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三百三十二章 离去

第三百三十二章 离去

    杨君山其实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在一年当中便冲破武人境后期的瓶颈,毕竟他进阶武人境第三重的时间并不太长,总共也只有三年多的时间。

    然而梦瑜县复杂的形势以及对于未来即将席卷整个修炼界的大风暴的临近,使得杨君山不得不想尽一切办法去提升自身实力,哪怕因为快速提升修为会导致根基不稳,却也只能等到今后再想办法了。

    与当年杨田刚进阶武人境后期时浩大的声势相比,杨君山此番进阶武人境后期的动静更大,然而整个西山村的村民却是丝毫没有所觉。

    此时的西山之上,只有杨田刚与杨君平二人正目瞪口呆的感受着杨君山在修为突破之时所引发的异象,脚下的地面在抖动,四周的泥沙土石在滑动,然而却不是从高处向低处滑落,而是诡异的展现出了从低处向高处移动的趋势,而且移动的方向直指西山。

    如果此时能够站在西山山顶的高空向下俯瞰的话,就能够清晰的察觉到以以西山为中心,地面上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在想着西山朝拜,从而形成了整齐的鱼鳞状图案。

    “爹,你有没有感觉,这西山正在增高!”

    杨田刚“嘿”的一声,吐了一口气,收敛了脸上的惊讶之色,道:“这小子,动静有点大呀!”

    “多亏大哥布下的这三才控灵阵,否则他搞出的这般动静,还不把十里八乡的武人境修士尽数招来!”

    杨田刚瞅了一眼自家的这个二小子,笑问道:“怎么,你小子就不嫉妒?”

    “我嫉妒他啥呀,”杨君平随口说道:“我哥从小就照顾我,我开启仙灵窍用的那一对儿中品仙灵就是他从百雀山冒险带回来的,这些年他在外闯荡,哪一次回来不给我带许多有用的东西,我现在巴不得我哥是真人境修士呢,那样我的好处就更多了!”

    杨田刚笑骂道:“你这个惫懒货,还算有些良心!”

    杨田刚嘴里虽然骂骂咧咧,神色却显得极为欣慰,随着兄弟二人年纪渐长,各自便也有了各自的心思,不过好在这些并没有影响兄弟二人之间的感情,这才是杨田刚最为看重的。

    “不过说实在的,爹,”刚刚还一脸嬉笑的杨君平脸色一正,语气中却是少有的带了一丝严肃,道:“就是压力有些大!”

    见得杨田刚脸上就要浮现出取笑的神色,杨君平赶忙道:“爹,您别笑,我可是认真的,我哥现如今修为都进阶武人境第四重了,照着速度,怕不是用不了几年就要超过您去了吧?可我如今这修为还在第一重打转,我俩可只差了三岁,不是说修为越到最后提升便越难吗,可我和我哥的差距反而拉大,你说我会没有压力吗?”

    杨田刚上下打量了二儿子一眼,还是取笑了一句,道:“还真看不出来呀!”

    马上,杨田刚又接着道:“你小子也不错了,三年的时间不但巩固了武人境的修为,而且还将修为提升距离第二重都只差了临门一脚的地步,这个速度别说是荒土镇,就算是在梦瑜县都算得上极快了!”

    杨君平没有理会老爹的劝慰,继续道:“我哥也就罢了,毕竟那是我亲哥,不如自己亲哥没啥丢人的,可老爹您可能不太注意,七姑家的孩子小昊,那个小家伙比三妹还小,去年的时候还在奠仙根,今年就已经凡人境第五重了,要知道这几年我手中的修炼资源可一点都不缺,至少也比十三弟要富裕的多吧,可眼看着形势,怕不是这修为提升的速度是照着我哥去的!”

    杨君平提起杨君昊却是让杨田刚猛然一愣,神色间有一些落寂,正要说些什么,灵识却在这个时候一动,道:“你哥要出来了!”

    杨君平抬眼望去,却见西山山顶之上升起了一片黄色的灵云,灵云之上,杨君山悬空而立,正向着两人缓缓飞遁而来,这正是体内聚拢清气,修为提升到了武人境第四重的标志。

    “看来咱们修炼土行法诀之人,这凌空飞遁之术着实不太擅长!”

    杨君山在两人身边缓缓落下,收敛了周身的气息,笑着对两人说道。

    杨君平羡慕道:“哥,我可以认为你这是在炫耀吗?”

    杨君山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才发现如今二弟的身高已经超过了自己,原本杨君山个头便不低,可杨君平却比他还要高出一个额头,而且身形也更加魁梧,要不是面容仍旧稚嫩,单看背影就像是看一头站立的暴熊。

    “放心,你迟早有一天也会达到这个地步的,”杨君山笑道:“哎,对了,这一年你的灵术神通修炼的怎么样,断山灵术应该差不多修炼成功了吧?”

    “哪有时间修炼灵术神通,”杨君平抱怨道:“这一年时间都用来重新修炼覆土宝诀了,这宝诀可比灵诀难练多了,不过凝练出来的灵力也更加凝实厚重,难怪比灵诀更容易突破瓶颈。”

    杨君山又转身看向杨田刚,道:“对了,爹,您体内的灵力已经用宝诀洗炼过了吗?”

    杨田刚微笑道:“哪里有那么容易,不过也快了,大约再有三五个月差不多就能够将全身的灵力转化为修炼覆土宝诀所需的程度,如此一来,将来一旦有冲击真人境的机会,老爹我的把握至少能够提高一两成!”

    杨君山又问道:“这一年梦瑜县的局势如何,熊家是否有什么动作?”

    杨田刚笑道:“这些边走边说吧,你娘已经在家中摆下了家宴,庆贺你修为进阶,家族的一些长辈都要过来,不要让他们久等!”

    父子三人一边说笑一边向着西山下走去,只听杨君平的声音在不停的询问:“哥,你这三才控灵阵和无形聚灵阵重叠在一起,难道不会引发混乱吗?”

    “这叫嵌阵,乃是阵法一道的一种秘术!”

    “那聚灵阵也就罢了,聚拢灵气当然重要,可这控灵阵又是做什么用的?”

    “如今咱们西山村只有两处融合在一起的灵源之地,要供给修炼,要滋养灵田,要支撑阵法运转,那点灵气原本就供不应求,而且在使用的过程当中还有大量的灵气被散逸浪费掉,实在太可惜了,而这三才控灵阵便是用来统筹整个西山村护阵内的灵气使用,最大限度的避免灵气浪费,更为重要的是,它能够辅助其他阵法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任何一种阵法在真实的使用过程当中,都不可能十足十的达到所能够估算的最大威力,在运转的过程当中始终存在着灵力资源的浪费,而三才控灵阵便是这种能够尽量避免因为资源浪费而造成阵法威力下降的辅助阵法。

    为杨君山摆下的庆功家宴自然又有一番热闹,不过这个热闹却仅限于家族高层修士知晓,杨君山修为进阶武人境后期的消息依旧要对面保密。

    第二日一大早,七姑一家三口便悄然来到杨田刚家中辞行,而杨田刚一家人也早已经知道他们今天要走,早已经在家中等候了。

    “你既然心意已决,我便不再劝说你了,只是此去桑州,路途遥远不说,如今这修炼界形势诡异,怕是路上也难免会遇到危险,你当慎之又慎,这些盘缠以及一些灵丹你带着,路上总有用到的时候。”

    见得杨田刚直接交给他一只储物袋,安侠连忙推辞道:“三哥,这些年承蒙你照顾,我们一家受益良多,怎可再拿你东西,再则说如今您重建杨氏一族,正是需要积累底蕴的时候,这些东西您还是留下来吧!”

    杨田刚挥了挥手,道:“啰嗦什么,杨氏一族就是再拮据也不差给你这点东西,你和七妹也就罢了,关键是不能让孩子遭罪,那灵溢宗乃是桑州大派,就算你有信物在手,到时候说不得也要上下打点,这点东西到时候恐怕还不够!”

    安侠惭愧道:“如今杨氏刚刚成为望族,这梦瑜县的形势也还没有稳定下来,原本不应该在这个时候离开的,只是昊儿这修为,哎,却是等不得,有负三哥这些年的恩义!”

    杨田刚脸色一板,道:“自家人说这个做什么,孩子最重要,昊儿日后若是有出息,能够成为大神通修士,我这做舅舅的脸上也有光!”

    韩秀梅在一旁拉着七姑说着话,两个女人少不了要哭摸些眼泪。

    倒是另外一旁的杨君山三兄妹与杨君昊却是一副热闹的场景,杨君馨两只手拉扯着杨君昊的耳朵,道:“小昊子,听说你要加入大门派了,那将来是不是要比姐姐我还要厉害了?”

    “那是当然,我爹说灵溢宗那可是比撼天宗可能还要大的门派,我到时候去了至少也是内门弟子,修为当然要厉害了!”

    这小子很显然还沉浸在加入大门派的憧憬当中,根本没有注意到眼前的形势,言语之间仍旧在炫耀,不料这却更让吃酸的杨君馨恼怒,两只手直接捏在了他的脸蛋上,将一张俊俏的小脸扯得变了形,嘴里嗷嗷直叫。

    “好了好了,不要作弄小昊子了,你看小昊让你捏的眼泪都快出来了!”杨君平连忙拍拍小妹的手,将杨君昊那张俊俏的小脸解救了下来。

    “我没哭!”小男孩脸上一道青一道红,一个劲儿的抽着鼻子,倔强的说道。

    杨君山在一旁摸了摸他的脑袋,温声道:“小昊当然没哭,小昊已经是男子汉了,将来进得灵溢宗一定要努力修炼,日后一定会超过四哥我的!”

    “真的吗,我到时候也能追上四哥吗?我爹经常说要我像四哥那样呢!”

    杨君山拍了拍他的小脸,笑道:“会的,一定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