不过几种源自于他所学神通的符箓罢了,而且因为各种原因,符箓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威能也远远不及制符之人本身施展这种神通时的威力。

    而颜伯龄的符箓精妙之处就在于他往往能够制成一些威力不弱于修士本身施展这种神通的符箓,而且成功率还极高,特别是在他进阶真人境,学成了潭玺派传承的宝术神通之后,他所制成的宝术符箓更是在数次大战当中大放异彩,甚至起到了扭转战局的关键作用,“符箓圣手”的名号就是那个时候打响的。

    “走,走,先进去,这一股热浪可不同寻常,先看看是什么宝贝再说!”

    杨君山快步穿过了第三层光幕,颜沁曦轻轻的哼了一声,看了看杨君山的背影,也从后面跟了过去。

    一朵白色的火苗在一盏油灯之上欢快的跳跃着,每当它跳动一次,便会有一股热浪向着四周发散而去。

    杨君山与颜沁曦二人就站在这盏油灯之前,杨君山目光露出热切之色。

    “这一次光幕可是我打开的吆!”

    见得颜沁曦笑嘻嘻的望着他,杨君山有些无奈的苦笑一声,道:“说罢,怎么才能将这一朵丹火让给我。”

    颜沁曦歪着脑袋想了想,突然展颜一笑,道:“让给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先前的救命之恩就算抵消了!”

    杨君山面上露出夸张之色,道:“你想得美,你的命还没这朵丹火值钱?更何况我救你可不止一次,不行,绝对不行,最多只能抵消一次救命之恩!”

    “成交!”颜沁曦脆生生的语气中略微带着一丝阴谋得逞的笑意。

    杨君山眼珠子一转,同样露出如释重负的神色,道:“我还以为你又要叫我做上门女婿才肯把这朵丹火让给我,原来只是抵消一次救命之恩呐,这没什么,只要咱们今后多见几次面,或许我就又能多救你几次!”

    “杨君山……”

    这小妞咬牙切齿的声音让杨君山颇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

    小心翼翼的将这一盏油灯收了起来,那点火苗固然是丹火,而这油灯的灯具本身同样也是一件下品法器,两者结合之后原本的威力堪比一件中品法器,想来这一盏油灯既可以用来炼丹,同时也是一位炼丹师用来防身的法器才对。

    “这里明显原本是一座炼丹房,只是其他的东西不是在撼天峰崩塌之后被粉碎,就是被其他人带走,连丹炉也不见了,可为何却只留下了这么一盏丹火油灯?”

    “这我哪里知道,要知道当时撼天宗在那等情况下不啻于世界末日,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都好不为怪!”

    两人又在这片废墟当中搜寻了一遍,可最终却是收获寥寥,倒是杨君山将一些处理灵草过程当中所能用到的器具,捡完整的收集了一些,这些将来杨家培养炼丹师就算是用不着,至少也能照着打造一套全新的。

    “你觉得咱们还要继续往里面走吗?”

    杨君山看着两道第四层的禁制光幕,目光之中闪过一道热切之色,道:“已经走到这里来了,不试一试怎么能行?”

    颜沁曦也颇为认同,道:“说的也是!”

    前世第四条通道的第四层光幕被打开的时候可是曾经引起过一场轰动的,而且也正是因为这一次轰动,使得更多的玉州修士被吸引前来探险。

    因为当年在第四层禁制光幕之后同样发现了一具撼天宗弟子的尸体,同时在这修士身上发现的还有一整套的宝诀传承和宝术神通传承,同时被发现的还有两件法器以及其他一些颇具价值的物品。

    当时所有人都揣测那具尸体身前应当是撼天宗的一位真传弟子,而围绕着那一整套的宝诀传承和宝术传承,当时合力打开第四层禁制光幕的己方势力当场翻脸,展开了一场你死我活的争夺,据说最后都引起了玉州几家宗门的注意,并插手其中,最后这两套传承到底花落谁家却是无人知晓。

    而杨君山也是在听到撼天峰废墟当中居然出土了这两种宝阶传承之后,才起了到撼天峰废墟探险的心思,因为那两种宝阶传承对于杨君山而言耳熟能详,一道宝诀传承《覆地宝诀》,而另一套宝术神通叫做《地动山摇诀》!

    ——————————

    今天只有一更,抱歉了,明天外公出殡,为了保证不断更,争取今晚写成一章放到明天,谢谢诸位支持和体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