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三百六十一章 夺脉(求订阅)

第三百六十一章 夺脉(求订阅)

    “嗯?”

    刚刚挡下陈纪真人的宝术神通落山击,长风真人突然感到心中一悸,差一点就要被陈纪真人随之而来的灵器扫中。

    “长风道兄,小心了!”

    程世庭真人头顶悬浮一柄尺许长的戒尺,紫色的灵光与他的护身罡气遥相呼应,使得程世庭真人此时看上去就如同一团悬浮在高空的光球,能够力敌两位真人修士的联手而暂时不过落下风。

    “长风兄,能做的你都已经做了,家族长途迁徙,有所损伤是在所难免的事情,你若是因此牵动心神而受伤,那才是对熊家最大的打击!”

    长风真人长笑一声,道:“多谢程道友提醒,今日老夫定要为我熊氏一族拼出一条出路来!”

    说罢,只见长风真人张口一吐,一颗浑圆的金珠飞出,在空中留下一窜渐渐湮灭的光影之后,直击对面陈纪真人的胸腹。

    此时的陈纪真人脸色阴沉的可怕,他不是没有想到在余明闲真人陨落之后,长风真人这里定然已经有了准备,可他没有想到的是,长风真人居然会与开灵派暗中勾结,而开灵派甚至派出了程世庭真人前来接应,更加没有想到的是,这两位真人身上居然各自带有一件灵器!

    尽管只是下品灵器,可也足够程世庭真人与青衣、宁世杰两位真人周旋,而长风真人本人的修为原本还在陈纪真人之上,陈纪真人此时即便是有中品灵气在手,却也只能与长风真人打一个平手罢了。

    而趁着两位真人的拼死掩护,熊氏一族数千族人在梦瑜县的几处庄园之中集合,分几路向着梦瑜县南部边境出发。

    荒土镇与荒丘镇交界处的一处山林之中,杨田刚简单处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势,见得杨君山手中正把玩着熊希英先前的那件梭形的下品飞遁法器,笑问道:“你小子怎么赶到我前面的,而且居然算计的这么准,正巧躲在我们斗法途经的路上?可惜这遁地灵术着实难练,爹之前的心思全用在提升修为上了。”

    杨君山将熊希英腰间的储物袋扔给老杨,道:“爹,您难道没有注意到这熊希英一直在刻意将您向着西北方向逼迫么?你们这一路大战,能有多快速度,我便跑到你们前面来埋伏了!”

    杨田刚愣了一愣,微一思索不禁点头道:“还真是,西北方向是一片荒野,真要到了那里,没有山林地势的阻隔,便是想逃都难了!”

    杨君山笑道:“只是可惜了先前为伏杀熊希英设下的那道阵法,浪费了好多灵材,否则也不至于这般惊险!”

    见着杨君山仍旧在把玩着手中的飞遁法器,杨田刚不由笑道:“快走吧,如今那巫硕还一个人正与熊家的三管家对战呢,那位三管家可同样是一位大圆满修士!”

    杨君山将手中飞梭一抛落入储物袋之中,道:“没准您要去了,巫兄还要怪我们插手助他呢!”

    两人一路赶到之前斗法的所在,见到的情况却是令父子二人大吃一惊,只见地上相隔数丈躺着两个奄奄一息的人,其中一人正是浑身浴血的巫硕。

    “巫兄!巫兄?”

    杨君山见得巫硕胸口还在起伏,先松了一口气,一指点在他的丹田所在,体内灵力源源不断的输入进去,原本因为失血而煞白的脸色渐渐红润了一些,随着他的喘息加重,在杨君山的呼唤下巫硕终于清醒了过来。

    “嘿,嘿嘿嘿,杨兄弟,我修为突破了,进阶第五重了!”

    杨君山移开了巫硕丹田之上的手指,拍了拍手,在他旁边地上坐下,道:“我说巫兄,你们巫族所谓在战斗中寻找突破的契机,难道就是这么个九死一生的法子么?要是没有我过来接应,那也是不是突破之后,在这荒郊野岭之外,是不是也要被野兽吃掉了呀?”

    “哈,咳咳,哈哈,”巫硕勉强笑了笑,道:“这,这不是还,还有你嘛!”

    杨田刚从另外一边躺在地上的三管家那里走了过来,手中又多了一只储物袋,道:“死了,你这位巫族兄弟很了不起,看得出来,他是用以伤换伤的法子最终赢了下来,否则即便是他修为突破,也未必是三管家这样浸淫大圆满境界多年的修士的对手。”

    自从杨君山在去往撼天宗的路上数次遇到异族之人后,杨君山便也不再向老杨隐瞒巫硕与九离巫族人的身份,包鱼儿的鬼族身份也告知了杨田刚,只有虎妞妖族的身份尚未挑明。

    而巫族人强横的肉身以及恢复能力也令人咂舌,之前还是重伤垂死,在被杨君山以自身灵力遏制伤势之后,此时已经能够勉强站起身来行走。

    当杨田刚父子带着巫硕来到荒丘镇镇公所的时候,发现这里已经被荒土镇的武人境修士占领了。

    “速度很快呀!”杨君山找到了浑身戾气的杨君平赞道。

    “啥呀,原本咱们一方与熊家那帮人打得热火朝天,咱们还略微占了一点下风,可不知怎的,打到中途的时候那帮熊家的人全跑了!”

    “九离呢?”

    杨君山扫了一眼没有看到九离,巫硕毕竟是巫族之人,彼此修炼的方式不同,杨君山他们所用的疗伤丹药对于巫族之人未必有效,甚至还有可能成了毒药,只有将他交给九离这个同为巫族之人照顾才是最好的办法。

    杨君平猛地打了一个冷颤,道:“哥,你是不知道,那小妞实在是太凶残了熊家人死在她手里的武人境修士不下四个,其中一个还是第三重的煞气修士,这也就罢了,关键是那斗法的方式着实令人受不了呀!”

    杨君山知道自己这个二弟本身就是胆大妄为之人,从小打架斗殴向来少不了他,也曾经过几次生死阵仗,对敌之时下手也颇为狠厉,能够让他都感觉到凶残,那看来这一次九离当真是吓着他了。

    杨君平张了张嘴还想要说什么,却突然见到大哥的目光猛然突然见也是一惊,向着他的身后看去。

    杨君平本能的感觉到不好,一股浓重的血腥气已经直冲他的弊端,一道冷森森的脆音突然从他的后肩耳边咬牙切齿一般响起:“你倒是说一说,人家怎么个凶残法儿呐?”

    杨君平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哭丧着脸道:“姑奶奶,你来去有点动静成不,你这一身的血水能把人吓死好不?”

    杨君山见得九离浑身上下都被血浆沾满,连长发都因为浸满鲜血而变得一缕一缕,而且还在乡下滴着鲜红色的血珠子。

    “嗜血咒?”杨君山皱着眉头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九离愣了一愣,但看到他旁边的巫硕也是一脸诧异的看向杨君山,晓得并非是巫硕告知他的,这才奇怪问道:“你难道还见过其他巫族修士,怎么会知道我这是在修炼嗜血咒?”

    杨君山也总算明白为什么连杨君平都对九离唯恐避之不及了,嗜血咒乃是巫族修士在力巫境的最强咒怨神通之一,只是修炼的起始有些凶残,不但需要让周身上下溅满了敌人的鲜血,还要用徒手将敌人的心脏从胸腔中抓出来,然后举到头顶捏碎,让敌人的心头血浸满头颈,这在寻常人看来,根本就是杀人狂魔的做法,纵然是修士动则令人灰飞烟灭,却也少见这种残忍的方式。

    见着杨氏族人以及荒土镇其他村落的武人境修士看向九离唯恐避之不及的申请,杨君山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无奈叹道:“你就不能找个没人看到的地方再杀人吗?”

    用敌人的鲜血来证明自己的战勋,这本就是巫族之人惯常用的方式,可这才寻常人看来,则多少有些难以理解了。

    九离则完全不将杨君山的劝告放在心上,她看出了杨君山一来就找她的原因,从杨君山的手中扶着步履蹒跚的巫硕,嘴里却道:“我又不是包鱼儿,只管躲在背后偷袭!”

    杨君山无奈的苦笑一声,挥了挥手,道:“散了散了,镇公所的库房那里不能动,荒土镇的那座熊家的庄园也不要动,其他的地方,凡是熊家的产业,大家都自行去找出来吧!”

    杨氏之外的荒土镇修士闻言顿时欢呼一声,四散离去,杨君山向着二弟低声问道:“怎么样,都控制起来了?”

    杨君平点头道:“哥你就放心吧,你难道没有发现,老爹早已经不在了吗?”

    兄弟二人正打算去荒丘镇的库房去看看那里又多少收获,却见远处杨宝亮气喘吁吁的从镇公所的方向跑了过来,道:“山哥,小平,你爹让我叫你们两个快些赶过去!”

    兄弟二人各自看了一眼,急忙进了镇公所,却见杨田刚此时正站在一间应当是专门为熊希英准备的房间之中翻看着什么东西。

    见得兄弟二人进来,杨田刚一扬手中的一枚传讯符,道:“这是熊家之前送到的传讯符,应当是在那熊希英出战之前收到的,里面记录了要他赶快返回本家庄园的命令和熊家迁徙瑶郡开灵派的部分计划,其中就包括荒丘镇熊家产业的秘密转移路线。”

    杨君平道:“爹,荒丘镇熊家的产业如今都已经控制在咱们手中了吧?”

    杨田刚微笑着摇了摇头,道:“全部还谈不上,熊满江在落霞岭那里还看护着一条矿脉,而且那条矿脉离咱们西山村的矿场并不太远!”

    杨田刚看向杨君山,道:“这件事就交给你们兄弟两个了,如今熊希英已死,荒丘镇群龙无首,爹还要坐镇这里,争取将熊家在这里的积蓄尽数搬空,同时杨家老宅的人也已经在赶来汇合了,如今去往晨瑜县的通道已经打通,爹还要为杨家老宅的人迁徙提前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