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三百六十九章 试探(求订阅)

第三百六十九章 试探(求订阅)

    杨田刚将其中一个大木箱打开,里面果真是满满的一箱玉币,星星点点的灵光从箱中闪烁,在微暗的石厅当中看上去就像是装了满满的一箱萤火虫。

    “这些玉币每一箱都有一万,这十个大木箱就是十万玉币!”

    杨田刚说着将其中较小的一个封灵箱打开,里面只有半箱,哗啦啦的脆响声当中闪烁的荧光甚至形成了一片蒙蒙的宝气。

    “这里面是六百枚玉晶币,换成玉币的话就是五万枚!”

    最后的这个封灵箱体积最小,不过上面刻印的符纹却最是繁多,打开之后甚至半个石厅都被照亮了,里面不再是外圆内方的钱币,而是一颗颗鸡蛋大小的玉晶石,这样的玉晶石每一颗都相当于二十枚玉晶币。

    封灵箱分作上下两层,每层十颗玉晶石,两层二十颗玉晶石相当于四百玉晶币或者四万玉币。

    “除开家族各方面开支用度,护村大阵运转补助之类,这二十万玉币就是目前家族的积蓄了。”

    父子二人转身往回走,来到进入密室的石阶边上的时候,杨田刚又站在石阶侧面的石壁前,双手接连掐出几道印诀,原本的石壁突然轻轻一晃,一颗石钮出现在石壁之上。

    杨田刚将石钮向下一按,“喀啦啦”声响当中,一只石屉自行从石壁当中抽出,里面放置了几枚玉板,一看就是传承玉板,而且杨君山看上去也异常熟悉。

    这些传承玉板当中记载的便是如今杨氏家族所有的灵阶传承功诀,每一块玉板上都被附加了禁制,若是强行查看里面内容的话,便极有可能使得玉板自行碎裂。

    杨家大多数武人境修士修炼的《覆土灵诀》,韩秀梅母女修炼的《长春灵诀》,杨君山自己修炼的《戊土灵诀》,以及现如今只有杨田刚和杨君平二人修炼的《覆土宝诀》,这便是如今杨氏最为紧要的四大传承功法。

    除却传承功诀之后,剩下的玉板上记载的便是传承神通了,杨家家传的裂地灵术,杨君山收集到的断山灵术、元磁灵光、半部遁地灵术,还有韩秀梅修炼的辅助神通枝繁叶茂灵术之外,居然还有一道灵诀传承玉板。

    看着杨君山疑惑的目光,杨田刚笑道:“这块传承玉板也是从熊希英身上得来的。”

    杨君山神色一讶,道:“难道是熊家的家传神通?这熊希英居然会将家传神通的传承带在身上?”

    杨田刚笑着摇了摇头,道:“不是熊家的家传神通!”

    “不是熊家神通?”杨君山脸上惊讶之色更甚,道:“难不成是那剑灵术?”

    见得杨田刚微笑着点了点头,杨君山“哈”的一声,道:“这下可是赚大发了,剑术神通向来在修炼界的传承神通之中独树一帜,家族若有修士能够练成剑灵术,对于家族势力的增长可是大有好处!”

    杨君山一边说着,一边以灵识侵入玉板查看其中的内容,片刻之后才有些可惜道:“是木剑神通,可惜了!”

    杨田刚笑道:“天下剑术神通之中原本就以金剑、风剑和木剑流传最广,土剑神通最是稀缺,哪怕水剑、冰剑、火剑、雷剑神通的流传都要比土剑广的多!”

    杨君山道:“可以让我娘先修炼,等小妹进阶武人境之后,看样子要为她准备一柄飞剑了,不过法器之中飞剑也最是难以炼制,普通炼器师恐怕还难以胜任!”

    说到这里,杨君山仿佛想到了什么,道:“那件灵阶轻灵木应当是那熊希英用来提升手中飞剑的灵材了,不曾想尚未等他进阶真人境,将飞剑提升为灵器,便身死道消了!”

    杨田刚笑了笑,道:“飞剑神通极难练成,你娘可没有心思再去修炼其他神通了,她现在的心思都花费在了修炼上面。”

    杨君山点了点头,韩秀梅的潜力显然并没有杨氏父子这般充足,如今虽说借助《长春灵诀》将修为推升到了武人境第二重,但这些年来修为的进展却是并不大,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还分心修炼其他神通,那必然会对原本就提升缓慢的修为造成拖累。

    “对了,爹您不是说九姑家的十妹也要修炼《长春灵诀》吗?那这飞剑神通也传授下去?”

    杨田刚哑然笑道:“两个小姑娘如今连武人境还没有突破,到时候再说吧,可以先传他们‘枝繁叶茂灵诀’,这道灵诀修炼不难,而且咱们杨家是灵耕家族,这道灵诀对于家族灵田大有帮助。”

    父子二人一路商谈着一些家族的琐事下了西山,在杨君山将五行聚灵阵和三才控灵阵布置在西山之上后,又将雾珠安放在阵盘之中,如今的西山山顶已经渐渐聚拢了一层经年不散的阵雾,从山脚下的村落望去,山顶的一切已经看不真切。

    而且随着雾珠的不断发散以及阵法的作用,西山上的阵雾也必将越来越浓厚,知道将半个西山都笼罩在阵雾之中。

    如今的西山已经不是谁想要上来就能够上来的了,就比如说山腹中的中央石窟,除了杨田刚一家之外,别人根本无法进入,想要带其他人进去,也只有杨田刚与杨君山两人能够做到。

    而山腹中的其他修炼密室,西山的山顶之上,平日里也就苏宝章、杨青牛等亲近之人能够自由进出,不过要是闭关修炼的话,往往也要先行告知杨氏父子一番。

    而西山的山腰之下,则是村落之中其他武人境修士能够进出之所,不过因为此番杨氏老宅之人大举迁徙,为了防止预料之外的麻烦,杨田刚事先利用阵图已经先行封闭了进出西山的通道。

    因此,当父子二人从西山上下来之后,却正看到杨宝亮正满脸焦急的站在山脚的路口处向着山上张望。

    “宝亮,出什么事了?”

    杨君山见状,连忙照着身旁一块岩石上随手一拍,封堵住路口的阵法禁制顿时开启。

    “族长,山哥,”杨宝亮连忙小跑了过来,道:“刚刚接到小平从落霞岭发来的传音符,落霞岭的主脉大矿场遭到了天狼门的突袭!”

    杨氏父子大吃一惊,相互看了一眼,杨田刚急声问道:“矿场被攻破了吗?天狼门来袭之人有多少,实力如何?撼天宗一方死伤如何?”

    杨君山则道:“小平说他自己没受伤吧?”

    杨宝亮被这父子二人问得有些发愣,但他赶忙咽了一口吐沫,道:“小平在传音符里说得简单,只是说天狼门的来袭已经被青衣真人和撼天宗的人打退了,他能够发回传音符,想来自己也没事,至于天狼门的具体情况却是没有说。”

    杨田刚皱着眉头道:“天狼门怎么选择这个时候出手?”

    杨君山也疑惑道:“是啊,矿脉刚刚出现的时候不出手相争,撼天宗开始划定主矿场,开始布置守护阵法的时候也不争,偏偏选择撼天宗一切已经就绪的时候出手偷袭,的确是令人费解!”

    “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更详细的消息传来。”

    “那咱们家族的那两座矿场要不要加强戒备?”

    “这两处矿场的位置极好,在主脉矿场之后,左右又有其他村镇的矿场存在,天狼门要想突袭到咱们的矿场,那要么就要穿过主脉矿场,要么就要绕道从两侧先攻击其他村镇的矿场,戒备肯定要加强,坚守则没有必要,天狼门真要打到了咱们的两座矿场,那根本守不住,直接先把人撤回来才是紧要!”

    两人快步走向村落,一路上因为迁徙而在村中来来往往的杨氏族人在见到这父子二人的时候,都恭恭敬敬的上前见过族长、少族长,是因为他们作为杨氏家族创始人杨烈的嫡亲血脉,也是因为这父子二人的绝强修为实力,更是因为他们父子二人在西山村给所有杨氏族人重新带来的上进的希望。

    “待得迁徙事宜完成之后,要不要召集族人开一次族会?”杨君山笑问道。

    杨田刚看了他一眼,反问道:“你觉得有那个必要吗?”

    “那二爷爷一家爹你打算怎么安排?二爷爷和二伯他们父子可是如今杨氏家族除去咱们父子之外,仅有的两名煞气境修士!”

    杨君山问道:“咱们虽不担心他们能够使出什么幺蛾子来,可要是放任不管,总也觉得太过浪费了!”

    “等彻底安定下来再说吧”

    父子二人返回家中不久,从县衙来的红菱传讯符便从镇公所转到了下山村来。

    杨君山问道:“传讯符里面怎么说?”

    杨田刚皱着眉头道:“双方各有死伤,总的来说还是主动出手的天狼门那里占了一点小便宜,陈县令只是说这此冲突是一次误会,天狼门那里已经派了人准备前来解释此事,并承诺会对造成的损失进行赔偿,要各村镇稍安勿躁。”

    “误会?”杨君山道:“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我看这倒像是天狼门对于撼天宗的一次试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