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三百三十八章 蹊跷(求订阅)

第三百三十八章 蹊跷(求订阅)

    徐三娘死了!

    就在这一次几乎震动了整个玉州修炼界的惨案当中,徐三娘因为保护几名家族子弟被卷入了混战当中,混乱当中接连被人重创,最后被一名杀红了眼的余家修士出手斩杀。

    这一次百雀山开启,原本徐家是没有资格的,而杨家作为新兴的望族却也只分到了七个名额,在梦瑜县几家望族中也属于偏少的,一来是因为杨氏家族毕竟是新晋,二来却也未尝没有因为杨君山与陈纪真人的关系,而蕴含着来自于县衙的暗示。

    正因为杨田刚读懂了这暗示,加上杨君山的提醒,也因为这两年杨氏一族适龄的孩子也真是少,还因为两年前在灭蝗过程中,杨氏一族收获了三十多枚仙灵,虽说大多只是下品,中品寥寥无几,上品更是一枚没有,但短时间内,杨氏还真是不缺仙灵,因此,这一次杨田刚便只派出了三名家族适龄修士,剩下的四个名额则作为安抚,让给了徐、张、石、李几个西山村的大姓宗族。

    这可是有机会得到中上品仙灵的好处,哪怕就是下品仙灵,得到也要容得很多,四个家族自然不愿放过这一次机会,纷纷挑选了家族最优秀的适龄修士前往百雀山。

    最后却不晓得这四个家族的武人境修士之间做了什么交易,先是宗族人数最少的张铁匠将自家的名额让给了徐三娘,后来李少群也不知因为何故,让出了第三个名额,所以这一次徐氏一族一下子也派出了三名适龄修士。

    既然选好了去往百雀山的人选,一开始杨田刚是打算让苏宝章来带领,不过或许是因为徐家同样有三名适龄修士前往百雀山的缘故,徐三娘也要求同去。

    正好杨田刚也需要将村里作坊中刚刚提炼出来的一批中下品灵材送到晨瑜县去,手中人手正缺,既然有徐三娘这个经验老道之人主动前去,杨田刚便将苏宝章派去送货,岂料在百雀山却是碰上了这样的事情。

    原本杨田刚虽说察觉到了这一次百雀山或许有变,但也只是猜测会让这些适龄少年在百雀山针对熊、余两家的少年修士进行一场厮杀,哪里料到事情最后会失去控制,最终在百雀山外演变成了一场火并和屠杀!

    事实上不仅是杨田刚难以置信,便是身为幕后布局者的陈纪真人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数十名少年修士被屠杀,以至于在接到消息的第一时间他便赶到了现场,甚至愤怒的当场用自己刚刚炼化的灵气发泄。

    这件事县衙一方虽说做的绝户,但效果却是真正的好!

    任何时候,自家的后辈子弟那都是各自家族势力的禁脔,陈纪真人最初也不过是想要通过进入百雀山名额的增减在熊、余两家豪强与梦瑜县大小家族势力之间制造矛盾,可最终因为双方武人境修士对于彼此后辈子弟的屠杀,使得熊、余两大豪强与梦瑜县各方势力之间的关系变成了血仇,而且是再也无法解开的死仇!

    可也没有人就是傻子,最初所有人都身处局中,可当最终的愤怒消散,冷静下来再回想事情经过的时候,以陈纪真人为首的县衙一方,所扮演的不光彩角色也要将他们牢牢的定在耻辱柱上。

    熊、余两家与梦瑜县各方势力势同水火不假,可县衙同样成为了各方共同认定的凶手!

    难怪陈纪真人居然会愤怒如斯,怕也不仅仅只是因为少年修士被屠杀这个原因吧!

    说起西山村这一次在百雀山的损失,除了折进去一位武人境第二重的徐家族长之外,七名适龄修士或者回来了三个,杨氏一个,徐氏一个,还有一个居然是唯一的那个石家修士,不过这孩子吓得不轻,回来的路上一直做着噩梦。

    随同百雀山这一道消息送来的,还有一封杨田刚以暗语写成的密信,杨君山仔细核对看过之后,叫来林承嗣与张铁匠不知道吩咐了写什么,便于当天夜里悄然离开了落霞岭矿场。

    在县城与荒原镇交界的地方有一座巨大的庄园,庄园管理者附近方圆数十倾的田地,而在这一片庄园当中,分布着大大小小至少十来亩的灵田,跟别种子着不同的灵作物,其中种植最多的自然是灵谷。

    而徐磊便是在这一座余家的庄园之中做一个执事,而这座巨大的庄园自然也是余家的产业。

    正因为徐磊年少有为,本人也知上进努力,平日里颇得第四管家看重,而且徐磊本身就是余家一个偏房子弟倒插门生下的儿子,勉强算得上是半个余家人,在余家坐镇此处的第四管家不在的时候,他便能够做这一座庄园一半的主。

    这一日在指挥庄园里的灵耕农将灵田中的杂草处理了一遍之后,徐磊便觉得神思不属,心跳的也厉害,仿佛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一般。

    回到自己居住的地方,倒了一杯热水灌到口中,稍稍平复了一下心中的烦躁,便听得屋外有脚步声传来,而后一个小厮的声音在门外说道:“徐执事,庄园外有你老家人找!”

    徐磊心里面“咯噔”一声,仿佛有什么事情要应验了一般,不过在这猛然的心跳之后,他却反而再没有先前的烦躁和不安,整个人居然迅速的冷静的下来:“哦好的,我知道了,将他引入偏院,我在那里见他!”

    徐磊略微整理了一下衣衫,来到偏院时正看到一人仿佛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院中转着圈,徐磊目光敏锐,见得来人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子,可来人却若无所觉一般。

    “四叔,你这是怎么了,可是家中出了什么事吗?”徐磊打了一声招呼,快步向着来人走去。

    徐四昆见得徐磊完好无损的来到他面前,面上喜色一闪而逝,随即便浮现起一丝悲痛,可奇怪的是马上又收敛了起来,不过这个时候他却有时间抹一抹额头的汗珠了,冷汗!

    只见徐四昆上前拉了他的手便走,嘴里大声道:“小磊,可算找到你了,你娘病了,快跟我回去看他!”

    徐磊被徐四昆拉着向前走了两步,感觉到他拉着自己的手在颤抖,徐磊心中诧异,但面上表情却是不变,连忙叫住了徐四昆,道:“四叔四叔,别忙,我娘到底得的什么病,现在他怎样了?”

    徐四昆心中恨不得马上离开余家庄园,那里顾得着其他,不由分说拽着他便走,然后向着左右看了一眼,低声道:“先跟我回去,离开这里再说!”

    徐磊这个时候头脑却是异常清醒,他直觉家中出大事了,而且看四叔这般急迫却又不愿说清事情原委的模样,显然防的不是自己,倒像是余家。

    四叔与自己的娘亲是一母同胞,是除去娘亲之外自己在这个世上最亲之人,他不会骗自己!

    徐磊这时也高声道:“四叔,我如今在余家当差,总不好不告而别,总要去请个假吧!”

    徐四昆这时也清醒了过来,晓得要是就这般神色匆匆的离开,不引起余家人的怀疑才怪,于是勉强笑了笑,道:“你快去吧,抓紧时间!”

    徐磊叫过了一个小厮,要他去同庄园里的另外一位与他关系不错的执事说一声,要他待四管家回来之后为自己请一个价,自己需要先回西山村老家一趟。

    片刻之后,叔侄二人骑乘了驮马兽出了庄园之后便朝着东南方向疾奔,徐四昆在驮马兽背上一言不发,徐磊有心相问,见状却也不敢多问。

    叔侄二人一路狂奔到数里之外,猛然间天际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

    就在徐磊叔侄二人离开之后不久,余家庄园外又有一队人马奔回,为首一位老者周身气息雄浑,赫然有着武人境后期的修为。

    “管家大人,您回来了!”

    老者矫健的从驮马兽上跳下来,将马绳扔给迎上来的马夫,扫了一眼候立在一旁的两位管事,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去:“徐磊呢,为什么不见他来,叫他来见我!”

    其中一名执事上前禀告,道:“管家大人,徐磊家中有人前来,说是其母病重,他等不及大人回来,便先行返回老家了!”

    “什么,他走了?”四管家勃然大怒,劈手从马夫手中重新夺回了缰绳,一翻身上马,道:“什么时候走的,怎么走的,快说……”

    “小磊,你一定要节哀,如今徐家便只剩下了你一个武人境修士,要是你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咱们徐家可就真完了!”

    徐四昆有些担心的望着身旁这个只知道狠抽驮马兽的侄子,轻声的劝慰着。

    双目之中垂下的泪珠子早已经被迎面的烈风吹干,徐磊强忍着心中的悲痛,只希望尽快返回家中见到母亲,哪怕只是,尸体!

    余家,余家,怎么会是余家……

    叔侄二人一刻不敢停歇,二个时辰的时间已经遥遥看到了县城的轮廓。

    徐四昆这个时候道:“小磊,我们要饶县城走,余家现在说不定已经知道你离开了,县城里有他们的人,咱们要是在县城停留,……”

    “不,要去县城,必须去,事关我徐家生死!”徐磊感觉自己从未有现在这样冷静。

    ————————

    第一更,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