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三百二十章 逃生

第三百二十章 逃生

    就在落霞岭坍塌后的巨大陷坑之中,一只手臂突然从一片土石当中伸了出来,这只手臂向着四周摸索了片刻,终于在找到了一处支撑点之后,用力从土层下面拽出了半个灰头土脸的身躯。

    这身躯猛地一摇晃,无数的土渣被甩落,然后双手撑地,被埋在土中的下半截身躯也拽了出来。

    整个人从地下钻出来之后,这人似乎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躺在地上片刻之后,这才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哇”的一声从口中喷出了一股黑血,然后跌跌撞撞的向着远离落霞岭的方向而去。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被困在地下洞府当中的杨君山,当洞府之中地火喷涌,洞府坍塌之后,他却是以耗尽体内灵力为代价,施展那只练成了一半儿的遁地神通,好不容易从地下脱身而出,可人却已经受了重伤,若非他肉身强悍堪比武人境巅峰修士,恐怕也坚持不到现在。

    然而此时他虽然从地底逃生,可心中却明白自己并未脱离险境,之前在地下洞府当中看到的地火岩浆迟早要喷涌而出,这里马上就会变成一片火海!

    果真,就在杨君山来到之前颜沁曦等人躲藏的拿出丘陵之下的时候,脚下又是猛一摇晃,震耳欲聋的巨响之中,无数的火柱冲天而起,而后滚烫的灰土、燃烧的石块,流动的岩浆从天而降。

    原本已经几乎油尽灯枯的杨君山,这个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又涌来了一股力气,整个人一下子窜出了十余丈之外,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奔跑当中的猛虎,不断地额远离着已经变成了火山喷发岩浆奔涌的落霞岭。

    在渐渐脱离了火山喷发的范围之后,杨君山并未沿着大路返回梦瑜县,反而是转身向东,一路钻进了曲武山之中。

    落霞岭火山的爆发仍旧继续,甚至有越来越猛烈之势,方圆十余里的范围尽数纳入火雨笼罩的范围之内,熊熊的烈火将这片区域烧成了一片焦土。

    杨君山躲藏之处距离落霞岭地火笼罩的范围距离并不太远,他甚至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周围温度的上升,四周的草木因为水分的蒸发渐渐开始变得枯萎。

    地火喷涌持续了一天一夜,原本落霞岭陷落的大坑已经溢出了赤红色的岩浆,当脸色仍旧苍白的杨君山从躲藏之处出来的时候,地火喷涌虽然已经停止,但远远的还是能够看到落霞岭的方向完全被一片赤光遮掩。

    此时杨君山体内已经恢复了大部分灵力,可因为体内伤势的缘故,与人动手最多不过发挥七成的实力。

    落霞岭大变,之前探索遗迹之人纷纷退走,但在地火喷涌稳定下来之后,相信很快便会有人赶来查探,此时最为急迫的便是尽快赶回西山村。

    杨君山嘬口长啸,啸声并不高亢尖利,可声音却传播极远,似乎是约定的什么暗号。

    在曲武山中一路轻车熟路的下得山来,再次转身远远的朝着落霞岭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却突然发现在那一片渲染成了赤红色的光幕两侧,不知何时升起了黑压压的一片直连天际的乌云。

    这倒是古怪的很!

    一路穿过荒山镇,杨君山一路向着荒土镇的方向急赶,在路过一片荒野之地的时候,杨君山突然心生警兆,整个人猛地向着左前方扑倒,便感觉到一股锋锐的寒意从右侧肩膀划过,那里的衣衫霎时间崩开,一道红色的血线在肌肤上泛了起来。

    “咦”不知名的方位突然传来一声轻诧,显然杨君山在第一时间躲开袭杀出乎了偷袭者的意料之外。

    可杨君山却在第一时间便认出了出手之人的身份,那名在地下洞府之中神出鬼没的鬼族修士!

    “你这小子倒是有些门道,区区一个武人境第三重的煞气修士,居然能够连续两次躲过本人的袭杀,有趣,有趣!”

    一个身着黑衣,周身被一层淡淡的黑雾遮掩的修士突兀的出现在十丈外的一片树林边缘,声音之中都带着些许阴寒之气!

    “鬼族修士!”杨君山冷冷的从地上站起身来,手中托着的山君玺飞上头顶,元磁灵光从上垂下,将杨君山护住了。

    “你居然知道本人的身份,是谁告诉你的?”

    那诡异修士被杨君山一口叫破了身份,身周淡淡的黑雾突然汹涌,凶戾之气扑面而来,身前垂下的元磁灵光受无形之力压迫,向后凹陷了三尺。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杨君山面露冷笑,体内却在拼命的运转着戊土之力。

    “你在拖延时间!”

    那人影在黑雾当中突然消失不见,杨君山神色一变,先前那鬼族修士身后的树林当中突然传出一声惊天动地的虎啸,一道淡淡的人影突然在杨君山身侧三丈之外出现,一柄短剑已然向着杨君山身上刺来。

    蛇吻弓瞬间出现在手,杨君山以最快的速度射出一箭,叮的一声,那欧阳旭林特意为他锻制的箭支配合蛇吻弓有着不弱于中品法器的威力,却只是令鬼族修士的短匕稍稍一顿,而后便再次刺来。

    杨君山竭力躲闪却始终无法摆脱鬼族修士的刺杀,原本能够压制和控制法器御使的元磁灵光也被破开,无奈之下,他只得再次将山君玺本体落下。

    一声清鸣声传来,山君玺虽然终于挡住了这一击,可杨君山却被一股巨力推动,整个人跌出数丈,稳住身形之时体内伤势已经被牵动,嘴角溢出了鲜血。

    “虎妖!”那鬼族修士击伤杨君山,却并未在第一时间连续出手,反而如同受到惊吓一般身形连闪远离了背后的树林,脸上闪现惊疑不定之色不断的望向树林和另一侧的杨君山。

    那鬼族修士不动,杨君山纵然有心退走,却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有所动静,一时间鬼族修士、杨君山以及藏在树林之中的虎妞却是都沉寂了下来,只留下传林的清风带起阵阵轻响。

    原本如临大敌的鬼族修士这个时候却是突然放松了下来,脸上露出了讥讽之色,杨君山心中暗道要糟,极力保持着脸上的镇静之色。

    “差点就被你们骗了,有虎妖相助虽然出乎本人预料之外,不过想来那只山君也不过刚刚成灵妖不久吧,但凡修为到了灵妖后期,以虎威对于鬼族的克制,还会藏在树林之中不敢出来?”

    杨君山强自镇定,冷声道:“你大可以试试!”

    “正要试试!”

    那鬼族修士长笑一声,却是冲着树林当中扑了过去,道:“虎妖固然克制我鬼族修士,但若然本人今日屠了这只虎妖,以虎煞凝练己身,日后必会更进一步,必将踏入恶鬼境!”

    杨君山暗道一声不好,虎妞如今不过灵妖初期,如何会是一个厉鬼境巅峰鬼修的对手,他一边嘬口长效通知虎妞逃跑,一边御使山君玺从树林前砸落,阻挡鬼族修士追杀虎妞。

    “那就先宰了你!”那鬼修对于杨君山的出手并不意外,顺势便迎着杨君山冲来,却也不施展鬼族神通隐匿行迹,居然要与杨君山硬碰硬的对战。

    “纵然本人秘术被破,也不是你一个煞气修士能够比得了的!”

    元磁灵光瞬间被割裂,却见杨君山伸手身前一划,一股奇异的波动直袭而来,鬼族修士脸色微变,手中短剑虚斩,却传出了金铁交鸣之声,一溜火花在剑刃闪现,却并不见对手有法器兵刃出现。

    “好神通,不过也到此为止了!”

    杨君山的断山灵术虽然令鬼族修士差点吃亏,可在挡下的刹那,鬼族修士身形再闪,已然到了杨君山的身后,短剑分心便刺,此时杨君山纵然想要躲闪却也是有心无力了!

    “敢杀吾儿,找死!”

    一声爆喝突然从半空炸响,闪烁的火花在半空带起一根细长的烟柱直捣鬼族修士的后背。

    此时鬼族修士的短剑固然能够插进杨君山的后心,可背后袭来之人也完全可以一举将其重创。

    霎那间鬼族修士便做出了权衡,回身甩出短剑,与那拖曳着的火光和烟柱相撞,不料却又有金铁交鸣声传来,却是势均力敌之势,可那一蓬烟火却是劈头盖脸的冲向了鬼族修士。

    鬼族修士暗道一声事不可为,闪身躲过火光烟尘,便欲重新施展天赋神通隐匿身形退走,不料又是一声虎啸传来,刚刚开始变得虚幻的身形再次被驱逐,转身望去时,却见杨君山早已经躲在了树林跟前,与一头丈许长的斑斓猛虎汇合在一起。

    就这么一缓,杨田刚已经飞遁而至,那半空中带着火光与烟尘的法器落入手中,正是他那件上品法器风磨铜白玉旱烟杆。

    与同阶修士正面对战,鬼族修士往往处于劣势,不过杨田刚这样武人境第四重的清气修士他倒也不惧,可当有一头虎妖克制他的天赋神通,再有一个不合常理的煞气修士相助,鬼族修士便晓得这一次他有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