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地动

第二百六十八章 地动

    送走了安侠,杨君山似乎为自己的修炼找到了更加充足甚至急迫的动力,一连数日都在西山上的密室当中修炼度过,便是在后山演练法术神通的时候都少了,直到这一日西山整个山腹的灵气动荡将沉浸在修炼当中的杨君山惊醒了过来。

    这么快就突破了?

    杨君山嘴里嘀咕着,但人还是快步从密室当中走了出来,而后沿着山腹中开辟的密道一路前行,既是赶去查看情景,同时也是为了给突破之人护法。

    不料待得他走到山腹一条岔口的时候,迎面却是碰上了同样急匆匆赶来的安侠,两人相互一望同时一愣,几乎同时到:“怎的不是你?”

    却是两人都晓得各自到了突破第三重的最后时刻,杨君山被灵气动荡惊动之后,以为是安侠修为突破,安侠同样认为是杨君山成功突破,因此,两人都急着赶来为对方护法,哪里料到碰面之后却发现这灵气动荡却是另有其人!

    不过随即两人脸上便都带了一丝喜意,两人不约而同的转向另外一条岔道,在这条岔道上同样开辟有两间用来闭关的密室。

    这个时候,因为接近闭关之所的缘故,阵法的影响减弱,两人已经能够通过感受灵力动荡来感受突破之人的修为深浅,同时也确定了的确是刚刚突破武人境的动静。

    不过两人向前走了两步,转过弯儿来,正巧看到一间石室打开,杨君平带着满脸的艳羡之色走了出来,杨君山与安侠看到,脸上都微微闪过了一丝失望之色。

    杨君山笑道:“看来是宝章兄,说起来西山村几位有希望突破武人境的修士当中,也就属宝章兄积累的最为浑厚,进阶的可能最大,如今可算是得偿所愿了。”

    安侠也同样笑了笑,道:“这小子倒是好运道,要不是你们父子两个提携帮助,这小子想要进阶武人境,嘿,十年以后都算是幸运了!”

    “不管怎么说,宝章兄今年的年纪不过二十一二,在梦瑜县那也是正宗的少年英杰了,日后大有可为,从长远来讲,西山村却是平添了一大助力!”

    “少年英杰?”安侠低声嘟囔:“和你比他算什么?”

    杨君山就当没有听到他的言语,转而看向了杨君平,道:“二弟,最近闭关可有收获?”

    杨君平闻言大为气馁道:“大哥,我这修为一路走来可算得上是势如破竹,可修为到了第五重后,武人境的瓶颈却是生生挡了一年多,叫人好不气恼!”

    杨君山其实已经在杨君平从石室当中出来的时候便已经察觉到了他自身的修炼进度,周身上下涌动的灵气已经到了快要收纳不住的极限,明显已经将体内的仙灵根尽数转化为了灵力,就差最后一步开辟丹田里,可以说修为到了这个地步,随时都有可能打破最后瓶颈进阶武人境。

    杨君山指着他笑骂道:“你这小子,你才多大,今年不过十六,整个梦瑜县才有几个能在十六岁就突破武人境的?那些人哪个不是鼎鼎有名的天才,怕是在撼天宗都能挂上号的,你小子在第五重才憋了多长时间?你宝章哥在第五重生生积累了三年,这才有了今日的突破!”

    杨君平不服气道:“十六岁怎么了,大哥你不到十六岁的时候就进阶武人境了!你只拿我和宝章哥比,怎得不和你比?”

    杨君山一滞,旁边的安侠却已经笑出声来,一边笑还一边摇头,神色间颇为感慨,道:“还真是不能和你们这些晚辈比,哎,想想我们当年,哪一个没有在武人境的门槛上打熬个五年七年,就是十年八年的也算是幸运的了!”

    三人说话之间已经走到了最后的一间石室之外,这个时候从石室当中传出来的灵气动荡虽然仍旧强烈,可却已经趋于稳定,不再像先前那般起伏不定,这使得杨君山与安侠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看样子这小子进阶武人境应当不会出太大问题了,修为很快就能够稳定下来。”安侠说道。

    杨君山点了点头,朝着杨君平道:“从你们两个的积累上讲,你还不如宝章兄,他进阶武人境算得上是厚积薄发,修为最好还是脚踏实地,夯实了基础一步步来,这样才能走的更远,有的时候修为提升的快并不意味就一定能够走到最后!”

    杨君平显然没有将杨君山的良言听到心里,径直道:“那么哥你当初在进阶武人境之前积累的多久?”

    杨君山苦笑,一旁的安侠道:“小平你莫要事事都和你哥比,这世上总有一些出人意料之人,可绝大多数走的路子还是按部就班,这也是被人证明过的最稳妥的路子,别人的际遇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三人又在苏宝章闭关的石室外等了大约大半日的功夫,石室当中的灵气动荡越发的弱小,显然最危险的时候已经过去,苏宝章丹田已经成功进阶武人境,剩下的就是稳固修为,温养刚刚开辟成功的丹田了。

    杨君平显然情绪不高,见得已经不用再护法守护,便转身一头扎进了自己的石室当中继续闭关修炼去了。

    杨君山与安侠两人开始向外走去,杨君山笑道:“宝章兄进阶武人境,西山村的实力又增强了一分,杨家的实力也增强了一分!”

    安侠笑了笑,道:“小山你的修为也快要突破了吧?也不知道你爹什么时候回来,他不回来,这村子就得我照应着,哪里有时间修炼,恐怕修为进阶要落在你的后面了……”

    三县边境的落霞岭,在一片丘陵地当中,杨田刚看着林承嗣指挥着几个西山村的少年修士来回奔走,将一根根刻满了符纹的柱子按照他圈定的范围打入地下,同时还不时指点着身边的小女孩。

    如今的杨君馨十三四岁的年纪,已经开始渐渐的出落成了一个姑娘的模样,这几年她在林承嗣的言传身教之下,对于寻灵术的掌握学习的很快,在勘测地脉的过程当中,已经渐渐的能够为林承嗣查漏补缺,并承担一些并不要紧的推演过程。

    在杨君山带回来了落霞岭下可能藏有灵矿脉,而且这一次参与边境大战的梦瑜县村落都有可能参与开采灵矿脉的散碎支脉的消息之后,杨田刚马上便带着林承嗣来到了落霞岭开始了先期勘测。

    杨田刚自然晓得能够被撼天宗都看在眼里,并不惜与其他两派大动干戈的灵矿脉,即便是那些个散碎支脉也比村里的那些个贫瘠矿脉要强得多,能够先期进行勘测准备,到时候再通过县衙走通门路,以西山村如今堪比望族的实力,定然能够占到一条不错的支脉。

    日头已经渐渐西落,一天的时光就要再次耗去,杨田刚有些不耐烦的喊道:“我说老林你到底行不行,这几日来你折腾的可是不轻,一根根寻灵柱打到地底,却是一条像样的支脉都找不到,那些个寻灵柱可都是钱呐,换成玉币这都搭进去数百近千玉币了吧?”

    林承嗣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珠子,同样没好气的大声回道:“你问我我还要问你呢,你确定你家小子传回来的消息不假,这地下面果真有一条值得撼天宗大动干戈的灵矿脉?”

    “那还能有假?”

    杨田刚有些迟疑不定的说道:“我说老林,你不会是实力不济找不到吧?毕竟你这三等寻灵师……”

    “放屁!”

    林承嗣顿时如同踩了尾巴的猫一般炸了,高声道:“我会找不着?真要有那么大的灵矿脉,就算埋得再深又哪里会找不到,除非你家小子被人骗了,这地底下根本就没有灵矿脉!”

    “得了得了,跟你开玩笑呢,你这老小子还当真了!”

    杨田刚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你赶紧的吧,太阳快落山了,山头好大一片晚霞,这他娘的明天不会下雨吧!”

    林承嗣抬头望了一眼太阳落山的方向,却被依着山头的阳光晃得眼晕,可也看到了好大一片火烧云,不由的暗骂一声,朝着旁边的杨君馨吩咐道:“闺女,去告诉他们几个,将寻灵柱安置妥当之后,除了你之外就都退开去,为师马上就要再次启动寻灵术了,一旦开启,这方圆百余丈的地下是否有灵矿脉就能够判断个八九不离十!”

    林承嗣抬起头来又看了一眼落日,暗道明天下雨也好,正好可以歇上一天,见得众人都退开了去,杨君馨也站在他身边一动不动的准备看着他施法,林承嗣双手掐诀,引动脚下的符文盘,顿时剧烈的震动起来,一道道流光四下里游走窜连,将一根根打入地下的寻灵柱彼此相连,而后这些寻灵柱便剧烈的颤动起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猛然间从地底传来一声沉闷的巨响,杨田刚顿时变了脸色,林承嗣的寻灵术也顿时被打算,那一根根钉入地底的寻灵柱被震得从地下飞出,整个地面都摇晃了起来。

    杨田刚这个时候已经抢入阵中,一把将女儿抱住,然后一把拉住了惊呆的林承嗣将他拽了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你搞出来的动静?”

    林承嗣茫然道:“不是我,这是怎么回事,哪里来得地动,这也太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