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三百一十八章 传承

第三百一十八章 传承

    面对两位真人的联手夹攻,陈纪真人怡然不惧,只是将手中尚未完全炼化的灵气长鞭一甩,辫梢在半空炸起一声脆响,而后涌来的狂风就像是一匹被割裂的布帛,裹在风中的法器直接被抽飞,而那一声脆响直接打断了郎固真人的长嚎!

    “中,中品灵器,居然是中品灵器!”

    程世庭真人抽身急退的同时失声大叫,语气之中甚至带了一丝恐惧。

    “他还没有炼化灵器,我们还有机会,都不要藏拙了,有什么手段现在都使出来吧,先杀了他再说!”郎固真人的急吼声从院中传来。

    “哼!”

    陈纪真人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轻蔑之意,手中长鞭再次一抖,又是一连窜的爆鸣从院中传来,显然两位真人联手的再一次攻势被他轻易化解了。

    一件灵器在手的陈真人居然会强大如斯?

    这让杨君山不免有些难以置信!

    剧烈的灵气动荡使得杨君山一阵阵气闷,同时也令杨君山心中骇然于真人境修士的威能,毕竟这还仅仅只是斗法的余波罢了。

    便在这时,杨君山的耳边却是传来了陈纪真人的声音:“这厅屋之中或有其他收获,你且好自为之!”

    杨君山疑惑的抬起头来,却只看到陈真人踏出堂屋的身影,而后小院之中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愈演愈烈,而后在霎那间突然变得鸦雀无声,只留下正在慢慢趋于平缓的灵气波动。

    惊魂未定的杨君山过得片刻,发觉屋外果真没有了其他动静,这才站起身来向着屋外望去,却只看到整座小院此时早已经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坑坑洼洼和稀烂的植株,小院之中原本浓郁的灵气正从院门口向外流淌,甚至带起了一阵阵清风,墙角传来“哗啦啦”的水花翻涌之声,似乎这处温泉眼喷涌而出的水花比之前大了许多。

    见得三位真人果然离开,杨君山终于松了一口气,可不等他放松下来,却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般,一下子跳了起来。

    匆忙走到小院当中,见得厅屋门口原本被打破的光幕并未同院门口一般自行修补,杨君山微微放心,但还是从茫茫走到院门口处,却发现这里的光幕虽然仍旧在努力的恢复,可不知道为何,恢复的速度却是极慢。

    难不成是因为刚刚三位真人大战,将隐藏在小院当中的三才阵法的根基损坏了不成?

    不过这样对于自己来说却是再好不过,至少可以从容一些在那厅屋当中搜寻一遍,虽说最重要的宝物,那件灵器长鞭已经为陈纪真人所得,但既然陈纪真人要自己仔细搜寻,那至少说明他已经有所发现,不过看样子有灵器在手的陈真人并没有看上那些东西,这才留给了杨君山。

    真人修士看不上的东西,对于杨君山未必就不是宝贝!

    杨君山急忙返回厅屋之中,这个时候院外远远的传来了沉闷的轰鸣声,显然三位真人之间的争斗仍旧在进行,不过距离此地已经越来越远了。

    这厅屋面积并不太大,站在屋中只一眼便能够将屋中一切尽收眼底,里面陈设简陋,也就一桌、一椅、一榻、一书架而已,且都是普通陈设,本身并无什么惹眼之处,可见这洞府原本主人也并非是追求奢华之人。

    杨君山将灵识散开仔细查找,最终还是将目光看向了立在榻前的书架之上。

    这书架上并没有书籍,只有一些日常的陈设,也并无特异之处,不过杨君山却在书架木壁上发现了端倪,而且是极为熟悉的手段,在匿形阵之中嵌入了玉碎阵,与长孙家的宝藏如出一辙。

    “看来这落霞洞府的主人与长孙家果真大有渊源,不过眼前这一套嵌阵相比于长孙家\宝库中的更加微小且精妙。”

    虽说轻车熟路,但杨君山仍旧不敢大意,将镶嵌在书架上的小巧阵法解开,两颗琉璃珠顿时出现在了一个漆黑的空间当中。

    居然以阵法营造了空间!

    杨君山脸上现出震惊之色,连忙将两颗珠子拿出来,而后那漆黑空间便开始扭曲,随着它的奔溃整座木质的书架也碎成了一地柴火。

    能够以阵法涉足空间之道,这难道不是只有道人境的修士才能够做到吗,难不成这洞府的原主人还会是一位道人不成?

    虽然晓得不可能,但这个念头还是难免在杨君山头脑当中闪烁着。

    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手中的两颗琉璃珠吸引了过去。

    这个,难道会是传说中的留影传承珠?

    杨君山颇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手中两个滴溜溜转动的珠子,修炼界传承延续普遍情况下不外乎三个手段:言传、身教、著典。

    其中言传身教只能用于在世之人,而著典则可隔代传承,然而修炼之事却又有太多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之处,修士若没有足够的见识和智慧进行揣摩和印证、单凭一纸秘笈便想要得到传承,多数情况下无异于痴人说梦。

    就算是杨君山当初在南轩沼泽得了尹拙鸣的阵法传承,若非他有着前世的见识和对于阵法了解作为根底,想要继承元磁灵光阵也是难上加难。

    不过除开这三种手段之外,还有一种秘传,那便是有修士以消耗自身本源、灵识作为代价,辅以幻术和宝阶灵材幻玉制成留影传承珠。

    这留影传承珠能够原滋原味的保留修士言传身教的过程,再现修士当时的情形,比之著书立典传之后人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至少修士也不用因为各自理解的不同,而将一种传承修炼的千奇百怪似是而非。

    不过这留影珠的制作却是极为困难,其他且不说,单单一件宝阶灵材幻玉,本身的价值就堪比一件上品法器。

    而且这留影珠在制成之后往往只能够供修士查看一遍,无论修士是否能够融会贯通,里面的内容都要消散一空。

    要知道法阶的灵材可以自然生成,而灵阶的灵材就需要有外力的自然融入,诸如雷霆劈木、陨石天降、灵脉滋养等等,而宝阶灵材的生成就往往需要修士主动的介入了。

    宝阶的灵材多是炼器师以各种手段将不同的灵材按照不同的比例融合、精炼之后所收获之物,其本身就像是一个炼丹的过程,伴随着大量失败的过程,因此宝阶灵材本身便极为珍贵,能够用多种宝阶灵材再炼制成宝器,那就更加视若珍宝了。

    因此,在修炼界当中,灵器能够引得真人境修士之间大打出手,而宝器往往就是一家宗门也不见得有几件,而且多是作为镇派之宝来守护宗门气运。

    也正是因为如此,用宝阶灵材幻玉制成的仅仅只能够观摩一次的留影珠便显得极为奢侈了。

    这也就难怪杨君山在得到两颗留影珠之后的惊诧了,要是陈纪真人当时晓得这厅屋之中隐藏的东西居然是两颗留影珠,不知道他是否还会如此大方的将厅屋里面留存的宝物让给杨君山。

    一声巨响突然从院中传来,将把玩着两颗留影珠胡思乱想的杨君山惊醒过来,如今仍然身处险境,哪里还由得他神游物外,不过这一生巨响却是蹊跷,难不成那三位真人又杀回来了不成?

    杨君山身形微动,人便已经到了小院中,可入眼却是一片茫茫的白雾,而且雾气显然在不断的加重。

    杨君山心中惊讶,三两步走到那眼温泉跟前,却见从泉眼处喷涌而出的水花几乎达到了三尺高,而且水花之中蒸腾着大量的水汽,一股股热浪\逼人,好像那喷涌而出的热泉水沸腾了一般。

    而且更令杨君山赶到惊奇的是,此时在那泉眼水花喷涌的最高处,一颗蓝色的珠子正在水花托在半空,惊人的葵水灵力从中溢出。

    居然是水源珠!杨君山低呼一声,便伸出手以戊土灵力将这颗硕大的宝珠裹住了,从喷涌的水柱之上拿了下来。

    轰!

    不料那水源珠似乎在镇压着这眼温泉,在水源珠被杨君山取走的刹那,失去了压制的温泉突然喷出高大一丈的水柱,而且沸腾的泉水带起浓浓的蒸气白雾,一股股热浪以温泉为中心向着四周扩散而去。

    杨君山身周元磁灵光护身,将滚滚的热浪排开,惊讶的抬头望着沸水柱,此时这温泉眼当中喷涌的已经不再是葵水灵力,而是夹杂着浓浓的丙火之力。

    杨君山仿佛一下子明白了什么,脸色霎时间一白,转身便要离开小院,却听得身后又发出一声巨响,这一次却不是什么沸腾的水柱,而是有重物落地的声音传来,同时还有一股浓郁的火行灵力汹涌而来。

    杨君山本能的回首一看,却见一颗外表灰黑,内里却一片通红闪烁的头颅大小的石块落在地上,正有大量水汽从石块表面挥发,被石块压在地上残存的几株植株早已经是一片焦黑。

    火灵玉,哦,不,这是火灵玉原石,不过里面那内里通红的一片却已经明明白白的告诉杨君山,这一颗原石当中藏着多么大的一块火灵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