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三百九十章 魔踪(续)

第三百九十章 魔踪(续)

    远远的看着撼天宗山门之前,进入山门的人明显比出来的要多,而且出来的人当中有相当一部分也只不过是进去看一看,凭吊一番玉州第一宗门的遗迹,只有少部分人是当真试图闯入撼天宗内部,不过这些人当中却多带有伤势,而且看向周围来往的众人也多带有警惕,甚至有的人的气息有杀机隐伏。

    杨君山径直从山门入口处进入,很快便看到了倒伏在道路两旁的两半座牌楼,此时已经有大半陷落在泥土当中了,不过好在这两半座牌楼整体保存还算完好,果真如前世一般,没人去注意这一座已经倒塌了的普通的汉白玉石质牌楼。

    杨君山装作与其他人一般在山门口的四周查看凭吊,双目的余光却时刻在打量着进出山门的修士。

    如此大约过了有一炷香的时候,时机终于来了,有那么一个空挡,山门内并没有人出来,而远远的望向山门之外,同样也没有人向着这里赶来。

    杨君山又向着四周扫了一眼,飞快的走到左侧路旁的那半截牌楼前,中央那雕琢成牌匾模样的半截石板,上面还清晰的残留着“宗门”二字,杨君山伸脚一踏,“嘎嘣”一声裂响,半块石板整整齐齐的从牌楼上裂开,杨君山对于“裂地灵术”的掌控已经达到了极高的火候。

    依法炮制,杨君山又走到右侧路旁,将上面雕刻着“撼天”二字的半块石板也截了下来,就这样,两块完整的石板到手。

    就这么到手了,这也太过轻而易举了吧?

    杨君山心中“砰砰”直跳,心中有一种极为不真实的感觉,用手透过储物袋摸一摸两块冰凉的石板,它们是真的到手了呀!

    极力的压抑住心中的振奋,杨君山转身就要向着撼天宗山门之外走去,有了此物在手,杨君山甚至有一种整座韩天峰废墟都能弃之敝履的感觉。

    可刚刚踏出两步,杨君山又赶紧折返了回来,伸手隔空朝着地面的牌楼各处一划,石质牌楼随即整齐的断开,发现里面果真没有其他可能存在的隐秘之后,杨君山再次施展裂地灵术,将两半座石质牌楼踏得稀烂,然后又将碎块打散,让人再也看不出曾经有人在牌楼之上截取了那张石质的牌匾。

    做完这些之后,杨君山也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才感觉那两块石板终于是真真正正的落入自己手中了,这才要准备离开撼天峰。

    可没有迈出两步,杨君山的脚步又是一顿,自己刚刚进入撼天峰便离开,虽说自己来到瑜城之后刻意低调,没有招惹是非,可真要是有人注意到自己刚刚进入撼天峰转身就离开,恐怕就是傻子也会怀疑到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了不得的宝贝,急着逃走。

    那两块石板事关重大,甚至有可能是极其要命的东西,自己不能有丝毫的破绽留下,看来自己还真得要闯一闯这撼天峰废墟了!

    远处已经隐隐有人影晃动,杨君山不再迟疑,转身向着撼天峰内里走去,再次路过那一片被他碾碎了的牌楼时,直接飞起一脚,将地面上的石块踹的漫天飞舞,有的甚至直接飞到了数十丈外的禁制残阵之中。

    “搜,一定要把他找出来!”

    欧阳玉林脸上怒气满满,将手下族人打发出去找人,回头便责怪道:“老三,怎么那么不小心?大哥不是一再嘱咐,要我们小心行事,现在还不是我们能够暴露的时候,可偏偏你就要节外生枝!”

    欧阳震林低声咒骂了一声,右手扶着左手的手腕,手腕上的绷带隐隐还有血迹渗出,道:“我哪里知道那个小丫头片子这么难缠,原本以为都是本少盘中的肉,可谁曾想猝不及防之下,居然差一点就破了我的‘吮血化精之术’,话说那小丫头片子的神通可当真厉害,这只手差点就被斩断了,血到现在都难以止住!”

    “哼,太白金光斩,潭玺派的招牌灵术神通,这小丫头片刻应当就是潭玺派的人了!”

    欧阳玉林说到这里,脸上再次浮现责怪之色,道:“大哥早就说过,撼天峰虽然塌了,可今后定然会有来自玉州各地的修士前来探险寻宝,叫我们行事一定要谨慎,你可倒好,这撼天峰才塌了几天,你就敢当街施展我魔族秘术!”

    欧阳震林不服气道:“撼天宗覆灭,如今咱们欧阳家怕的谁来?别忘了,咱们欧阳家可是玉州第一家族,如今更修炼有大哥传下的魔族神通,同阶修士当中有几人是我们对手,便是越级挑战也不在话下!”

    “那这小丫头是怎么从你手下逃走的,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那小丫头如今也不过煞气境,比你还要低一层,不但从你手中逃走,还伤了你的手腕!”

    欧阳震林抗声道:“我那是大意了……”

    欧阳玉林道:“别说那些没用的,就像大哥说的,魔族神通固然厉害,却也并不是天下无敌,否则我欧阳家族也不会在撼天宗的阴影之下蛰伏这么长时间,如今撼天宗虽然覆灭,可仍旧有玉霄阁、玉剑派、镔玺派三大宗门,而且据说那潭玺派的颜真人也是天罡境修为,这些宗门的实力都要胜过我欧阳家一筹,而伤你的那个小丫头就是潭玺派修士,而且从她能够施展出太白金光斩来看,恐怕在潭玺派的身份还不低!”

    欧阳震林急道:“那就更要抓住她,否则要是让她把看到我施展‘吮血化精之术’的消息透露出去,恐怕会给家族带来麻烦!”

    “哼,现在知道急了?”欧阳玉林冷哼一声,道:“放心,她已经被你打伤,逃不走的,看这是什么?”

    欧阳震林看向欧阳玉林伸出的手指,却见上面染了一片血红,迟疑道:“这是那小丫头吐的血?二哥你这是要施展‘魔血追踪术’?”

    欧阳玉林瞅了一眼满脸羡慕之色的欧阳震林,道:“你也不用羡慕,只要等到你进阶大圆满境界,大哥自然会有新的魔族神通传下!”

    说罢,欧阳玉林指尖突然腾起一点血红色的焰光,指尖上的血迹剧烈的燃烧,然后在焰光之上升起一缕细细的血雾,在无风的环境下却是向着北方延伸而出。

    欧阳震林疑惑道:“她在城北?”

    欧阳玉林脸上也闪过一道迷惑之色,城北可是欧阳家族的本族老宅所在,那里也是欧阳家族掌控最为严密的地方,一旦有陌生人进入很快就会被发现,那潭玺派的小丫头怎么可能进入城北。

    “不对,这小丫头不是去了城北,而是出城向着撼天峰去了!”欧阳玉林恍然醒悟道。

    欧阳震林一边发出传讯,调集家族修士前往撼天峰方向,一边问道:“她是怎么逃出城外的,如今整个瑜城内外咱们布下的眼线可是不少,没道理发现不了啊!”

    欧阳玉林道:“看来这位潭玺派的修士还精擅易容隐匿秘术,咱们的眼线被骗过了!”

    “这帮酒囊饭袋,不过这一次正好可以去一趟撼天峰瞧瞧,听说那里面禁制密布,残阵如海,要是躲在那里面杀人吮血,应当不用担心被人注意到吧?”

    “哼,小心自己先被那里的残阵禁制给吞了!”

    杨君山现在颇有些进退维谷,自己到底还是把这废墟中的危险想简单了,原本以为自己凭借着前世的记忆,能够破解沿途残阵和禁制的阻挡,走到所有人的前面,深入到废墟很远的地方。

    可他却忘了,前世当他来到撼天峰的时候,撼天峰倒下都已经多年了,而经过多年来玉州修士前仆后继的探索,能被破解的禁制和残阵固然是被破解打开了,可仍旧有大量无法破解的残阵和禁制,却是被人用各种手段,甚至是付出人命的代价之后,强行破除了。

    那些被破解的残阵禁制,杨君山固然知晓破解的方法,毕竟破解的手段就如同钥匙,每进入一次,就要打开一次,因此在前世各种破解方法在探索撼天峰的修士当中流传甚广,只要花费一笔不菲的玉币就能尽可能的收集到足够多的破解手段。

    可更多的那些无法破除的残阵禁制,杨君山却就无能为力了,尽管他有着大圆满境界的修为,可那些被强行破除的禁制,却往往都是合数人之力强行破开的,他一个人却又显得势单力薄了。

    尽管如此,杨君山在几处只能破解了一两个残阵禁制的路径便碰壁而回之后,腰间的储物袋已经差不多就要装满了各种捡来的物资。

    毕竟针对撼天峰废墟的探查才刚刚开始,别说杨君山能够轻易在几条路径上破解外围的一两道残阵禁制,大部分人甚至连外围都进不去,只能在山门附近捡取一些残羹冷炙,运气好的可能捡到一两件上得了台面的东西,所以杨君山的收获才看得有些丰富。

    不过这些东西的品质嘛,却根本说不上有多好,满满的储物袋当中,下品灵材都没有几件,中品灵材倒是捡到了一件,就这还算是最好的收获之一了。

    用来练习制符的符纸捡了一沓,里面有几张制成的符箓,不过都是法符,以他如今的修为,这些法符就算是砸在他身上,也最多就是烫几个燎泡而已。

    还有一包种子,或许是因为撼天峰的山脚下大多被开垦成灵田的缘故,除了这包种子,杨君山还挖到不少灵草,至于灵谷什么的更多,他干脆就不去捡。

    这包种子便是在挖一颗上品灵草的时候,从土里刨出来的,虽然他对于灵草专研不多,却也能够从这包种子种散逸出来的灵力和饱满的生机中察觉出不凡来,想来至少也是上品灵草的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