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二百九十二章 分赃

第二百九十二章 分赃

    石窟之中的发现虽然令张玥铭痛心疾首,但最终的收获还是令众人颇为满意。

    “这石窟的主人或许在阵法一道上极为厉害,但在炼丹一途上根本就不合格!”张玥铭仍旧心怀怨念:“任谁用上百年的灵草、灵药只是去炼一炉普通的丹药也得抓狂,这就像是杀鸡用上了牛刀,而且这位丹房石窟的主人似乎还乐此不疲!”

    看样子张玥铭的确是被刺激到了:“这还不算完,丹药炼制完成之后,都要采取极为严格的封灵措施,这样可以使得丹药能够长时间的保持自身药性,可这位丹房石窟的主人显然没有这个觉悟,炼制出来的丹药只是用玉瓶随意装了起来,否则的话,即便是几百年的时光,也不至于这丹房里面绝大多数的灵丹尽皆失效!”

    其他人对于炼丹术并不了解,因此完全不能够理解此时张玥铭满脸抓狂的模样,还好在这石窟之中也并非没有收获,至少有不少品质极高的灵药留存,更何况此时众人将目光都放在了石窟中央的那尊青铜丹炉上。

    不懂炼丹术,可不意味着不晓得丹炉的珍贵,尽管只是一尊下品的法器丹炉,更何况张玥铭更是在检查丹炉的时候,从炉中掏出了一枚几乎快要熄灭的火种,于是众人便更加不淡定了!

    如今由张玥铭着手从石窟之中收刮出来的东西不少,但因为保管不善再加上时光流逝,大部分都已经没有了价值,剩下的东西当中真正有价值的只剩下了三样:封灵盒里面的三颗赤精果,一尊下品法器丹炉,还有就是这一朵丹炉火种!

    赤精果的珍贵先前已经说过,无论是生吃还是练成赤精灵丹,对于武人境第四重修士进阶大圆满都有着绝佳的助力。

    至于那尊丹炉,本身就是一件下品法器,价值自然毋庸置疑,在品质相同的法器当中,丹炉属于最难炼制的一种,不但需要的灵材品质极高,种类繁多,而且在炼制的过程当中,还必须要炼器师与炼丹师的通力合作,因此,往往一尊下品的法器丹炉价值堪比一件中品的法器。

    然而这其中最为珍贵的却是那一朵丹炉火种,炼丹方式虽然并非只有火炼一种,但无可否认的是,修炼界绝大多数的丹药以及绝大多数的炼丹师,使用的都是火炼这种炼丹方式。

    而火炼多数情况下的用得还是两种方式,一种是炼丹师以自身灵力为根基凝聚而成的火种,这样的炼丹师通常修炼的都是火属性的功法,修炼其他属性功法的炼丹师也不是没有,不过与前者相比,无论是炼丹过程当中所付出的代价,以及在炼丹术上的潜力都远远不如。

    第二种自然就是找一枚天地孕育的灵火火种培育成丹炉火种,这样就不用受制于修士自身所修炼的功法,不过这样一来还有一个极大的困难,那就是在培养丹炉火种的过程当中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炼丹师的炼化、孕养,大量玉币灵石的灵气滋补,这些还不算,关键还需要丹气的滋养,这就需要炼丹师要用尚未培育纯熟的丹炉火种长时间且频繁的炼制丹药,再付出极低的成丹率以及大量的灵草浪费之后,才能够收获一枚可堪使用的丹炉火种。

    可以这么说,每一枚丹炉火种的成型,都需要一位炼丹术付出极大的精力和高昂的代价,自然也就变得极为珍贵。

    因此,当张玥铭从丹炉之中把这枚几乎将要熄灭的丹炉火种拿出来之后,几乎所有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了这枚火种身上。

    这些东西该怎么分?

    每个人的心中都在飞快的盘算着。

    在颜沁曦以及颜忠看来,他们七个人应当分为两个阵营,身为梦瑜县修士的杨君山理当是撼天宗一方。

    可在刘志飞、周必成以及张玥铭三人看来,他们三个才是真正代表撼天宗的一方,当然,杨君山也是他们极力要拉拢的,毕竟在这危机四伏的五行阵法当中,杨君山的作用是有目共睹的。

    然而在杨君山自己看来,他们七个人应当分为三个阵营,撼天宗、潭玺派和他自己!

    没错,杨君山认为自己此时的地位完全可以与其他两方的修士平起平坐,因为他是阵法师,而此时众人都在一位阵法大师所布下的大阵当中,没有他的带领,其他的六个人在这样的阵法当中完全就是没头的苍蝇,即便是侥幸不死,也只能全凭运气闯荡。

    而事实上还有一个被所有人都下意识忽略的人物,长孙星此时同样眼珠子在乱转,不晓得心中在打着什么样的主意,所有人都将他理所应当的视作潭玺派的跟班,更不会将一个武人境二重的小修放在心上,可长孙星心里怎么想的又有谁知道。

    几个人看着石窟中央地上的东西,谁也不第一个开口说话,杨君山朝着石窟外望了一眼,“嘿嘿”一笑,道:“那三位这个时候恐怕快要渡河了,要是再不拿出一个章程,到时候分这些东西的恐怕就不止我们七个了!”

    颜沁曦眨了眨眼睛,却是朝着杨君山道:“杨兄的贡献有目共睹,没有他,无论是我们潭玺派还是刘兄的撼天宗都不可能在这五行大阵当中行走这么长时间,我看这第一件东西应当由杨兄先挑!”

    这姑娘按照自己的推测已经在向杨君山卖好的同时,试着分化撼天宗与他的关系了,然而她却不晓得杨君山此时心中不晓得已经为她点了多少个赞,这可真是瞌睡有人马上送上来了枕头。

    不过刘志飞显然不愿让颜沁曦分化杨君山的手段得逞,他同样需要将杨君山绑在自己这一方,于是笑道:“姑娘怕不是搞错了,小杨本就是我瑜郡修士,此番在洞府收获,不等自然不会亏待了小杨,而且日后我等也必将上报宗门,到时候恐怕还会有宗门的奖赏下发!”

    “既然不会亏待了杨道友,那何不直接就让杨道友在这些东西当中挑选一件,难不成撼天宗的奖赏还不如地上的这些东西?”

    还真恐怕是不如,刘志飞等人心中低估,这话嘴上自然不会说出来。

    刘志飞想了想,却果断的对杨君山说道:“要不,小杨你看上什么了,自己先挑一件?”

    杨君山直接无视了刘志飞的迟疑语气,喜形于色径直道:“好啊!”

    杨君山走上前去,这些东西当中自然是丹炉火种最为珍贵,可那玩意儿是炼丹师玩的东西,更何况没有丹炉,一朵丹炉火种要来何用?

    杨家要崛起,成就一方势力,自然要建立自身的底蕴,炼丹师自然是家族崛起的一个必不可少的因素,杨家如今虽然还没有炼丹师,可这并不意味着杨君山提前去做准备,相比于一朵丹炉火种来说,一尊炼丹炉显然要重要的多,毕竟将来杨家真要出了一位炼丹师,没有丹炉火种还可以用其他方法解决,可要是没了丹炉,那可就是巧妇也难免无米之炊了!

    “我要它了!”杨君山指着这尊高有两尺的大青铜丹炉说道。

    见得杨君山所挑选的东西,无论是撼天宗一方还是潭玺派一方,似乎都不约而同的面色一松。

    丹炉虽然珍贵,可即便是潭玺派这般的一郡大势力,传承数千年,宗门内又怎么会没有几个丹炉存在,无论是颜沁曦还是颜忠,从一开始便没有将目标放在青铜丹炉上。

    潭玺派尚且如此,就更不要说撼天宗了,作为玉州第一宗门,撼天宗的底蕴要比潭玺派雄厚的多,作为炼丹师,张玥铭受到撼天宗的大力培养,无论是丹炉还是火种,他的手中都不缺,甚至比眼前的还要好!

    因此,在张玥铭眼中,不仅仅是丹炉,就算是那枚丹炉火种也没有放在眼中,他真正想要的是那封灵盒中的三枚赤精果。

    以他自身的炼丹术自忖,一枚赤精果搭配数种灵草,他能够炼制出一枚赤精灵丹,三枚就是三颗,能够令三个修为达到武人境第四重瓶颈的修士进阶大圆满境界的成功率大大提升。

    更重要的是,赤精灵丹这种最为顶阶的灵阶丹药一旦炼制成功,那就标志着自己已经可以向品质更高的宝丹发起冲击了!

    不过狡黠的颜沁曦显然看出了什么,在杨君山挑走了铜炉之后,果断的说道:“那三颗赤精果我们潭玺派要了!”

    “什么,不可能!”张玥铭顿时如同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这三颗赤精果可是关系着他炼丹术的提升,怎么可能让出去。

    颜沁曦满脸无辜道:“有没有搞错,那可是丹炉火种呀,赤精果怎么能比,把好的让给你们反倒不领情了?”

    同样满脸疑惑的还有刘志飞与周必成,两人同样搞不明白张玥铭为何放着一朵丹炉火种不要,而去争那三颗赤精果,那玩意儿炼成丹药虽说有助于修士突破瓶颈,进阶为武人境大圆满境界,然而堂堂撼天宗会缺三个大圆满修士吗?他们需要的是如同丹炉火种一般,能够长久的提升宗门底蕴的天材地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