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二百七十七章 阵余

第二百七十七章 阵余

    “咦,阁下何人,先前一路进入这条通道的道友当中却是没有你呀,莫不是先我等进入之人?”

    见得那人满脸警惕的样子,杨君山好笑道:“阁下这条路走了多长时间?”

    “两天,”那人突然惊觉,向后退了两步,道:“你到底是谁?”

    话音刚落,那修士头懂突然传来一声爆鸣,着实吓了他一大跳,接连向后纵了数丈才敢抬起头来,于是便看到了头顶上空漂浮的十几个白雾气泡。

    那修士脸色顿时变了,霎那间便想明白了之前自己根本不是一直在走路,而是困在了这样的气泡当中不自知,白白浪费了两天的时间。

    这个时候杨君山却是摩挲了一下下巴,暗道:看来这气泡也并非是一味的将人困住,这位居然就这般毫无所觉的走了两天,也亏得他运气好,没有被其他气泡当中四处乱飞的法术、法器砸死,而气泡居然自行降落消解,将他从阵法当中放了出来。

    想及之前在进入洞府时升起的石碑上的告诫,杨君山暗道这位洞府主人倒也仁慈,又或者说是叫人知难而退,之后的阵法恐怕就不会这般温和了。

    那修士见得杨君山一副思索的模样,对他的询问却是不理不睬,脸色不由一怒,可随即又似乎有所忌惮,只得尴尬的站在那里,因为杨君山此时战力的位置正巧挡住了前行的道路。

    那修士向着四周看了看,马上便发现了地上躺着的几具尸体,御使目光一转,便又将主意打到了头顶漂浮的十几个白雾气泡上来。

    “阁下最好还是将你的心思收回去,这阵法可不是用来杀人的!”

    杨君山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那修士微微一愣,虽然被说破了心思,可马上便笑道:“阁下多虑了,在下怎么能做那样的事情呢?”

    杨君山见得他言不由衷,也懒得多做理会,只是转身一边离开这里,一边说道:“这中禁锢手段是‘画地为牢’阵的根子,牢房虽说是禁锢,可同时也可算是对于禁锢之人的一种保护,阁下做了无用功也就罢了,要是再引起阵法反噬……”

    那修士嘴里嘟囔道:“多管闲事的家伙!”

    见得杨君山在笔直的通道当中走过了数丈的距离,而后身形却是越来越淡,最后如同波纹一般在通道之中忽然消失。

    “不试试怎么知道,没准是那家伙诓骗自己呢,再说了刚刚进洞府就被困了两天,再往里面走不定有多危险,嘿嘿,还不如杀了这几个,然后寻个机会逃出去呢,这样一来也不至于白来这一遭!”

    那修士便要继续动手试图攻击气泡中的修士,可刚刚将手中一件法器祭起便突然一愣,猛然转过身来向着杨君山离开的方向追去,满脸的懊悔之色,道:“猪脑子啊,刚刚那家伙对于阵法这般熟悉,难不成是一位阵法师?阵法师啊!”

    那修士刚刚同样在通道不远处消失,又一声厉啸从半空传来,轰的一声砸落在通道的地面,可一层淡淡的灵光从地面浮起,先前那看似强悍的一击却是不曾给通道的地面造成丝毫的损坏。

    此时杨君山正神色冷峻的蹲在地上查看着一具尸首,就在这个时候却突然听得身后又脚步声传来,不用问也晓得是谁跟了上来。

    “道友,刚刚走得急,在下却是还不曾询问道友的尊姓大名!”

    “没去验证一下在下所言是真是假?”杨君山依旧蹲在地上,头也不回的问道。

    那修士神色一正,断然道:“怎么能够,在下怎么会做那种事情!”

    那修士见得杨君山一直背对着他蹲在地上,虽然晓得实在查看地上的那具尸首,可也不觉有些好奇,从旁边绕了过来,可随即口中便是“嗨呀”一声,道:“这是被哪个豢养的凶兽给害了?”

    杨君山站起身来瞥了他一眼,道:“你见过哪家修士豢养的凶兽会专门掏人的心脏出来?”

    地面上的那具尸首整个右肩的半边肩膀都被撕裂,看上去是被什么猛兽不断的撕扯一般,而胸口上则有一个血洞,里面的心脏却已经消失不见了,而那死去的修士双目圆睁,满脸的惊悸之色,显然临死之际受到了强烈的惊吓。

    “不是凶兽是什么,蛮兽?反正不都一样?”

    那修士明显不以为然,这样一座极有可能是真人境修士的洞府,修士进入其中相互厮杀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至于这种残杀的手段虽然看着残忍了一些,可修炼界类似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

    嗯,看着小子的样子也不像是出身什么名门大派,莫不是一个得了阵法师传承的散修?

    要当真是如此的话,那可真是捡到宝了!

    那修士微微沉吟,便笑道:“在下佳瑜县区峰,不知小友如何称呼?”

    杨君山神色一动,道:“阁下姓区?不知和佳瑜县豪强区家是什么关系?”

    那区峰笑道:“在下正是区家子弟,这一次也是外出游历至此,恰巧碰到落霞岭有洞府出世,自然不想错过这等机缘。”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杨君山,梦瑜县人氏!”

    果然不是宗门大族的子弟,区峰笑道:“杨兄弟年纪轻轻便有如此修为,相逢便是有缘,不如我等联手探一探这洞府,如何?”

    杨君山似乎明白了区峰心中所想,也不去点破,只是道:“既然是顺路,那便一同走吧!”

    说罢杨君山站起身来,区峰连忙向前走了两步跟上,可不料就在这个时候,通道中的空间似乎猛然一晃,眼前顿时失去了杨君山的踪迹,那区峰心中顿时一慌,高声叫道:“杨兄弟,杨兄弟?你在哪儿呢,可莫要跟小兄开这等玩笑哇!”

    杨君山皱着眉头站在原地,灵识向着四周扩散,却一下子被撕扯的乱七八糟,明明在右边察觉到一个石墩,可那石墩分明实在左边;明明感觉自己在向前走,可向着双腿看去的时候,却发现双腿其实是在倒退!“

    这到底是扭曲了自己的灵识还是让自己的视觉产生了幻象。可又似乎都感觉不像!

    身后刚刚认识的那个区峰一下子在身边消失,似乎杨君山并未感觉到意外,可就在这个时候,杨君山的余光似乎看到了一柄短斧从左前方劈了过来,当他正要躲闪的时候,却猛然间反应过来,急忙朝着左前方又迈进了一大步,看上去仿佛生怕那短斧劈不到自己一般。

    可就在这个时候,从他的右后方突然传来一声脆响,猛然转头看去的时候,就看到有一柄短斧砸落在他先前站立的地面上,一层灵光从地面浮起之后消失,只剩下从斧刃磕出来的几朵火花溅落。

    短斧猛然间收回,一下子消失不见,杨君山看得出来这柄短斧乃是一件法器,连忙朝着短斧收回的方向快走两步,可眼前依旧是空无一人,随即他猛然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暗骂了自己一声“蠢”,正要采取下一步行动的时候,先前那一柄短斧突然再次出现,这一次却是从自己的身前当头劈来。

    这一次杨君山可以肯定不是误伤,而是有人在有意陷害自己了。

    杨君山想也不想,直接将手中一枚三寸见方的印玺托起,山君玺高悬半空陡然涨大,金黄色的灵光倒垂而下,将杨君山牢牢护住。

    轰的一声巨响,山君玺在半空当中一阵摇晃,那柄短斧最终命中的却是他的侧后方,不过却是直接被崩飞。

    杨君山心中恼怒,哪里容得对方如此轻易退走,伸手向前一划,一圈黄色的灵光从山君玺上剥离,化作一条光带向着倒飞的短斧一圈,不料却是圈了一个空,那断斧明明仍旧在倒飞,可却并没有实质,是幻象!

    杨君山马上收摄了心中的怒气,不过脸上却依旧阴沉的可怕,只见他伸出手指向着头顶上空一点,又是一圈黄色的灵光向着四周扩散。

    这一次灵光所到之处,四周仿佛想起了一片瓷器碎裂的声响,身周的景象再次一变,这里已经不再是通道,而是一座宽约数十丈的洞穴,而在洞穴一侧有一座三尺高的一丈石台,石台上站着三四名修士,其中一人正手持一柄短斧,见得杨君山的目光往来先是一愣,紧跟着又是狰狞一笑,那短斧再次脱手飞出。

    阵余之地!

    杨君山眉梢一挑,正欲迎着短斧飞来的方向走去,不料刚刚踏出一步,四周的景色突然从下而上开始变化,杨君山再次站在了先前的通道当中。

    这阵法与镜像有关!

    轰隆,杨君山先前明明是迎着飞来的短斧,可这一击砸在山君玺上却又变成了在侧后方,好在杨君山依旧稳稳的挡了下来。

    显然是那些从阵法当中逃脱,来到阵余之地的修士,见得杨君山陷入阵法当中,便起了谋宝害命的心思!

    杨君山心中杀意积郁,可人却变得越发的冷静,伸手再次向着山君玺一敲,又是一圈元磁灵光荡开,四周的幻象纷纷湮灭,正好听到一道蛊惑的声音说道:“……杀了他,那小子身上的宝物不少……”

    杨君山听声辩位,手中的蛇吻弓一拉即放,四周的幻象重新恢复,只剩下手中的弓弦在“嗡嗡”震动。

    ——————————

    罪过,又没有做到,媳妇儿生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