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三百二十八章 望族

三百二十八章 望族

    山坳中的那条寒山石矿脉经过这几年杨家族人的秘密盗采,特别是最近两年牵引地脉之事提上日程之后,盗采的量大大增加,这条孕育而成的矿脉几乎已经有一小半的矿石被挖走,剩下的一半多一点在地面陷落之后也有不少被深埋,还有许多灵矿原石大量破损。

    因此,当荒丘镇众修士赶到断崖底部的时候,他们能够找到的只有不到一半的矿脉,而且灵矿原石散落的到处都是。

    地脉看似虚无缥缈,可它却又真实的存在,有地脉的地方才有可能孕育并形成修炼界中各式各样的修炼资源,而且在这些资源被修士有节制的开采之后,随着时间的流逝,地脉还会在重新孕育出新的矿脉出来。

    在地脉被捕捉并牵引之后,矿脉本身却不会被引动,不过里面的灵矿原石便成为了不可再生之物,待得开采完毕也就完了,而地脉被牵引到其他地方并成功定脉之后,还会重新孕育新的矿脉,不过这需要一些时间。

    西山村中,陈纪真人的到来虽然仅有杨氏一族的武人境修士知晓,但多日以来杨氏一族在西山村大兴土木,村里其他几位武人境修士自然看在眼里,尽管知晓杨田刚父子定然有什么秘密的大动作,可具体的内容却是不得而知。

    这两年来,西山村杨氏一族的强势崛起,想要成为荒土镇望族的心思可谓是路人皆知,然而知道又能如何,杨氏一族展现出来的力量已经不是荒土镇任何一个家族乃至村落能够抗衡的了,更何况这两年因为杨氏一族协助各村抵御巨蝗灾,又竭力控制荒土镇内灵谷价的攀升,人心都已经认可了杨氏一族的地位,便是有人想要反对,也不会得到大范围的响应。

    “听说有两个从晨瑜县来的武人境修士来到了村里,据说也姓杨!”

    这两年来,无论是原土丘村的徐三娘、张铁匠,还是原土石村的石南生、李少群等武人境修士,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却是越来越多了,随着杨氏一族不可遏制的崛起,他们都已经或多或少的有了危机感。

    听到徐三娘带来的这个消息,其他人脸色也都不太好看,石南生叹了口气,道:“这也不算什么了,杨村正出身晨瑜县一家望族,想来大家都已经知道,这几年来每年都有来自晨瑜县的族人投奔于他,尤其是最近两年,受巨蝗灾影响,哪里的日子都不好过,西山村有大阵守护,旱涝保丰收,前来投奔他的人便更多了,如今西山村单论家族的人口数量,第一家族非杨氏一族莫属!”

    这些年来,作为村正的杨田刚的底细都已经被人了解的差不多了,甚至于他为何脱离原本就是一镇之望的家族,而来到梦瑜县重建杨家的原因都打探的一清二楚。

    这两年来,他们几个每一次相聚,话题都难脱离杨氏一族,然而每一次似乎杨氏一族带给他们的都是一些郁郁的消息,使得众人聚会的气氛都显得沉闷和压抑。

    此番同样不例外,在石南生话说完之后,其他人一时间再次陷入了沉默,气氛也再次变得压抑和尴尬起来。

    过得片刻,李少群感觉室内氛围是在太过怪异,目光看向徐三年的身后,见得那里站着一个身姿挺拔,面容儒雅俊俏的少年,心中一动,笑问道:“徐族长身后少年可是令郎?”

    “正是犬子徐磊!”徐三娘原本布满阴云的脸上顿时放出光来,向着身后示意了一下,笑道:“磊儿,还不快见过诸位叔伯!”

    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徐三娘的儿子徐磊,之前几年一直在本县豪强余家当差,如今已经长得一表人才,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得西山村。

    与众人见过之后,不免都要勉力几句,石南生赞道:“令郎年纪轻轻便进阶武人境,又受本县豪强余家看重,日后继承家业,徐家必将更上一层楼,徐族长后继有人呐!”

    徐三娘闻言脸上笑意更深,嘴里却是谦虚道:“石兄过奖了,莫要让这小子生了焦躁之心,其实比起张家大哥的儿子,犬子却要差远了!”

    “哦,莫不是张兄的儿子也进阶武人境了?”李少群问道。

    张铁匠“嘿嘿”一笑,道:“我那小子就是个打铁卖苦力的,如何能够与三娘家的麟儿相比!”

    徐三娘笑了一声,道:“张兄这可就不对了,我可听说张家侄子如今在县城已然出师,所精炼的灵材、灵矿品质之高颇受修士欢迎,据说甚至还有炼器师看中了他的天赋,认定他日后有成为炼器师的可能!”

    众人闻言都是满脸的惊喜之色,纷纷出言向张铁匠恭喜,张铁匠嘴里虽然说着“谬赞了,谬赞了”,可谁都能够看到他脸上的那一丝得意之情。

    “听说师兄家族里面也颇有几个机灵早慧的后辈,只是年纪尚幼,日后待得长成,怕是成就也不低,石家未来兴盛也是指日可待了!”

    石南生连忙摆手道:“哪里哪里,只是几个有点小聪明的孩子罢了,哪里当得你们如此夸赞!”

    李少群见得室内气氛舒缓,便低声问道:“敬轩如今怎样了,他的丹田可还有修复的希望?”

    石南生闻言不由的叹了口气,道:“唉,还能怎样,自暴自弃罢了,就算给他修复了丹田恢复了修为,人也已经废了,如今整天价的在女人堆里厮混,如今只希望他能够生下几个子女来延续大哥的血脉,要是其中能有一两个能够继承他的天赋,那也算是对大哥在天之灵有所交代!”

    众人晓得石南生口中的大哥便是已经陨落的石九童,当年那也是能把杨田刚逼迫到墙角的人物,想想现在,这才几年过去便是天翻地覆的变化,心中难免唏嘘。

    李少群跟着叹了口气,道:“要是敬轩修为尚在那就好了,我石家若论修炼天赋还是以敬轩最好,可惜却是运气不好,丹田被人废掉,否则这年轻一辈人当中,至少不会让那杨君山专美于前!”

    一提杨君山,众人便又陷入了无言的沉默当中,不得不说,在杨氏一族的崛起过程当中,杨田刚的这个长子始终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就算石敬轩修为不曾被废掉,如今就能够与杨君山比肩吗?恐怕这最多也不过就是李少群自欺欺人的安慰之语罢了。

    便在这个时候,宁静的西山村突然被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所打破,紧跟着地面便剧烈的颤抖起来,几位武人境修士相互看了一眼,都能够看到各自眼中的惊愕,二话不说便出了密室向着西山之上而来。

    此时整个西山村都已经被惊动,到处都是惊呼嘈杂的叫喊声,不过这些噪声很快便自行平息了下去,所有人望向西山之上的目光都充满了震撼!

    几位武人境修士顺着村民的目光望向西山,很快脸上也浮现出惊骇之意,只见那山峰峰顶之上,正有一大片白色云气正远远不断的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将整座西山都笼罩了起来,云气不断的扩张,直到西山村上空的整片天空都被覆盖。

    云气越积越厚,渐渐的形成厚重的乌云,紧跟着便有狂风呼号,地底沉闷的巨响仿佛有远古巨兽要破土而出,绕着西山村而过的河水似乎也变得湍急,“哗啦啦“的水流声远远的便能够听见,而后泛着白芒的雨滴便从天砸落,整片天地都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西山村大部分的村民纷纷返回家中避雨,只有少部分人仍旧站在村落的街道当中远远的望着西山山顶,隐隐的看到有一股巨大的气流冲天而起,直冲入那积聚的乌云当中,似乎开启这巨大天象的根源便在于此一般。

    几位武人境修士显得极有默契,一言不发便向着西山上快步行去,片刻便已经到了西山脚下,然而令几人脸色难看的是,他们被拦住了,眼前几个杨氏一族的修士就把守着上山的路径,而且不放他们过去,为首之人却是一个笑嘻嘻的少女。

    “放肆,你拦在这里做什么!”

    徐三娘冷声喝道,不过她却没有蛮不讲理的冲过去,因为眼前这少女同样是一位武人境的修士,而且周身晦涩的气息令她很是忌惮,尤其是少女手中此时正在把玩的一只浅白色的石质梳子,上面挥发着一股森冷的寒意,仿佛人只要看上一眼就要被冻僵了一般。

    那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进阶力巫境第二重不久的巫族修士九离,而且利用大量的寒冰石,她还将自己的本命巫器练成了一只石质的梳子,便是她手中此时正把玩的那只,而且还是中品巫器。

    徐三娘的斥责并未让九离放在心上,只听少女“嘻嘻”一笑,道:“当然是不让你们上山呀,杨村正说了呢,没有他的准许,任何人不准上山!”

    “这西山是西山村的西山,不是他杨田刚的私地,难道他杨氏一族在西山村就能够一手遮天了吗?”张铁匠踏前一步,与徐三娘并肩站在一起。

    九离只是“嘻嘻”一笑,仍旧是满不在乎的样子。

    石南生见状也与其他两人站在一起,沉声道:“姑娘,我知你并非杨氏族人,何苦为杨家卖命,与我等作对,不如让开去路,也好过你与我等撕破脸皮!”

    三人此时已经做好了强闯的准备,不料这时九离突然抬了抬头,却是一转身让开了身后上山的路径。

    三人不明所以,正要招呼身后之人一同商山,不料一股浩然莫可抵挡的气势在山顶迸发出来,刹那间整个西山村的守护大阵几乎都被掌控,更为剧烈的地动从脚下传来,几个正要上山之人甚至连站都站不稳,更被山顶的煌煌气息所压迫,一路向后急退,若非身后之人见势不妙连忙托住他们的身躯,恐怕这三位修士今日就要跌坐在地出一个大丑了。

    “真,真人境修士?!”张铁匠一瞬间吓得连话都说不清了。

    西山之上居然有真人境修士!

    惊惧、绝望、无助、彷徨,一瞬间所有负面的情绪在西山村几位非杨氏的武人境修士头脑当中爆发出来。

    这西山村已经是杨氏的了,不管他们愿不愿意承认,在杨氏一族面前,他们都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与志气,因为杨氏背后有真人支持!

    连几位武人境修士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站稳了身子开始返身向着村里走去,一路上许多村民在家门口都目睹了这几位失魂落魄的武人境修士,同时也让所有人更加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以后西山村真的要姓杨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徐三娘终于从先前的浑噩之中清醒了过来,见得身后的儿子正一脸担心的望着自己,她勉强露出了一丝难看的笑容,涩声道:“磊儿,明日你回余家那里继续当差去吧!”

    徐磊目光之中充满了担忧,道:“娘,您这一次叫孩儿回来不就是……”

    徐三娘径直打断了他的言语,道:“记住了磊儿,这个世界什么都靠不住,除了你自己的实力,你要留下来,充其量也不过就是达到娘现在的高度,更何况如今又有杨氏一族,到时候怕是连娘都不如,还不如在外面寻找自己的机缘!”

    “听你娘的话吧,”张铁匠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道:“你不在村里,你娘反而知道该怎么做,你要是在村里,她做什么事情都会束手束脚!”

    徐磊的目光看向母亲,却见母亲微微迟疑,然后才轻轻点了点头,徐磊咬了咬牙,道:“好,那孩儿明天就走,娘您放心,孩儿会努力修炼的!”

    “哎对了,徐家小哥,”张铁匠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你要去余家肯定会路过县城,能不能给我家小子也捎个信儿,让他下个月不必回来了,他爹身体好得很,叫他好生跟人家学,要真能够成为炼器师,那也不枉他老子把整个身家都赔进去!”

    ————————

    晚上从编辑那里得到一个惊人的消息,本周四要二次封推了!

    睡秋现在人品值负三百六十五,这个时候封推可真要命,可没办法,编辑可是为了自己好!

    啥也不敢求,只求大伙儿多看正版,增加订阅!

    掩面而走,码字去,今夜仍旧无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