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三百四十三章 所求(求订阅)

第三百四十三章 所求(求订阅)

    青衣真人对于杨君山的解释似乎并未太过看重,或许她压根儿上就对于一个武人境小修的修为高低不去重视,倒是宋威以及贾明光、高游二人对于杨君山进阶武人境后期的消息表示了极度惊讶,当然,更多的还是因为杨君山居然能够将自身气息收敛到骗过他们的地步。

    只听青衣真人轻声说道:“这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这肉身的强悍固然能够收敛修士的气息,可也并非没有弊病!”

    杨君山心中一惊,却又是一喜,惊的自然是青衣真人所言弊病,而喜的却是他听说青衣真人对他似乎有指点之意,连忙躬身拜倒:“还请真人指点迷津!”

    青衣真人轻“嗯”了一声,似乎对于杨君山的恭敬颇为满意,脆声道:“这肉身强悍的诸多好处,妾身不说想来你们知道的也有不少,延年益寿且不说,当年陈师兄能够以百余岁高龄还能够进阶真人境,这本就是一个奇迹,也与陈师兄勤修锻体秘术不无干系!”

    “然而事实上陈师兄却是成也锻体秘术,败也锻体秘术,他一声转眼锻体秘术固然使得他的肉身能够在百余岁的时候还能够保持百岁之前的活力,可也正因为肉身的坚固,使得丹田之中的精气蜕变成罡之后,却是极难从肉身之中渗出并扩张出去。”

    “而大圆满修士无法练就护体真罡,那么进阶真人境自然也就成了镜中花水中月了!”

    杨君山被青衣真人这一番说的目瞪口呆,他自己从一开始修炼便对于锻体秘术极为上心,之后更是得到《山君图》和《六腑锦》这样的神秘锻体秘术,其肉身修为恐怕都要直追真人境修士,若是因此弄得自己失去了进阶真人境的机会,这玩笑岂不是开大发了!

    过了良久,杨君山这才想到了什么,急忙问道:“敢问真人,既然锻冶肉身对于修为进阶真人境影响颇大,那为什么修炼界还对锻体秘术这般上心,并要求每一个适龄修士在修炼之初都尽可能的兼修锻体秘术?”

    “问得好,”青衣真人脸上微微露出一丝笑容,整个议事厅似乎都变得生动起来,只听她说道:“那是因为当修为达到一个遥不可及的修为高度,肉身的强弱便会事关修士的生死存亡,而每一个修士在修炼之初又何尝不是野心勃勃的同时,还被亲人长辈寄予厚望?相比于进阶真人境的艰难,人们更觊觎长生的诱惑。”

    青衣真人虽然没有明说,不过杨君山却是听懂了,肉身的锻制事关修士今后修为达到某一高度时候的生死,相比而言,因为肉身增强而导致的进阶真人境的困难反而不算什么了。

    杨君山连忙再次躬身谢道:“多谢真人指点,晚辈感激不尽!”

    青衣真人表情依旧淡漠,毫无感情的声音说道:“无妨,听闻这一次矿场守护大阵成型,你却是出了甚多力气,你的师兄想要为你求一件合用的上品灵材,说说看,你想要什么灵材?”

    杨君山沉吟了一下,道:“还请真人见谅,在下并不愿意挑选灵材,因为晚辈所出的荒土镇杨氏不过是新晋的家族,底蕴还浅薄的很,前辈您就是送给弟子一件合用的上品灵材,晚辈也没办法找到炼器师来炼器,所以,弟子斗胆想要从真人这里求一个推荐,那上品灵材弟子也不要了,只要在晚辈独自准备好所有的灵材之后,能够道在郡城请出一位炼器师为在下炼制法器便可!”

    青衣真人听杨君山所言也是不断的点头,显然对于杨君山的选择颇为赞赏,于是便笑道:“也好,妾身这里有一块玉牌,你到时候只需持这块玉牌前往郡城,本宗的炼器师自然会为你解决问题。

    从面见青衣真人的议事堂当中走出来,杨君山不由长长松了一口气,额头上都有了冷汗,尽管青衣真人的言语令人颇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可那一双有如实质的目光,却是令杨君山总有一种极不自在的感觉。

    “小师兄,你骗得为兄却是好苦!”

    杨君山不用回头也知道身后站着的是宋威,只听他苦笑道:“还记得当初在西山村并村,见到小师弟的时候奴才不过是一个武人境第二重的小修,而为兄那个时候便已经进阶武人境的大圆满境界;如今师弟你都已经连跃三级进阶武人境后期,可为兄仍旧在武人境第五重徘徊。”

    杨君山正不知道说什么好,却又听得宋威神秘兮兮的在他的耳边问道:“说罢小师弟,那余家的四管家是不是就是死在你的手上?”

    杨君山笑了笑没有回应,反而岔开了话题道:“师兄,小弟想要求您一件事!”

    宋威闻言“呵呵”一笑,杨君山并未否认,他便晓得是什么意思了,一切尽在不言中,于是笑道:“小师弟尽管说,师兄我但凡能够做到的就决不推辞!”

    杨君山正色道:“小弟想要为自己的亲弟弟在这主矿脉的矿场之中某个差事,哪怕是挖矿也好!”

    宋威有些惊讶的眨了眨眼睛,道:“挖矿到不至于,这倒不是难事,这条主矿脉很大,原本就需要很多人手,只是师弟你为何要自家亲弟来做这个?”

    杨君山苦笑一声,道:“不满师兄,这些年因为筹谋家族晋升之事,家族数年的积累早已经消耗一空,如今二弟已然进阶武人境,可手中的法器却是一直没有着落,若是他能够进入主矿脉的矿场做工,几年下来,好歹也能为他自己积攒下来几种灵材!”

    来矿场做工的佣工,每次结算有的人要的是玉币,而有的人则愿意换成矿脉所产的原矿石带走,两种方式因人而异。

    “哦,原来如此,”宋威微微一思索,便道:“这样吧,师兄我也不瞒你,矿脉中的上品灵材原矿,撼天宗意外的人是沾不到手的,你的弟弟只能去中下品的原矿产区,不过师兄可以为你运转一番,尽量到中品原矿产区去!”

    杨君山大喜道:“如此,有劳师兄了!”

    为了杨君平在主脉矿场谋了一份差事,杨君山没有在这里多做停留,骑乘驮马兽一路回了西山村自家的矿场。

    杨家就算再底蕴不足,想要满足族长自己儿子所需的一套甚至几套法器所需的灵材还是凑得出来了,而杨君山之所以这么做,除了是对自家兄弟的意思历练之外,还有就是想要搞清楚这座主矿脉出产灵材原矿的种类与产量,如果能够搞清楚这条主矿脉在地底的走向,那就更好了。

    叫来了林承嗣和张铁匠二人,杨君山二话不说便将几只盛满了布阵器具的储物袋拿了出来,道:“我要尽快在矿场周围布下守护大阵,至于阵法便是不动如山灵阵,因此,这一段时间还请两位多多费心协助了!”

    这两位此时万万没有拒绝的道理,很快在杨君山的指挥布置之下,仅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环绕西山村的不动如山灵阵的大体框架便已经构建完毕,这还是在杨君山早已经对于不动如山灵阵的布置早已经得心应手,而西山村的矿脉覆盖区域远比主脉的矿场小了数倍的情况下。

    又是一年的时间过去,在这一年当中,西山村的村民发现杨君山似乎变得越发的忙碌起来,整天都在落霞岭、西山村、县城等多地来回穿梭,一车一车的东西从村外运到了西山之上,又有一车一车的东西出了村落向着不同的方向而去。

    这一日,西山村大部分武人境修士都齐聚村前与小河之间的那片空地之上,为首的两位正是杨君山二人。

    这里原本是一片荒地,不过如今杨氏一族却在这里按照张虎子的要求建立了数座作坊,供他来琢磨炼器之术。

    “已经失败了两次了呀,不知道这一次成不成!“

    “这应当是最后一次了,听说那些炼器师平常的时候为人炼器,那求助之人必须要准备好三份灵材共炼器师挥霍才是。”

    “希望这一次不要失败,你没见张铁匠如今的脸色,那可真是……”

    “噤声,快要结束了!”

    只见从靠近河边的一座最大的作坊之中突然传来一声闷响,整个用铁木做椽子架起的屋顶顷刻间被掀翻,一蓬赤红色的火苗从被掀翻的作坊当中冲天而起,瞬间点燃了整座作坊。

    “虎子,虎子,”张铁匠顿时疯了一般就要冲上去,口中胡乱喊着:“快出来,你快出来啊!”

    几个村民想要拦住他,却被他一把甩开,直到一支他无法反抗的大手将他拉住,张铁匠猛然扭回头来,却正看到杨田刚冷静的面孔:“老张,冷静!虎子还活着!”

    张铁匠满脸愕然,重新燃起的希望让他再次扭头看去,却突然听到被火苗吞噬的作坊当中突然传来一声疯狂的大笑:“哈,哈哈哈哈,成功了,我成功了,我练成下品法器,我是炼器师了!”

    一个满身的衣衫连同头发被沾染了火苗的人,浑身上下冒着青烟从着火的作坊当中冲了出来,一边向着村里这边跑,一边将手中一物挥舞着大喊。

    “爹,我成功了,我炼成了!”

    张铁匠望着儿子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却听得身后轰隆一声,却是那作坊一下子垮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