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三百六十章 伏杀

第三百六十章 伏杀

    杨田刚无奈的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摆脱熊希英的追踪,因为此人身上居然有一件飞遁法器,尽管品质只是下品,可那飞遁的速度几乎是杨田刚的一倍。

    “杨田刚,你还想往哪里逃?”

    熊希英从一开始便不断的堵截杨田刚逃跑的方向,急切间虽然拿不下一位同阶修士,但至少能够逼得他不得不变换套盾的方向。

    “嘿嘿,你以为老子会放任你想往哪里逃就往哪里逃?你那个武人境后期的儿子呢,是不是在他逃跑的路上埋伏着,哈哈,老子偏不让你如意!”

    杨田刚面沉如水,晓得这一次是失算了,这熊希英也并未表面上的鲁莽急躁,儿子在前面伏下的杀阵怕是用不上了。

    几次被熊希英逼得变换方向,连杨田刚自己一时间也辨认不出自己此时所在的方位,也不知道儿子能不能够追上来,否则的话,这一次怕不是要弄巧成拙,吃一个大亏了!

    不对,杨田刚心中一惊,暗道如果那熊希英长时间没有入伏,小山那里定然会怀疑出了意外,他是必定会前来查探的,若是一味逃遁,反而让他难以找到踪迹,这个时候只有转身与那熊希英拼死一战,才有可能让小山循着斗法的声势赶来!

    想到这里,杨田刚突然停下遁光,转过身来以手中上品法器斜斜一划,口中爆喝一声:“断!”

    熊希英没有想到先前一直退避的杨田刚会突然暴起出手,惊呼一声急忙退避,却忽然发现身前虚空之中有一股潜力暗生,仿佛有着摧山断玉的威能一般,直向他袭来。

    “断山灵术!”

    熊希英不愧为曾经的撼天宗真传弟子,在杨田刚出手的刹那便已经认出了这道灵术的底细,惊呼一声,脸上带了凝重之意,手中的上品法器飞剑凌空撒开几朵剑花,随着熊希英手上的剑诀施展,一连数十道剑光削出。

    每一道剑光削出,那断山灵术的威能便会被削弱一截,待得数十道剑光一股脑的喷吐而出,杨田刚的断山灵术不但被破解,而且还有十余道剑光反击回去,令杨田刚一时间颇有些手忙脚乱。

    杨田刚连忙按下遁光,双手伸出凌空向下虚按。

    四周虚空震荡,仿佛有数之不尽的无形力道隔空传递而来,那些剑光被一举湮灭,而且熊希英自身的遁光也突然变得明灭不定,仿佛随时都会从天上掉下去一般。

    “嘿嘿,裂地灵术,看我剑灵术破你这家传灵术神通!”

    无论杨田刚施展何种神通,那熊希英只管将手中一套剑灵术如同天女散花一般飘洒出去,杨田刚的神通便只有被破解一途,剑术神通的威能可见一斑。

    漫天的剑光如同流水一般无孔不入,杨田刚很快便抵挡不住,无奈之下只得抽身再退,而熊希英则马上步步紧逼,杨田刚几乎是只剩下了招架之功没了还手之力。

    此时杨田刚更不敢架起遁光飞遁,因为熊希英手中的飞遁法器只能让自己更加狼狈,还不如借助山林地势与他勉强周旋,更何况杨田刚身上的神通术法只有借助地面威力才能够更胜一筹。

    转眼间两人翻翻滚滚一路大战已经走出了十余里远,不过因为分心应对彼此手段,速度却是慢了许多。

    而在另外一处的战团当中,三管家从来未曾见过如此状若疯魔之人,分明此人已经被自己数次打伤,可不但未曾有丝毫畏惧退缩之意,反而越战越勇,甚至斗法之中屡屡施展两败俱伤的手段。

    三管家稳占上风,自然不愿与巫硕两败俱伤,这也让巫硕屡次在生死攸关之际转危为安。

    三管家因为身负家主长风真人之托,前来接应熊希英返回家族撤离,可偏偏熊希英此时已经不见了踪影,而自己也被这神通法术诡异的修士纠缠在此,心情也越发的急躁。

    可他越是急躁,越是想要摆脱巫硕的纠缠,却往往欲速则不达,巫硕早已经看出三管家神思不属,身上的战意越发的高涨,隐隐间,他能够感觉到体内巫力正在沸腾,这是要打破瓶颈,进阶力巫境第五重的征兆。

    “衰!”

    一股诡异的力道在巫硕身周汇聚,而后随着巫硕掐破手指,一滴鲜血作引,那一股诡异的力道顿时缠绕在了三管家的身上。

    “又是此等诡异小术!”

    三管家轻哼一声,身周灵力膨胀,想要向之前那般一举将这股缠绕身周的诡异力量震散。

    不料这一次这一股力道却如同跗骨之俎一般,始终摆脱不掉,不仅如此,三管家顿时如同全身上下如同生了一场大病一般,骨头架子都要散掉,浑身气力都不剩下几成。

    这个时候巫硕大喝一声,手中的巫器脱手飞出,直砸向三管家的胸腹,三管家鼓足余勇,御使手中法器与中途截击,两物中途相撞,好似天空响起一声炸雷,四周的林木尽数被摧残。

    三管家就感觉身子突然一软,浑身上下后力不济,不由得接连向后退去,可面前那纷飞的烟尘被撞开,嘴角溢血的巫硕双目血红再次向着他扑来。

    “疯了,这人疯了,既然你要想死,老夫成全你便是!”

    三管家鼓动丹田灵力,源源不断的雄浑灵力在周身上下不断的冲刷,附着在他身上的巫族咒怨之力终被驱逐,驾驭手中法器再次与巫硕硬拼。

    第二次、第三次,……

    每一次三管家都能够将巫硕击退,可每一次过后,巫硕都能够再次冲上前来,他的嘴角在溢血,他身上的伤口在溢血,可鲜血仿佛更加刺激了巫硕的战意,而三管家却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每当巫硕再一次冲上来的时候,巫硕周身所裹挟的力量就要比前一次大上一分。

    这人不是疯了,这人根本就是一个怪物!

    三管家没来由的心头居然产生了一丝惧意,老夫要离开这里,不能再同这疯子耗下去了,老夫尚有家主之命在身,对,老夫还要接应孙少爷返回家族,老夫要先完成家主之命!

    退走的念头在心中一声,这个念头便不可遏制的膨胀起来,三管家同样大吼一声,驾驭法器全力出手,再次将巫硕击退,转身便要飞遁离开。

    却听得身后突然传来一声震天狂笑:“这个时候才想起要走,你还走得了吗,吃你巫硕爷爷一棒!”

    呼呼的风压从身后传来,速度快过了先前任何一次,三管家此时再想要退走就必须要先挨上这一击。

    无奈之下,三管家只得再次转身驾驭法器抵挡,然而这一次他却一下子变了脸色,随着半空一声爆鸣,他的法器居然被一下子击飞,脸色一下子变得灰白,一口逆血从口中喷出。

    “修为临阵突破,怎么可能!”三管家惊骇欲绝喊道。

    此时杨田刚已经数次被熊希英的剑光趁虚而入,身上被割裂了数道血口子,若非这些年来杨田刚也开始勤练《山君图》,肉身着实了得,恐怕那几道剑光就能让人伤残。

    熊希英越打越是兴奋,眼前这杨田刚明显晓得在自己有飞遁法器在手的情况下已经逃不掉了,只能转身与自己拼命,而这也正是熊希英所希望的。

    杨田刚修为与他相同,体内灵力的雄浑也不下于他,唯一比不上他的就只有手中的法器以及练就的灵术神通,这一次要是不能趁机将这个与自己纠缠数年的对手重创甚至击杀,待得熊家离开梦瑜县,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想到这里,熊希英手中的飞剑越发的凌厉,杨田刚一直坚持与他对战不退,原本抵挡他的剑术神通便已经捉襟见肘,此时更是左支右绌之下露出破绽,熊希英见状大喜,一道剑光如同一条毒蛇一般,绕过杨田刚的身前,从侧后方直袭肋下。

    眼见得熊希英就要一击建功,却猛然发觉脚下地面有异,仿佛有一只洪荒猛兽要从地底破土而出一般。

    心悸之下,熊希英甚至顾不得眼前的对手,竭力向后飞退,然而终究还是迟了一步,地面泥土翻涌,一个人影从地底飞出,伸手遥遥一指,一枚三寸见状的玺印在半空中滴溜溜一转,迎风便已经化作三丈巨玺,轰隆隆的压了下来。

    熊希英也果真不愧为是曾经的撼天真传,豪强子弟,临危却不乱,手中的飞剑从下而上,无数的剑光剥离之后凝聚在一起,形成一道巨大的剑光柱,与从天而降的山君玺轰然相撞。

    “噗嗤”一声,双目露出骇然之色的熊希英张口喷出一口鲜血,可从天而降的山君玺同样被撞的偏了一偏,让熊希英逃脱了出去。

    不过杨君山向来出手都是一环套这一环,山君玺落地的刹那,方圆数十丈范围内的地面顿时如同波涛一般翻滚,裂地灵术借助半灵器山君玺将神通本身的威能发挥到了极致。

    熊希英竭力抵挡,可脚下仍旧踉跄,但还是祭出了飞遁法器想要逃离。

    一片金黄色的光芒以山君玺为中心,猛地向外扩散,裂地灵术笼罩的范围又变成了元磁灵光肆虐的地带。

    熊希英脚下的飞遁法器一阵摇晃,差一点让熊希英从上面掉了下来。

    法器飞剑再次幻化剑光在身周环绕,凌厉的剑光居然能够将萦绕的元磁灵光的灵光带割裂,原本被元磁灵光覆盖的范围再次被打开了缺口。

    熊希英虽然屡次遇险,可每一次都能够凭借自身实力化险为夷,心中不由有一种能耐我和的畅快,长笑一声,便要从缺口出飞遁而逃。

    岂料就在此时,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那缺口处,手中一面铜镜一番,黄色的灵光霎时间将熊希英晃个正着。

    熊希英神色一眯,脚下的飞遁法器再次摇晃,居然让他从法器上面掉了下来,不过熊希英的灵识修炼显然颇为不俗,只是摇晃了一下脑袋便清醒了过来。

    可杨君山精心策划下的这一连窜的攻势岂会到此为止,那熊希英刚刚重新站起身来,“啪”的一声,一支在阳光照射之下闪闪发光的风磨铜烟袋杆的烟锅便敲上了他的脑袋!

    ————————

    上午有点事,耽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