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三百四十一章 蹊跷(求订阅)

第三百四十一章 蹊跷(求订阅)

    西山的夜空不瞒着繁星,就像是一位位亘古而存的伟大存在的一双双眼眸,注视着这无垠的大地。

    杨君山站在自家后院的凉亭之下仰望着星空,心中却在不住的计算着日期,那个奇妙诡异的流星之夜,好像已经不远了吧!

    脚步声从身后渐渐传来,杨君山转过身来正看到徐磊向着他走了过来,躬身为礼道:“少庄主,您找我!”

    杨君山连忙侧身让过,责怪道:“徐兄,你我从小一起玩闹长大,这等情分有谁比的,你这一礼却是让兄弟我好不自在,今后千万莫要再如此!”

    徐磊笑了笑没做回应,杨君山也不以为意,拉着他走到凉亭落座,道:“这一次请徐兄前来,实在是有事相求!”

    徐磊正色道:“但请吩咐,徐某必竭尽全力!”

    杨君山伸手在袖中一掏,一只右下角绣着一只从水中跳起的鱼儿的浅绿色的储物袋被他放在了凉亭中央的石桌上。

    徐磊目光一凝,他认得出来,这是余家那位四管家身上的储物袋,道:“这是余家制式的储物袋,上面有封印的法阵,若是强行破开的话,不但储物袋本身会损毁,里面的东西恐怕也要损毁大半!”

    杨君山将储物袋推到徐磊的身前,道:“听闻你在余家位列执事,想来怎么打开这储物袋也应当清楚!”

    徐磊点了点头,将眼前的储物袋拿在手中,当着杨君山的面施展了几道不同的印诀,将储物袋上面的封印法阵一一解除,然后也不看里面的东西,重新将储物袋推到了杨君山面前。

    杨君山也不看桌上的储物袋,与徐磊闲聊了片刻,询问了徐氏一族的近况,言道若有困难可直接找他之类,然后徐磊便知趣的告退。

    临走之际,这徐磊仿佛想到了什么,道:“那日是余家庄园向本家供奉的日子,余四管家原本是要带着庄园一年大半的收成返回本家,但按照时间显然是半路上接到了将我灭口的命令,所以说,少庄主这一次应当颇有收获才是!”

    “那就借徐兄你吉言了!”

    杨君山“哈哈”一笑,随即又“咦”的一声,道:“看来徐兄果真对余家所知颇多呐,那么一大座庄园每年各种收入可不少,押解收成返回本家也应当是隐秘之事才对,没想到徐兄连这等隐秘之事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徐磊苦笑一声,道:“杨兄忘了我的父亲是谁了吗?他可是正宗的余家子弟,尽管只是支脉偏方,可余家人对我的认同还是很高的!”

    “所以他们才更要杀你,不仅因为你母亲死在了他们手中,更因为你还知道他们很多隐秘!”

    徐磊的脸上闪过一道扭曲之色,狠声道:“还有我的四叔,嫡亲的四叔!”

    送走了徐磊,杨君山再看向手中的这只储物袋,目光之中已经多了一丝期待之色。

    之前他在落霞岭矿场也曾经从两个闹事的武人境修士手中夺得两只储物袋,不过那两人却是囊中羞涩的很,令杨君山好生失望。

    灵力浸染入储物袋,那用来绑着袋口的细绳一拉便张开了口,灵识向着其中一探,杨君山神色便是一振,四尺见方,这样的储物袋可少见。

    杨君山暗叹这余家果真不愧为是豪强,连家中一个管家用的都是这样好的储物袋,而且徐磊还言这储物袋还是制式,也就是说这样的储物袋在余家还有很多!

    而杨家之中,除了杨君山的储物袋另有际遇之外,最好的也不过就是杨田刚手上的那只,同样不过四尺见方。

    单就这一条,就能够看得出来杨家与豪强余家的差距!

    盘点储物袋之中的东西,与那日杨家送给陈纪真人的玉晶石一般的玉晶石足足摆了两盘,杨君山大略数了一数,共有三十五颗,每一颗都相当于十枚玉晶币,单这三十五颗玉晶石就相当于三万五千玉币,先前送给陈纪真人的损失一下子便补了回来,还有许多富余。

    一个专职灵田耕种的庄园绝对不会有如此大的收益,徐磊曾说这座庄园乃是余家本家各种修炼资源的中转之处,想来这些玉晶石便是在各种通商货运之中的获利所得吧。

    除了玉晶石,里面还有七八只玉盒,上面均用封灵符贴好了,显然盒子里面的东西也都是紧要之物。

    小心的将上面的封灵符完整的撕下来,玉盒被打开,杨君山“唔”了一声,道:“上品灵材金耀石,好东西,可惜是金行法器惯用之物!”

    将原物在玉盒中封好,又重新打开一个:“又是上品灵材,这应当是冰玉,不错不错!”

    第三个玉盒、第四个玉盒,直到第七个玉盒,里面放置的都是上品灵材,都是极其珍贵之物,不过可惜都是杨君山当前用不上的东西,这也让杨君山原本得宝的那股兴奋劲过去之后,又稍带了一丝失望。

    最后一只玉盒了,杨君山拆封灵符已经拆的驾轻就熟,随手打开玉盒向里一看却是微微一愣,随即脸上浮现出欣喜的笑容,口中“哈哈”一笑,道:“青田灵石,这一下山君玺提升上品法器有望了!”

    得了青田石的杨君山一下子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件灵材之上,那储物袋当中还有不少其他的材料,都是品质极好之物,甚至还有三瓶适用武人境后期修士修炼的灵丹,几张制作的颇为精美的灵符,几小袋能够孕育出中上品灵草的种子,十件不同种类的中品仙灵等等,不过这些东西已经再引不起他的兴趣了。

    从玉晶石当中取走了十五颗,灵丹取走了两瓶,灵符也挑走了两张,上品灵材之中除了青田灵石必须拿走之外,杨君山还带走了金耀石,剩下的东西便一股脑的交给了老杨,入了杨氏家族的内库。

    同杨田刚告别之后,杨君山连夜返回了落霞岭矿场,刚刚赶到,便见得林承嗣急匆匆的来找他。

    “前辈,可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林承嗣愣了一愣,道:“那倒没有,不过在你离开后第二日,陈县令的大弟子宋威先生派人来送了一张请柬,请你返回后尽可能快的去他那里一趟。”

    “他没说什么事吗?”

    “那倒没有!”

    杨君山点点头,接过请柬,又向林承嗣询问了这几日矿场的大体情况,以及整个落霞岭采矿区的情景。

    临走的时候,林承嗣沉吟了一下,问道:“少族长,不知道那张虎子那里怎样了,听闻张铁匠为了其子,连自己的中品法器锻铁锤都传给了他!”

    杨君山“哦”了一声,道:“您老是说苍宇石的事情吧?”

    林承嗣点头道:“没错,这半年多的时间以来,老夫亲自暗中开采这苍宇石原矿,已经积累了不少矿石,虽说因为矿脉贫瘠,真要提炼的话恐怕还不够一块拳头大的灵材,不过这些原矿石到底是占地方,如今老夫那里已经没地儿存放了,再多了恐怕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杨君山沉吟了一下,道:“那就先暂停苍宇石原矿的开采,等过一段时间再说,如今张虎子除了为村里提炼灵材原矿之外,自己也在积攒炼制他的第一件法器所需的灵材,只待他练成了第一件法器,成为炼器师,有关苍宇石的事情就告知他!”

    “哦,对了,”杨君山叫住了要转身离开的林承嗣,然后从袖口之中取出了那只得自余家的储物袋,不过右下角的表示已经被抹去,递给林承嗣,道:“这只储物袋送给前辈,这也是父亲的意思!”

    林承嗣接过储物袋灵识一探,面上已经露出了一丝讶色,喜道:“这可真是好东西!”

    诸如杨君山、林承嗣这般的阵法师、寻灵师,随身携带的各种布阵器具,探查器具颇多,而且种类繁杂,往往对于盛放东西更多的大体积储物袋情有独钟,林承嗣这些年来对杨家的帮助不小,他离开西山村之时,杨田刚便嘱咐他将这只四尺见方的储物袋交给林承嗣。

    落霞岭真正的主矿脉其实距离西山村的这条支脉并不太远,但主矿脉绵延的距离却长,在西山村矿场的西南,落霞岭熔岩湖的正南,便是主矿脉的起始之处,一路向前蜿蜒了数里,基本上就是撼天宗在梦瑜县向南推进的边境线的极致。

    不过这也正是杨君山一直以来觉得蹊跷之处,在落霞岭主矿脉发现之后,杨君山一直以为之前三大宗门在三县边境的冲突,其实就是为了争夺这条矿脉。

    然而现如今撼天宗虽说将边境向南推进了数里,暂时控制了主矿脉所在的区域,可此地距离其他两县边境只有咫尺之遥。

    稍微夸张一点说,那就是一名武人境修士站在胡瑶县或者凌璋县的边境,御使法器就能够击中梦瑜县境内主矿脉矿场内挖矿的矿工。

    可从主矿脉开发的这半年多的时间以来,无论是天狼门还是开灵派,都不曾在三县边境再有过丝毫动作。

    难道他们就眼睁睁的看着撼天宗将这一条大型矿脉据为己有而无动于衷吗?

    这个想法连杨君山自己都觉得不可能,特别是如同天狼门这样的宗门,只有见了好处一拥而上的道理,哪里有坐看对手吃肉而自己挨饿的道理。

    可如果这两家宗门真就是没有动手,那么到底又是什么原因,使得他们对于撼天宗在他们身边开采矿脉却视而不见呢?

    “哈哈,小师弟,你终于来了!”

    杨君山一直不曾在外人前透露自己进阶武人境后期的事情,这一次他也是骑乘了一匹驮马兽赶到了撼天宗主矿脉矿场,宋威显然事先得了消息,已经在这里等着他了。

    “师兄!”

    杨君山从驮马兽上下来,向着宋威抱拳问好。

    宋威上前便引着他向着矿场内走去,一边走一边道:“师弟来的正是时候,如今宗门正打算在矿场这里布置一道防护阵法,这里毕竟距离边境太近嘛,奈何最近宗门阵法师人手短缺,我便向青衣师叔推荐了你,你可要给师兄我拿出全部的本事来,莫要让师兄我坠了面子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