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三百零七章 剑术

第三百零七章 剑术

    银狼郎贤,天狼门真传弟子排名第七,因喜着白衣而得“银狼”的称号,却又因为贪花好色,于是“银狼”便成了“淫狼”。

    那郎贤并未因熊希英认出他的身份便停手,相反,在一举击杀一名武人境后期的撼天宗弟子之后,这郎贤甚至与裴姓修士联手前后夹击,俨然是一副要将熊希英杀之而后快的架势。

    形势陡然翻转,熊希英与另外一位撼天宗弟子联手抵挡两位大圆满修士的夹击,裴姓修士虽然内腑受伤,可对他的实力影响却并不太大,反倒是瞅准了熊希哲这个拖油瓶,不断的出手攻击,使得熊希英大半的精力都放在了保护这位自家族弟上。

    “你们以为这样就能杀得了我?”

    熊希英将一柄飞剑化作灵动的虹光,不但能够将熊希哲保护在其中,甚至还能够兼顾另外一位同门师弟,其强横的实力便是裴姓修士与同样为真传弟子的天狼门修士郎贤也心下震撼。

    那郎贤邪笑道:“熊道友身负两家之长,或许能够全身而退,可你的这位族弟呢?哦,对了,还有你这位同门,不过想来你也不会太过在意他的死活吧!”

    熊希英一剑将裴姓修士的法器逼退,可不等他反击,便又不得不收回飞剑协助同门师弟抵挡郎贤的压制。

    熊希英脸色阴沉,郎贤说的没错,他自忖实力远在这两人中的任何一个之上,全身而退完全没有问题,即便是带着自家族弟熊希哲也不是没有希望,不过这就需要牺牲另外一位与他联手对敌的同门师弟了。

    可如今却是被郎贤一言挑破,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身旁的同门师弟已经生了戒心,虽然表面上还是与他联手竭力抗敌,可熊希英却知道,一旦自己动了逃走的心思,这位同门师弟绝对有手段将自己拖住,除非他舍得连自家的族弟也丢掉不管。

    郎贤似乎察觉到了熊希英神色间的犹豫不决,顿时“桀桀”怪笑起来,更是令熊希英心烦意乱,甚至御敌的剑光也开始变得有些散乱。

    郎贤与裴姓修士仿佛早有预料一般,恰在此时加强了攻势,郎贤手中的法器趁机闯入剑光之中,一团灵光从法器上爆开,一只完全由灵光凝聚而成的银色苍狼窜出,在避开挡在身前的熊希英与另外一个撼天宗修士后,径直扑向了熊希哲。

    天狼门真传灵术神通化狼灵术,不是以身化狼,而是以自身灵力为本,辅以修士本身灵识,凝聚成一条短暂拥有灵智的灵光狼,威力颇为不俗,更为关键的是往往比之本命法器还要如臂指使。

    熊希哲在阵法一道上虽有不俗的天赋,可本身却只是一名普通的武人境二重修士罢了,哪里能够抵挡一位大圆满修士的手段。

    惊叫声刚起就变成了惨呼,熊希哲竭力躲闪,可还是被银色苍狼从手臂上撕下一块肉来。

    那银狼在半空之中一个灵巧的转身,凌空虚踏几步,便又冲着熊希哲的喉咙咬去,这一次熊希哲可是再无可避。

    眼见得熊氏一族全力培养的阵法师就要命丧狼吻之下,一根手指突然出现在了银狼飞扑而来的路径之上,眼见得就是要自己将头撞在这根手指上。

    那银狼本身蕴藏有郎贤一部分灵识,受他远程操控,本能的察觉到这根手指的危险,前爪在身前虚按,整个身躯在半空之中错开了半尺,就要从手指旁边溜走。

    岂料这根手指就在这个时候却是飞快的向前一点,那银狼避无可避,被一指点中眉心,那银狼矫捷的身躯在半空之中陡然一滞,随即整个身躯爆开一团白雾,随后化作一团灵气溃散。

    熊希哲临死之际被族兄所救,然而熊希英却因为这片刻的分神,被裴姓修士抓住了机会,一连窜的法术夹杂着瑶郡裴家的家传神通“三气归元灵术”,一股脑的向着熊希英打来。

    熊希英一时间手忙脚乱,三道隐藏在其余神通之中的本源灵气在接近他的刹那突然合而为一,威力陡增,熊希英最终应对不及被三气归元灵术所伤,脸色一白张口喷出一口血水。

    “看来几位当真是要与熊某不死不休了!”

    受伤的熊希英不但没有显露败象,反而从其身上更爆发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戾气,如同受伤的野兽要择人而噬,令原本占据上风的郎贤与裴修士二人心中一沉。

    一声奇异的震颤之音突然从熊希英的身后传来,裴姓修士尚有些不明所以,而另外一侧的郎贤却是脸色一变,张口惊呼:“剑吟,你居然练成了飞剑灵术!”

    “飞剑灵术,不可能!”

    裴姓修士的见识虽然不及郎贤这位天狼门真传,可显然也晓得飞剑灵术的底细,似乎对于熊希英能够练成飞剑神通感到难以置信。

    不仅仅是裴姓修士与郎贤这两位与他敌对的修士,便是与他并肩御敌的同门师弟在听到郎贤的惊呼声之后,似乎也显得有些不可思议。

    熊希英阴沉一笑,手指变换了几道指诀,应当便是御使飞剑的灵术指诀,直线那柄飞剑法器的剑光吞吐陡然增长了三尺,而之前那种剑吟之声便是飞剑急速震颤的情况下所发出的异声,可算作是剑啸的一种。

    剑尖遥遥指向二人,无论是郎贤还是裴修士,两人都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不过两人马上反应过来这样太过示弱,于是又向前走了两步。

    熊希英冷笑一声,手指裴修士低喝一声:“疾!”

    尖锐的破空声尚在耳边萦绕,被剑芒包裹的飞剑已然来到裴修士的眼前,早有准备的裴修士将自身法器挡在身前,却只听到一声脆响,那法器已然被磕飞。

    裴修士又双手结印,以灵力在身前举起一条蛟蛇,向着飞来的飞剑缠绕而去,却又被那吞吐的剑芒斩做数段。

    裴修士接连出手,虽无法阻挡飞剑灵术神通的威力,但也延缓了飞剑的速度,一道白森森的光芒从旁侧疾飞而至,撞在飞剑的剑脊之上,将飞剑飞行的显露偏开了数寸,从裴修士的脸侧划过,森冷的剑意在他的脸上刮开了几道细密的口子。

    那撞飞了飞剑的惨白光芒倒飞回至郎贤的手中,却原来是一根惨白如玉的骨头,看上去一头粗一头细,仿佛一根鼓槌一样。

    熊希英目光收缩,冷声道:“狼鼓槌!”

    郎贤虽然挡下了熊希英的一击,可脸上却没有丝毫得色,他手中的本命法器狼鼓槌虽然只是上品法器,但材质却是以荒兽级别的银狼骨炼制而成,日后随着他修为的增长,甚至有可能一举达到灵器级别。

    可即便如此,在熊希英的剑灵术神通之下,也只能勉强做到自保,这还是熊希英的剑灵术显然不是排名前十的那几套灵术神通。

    修炼界三千灵术被修士以防御、攻击、辅助、飞遁等方式分门别类,不过各种分类之间并没有明显的界限,彼此之间往往有所交叉,就比如说杨君山的本命灵术元磁灵光,既可算入辅助类的灵术,也可以算作攻击类的灵术神通,甚至元磁灵光本身还有相当的防御力。

    剑灵术也可算作是三千灵术中的一个门类,专指各种灵术级别的剑术神通,不过因为绝大多数剑术神通都以攻击见长,因此剑术神通又能被列入攻击类的灵术神通之中。

    在修炼界列出的攻击类灵术神通排名之中,名列前十的灵术神通之中,仅仅剑术神通便占据了三个位置,在排名前二十的灵术神通当中,剑术神通也占据了五个位置,可见剑灵术在三千灵术之中的威名。

    当然,剑灵术的真正威力还是要与飞剑法器结合之后威力才会倍增,若是如同熊希英那般将剑术神通磨练出了剑芒,御使之时有剑吟相随,那威力就更加恐怖了,这也是为何在熊希英施展剑术神通的时候,郎贤与裴修士大惊之色的原因。

    熊希英虽然施展出剑术神通,一举震慑了两位同阶修士,但也不过只是略占了一丝上风罢了,想要凭着一道剑灵术便想要得到赤精果树显然不现实,好在己方已经得到了六颗赤精果,已经有所收获,此时地下洞府因为真人境修士的介入已然危机重重,若然再待下去难保不会引来真人境修士的注意,那时候可真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两位,如今我们双方谁也奈何不得谁,熊某三人就此退去,那赤精果树便留给两位,如何?”

    郎贤与裴修士彼此对望了一眼,那裴姓修士冷笑道:“你倒是打得好主意,如今那赤精果树我等也不要了,不过我两位自家兄弟却是死在你等偷袭之下,你们的六颗赤精果却要分我一半!”

    熊希英见得郎贤与裴修士已经站在了那具同门师弟的尸首跟前,在他的身上还有三颗赤精果,显然熊希英就算是不答应也不行了,干脆点头,道:“那好,日后有暇,在下再向两位领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