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三百五十二章 华盖

第三百五十二章 华盖

    轰隆,一声巨响似乎因为撼天峰更加靠近天空的缘故而变得格外响亮,就像是在每一个人的耳边响起炸雷一般,杨君山的耳中嗡嗡乱叫,只见的欧阳旭林满脸带着一丝惊慌的站起身来,张口冲着他说了两句什么,可他却一点也听不见,而欧阳旭林似乎也发现自己听不到自己说话的声音,拼命的揉着耳朵。

    过得片刻,杨君山的听力这才恢复了正常,却听到竹屋外远远的传来大声喧哗的声音,他与欧阳旭林彼此望了一眼,抬头望去时,就看到一道接着一道的遁光从撼天峰不同的方位向着山顶飞去。

    “看那边!”

    杨君山如同见了鬼一般,呼喝声当中甚至带了一丝惊颤。

    欧阳旭林闻声望去时,就看到西南方向乌云滚滚,渐渐的形成了一道仿佛吞天灭地的口子,而在那道巨口下里面,则弥漫着一股毁天灭地的神秘力量,仿佛那里就是天地的坟场。

    杨君山与欧阳旭林二人仅仅只是看了一眼,便感觉心神已经脱离了肉身,有一种彻底解脱的感觉,吓得两人连忙将目光移开。

    “葬天墟,是葬天墟!”欧阳旭林惊叫一声,喃喃自语道:“不可能呀,怎得这么快就又出现了?”

    杨君山心中一动,正要张口询问,却见那在天空之中出现的巨口不断的向着韩天峰扩张而来,仿佛要一口将这座巨峰吞掉一般。

    可就在这个时候,从撼天峰顶突然有一声冷哼传出,几乎引动了整个天地之间的灵气动荡,而后那一道声音响彻于天地之间:“稍安勿躁!”

    那声音仿佛带着一股安定人心的魔力,原本骚动的撼天峰在这一道声音响起之后便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欧阳旭林将离镜与青红钢收起来,一边向着小院外走去,一边倒:“杨兄,我且先去炼器堂探一探风声,顺便将这件法器修复,这几日你便莫要离开竹屋了,葬天墟重现,宗门定然会有应对,小心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欧阳旭林离开后不久,杨君山有发现先前纷纷向着山顶上飞遁而去的遁光此时又纷纷回返,不仅如此,杨君山还发现有不少遁光却是径直向着山外飞去,甚至其中还有如同流星一般的光芒一闪而逝,杨君山猜测那至少也应当是修为达到了真人境修士的遁光。

    也就在这个时候,天地之间又隐隐间有风雷涌动,闷响从山顶由远及近,渐渐地仿佛在每个人的心头滚动,压抑的气息让人喘息都感觉困难。

    杨君山努力将头仰起,望着撼天峰顶的方向,就看到整座山峰的灵气在这一瞬间都开始向着山顶涌动,巨大的灵气漩涡之中,一根巨大的紫金色光柱渐渐成型并横贯天地。、

    这光柱的另一头隐隐指向那天空之中张开的巨口,那巨口猛地一阵摇晃,仿佛被那光柱顶得向后退去,而且越退越远,越远越小,知道彻底消失在天空之中。

    杨君山再将目光转向撼天峰顶的时候,却见那巨大的灵气漩涡已经再见见消散,而那巨大的灵气光柱此时也越发的黯淡,直到消失不见,而从撼天峰的不同方向却同时传来了欢呼之声。

    就在这个时候,一团巨大的光芒突然从峰顶升起,就如同一颗巨大的流星甚至遮掩了夜空之中的月光,而后那光团猛地向外射出,却又突兀的在天空之中消失,杨君山没来由的感觉到浑身上下一阵轻松,这才发现先前那种充斥在整座撼天峰上的压抑气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散一空。

    杨君山没好气的望着表情有些讪讪的欧阳旭林,晃了晃手中已经修复的离镜,道:“就这么一件中品灵气,你前后居然用了两个月才修复完毕?”

    欧阳旭林干笑一声,道:“嘿嘿,我晓得你急着下山返回梦瑜县,不过这幻镜毕竟先前不曾接触过,修复的时候需要慎之又慎,因此便耽搁了一点时间。”

    杨君山冷笑着掂了掂手中的离镜,道:“怕不是将这法器拆了之后又重新炼制了一遍吧,可将这幻镜的炼制方法琢磨透了?”

    欧阳旭林得意一笑,道:“哪里用得着全部拆了重炼,只要将法器中央的核心符阵搞明白就行了!”

    杨君山暗叹一声,只能怪自己交友不慎了。

    离镜修复完毕,杨君山也不愿再在这撼天峰上停留了,尽管这里对于杨君山这样一个乡野土包子而言,不啻于一处修炼的天堂所在,可这里终究不是自己的地盘,行动之时难免处处掣肘极不自在,于是便告别了欧阳旭林要返回梦瑜县去。

    离开撼天峰之后,那一块一直以来带在他身上的推荐玉牌突然间咔嚓一声,化为碎片跌落了一地,杨君山有些可惜的摇了摇头,也没有在瑜城多做停留,而是出了瑜城之后一路向着西南方向而来。

    在瑜城西南方向大约三百里处,杨君山这一路走来才发现这个方向的人烟似乎显得有些稀少,不过他还是找到了前世记忆当中的那座小镇田家镇。

    按照前世的记忆来看,不久之后,发生在瑜郡的天降流星事件便可以看做是撼天宗走上覆灭的开始,而那日那夜空之中飞降的每一颗流星,都可以看做是一件至宝,而得到这些宝物之人却从来对此秘而不宣,不过在前世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夜空之中最早出现流星的地点就在田家镇的上空。

    来到此地的杨君山并未在镇中露面,他毕竟是外来者,不愿意让任何人注意到他的存在,于是便径直来到距离田家镇西方十里左右的一片荒原之上。

    这里人迹罕至,杨君山寻了一处合适的所在,一脚踏出,裂地灵术如今已经被他施展的得心应手,引动的力量被控制在一条渐渐延深的线上,一条在半坡上渐渐深入地底的洞穴便形成了。

    在洞穴的周围布下了简单的匿形阵,杨君山便在洞穴之中开始闭关修炼,同时等待着天降流星那日的到来。

    在田家镇还往西南方向两百里左右数千丈的高空之中,这里罡风猛烈,就算是普通修士站在这里,也要被肆虐的强风刮成肉糜。

    然而就在如此强横的罡风之下,却有一片连绵数百里的乌云诡异的停留在此处丝毫不为强风所动。

    就在这时,连绵数百里的乌云之中突然炸开一道雷光,虚空之中仿佛有一道门户开启,一位鹤发童颜的黄衣老者突兀的出现在乌云密布的罡风之中。

    那原本能够积毁销骨的罡风吹拂在这黄衣老者身上,却是连他的衣角都无法掀起,这老者虚空踏步,脚下自行有瑞气生成铺路,每一步踏出便已经到了数里之外,一边走一边还在低声自语:“奇怪,无缘无故,葬天墟中的阵法如何会自行预警启动,难道,难道是域外之人?”

    不知不觉之间,思索当中的黄衣老者已经在夜空之中行进了一百余里,可就在这个时候,老者仿佛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身子一颤,随即便悬立在夜空之中。

    “呵呵,终于想到了吗,可惜已经太晚了!”

    一声轻笑突兀的在夜空之中响起,一位峨冠博带,面容儒雅的中年修士不知道从哪里一步踏出,人已经出现在了老者前方数里之外的归路之上。

    “阁下何人,老夫却不认得你,拦阻老夫所为何事?”

    对方距离自己如此之近,而自己却始终无法察觉对方的存在,可见对方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黄衣老者按捺住心中的惊骇,口中徐徐问道。

    那中年修士面带讥讽之色,道:“本道人为引你出来,不惜深入葬天墟,引动隔天网,你说老夫要做什么?”

    “什么,是你触动了隔天网?”

    黄衣老者神色一变,道:“阁下修为高深,或许还在老夫之上,难道不知道葬天墟中的隔天网意味着什么吗?”

    “呵呵,老夫自然知晓,左右不过是那九韧老祖惹下的乱子罢了,与本道人又有什么关系?”

    “你到底是什么人?”黄衣老者大喝一声,身周有金黄色瑞气吞吐,末端深入虚空之中,仿佛整个人都要与虚空融为一体:“如何会知晓本派隐秘?”

    “哈哈,笑话,当年名震修炼界的撼天宗果真已经只剩下了一群坐井观天之辈,那九韧老祖当年何其勇烈,而今却只剩尔等一群酒囊饭袋!”

    那中年修士仰天长笑,轻蔑道:“所谓葬天墟之秘在我等道人境眼中根本算不得隐秘,也就只有你撼天宗还以为这是什么了不得的大秘密,当真可笑,如此宗门还有何存在的意义,不如就此抹去的好!”

    “放肆!”黄衣老者晓得今日已经无法善了,大怒道:“我撼天宗传承万年,自有存在的道理,阁下今日辱我撼天宗一脉,说不得老夫要与你做过一场!”

    “就凭你?”

    那中年修士冷笑一声,身周同样有赤红色瑞气渲染,俄而便在黄衣老者震惊的目光之中结成一团红色庆云,然而紧跟着红色的庆云再次变幻,在中年修士的头顶结成了亮红色的华盖,黄衣老者此时的神色已然是惊骇欲绝。

    “华盖聚顶,道人境第三重!”

    “燕山道人,现在你就算想逃也已经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