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三百零五章 争夺

第三百零五章 争夺

    那中年修士不知何时已经从石林中央的建筑上空落了下来,那些个能够令真人境修士都为之色变的阵法禁制,在此人随意走过之后却是不曾有丝毫触动的迹象,闲庭信步一般向着这片建筑的中心走去。

    “哼,左右都是些蝼蚁一般的存在,杀了反而打草惊蛇,就先暂且留尔等一命,不过师妹坐化前或许会留下传承,有关宗门之密却是不能外泄!”

    石林中央最后的守护打针对于此人似乎无法起到任何作用,那人便如同横冲直撞一般径直来到了一座小型石殿跟前,这座石殿是依托在一根巨大石柱之上开辟,石殿入口处甚至被一层闪烁着灵光符纹的光幕遮掩,而那人却施施然穿过光幕走了过去。

    石殿后壁处有一座螺旋而上的石梯,修士慢步而上,在石梯的尽头便是一座关闭的石门。

    只听那修士突然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道:“师妹,一晃数百年我们却是要以如此方式再见面了!”

    随着修士挥手而动,没有丝毫的声势相随,那关闭的石门突然在隆隆声响当中自行开启。

    石门之后是一座石床,石床之上,一位发髻高耸,气质雍容,面容清雅的女子闭关盘坐,嘴角之间似乎还微微显露着一丝笑意,似乎又添着一丝无奈和失落,若非其身周再没有丝毫的生气,看到之人还会以为她正在闭目修炼。

    而那修士在看到眼前女子的刹那,却愣愣然的站在了那里一动不动,唯有垂下的衣袖在微微抖动似乎说明了此时他心中的波动绝非表现上的那般淡然。

    良久,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声传来:“师妹你当年又是何必,为了一个逐出门墙之人,宁愿脱离宗门,在这荒僻之地身死道消!”

    往事似乎在他脑海之中盘旋,数百年的时光流逝不但不曾将之从脑海之中遗忘,反而更将那些埋藏在心底的记忆篆刻的更加深刻,以至于此番情景再现之时,数百年古井无波的道心也难以把持,情绪甚至激动起来。

    “以师妹资质潜力,若是潜心于修炼,今日成就未必就比为兄弱了,日后不敢说长生逍遥,至少尚有数百年上千年可活,又何至于今日身死道消?情之害人,为兄当年深恨不曾将那人挫骨扬灰,以至于师妹也随之误入歧途!”

    “嘿嘿,数百年前,你等二人恩爱有加,如今不过一杯黄土,而为兄却已经贵为宗门长老,长生可期!数百年前的风光而今安在?为兄却才是那笑到最后之人,你们都错了,错了呀!”

    那修士越说越是激动,神情之间似乎有些难以自控,而随着他情绪的波动,石殿之中的灵气顿时变得紊乱,庞大的灵气在石殿内外吞吐,甚至直接掀翻了石殿的大门,两扇重逾千斤的巨大石门砸落在地,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巨响,而后碎裂成一片碎石,连地面都为之抖动。

    为了破阵而不得已再次联手的陈纪真人与郎固真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一跳,原本就各怀心思相互提防的二人不约而同的相互看了一眼,可随后却是再无声息传来,两人不疑其他,便再次埋首准备破阵。

    那中年修士一番发泄一般的言语说完,似乎将多年印在心底的抑郁之气一吐而尽,整个人顿时精神舒爽,波动的心境马上平复了下来,再看向眼前那盘坐在石床上的女修尸身时,便没有了先前的一抹哀伤,反而挂上一丝高高在手嘲讽般的淡淡笑意。

    “总不能让你的尸身落入他人之手,你虽私自脱离宗门,可宗门却仍旧视你为弟子,便随我归去吧!”

    那中年修士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只玉瓶,只见他将玉瓶向上一抛,眼前那栩栩如生的女修尸身顿时化作一蓬灰尘,纷纷扬扬被吸入玉瓶之中,石床之上只落下了一只小巧的金丝荷包,显然是一只储物袋。

    那只荷包似乎再次勾起了修士不太好的回忆,只听他冷哼一声,伸手凌空一摄,那荷包不等落入他手中便已经燃尽,里面有数件物品洒落,却见那修士猛然一甩衣袖,那些从荷包之中掉落的物品尽皆消失不见。

    那中年修士转过身来再次回看了一眼石室,便转身向着石殿之外走去,而在行走过程之中,他的背影看上去却是越发的虚幻,甚至如同在水中的倒影一般摇晃,直到一点涟漪荡开,整个人就此消失不见。

    而这个时候在整座地下洞府之中,无论是尚未撤离的武人境修士,还是两位正在努力破除石林中央守护阵法的真人境修士,都不曾直到在所有人之前,早有人悄无声息的进入了洞府的最核心之所,甚至洞府中的所有人都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而不自知。

    此时杨君山与颜沁曦二人便潜藏在距离那一株赤精果树数十丈外的一座石柱之后,偷眼打量着赤精果树周围的情境。

    “这里的确经过一场混战,可破坏的痕迹在接近赤精果树三丈之后便不再延伸,显然守护赤精果树的禁制覆盖的范围就是三丈!”

    颜沁曦在他身后不满道:“我请你帮忙是为了寻找忠叔,可不是为了这株赤精果树,难不成凭你我二人还能破开那禁制不成?就算破开了,隐藏在附近的人会让我们将果树挖走?”

    杨君山“嘿嘿”一笑,道:“放心,颜前辈没事,已经逃出去了!”

    “你怎么知道?”颜沁曦嘴里询问,神色却是一喜。

    杨君山也不解释,只是道:“要是你的经验阅历足够,也能够得出与我一般的结论。”

    颜沁曦见他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话便不再解释,不由低声恼道:“装什么神秘,有什么了不起,说话老气横秋的,你才比姑奶奶大几岁!”

    语气之中虽然满满的不忿,可神色之间却不曾对杨君山再有丝毫怀疑。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杨君山瞅了她一眼,道:“我要是你,既然已经确定了颜前辈无事,就应该马上离开地下洞府与他汇合。”

    颜沁曦炸了眨眼,道:“那你呢,别告诉我你打算等我走了以后,再想办法挖这颗灵树!”

    杨君山脸色微微一红,他还真有这个心思,不过嘴上却道:“开什么玩笑,这附近至少埋伏着三位大圆满修士,我还想要命呢!”

    颜沁曦狐疑的目光在杨君山的脸上不断的打转,让杨君山很是有些不自然,就在杨君山快要恼羞成怒的时候,颜沁曦的目光突然转移了开去,耳边突然传来了她惊讶的声音:“快看看,那是谁!”

    杨君山闻声小心翼翼的从石柱后探出头来,正看到一个年纪与自己相仿的年轻人,一手端着一张棋盘,一手正比划着,同跟在他身边正向着赤精果树方向走去,不是那熊希哲又是谁?

    而跟在他身边的三个人,除了熊希英之外,还有两人一身的衣着打扮同样是瑜郡的习惯,难不成是撼天宗其他进入五行大阵的修士?

    这四个人显然也打着赤精果树的主意,而且有熊希哲这位阵法师相助,能够破开守护禁制,得到这件灵树的可能大增。

    “当初伏击你们的人当中有这四个中的人吗?”杨君山低声问道。

    颜沁曦低低一笑,道:“没有,接下来怕是要有好戏看了!”

    “熊希哲应该能提早发现!”

    杨君山话音刚落,就见得熊希哲脚下一顿,满脸惶急的大吼了一声,他身周的三位修士马上变了脸色,各自行动起来。

    也就在此时,三道光芒从不同方向突然突袭而至。

    熊希英一把将熊希哲拉到身后,而后伸手一甩,一道寒光从他的袖中射出,与射向他的一道灵光相撞,刺耳的金铁交鸣之声传来,两道光芒各自分开,杨君山这才看清,熊希英御使的法器是一柄飞剑,作为撼天宗的真传弟子熊氏一族的嫡长孙,这家伙身上的法器显然不止一件。

    而在熊希英出手的同时,与他同行的另外两人也相继出手,将其余的两道光芒拦下,不过这两人却都闷哼了一声,各自向后退了两步,显然在刚刚的一击之中不但落了下风,甚至还受了点内伤。

    “那两个受伤的实力不济,只有武人境第四重的修为!”

    颜沁曦手上一颗闪烁着微弱灵光的珠子一闪而逝,语气却极为笃定的说道。

    杨君山却也没有怀疑颜沁曦的判断,略微一思索,道:“看来是因为五行大阵被削弱之后,石林外的光幕也跟着被削弱了许多,一些个武人境后期的修士也能够闯进来了。”

    此时埋伏的三位大圆满修士已经从隐藏的地方出来,从不同的方向将熊希英四人围在中央,那两位随熊希英而来的修士勉力抵挡,不过熊希英实力却要比正面与他对战之人稍稍高出一筹,不过要分神兼顾其他两个方向,更有熊希哲这个拖油瓶要照顾,反而落在了下风。

    这时便听得颜沁曦突然悄声说道:“那你说咱们有没有可能做渔翁?”

    杨君山瞥了她一眼,道:“我倒是担心他们会不会反而联起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