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二百八十二章 消息

第二百八十二章 消息

    高师兄瞅了瞅邱师兄,最终目光还是盯在了张玥铭身上,但还是有些不太肯定的道:“你是说张师弟?”

    张玥铭笑了笑没有言语,杨君山虽然大半的心神都牵扯在身上的阵衣之上,可不代表他就不注意两人的言语,这两个人想着从杨君山身上套话,杨君山又何尝不想从他们身上探听些消息。

    邱师兄笑道:“高师弟你还不知道吧,张师弟幼年寻找仙灵之时曾有奇遇,得了一套上品锻体秘术传承,一直秘密修炼,这才有了今日成就,未来真传之位几乎不可动摇,而且张师弟已经将那一套上品锻体秘术上交了门派,只是据说这一套秘术的修炼条件却是极为苛刻,也并未没有在宗门之中大肆宣扬。”

    “真是如此?”高师兄满脸的难以置信。

    张玥铭看了看走在前面的杨君山一眼,目光之中闪过一道莫名的色彩,笑道:“当初在百雀山寻找仙灵,的确是在一座山洞之中发现了一片刻在石壁上的遗迹,后来小弟侥幸修炼有成,上报宗门之后,据说是一部上品炼体术,只是据宗门前辈们鉴定,这部锻体术修炼条件极为苛刻,似乎只有以熊类相关的仙灵炼入仙灵窍之后,才能够发挥出上品锻体秘术的功效,若是寻常人修炼,也不过就是一部普通的中品锻体秘术罢了,为此老师后来还专程高价为小弟换来了一枚仙灵炼化,这才能够着手修炼这部上品锻体秘术的传承。”

    “这样啊!”高师兄略带着一丝遗憾,很明显他当初唤仙灵的时候,炼化的仙灵与熊类无关。

    不过这几个人此时却是看不到走到最前面的杨君山的表情,此时的杨君山心中却是充满了震撼,当初在百雀山,真正得到大好处的看来不仅只有杨君山一个。

    他在坐山虎的洞穴当中得了八幅《山君图》传承;而张玥铭同样得到了一套完整的上品锻体秘术传承,当时杨君山不是张玥铭等人的对手而暂避风忙,看样子那头巨熊的巢穴也定然有着如同坐山虎洞穴一般的锻体传承,最终被张玥铭得了去。

    而张玥铭此时可以提起,莫不是同样也在怀疑着自己?

    实在是因为这样令人垂涎的传承出现在一只畜生的洞穴当中,着实显得太过诡异了,张玥铭虽然不晓得妖修之事,可也不得不怀疑当时整个百雀山仅有的两只没有仙灵在身的凶兽之间是否存在的某种关联。

    事实上在张玥铭察觉到踏地熊洞穴中得到的东西不凡之后,也曾去寻找另外那只坐山虎的洞穴,只不过因为那里着实太过隐秘,当他找到的时候杨君山早已经离开,而且早已经将石壁上的传承销毁,张玥铭乃至于后来的撼天宗修士并未察觉到有什么不妥。

    高师弟目光之中闪烁着艳羡之色,而后又瞅了杨君山一眼,道:“听师兄这么一说,却是让在下感到了奇怪,杨兄弟如今修为与张师弟相差仿佛,莫不是也曾经有过类似于上品锻体秘术的奇遇?”

    这师兄弟二人转了一大圈,目的便是想要套取自己修炼速度的秘密,他们四个人当中,只有杨君山与张玥铭二人是二十岁左右,高师兄与邱师兄二人都已经是三十岁左右的年龄,张玥铭是撼天宗的天才,又有庞大的宗门资源支撑,而杨君山一个乡村村正之子,拼什么能够与撼天宗的天子骄子相提并论?

    杨君山焉能听不说两人的言外之意,笑道:“在下如何能够与张兄相比,在下不过是前些日子侥幸进阶第三重罢了,而张兄进阶第三重的时日恐怕比在下早太多,而且若是在下所料非虚的话,张兄此时已经清气纳体,即将步入武人境后期了吧?”

    杨君山话音一落,就是高师兄与邱师兄二人也是一愣,目光不由的看向张玥铭,目光之中闪烁着莫可言语的复杂之色。

    张玥铭原本对于两位师兄的试探也是听之任之,可没想到杨君山一句话便将焦点又转移到了自己身上,不由愣了愣,笑道:“杨兄目光如炬,不过武人境后期的门槛可不那么容易踏过,在下虽然触摸到了瓶颈,可究竟什么时候能够踏过去了,就是在下也说不清楚!”

    他居然说的没错,张师弟如今都已经在准备进阶武人境后期了!

    高、邱二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人都能看到各自目光当中的一丝惊羡和一丝落寂,原本想要试探杨君山的心思,不知怎地一下子消磨的干干净净。

    张玥铭深深的看了杨君山一眼,转开了话题随意说道:“说起百雀山,不晓得杨兄是否还记得当时的情景。不过最近两三年,从宗门传回来的消息,却是这些豢养仙灵的场所每年所出的仙灵却是越来越少了,不仅仅是百雀山,就是瑜郡其他几个县的豢养仙灵的场所这几年出产的仙灵数目也是越来越少,而且品质也越来越低。”

    高师兄闻言惊讶道:“这可不是小事吧,宗门怎么说?”

    张玥铭皱着眉头道:“从老师那里听来的消息,似乎是原本一些能够蓄养仙灵的凶兽、灵植都不再孕育仙灵了,而且不仅仅是咱们瑜郡,似乎整个玉州的其他宗门也有类似的消息传出来,如今你们难道还没有发现么,修士之间进行仙灵交易的时候,价格是越来越高了。”

    邱师兄也皱着眉头道:“仙灵不足,定然会导致每年有许多适龄的少年修士无法唤醒仙灵,要是单凭辛苦修炼蓄积灵气来打开仙灵窍,恐怕所有少年修士的修为进境都要推迟三到五年,这可是大事!”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撼天宗三人看重的是仙灵孕育减少,必然会导致修炼门槛太高,修士培养青黄不接。

    可在杨君山耳中,听到的却是已经有大批原本用作孕育仙灵的凶兽、灵植已经开始懂得炼化妖气,它们以妖气来遮掩体内所孕育的仙灵,而这些凶兽和灵植就会是将来天地大变之后,妖祸兴起的来源和主力!

    就在杨君山神思不属之时,身后传来了杨田臣哆哆嗦嗦,甚至牙齿都开始打颤的声音:“小,小山,大,大概还有多长时间能出得这风寒……大阵,伯,伯父如今恐怕是快要坚持不下去了,你……不是还有那什么赤阳灵丹么,快再给……伯父一颗!”

    杨田臣跟在众人身后,一开始还有心思与众人胡言乱语几句,如今却是冷得瑟瑟发抖,勉力跟在众人身后,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杨田臣的话音刚落,走在最前面的杨君山突然停下了脚步,张玥铭等人神色一惊,暗自甚至提起了戒备。

    却见杨君山这个时候却是皱了眉头,似乎在向着两侧大阵所演化的冰霜墙壁寻找着什么,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张玥铭的提醒一般。

    张玥铭皱了皱眉头,正要再张口询问,却见杨君山突然一步踏了过去,眼看就要撞在了冰墙上面,可就在这个时候,那堵冰墙仿佛变成了虚幻一般,任由杨君山半个身子穿入了其中,远远看上去,就仿佛杨君山整个人被劈成了两半,剩下的一半还能诡异的靠墙站立一般。

    众人都不晓得杨君山在做什么,停下身来都站在他身后各自戒备,可就在这个时候那剩下的半边身子终于从冰墙之中把杨君山整个人猛然拉了回来,不过那从冰墙之中缩回来的手臂似乎还拉着一个人。

    “啦——”

    一声惊惧的大吼仿佛被人掐去了前半段,而后半段正高亢的声音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众人所走的冰路通道当中。

    一个头发、眉毛和胡子都挂上了晶莹冰条的大汉都杨君山从冰墙之中拽了出来,脸上还能隐约的看到惊惧之色,手中的一柄短矛对准了杨君山的胸口就要刺下去,可偏偏那矛尖却是在半空之中摇晃不定,就连灵识都无法锁定,让人不晓得该如何抵挡。

    可眼前一切的变幻,那大汉的声音戛然而止,短矛也在半空停了下来,脸上的惊惧变成了惊愕,眨了眨眼睛,有些不确定的问道:“杨,杨兄弟?”

    杨君山笑了笑,道:“曲兄也懂一些阵法?”

    眼前之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第一道阵法画地为牢时便认识的佳瑜县豪强区家子弟曲锋!

    曲锋目光掠过了杨君山身后的几人,手中的短矛悄然不见,用手挠了挠后脑勺,”嘿嘿“一笑,道:“咱哪里懂什么阵法,不过是一路横冲直撞,胡乱吓走罢了!”

    胡乱瞎走也能走到这里?

    要是换做平时,杨君山定然是不信的,要知道一开始进入风寒大阵的时候,杨君山可是在这曲锋的前面,如今两人虽然不在一条路上,可按照杨君山的估算,此时距离大阵的出口也已经不远了,两人与出口的距离来算却算得上是并驾齐驱!

    不过此时杨君山脸上却并未有丝毫怀疑之色,因为曲锋刚刚所处的位置,虽然距离出口不远,可在他看来却是一条死胡同,而且是一条充满了危险的死胡同,他能够走到这里几乎就是全凭运气误打误撞。

    若是换成一位武人境后期的修士,在发现走到死胡同之后,或许还有余力能够重头来过,可曲锋当时的情景,如果不是杨君山出手相救,恐怕也只能够是体力耗尽被冻成冰雕。

    不过说实话,这家伙的运气可当真不错,瞎走乱碰都能走到出口附近不说,几次三番遇到危险都能够化险为夷!

    “莫不是佳瑜县曲家的人?”

    邱师兄见到了曲锋的那柄短矛,神色间若有所地的问道。

    曲锋带了一丝警惕之色,问道:“你是谁?”

    杨君山笑着向他介绍道:“曲兄不要误会,这三位是撼天宗的内门弟子,身后那位是在下的伯父!”

    杨君山将众人相互介绍过之后,众人之间的气氛缓和了不少,邱师兄再次道:“久闻佳瑜县曲氏家传宝术蛇变蛟,凡是家族嫡传子弟都已蛇矛为本命法器,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曲锋“哈哈”一笑,道:“我区家的蛇变蛟宝术名气不小,不过在下却是不肖子弟,不过学得几分皮毛,让诸位见笑了!”

    邱师兄却道:“不然,看区兄先前施展短矛,矛尖一晃为七,这分明是将蛇变蛟宝术所传承的三道灵术中最难也是威力最大的蛇吐信练到了极为高深的境界,区兄不凡呐!”

    曲锋的目光之中陡然爆射出一道精光,随即便一闪而逝,脸上再次露出了一丝憨笑,道:“不想邱兄对我曲家的那点本事了解的这般清楚,倒是在撼天宗高足面前见笑了!”

    张玥铭与杨君山二人对于邱师兄和曲锋之间的言语交锋若无所觉,只有高师兄神色变幻,不晓得在琢磨什么。

    杨君山挥了挥手,带着众人继续向前走,曲锋在经过先前被杨君山拽出的那面冰墙时,用手指在上面敲了敲,“梆梆帮”,却是实打实的冰面。

    “这他妈可真是怪了,这冰墙不是假的呀!”

    曲锋最里边说着,心里似乎仍旧不信邪,加大了力气一拳砸了上去,一片冰屑乱飞,曲锋吃痛连忙将拳头收了回来,冰墙仍旧还是冰墙。

    杨君山自然晓得身后曲锋的动作,不过他可不愿停下来再向众人解释一般,这是阵法师的道理与奥妙,解释了他人也未必能懂,只有曲锋在那堵冰墙前踌躇了片刻,最后还是嘴里不停地说着什么,连忙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