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三百五十三章 流星(求订阅)

第三百五十三章 流星(求订阅)

    田家镇西十里外的荒原之中,杨君山突然感觉今夜的天气似乎怪异的很,前一刻还是繁星密布的夜空,刹那之间居然就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俄而又是狂风大作,突然又是一个闷雷让一切都消停了下来。

    修炼的过程数次莫名其妙的中断,心头仿佛一直有一块巨石压在上面,杨君山索性站起身来走出洞穴,却见天空之中仍旧被乌云遮盖,可偏偏夜晚的天空却是闪烁着斑斓的光芒,虽然照亮了夜空,可也同样照亮了半空那黑压压的一片乌云。

    流光溢彩,这是有大神通修士在罡风之上斗法,浓烈的灵气动荡在被罡风所阻之后,散逸的灵气在空中所形成的异象。

    能够在罡风肆意的高空停留并斗法,这至少也是真人境中后期的修士才能够做到的,难道刚刚夜空之中的气象变换,就是因为有大神通修士斗法所产生的余波?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自己所在的方位是否也会被斗法所波及?

    就在杨君山犹豫着是否暂时避开此地之时,却见那浓厚的乌云之中突然有一点朦胧的光芒在闪烁,而且那光芒在点亮的刹那便开始迅速的膨胀,光芒在乌云之中蔓延扩张,整片天空的乌云如同海潮一般突然剧烈的动荡起来。

    杨君山脸色剧变,急忙想要掩上耳朵,然而却已经迟了,霎那间整个天地都为之一静,那膨胀的光团突然如同烈日一般在天空爆开,整个天地都被照亮,天空之中凝聚不散的乌云瞬间烟消云散。

    数千丈的高空之中,燕山道人狼狈的悬立在半空,而在他对面数里之外,那中年修士仍旧优雅的负手而立,望向燕山道人的目光之中略带着一丝嘲讽和怜悯。

    “为什么?”燕山道人语气之中带着浓浓的不甘,声音嘶哑道:“老夫自认不曾得罪阁下,阁下为何定要置老夫与死地?”

    中年修士叹了口气,道:“并非是在下要置你于死地,而是你自己选择了这条路,原因很简单,想来你自己心中也清楚的很,难道还用本道人说出来嘛?”

    燕山道人努力的平复着体内躁动的真元,道:“老夫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是吗?”中年修士脸上的嘲讽之色更浓:“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那为何撼天宗的道人境修士传承已经中断了五代,却又突然在你的身上重续?为了进阶道人境,所耗费的代价想必没有人比你自己更清楚了!”

    燕山道人脸色狂变,神色间似乎有一丝难以置信之色,却听那中年修士冷笑道:“想明白了?你撼天宗自以为一切做的隐秘,可你撼天宗早已经不是当年在修炼界叱咤风云的大型宗门,只不过是一个抱残守缺,只剩下了一郡之地的中型门派罢了,失去了那位的庇护,你们所谓的秘密在我等看来不过是一个笑话!”

    “你们,你们是怎么知道的?”燕山道人咬着牙道:“难道,难道是叛徒,你们早已经在宗门内安插了眼线?”

    燕山道人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身上的力气似乎都要被抽空了,宗门内最大的机密也只有他和几位修为最高的真人境修士知晓,如今这些都可以被人知晓并算计的这般清楚,那叛徒在宗门内的地位之高可想而知!

    “是谁?既然你们知晓的这般清楚,想来针对老夫的算计也已经做到了万无一失,”燕山道人突然冷静了下来,道:“既然如此,恳请阁下能够告知那叛徒到底是谁,也好让老夫死个明白!”

    那中年修士脸上的怜悯之色更浓:“你又错了,撼天宗内当然有我们的人,可你我如今也不过是棋子罢了,否则你认为你撼天宗守护的机密是你我这般的人所能够算计的吗?”

    燕山道人突然明白过来,这一次他不再是惊骇,甚至开始恐惧:“你,你们,不,是他们,他们不但要杀我,还要灭我撼天宗道统传承不成?”

    中年修士在虚空之中缓步向着燕山道人走来,道:“你认为只要你一死,以如今的撼天宗可能挡得住玉州修炼界其余宗门的反噬?”

    说话之间,中年修士与燕山道人的距离已经只剩下了短短的百余丈,也就在这时,燕山道人脸上突然显露出狰狞之色,大声道:“想杀老夫,可没那么容易!”

    “来!”燕山道人向着虚空一招手,乌云翻腾,空间震荡,仿佛有一道来自远古的巨吼传来,一道紫金色的光柱从五百里之外的撼天峰顶升起之后再次贯穿天地,如同一支握在巨人手中的武器。

    中年修士脸色一变,原本向前行走的身体一瞬间再次出现在了一开始站立的虚空位置所在,再看向那一道紫金光柱的时候,却见那光柱已经凝缩,却是化成了一支三尺紫金锏,落在了燕山道人的手中。

    这锏一落入燕山道人的手中,似乎整个虚空都在随着这紫金锏的晃动而震荡,高空之中肆虐的罡风在紫金锏出现的那一刻也刻意避开了它周围百丈的范围,又或者方圆百丈被肆虐的罡风被紫金锏尽数镇压了。

    “下品道器,敲山锏!”

    中年修士在一瞬间流露在脸上的表情不是凝重不是惊慌,反而带着一丝阴谋得逞的兴奋!

    燕山道人手持紫金敲山锏原本萎靡的气势顿时大盛,遥遥指向中年修士,道:“既然阁下知晓老夫手中之物,也应当晓得此物的威力,阁下虽然修为远在老夫之上,此时也未必就是老夫对手,如果阁下此时退去那便一切罢休,否则莫要怪老夫依仗道器之威!”

    中年修士闻言“哈哈”大笑,道:“若然此物在九韧老祖手中,莫要说本道人,便是这天下间哪一位存在不要退避三舍?可要是在你燕山道人手中的话,嘿嘿,你也配说出此等言语?”

    “阁下好利的口舌,既然如此,那就让阁下看一看,这紫金敲山锏在老夫手中是否也能让阁下退避三舍!”

    燕山道人此时手持道器信心大增,手中紫金敲山锏一晃,天空之中那紫金色的光柱再次出现,此时近在咫尺却是看的分明,这哪里是什么光柱,分明就是一根放大了无数倍的紫金敲山锏。

    燕山道人朝着中年修士所在的方向虚砸,那几乎要贯穿天地的紫金敲山锏带着排山倒海一般的气势向着中年修士头顶落下,所过之处,罡风禁止,空间破碎,灵力消弭,澎湃的气势压下,令人躲无可躲!

    “哈哈,你上当了!”

    值此生死关头,那中年修士却是突然仰天大笑:“燕山道人呀燕山道人,若是那紫金敲山锏仍旧在撼天峰之上,本道人最多也不过杀你一人,有紫金敲山锏镇压天诛大阵,便是本道人也不敢亲自出手攻破撼天峰的护山大阵,可惜呀可惜,在老夫的逼迫之下,你终于还是惜命,将这件道器从撼天峰上招来了!”

    “你……”

    燕山道人神色大变,这才意识到自己又上当了,撼天宗的护派大阵究竟隐藏着什么,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而那当年九韧老祖留下的最后的保命手段,一切的源头都在他手中的这件紫金敲山锏之上,而这紫金锏他能从撼天峰上招来,却不能在五百里远的地方再隔空送回到撼天峰上去。

    燕山道人想明白了一切,便想要抽身击退返回撼天宗,至少也要讲紫金敲山锏带回撼天峰!

    他燕山道人可以死,可要是没有了紫金敲山锏的镇压,撼天宗就失去了宗门立足于修炼界的最大依仗!

    “现在才想要走,已经晚了,本道人甘冒生死之险正面抗衡紫金敲山锏,又岂能没有准备其他的手段!”

    “斧来!”

    罡风之中乱风飞舞,一道开天辟地一般的神威突然出现在天地之间,几乎连这漫天的罡风仿佛都能够被斩断,而后一物便从被斩破的虚空之中飞出,落入中年修士的手中!

    一柄两尺长的双刃大斧被中年修士握在手中向上一甩,一柄巨大的双刃巨斧在半空之中形成甚至比紫金光柱还要凌厉的法相,径直斩向了紫金敲山锏所化的法相。

    “破!”

    一道炽烈的光芒在两件宝物所引发的法相比拼之中闪现,一道刺耳的轰鸣响彻天地,而两道道器生成的法相在相互消耗的过程当中,使得闪现的炽烈光芒越来越大,直到如同日光一般照亮了整个夜空!

    “中品道器定魂斧,你,你是习州紫风派修士!”

    燕山道人握着紫金敲山锏的手臂在颤抖,中品道器定魂斧乃是习州紫风派镇派宝物,可他在说话的时候,口鼻之中如同已经绝提的洪水一般渗出鲜血来,整个人的肉身瞬间崩溃,血肉横飞之中,随身携带的储物法器同时崩塌,里面携带的部分宝物出现的刹那,便被罡风吹散向不同的方向落去。

    与此同时,原本握在燕山道人手中的紫金敲山锏灵光消散,在“咔咔咔”的声响当中,这件撼天宗的镇派道器已经崩裂成了数段,跌落在罡风之中瞬间化作流星向着地面上不同的方向散落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