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二百九十六章 进阶

第二百九十六章 进阶

    “这他妈就是个疯子!”

    张玥铭大声骂了一声,可心里却晓得对方说的没错,要真是过了这关,就算张玥铭自己不出手,刘志飞与颜忠也不会放过他。

    可没有海啸月相助,想要破解这五行雷光便少了一人,张玥铭不晓得杨君山是否还有办法,可在这连绵不绝的雷光下,时间拖得越久,众人脱险的希望便越是渺茫。

    “张师弟,你来为我护法,给我一炷香的时间!”

    这时刘志飞突然张口说道。

    张玥铭神色微变,似乎想到了刘志飞要干什么,道:“刘师兄,你要用那个法子?”

    刘志飞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只温玉瓶,闻言笑道:“这个时候眼看就要身死道消,哪里还在意些许微瑕,事成之后左右不过多费三五年的功夫,总比死在这里强!”

    张玥铭点了点头,便要顶着头顶的雷光向刘志飞走过来。

    “且慢!”杨君山这个时候突然开口道:“你们两个要是离得太近,你们两个的五行雷光便会凝成一股,刘兄可是要强行进阶?到时候张兄可要有以一己之力抗衡两道五行雷光的准备!”

    张玥铭肃容道:“如今可还有的选吗?”

    杨君山一时语塞,刘志飞从玉瓶之中倒出了一颗黑玉一般闪烁着光泽的药丸子,一仰头将其吞入腹中,而后一道黑气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弥漫在他的脸上,刘志飞随即盘坐在地,周身上下的气息顿时起伏不定,仿佛随时要爆炸了一般。

    杨君山看着刚刚从刘志飞手中消失的那颗黑玉丹药若有所思,有些迟疑的问道:“破障丹?”

    张玥铭望着杨君山的目光多了一丝讶色,点头道:“正是,连这种奇门丹药都识得,杨兄见识之广博,却是越来越令在下钦佩了!”

    杨君山神色不变,道:“不敢当,只是据在下所知,这破障丹虽说对于武人境后期的修士打破瓶颈,进阶大圆满极为有效,可之后对于修为提升却有着绝大的关隘,……”

    这时张玥铭与刘志飞二人头顶的五彩光芒凝聚的越发厚重,一道水桶粗细的雷光蜿蜒而下,却是比之众人的威力要大了一倍,张玥铭虽说实力极强,但却也强不过刘志飞,虽然拼尽了力气挡下了这一道雷光,但整个人却被劈得脸色发黑,焦糊的气味从他的身上散发开来。

    狠狠的喘了一口气,张玥铭冷声道:“杨兄这话现在说有什么用?”

    杨君山微微沉默,头顶又是一道雷光砸落,杨君山径直将山君玺祭起,元磁灵光倒垂而下,将他罩入其中,任凭雷光砸落却不等落在他的身上,便被元磁灵光层层化解。

    与此同时,杨君山手中的蛇吻弓猛然一震,一道灵光箭从半途截住了落向张玥铭头顶的雷光,虽说很快便被雷光湮灭,可还是削弱了这一道雷光小半的威力,使得张玥铭这一次抵挡的时候轻松了许多。

    “呵,多谢扬兄出手相助!”

    杨君山同样平淡道:“正如张兄所言,救人救己!”

    这刘志飞或许打心眼儿里就从没有瞧得起杨君山,先前那种与众人打成一片的姿态也或许是为了收拢人心,为他争夺撼天宗真传弟子之位而压上的砝码,但有一点却是连杨君山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这刘志飞始终都是一个敢于承担责任,从来不怕事的主儿。

    他瞧不起那些个散修以及乡野修士,甚至包括杨君山继承了阵法师传承的修士,但却从未就此轻贱这些人。

    破障丹对于武人境第四重的修士来说,其效用甚至还在张玥铭先前说过的以赤精果为主药炼制而成的赤精灵丹之上,然而与后者相比,前者本身却有着一种绝大的缺陷,那就是在修士服用之后,会对丹田造成一定的伤害,要是不能够及时补救的话,那么修士今后的修为便再无晋升的可能,可即便是花费大量的灵丹妙药进行补救,那至少也会耽搁三五年的时间。

    以蛇吻弓出手,每一次也不过助他削减五行雷光的一小部分威力,更何况杨君山自己头顶还顶着一道雷光。

    有杨君山出手相助,张玥铭每一次抵挡的虽然极为辛苦,但还是勉强坚持了下来,这还是因为杨君山不敢与张玥铭太靠近的缘故,否则三人头顶的五行雷光合一,那威力可就要倍增了。

    不过这也让杨君山得以趁机一窥张玥铭实力的根底,虽说张玥铭自己也有所警觉,祭使法器长刀始终都是以一种灵术神通抵挡五行雷光,不曾显露出其他本事,可至少他积累的底蕴深厚程度却是遮掩不了。

    有张玥铭与杨君山合力抵挡五行雷光,刘志飞得以集中全部的精力炼化破障丹的灵力,冲击第四重的瓶颈,周身上下的气息起伏的越发的频繁,可整个人的气势却是一路的高涨,身后腾起的清气开始越发的实质化,这是汇聚修士体内生机凝聚精气的关键时刻,只要跨过了这一关,刘志飞便成功进阶武人境第五重,成为大圆满修士。

    眼见得刘志飞就要成功,一道遁光顶着漫天的雷光向着这边冲了过来,凄厉的嚎叫从遁光之中传来,俨然就是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正是同样被困在五行雷光之中的天狼门修士海啸月。

    “不好,拦住他!”

    这海啸月显然见到刘志飞进阶在即,到时候这些人必然逃生有望,他自己陷害别人最终害人害己,如今连被他陷害的人都要脱困了,他哪里能够甘心,宁愿拉着所有人同归于尽。

    杨君山一直保持了较远的距离,使得他即便是有心相助,也不敢全力施为,怕的就是自己头顶的雷光与张玥铭二人合流,如今这海啸月不管不顾的直冲而来,显然就是要拉众人陪葬。

    张玥铭此时已经无暇他顾,杨君山虽留有余力,可在尚有一位大圆满修士在旁侧的情况下自然也想着留一手,因此只管大声向颜忠呼救。

    颜忠虽然护佑颜沁曦与长孙星,但为了不让各自头顶的雷光合流,同样与颜沁曦和长孙星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只是远距离出手削弱雷光,听得杨君山大喝,也晓得此时已经到了危急关头,只得竭力凝聚灵力,同时心分四用,勉强在抵挡雷光之余,抬手射出一道金光轮,想着海啸月的遁光飞斩而去。

    那海啸月既然是拼命而来,自然不愿被人挡住了,那遁光之中猛然腾起一只仰天啸月的苍狼,那头顶原本落下来的雷光不知怎得,突然就在半空一个转折,向着那道金光轮落了下去。

    “天狼引月!”

    雷光与金光轮顿时撞在一起,一片光芒火花散开,带起一片绚烂的五彩光带,引得五行雷光越发的狂暴。

    这是天狼门传承的一种奇门灵术神通,最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通常在三千灵术的分类之中被归入守护神通之中,位列第二十三位。

    “哈哈,要死咱们就一起死,想要撇开老子逃命,门儿也没有!”

    那海啸月越发的癫狂,整个人似乎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一心要打断刘志飞的进阶过程,甚至在与颜忠的斗法当中不惜以伤换伤,为的就是逼退颜忠的阻拦。

    这个时候杨君山自己也不敢再有丝毫留力,手中第三件法器出手,离镜朝着海啸月的遁光一照,原本就已经陷入癫狂的海啸月正是心智最脆弱的时候,被生成的幻境一扰,那遁光微微一滞,紧跟着头顶一道雷光就将那海啸月劈了一个跟头。

    颜忠见状哪里舍得错过这样的机会,紧跟着就是一道太白金光斩,一旦斩中就是一个尸首分离的下场。

    不过被五行雷光劈中之后,这海啸月脑子反而似乎清醒了一些,虽然满身焦黑,口中喷着黑红色的热血,可人却在地上一跳便是数十丈远,尽管还是被太白金光斩的凌厉气息在后腰上开了一道口子,可终究避免了被一刀两断的下场。

    可就是这几个回合争取的时间,五行雷光阵中陡然升起一股沛然的气势,冲天的精气几乎要将头顶汇聚的五行灵光冲散,盘坐在地的刘志飞猛然睁开双眼,脸上的黑气尽去,右臂衣袖陡然向前一甩,一蓬青色的旋风从袖口喷出,径直向着海啸月落下的地方飞绞而去。

    这一下在接连遭受重创之后,已经成了强弩之末的海啸月再也没有了力气躲闪,更何况头顶又有一道雷光成型,眼看就要落下。

    那海啸月只来得及发出一声不甘的惨嚎,整个人便在雷光与旋风的飞绞之中化为了沸沸扬扬的灰烬。

    眼见得那海啸月身死,众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连续抵挡五行雷光已经内腑受损的张玥铭更是不堪,先前只是凭借着一口气在坚持,在刘志飞出手挡下头顶的雷光之后,整个人顿时瘫倒在地,差一点就要昏了过去。

    杨君山也不好受,不过此时所有人都将目光转向了他的身上,如今刘志飞进阶第五重,能否带领众人脱困,就要看杨君山的本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