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三百一十一章 裹挟

第三百一十一章 裹挟

    杨君山与颜沁曦两人一路行进,很快便被前方的大战引起了注意,杨君山原本要绕开快速离开石林,却敌不过颜沁曦的好奇心,只得不情愿的被她拉着借助微弱的阵法之力向着战团方向靠近,却发现对战的双方居然是颜忠与熊希英。

    两人虽然惊讶于颜忠被熊希英的剑术神通完全压制,不过还是马上决定出手相助,颜沁曦先以潭玺派的秘术暗中通知颜忠他们的到来,紧跟着杨君山便借助阵法之力出手阻拦熊希英的截杀,同样身为阵法师的熊希哲也在瞬间也察觉到了阵法的变动,晓得有阵法师在暗中出手相助,这才提醒熊希英退走。

    颜忠在躲入石柱之后,很快便发现身前不知何时,原本是一片荆棘的地面多出了一条小径,快步穿过小径,便看到一个窈窕的身影从一块石头后面转出,正是满脸喜悦的颜沁曦。

    “小姐,……,咳咳咳……”

    同样见得颜沁曦安然无恙的颜忠也是神色激动,想要张口说些什么的时候,不料却是一连窜的咳嗽发出,面色一下子变得潮红。

    “呀,忠叔,你受伤了!”

    颜忠见得颜沁曦紧张的模样,慈和的笑了笑,道:“不碍事的小姐,只是因为灵力损耗过度,很快就能够恢复过来!”

    将一颗恢复灵力的灵丹吞入腹中,见得颜沁曦终于放下心来,颜忠这才道:“是老奴无能,累及小姐被贼人追杀,好在小姐吉人自有天相,对了,刚刚助老奴脱困的应当就是那个梦瑜县的小阵法师吧,他在哪里?”

    “哼,那个家伙……”

    颜沁曦没好气的将被人追杀后的经过同颜忠大略讲了一遍,被杨君山无意当中揩油的事情自然不会说,但有关赤精果树的事情却是同颜忠说了,颜忠微微眯着眼睛笑道:“这么说这位杨公子对小姐尚有救命之恩,不知杨公子如今在何处,老奴应当当面谢过!”

    颜沁曦带着颜忠一边向着杨君山藏身之地走去,一边轻哼一声,道:“谢他做什么,本姑娘也帮了他好几次呢,咦,人呢?”

    转过一根石柱,原本藏身于此操控阵法的杨君山已然不在了,颜沁曦抬眼向着四周打量,哪里还有杨君山的踪影。

    “这小子倒是机警的很!”

    杨君山的消失对于颜忠而言只是微微有些失望,但却并不意外,不过心中对于这个梦瑜县出生的山野小修的评价却是提高了不少。

    杨君山这个时候已经换了一个方向向着石林外绕行,那颜沁曦既然已经同颜忠汇合,杨君山这个外人自然不会在往前凑,那可是一位大圆满修士,在颜沁曦面前,自己可以言笑无忌占据主动,要是她有一位大圆满的忠仆跟在身边,自己可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肆无忌惮的收刮好处了。

    因为不再走之前的老路,杨君山的速度难免要受到一些影响,尽管如此,他还是很快便寻到了五行大阵的边缘地带,远处单薄的如同一层窗纸的光幕已经能够看在眼中。

    杨君山微微放下心来,这一次地下洞府探险虽说数次遇险,但终究还算是满载而归,接下来的事情就不论自己操心了,只是不知道那颜沁曦等人是否已经安全出了洞府,相比而言,还是潭玺派的一伙人更招人恨。

    向前走了两步,杨君山陡然察觉自己的脸居然距离地面越来越近了,不等他反应过来,脚下一股不可抵御的力道传来,整个人就像是一条被浪花甩飞的鱼儿一般,狠狠的跌趴在地上摔了一个狗啃屎。

    将脸从地上抬起来,狠狠的将口中的泥土吐了出来,可不等他站起身来,脚下的地面忽的一抖,杨君山整个人再次失去了控制,只听得身后“轰隆哗啦”的乱响,而后便再次栽倒下去。

    这一次杨君山终于学乖了,爬在地上没敢在第一时间站起身来,同时周身有一团元磁灵光渗出,斥力将杨君山的身体从地面上微微抬起的同时,也将他的身躯固定在距离地面三寸高的地方,这样无论地面再有何种怪力涌出,杨君山都不会受到伤害。

    如此,杨君山才腾出空来稳定了一下思绪,微微抬起头来向着身后望去的时候,却正看到远处的石柱一排接着一排的倒塌,震耳欲聋的响声几乎令杨君山失去了听觉,地面如同海上的波浪一般起伏,地底仿佛有一头怪兽在兴风作浪,涌动的巨力将五行大阵赖以成型的石林全部摧毁,难怪先前杨君山便是连在地面上站立都做不到。

    如此剧烈的地动,杨君山根本不相信是一位真人境修士的神通手段能够造成的,若非如此,那便只有一个可能,进入洞府中央建筑群落当中的三位真人境修士打起来了!

    杨君山以元磁灵光的斥力紧贴着地面悬浮,飞快的向着洞府外的方向逃去,可一声从身后传来的长啸却是令杨君山肝胆俱裂,那种铺天盖地涌动的气势,正在无声的告诉他,身后有真人境修士正在朝着他的方向追来。

    逃,逃,逃!

    杨君山体内的灵力不要钱似地从丹田之中涌出,他感觉此时自己逃遁的速度已经达到了生平的极限,可身后那股气势却如同跗骨之疽一般,不但没有甩脱,反而更加接近了。

    与此同时,杨君山便觉得周身上下一凉,暗道一声不好,这是身后之人的灵识已经在捕捉自己的行迹了。

    杨君山周身的元磁灵光骤然收回,而后他更是一个鱼跃向着地面扎去,整个人瞬间没入地面消失不见。

    几乎就是杨君山消失的刹那,一道灵识横扫而过,远远的似乎传来一声惊咦,那声音的尾音尚未消散,一道目光都无法捕捉的流光已经划过了上空,而后突兀的停滞在了杨君山消失的上空。

    凝聚在半空的光华渐渐收敛,一道隐隐的身形正要显现出来,一声力喝突然从身后传来:“姓程的,哪里走!”

    那身形微微一顿,似乎暗骂了一声,而后光华再盛,随即便在上空消失不见,只留一条淡淡的光带似乎在证明着刚刚那遁光的速度,不过那光带却是不曾向着洞府之外的方向而去,反而是在空旷的地底绕了一个圈子,居然再次向着原本石林中央所在的方向去了。

    就在刚刚拿到身影消失之后,一声隆隆的巨响由远及近,又是一道遁光出现在了先前拿到遁光所在的位置,这遁光仅仅只是一顿,似乎在判断刚刚那人离开的方向,而后便再次化光而去了。

    又过得片刻,四周再没有动静发生,原本杨君山消失的地方,地面上的土壤向着四周均匀的退去,仿佛有一股奇异而又均匀的力道在支配着它们一般,而后一颗脑袋便从地面上挤了出来,不是杨君山又是何人!

    向着四周看了看,发觉出了一片倒塌的石柱和飞扬的尘土之外再无他人,杨君山这才从地下跳了出来,暗道这遁地灵术果真奇妙,不但进出地底不会粘上一身的泥土,而且就算是真人境修士在事先不知的情况下也无法察觉到他的存在。

    唯一可惜的是这套遁地灵术的传承仅仅只有半部,虽然可以让自己自由的进出地面,却无法在地底任意遁走。

    “原来是遁地灵术!”一道声音突然从杨君山的身后响起,将他吓得差点一头再次扎进地底,好在他还算清醒着几分理智,察觉到这道声音似乎有些熟悉,连忙转过身来,却正看到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陈真人,哦不,老师,弟子见过老师!”

    这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将杨君山首座记名弟子的梦瑜县令陈纪真人,只是不知道这位真人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已经来到了这里,听他的意思,似乎事先已经对躲藏在地底的杨君山有所察觉,只是有些不太确定,不过杨君山自己从地底出来,却是证明了他的猜测。

    “没想到你小子也来到了这里,而且修为已经进阶武人境第三重,肉身打熬的也很是不错,倒是令为师颇为欣慰,不过你难道不晓得如今这洞府已经有真人境修士介入么,怎得还敢在洞府之内停留不去,难道就仗着你这半吊子的遁地灵术吗?”

    陈纪真人一开始说话的时候,杨君山便感觉自己瞬间被人看了一个通透,紧跟着陈真人声色转厉,汹涌的气势砸落下来,杨君山身上的汗珠瞬间便涌了出来,连忙涩声道:“老师教训的是,弟子这就离开!”

    不了陈纪真人却是微微摆了摆手,道:“不必了,你已经被其他两个发现了,如今洞府之外只怕是已经聚集了各方势力,老夫就是放你离开怕也走不出去。”

    陈纪真人说到这里顿了顿,接着道:“如今你只有跟在老夫身边,有老夫护着,你的安全才算有几分保障,而且听你大师兄说,你小子不知道从哪里得了阵法师的传承,如今在梦瑜县也是小有名气,以武人境第三重的修为能够进入五行大阵,可见这阵法的造诣也还算有点,正巧老夫这里或许也能用得上你,你便跟老夫走吧!”

    ————————

    有个送红包的活动,睡秋囊中羞涩,只能送大伙儿一个订阅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