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二百九十九章 险斗

第二百九十九章 险斗

    既然他们看不见对面来人,那么对面之人自然也看不到他们,不用杨君山嘱咐,所有人尽皆停下了脚步保持安静,而对面的脚步声却是越来越近,声音也渐渐的清晰起来。

    “希英兄,我们这一路走来速度是不是太快了点,经过的石林中许多地方都不曾仔细探查,怕是错过了不少机会!”

    熊希英,居然是他,走得好快,那么这个说话之人应当就是先前与他同行的开灵派大圆满修士孙思了!

    众人第一时间便是惊愕,不过想到熊希英身边同样有一位阵法师的同族兄弟,更何况熊希英进入石林大阵要比他们早得多,便也觉得理所应当。

    不过想到先前众人接连两次遇袭,而这熊希英又有着幕后推动此事的嫌疑,因此,包括张玥铭与刘志飞在内,众人不约而同的继续选择沉默,似乎想要从他们的对话当中知道更多。

    “呵呵……”

    一声轻笑从十余丈之外的阵雾中传来,杨君山与张玥铭等人都识得正是那熊希英的声音:“孙兄莫要因小失大,你我都知道,这洞府最重要的宝物定然是在五行大阵的最中央,石林中虽也有不少好东西,可那大多是年长日久再加上这洞府灵气充足而长成的,先前我等便因此而错过了那座丹房石窟,被刘志飞几个勾结了外人抢先,如今我们就是要尽力赶在他们前面,否则一步慢步步慢,到时候恐怕咱们找到的都是人家挑剩下的东西!”

    熊希英的声音一顿,便又听得有一道显得年轻一些的声音补充到:“别忘了,他们当中也有一位阵法师!”

    这道声音杨君山熟悉的很,正是熊希英的同族兄弟,阵法师熊希哲。

    熊希哲的声音落下之后,三人的对话停顿了片刻,只剩下徘徊的脚步声,过得片刻之后才会向前走几步,显然那熊希英虽然口中说着要抢先,可事实上对方在这阵雾当中每前进一步都极为谨慎。

    又过了片刻,听着声音距离众人也不过只剩下了十丈左右,这个时候那孙思的声音又低声响了起来:“嘿嘿,希英兄又何必心急,反正你已经将他们大有所获的消息放了出去,怀璧其罪,还不知……”

    “孙兄!”

    熊希英沉声打断了孙思的言语,道:“还请慎言!”

    杨君山与颜沁曦都回头那目光望向了撼天宗两人,张玥铭脸色脸色涨得通红,显然在憋着怒气,而刘志飞却是脸色苍白,目光凛冽之中带着杀意。

    “怕什么,希英兄,做都做了,你还真觉得有人会跑到我们前面,而且在这茫茫的阵雾之中哪能恰巧就碰上?”

    孙思声音当中满满的不以为然,甚至语气之中还隐藏着一股浓浓的戏谑之意。

    浓雾之中重重的传来了一声冷哼,而后便又是片刻清净的时间,只有一道低沉的念念有词的声音,这声音其他众人并不陌生,之前杨君山在推算众人在阵雾中的行走路线的时候,也曾这般喃喃自语,此时自然就是那熊希哲正在推算行走的路径。

    紧跟着脚步声再次响了起来,来人已经靠近他们七八丈的距离,那孙思的声音变再次响了起来:“希英兄这般着急应当不单单是因为怕贵派的几位师兄弟抢先这么简单吧?”

    “哦?”熊希英的声音再次传来,道:“那么以孙兄之见,还会是什么原因?”

    “孙兄怕是想着在贵派真人境修士赶来之前,尽可能的捞足好处吧,毕竟一旦贵派的真人境修士赶到,你的这个真传弟子的名头怕也不好使了,到时候一句话吩咐下来,你收刮的好处岂不是就要悉数上交?”

    那熊希英似乎被说中了心事,口中“嘿嘿”了两声,便不再言语。

    倒是那孙思接着道:“不过希英兄放心,贵派最先赶到的真人境修士应当是梦瑜县令陈纪真人无疑,不过他到时候想要收拢并号令贵派修士,怕是做不到了”

    “你做了什么?”

    熊希英略带紧张的声音传来,连原本熊希哲那念念有词推算阵法的声音也一下子听不见了,张玥铭与刘志飞两人也霍然站起了身来,不过两人却也晓得轻重,并未发出太大的声响。

    “希英兄何必这么紧张,消息是你透露给在下的,反正你我两家联盟,撼天宗受点损失对你我两家都是有利无害!”

    “你将消息泄露给了开灵派?”

    顿了顿,熊希英气急败坏的声音接着又道:“你知不知道我熊氏一族如今还要仰撼天宗鼻息,如今我与你在石林联手的消息已经被刘志飞等人知晓,一旦你开灵派有真人境修士出现,首先被怀疑泄露了消息的就是我以及我背后的熊氏一族,贵派难道要过河拆桥,让我熊家万劫不复吗?”

    孙思那无所谓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道:“希英兄又何必那么紧张,如今咱们已经放出了刘志飞等人与潭玺派联手的消息,他们已经成了众矢之的,有没有命活下来还是个问题!”

    “就算他们能够在其他修士的偷袭下活下来,到时候自然有真人境修士前来扫庭犁穴,除非他们离开了五行大阵,离开了这座石林,否则在真人境修士的神威之下,无非就是个神魂俱灭!”

    “哦对了,”孙思那得意的声音似乎想到了什么,补充道:“这消息不仅是我开灵派得到了,到时候天狼门应当也会有真人境修士前来,到时候……,嘿嘿,希英兄应当更加放心消息不会走漏才是,……是谁,什么人?不好……啊呀!”

    就在孙思刚刚说到天狼门与开灵派的真人境修士会联手对付撼天宗陈纪真人的时候,一直跟在颜忠身后的颜沁曦突然微不可查的嘴唇动了动,颜忠脸色一变,但还是突然循着声音出手,白中泛着一丝淡金色的太白金光斩直接没入阵雾之中,对面顿时传来了孙思的惊呼,紧跟着又是一声惨叫。

    “你干什么!”

    颜忠的突然出手,不仅是杨君山没有想到,便是撼天宗的两人也是满脸愕然,刘志飞更是大低声喝问道。

    不过杨君山与张玥铭还是马上便想明白了缘由,潭玺派这是在逼着张玥铭与刘志飞二人与熊希英翻脸,原本熊氏一族暗中勾结开灵派对于撼天宗来说就是一次背叛,在事情没有揭开之前,问题在于张玥铭与刘志飞会不会上报宗门;可颜忠这一出手,让熊希英察觉他们的存在之后,问题就在于熊希英要不要杀人灭口了!

    也正因为如此,刘志飞一开始恼怒喝问,却不敢高声喝问,怕的就是被熊希英听声音认出他们身份来。

    可张玥铭却看得比他还要清楚的多,颜忠既然要出手,那就是铁了心要将这件事挑明了,现如今不是拦着,而应该是避开,只要避入阵法当中,他们的踪迹便无从追寻。

    张玥铭一拽刘志飞的胳膊就要打算离开,可就在这一瞬间,杨君山的手中已经多了一面铜镜,照着眼前的阵雾一晃,光芒照耀之处,阵雾顿时退散,几乎就像是先前丹房石窟前的情境再现,隔绝双方事先的阵雾消失,熊希英的目光扫来,正要看到张玥铭与刘志飞起身要离开。

    双方距离仅仅不到十丈,当双方彼此照面的刹那,却是都愣在了那里,不晓得接下来该怎么做。

    “杨兄,你……”

    张玥铭显然没有想到杨君山居然来了这么一手,这一刀补的够狠,连双方最后的一丝回旋余地都斩断了去,然而更让张玥铭想不明白的是,难道杨君山当真没有看出这其中的猫腻,他难道不晓得这样做极有可能会得罪撼天宗,给他的家族村落带来灭顶之灾吗?

    杨君山神色楞然,双手一摊,无辜道:“怎,怎么了,难道有什么不对吗,颜前辈已经出手了呀!”

    杨君山的话还没有说完,另外一边的孙思已经出手了,先前颜忠出人意料的偷袭,使得他在猝不及防之下被对方神通在肋下划开了一道血痕,这还是在阵雾的影响下,颜忠的灵识以及视线都受到了遮挡,只能凭借声音传来的方向而估算,否则的话,以颜忠的老辣,孙思能否在这一击之下留得性命还是两说。

    孙思骤然吃这么一个大亏,哪里肯善罢甘休,杨君山以离镜暂时驱散了阵雾的刹那,便反击了回来,双方仅仅只有不到的十丈,霎时间便打得火星四溅。

    不过孙思的反击却也只是针对颜忠,有意无意之间,无论是孙思还是颜忠、杨君山,都将撼天宗的三个人撇下了。

    既然已经看见了,张玥铭与刘志飞自然也就没有了避开的必要,熊希英身周短戟盘旋,虽不曾出手,可看向二人的目光却是越来越冷。

    张玥铭与刘志飞同样感受到了熊希英身上的杀意,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祭起了各自的法器,心中却没有半点恐慌,熊希英虽是大圆满修士,可他却并不晓得刘志飞也刚刚跨过了这一个门槛;熊希英虽然是真传弟子,可张玥铭同样被许为撼天宗未来三代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