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二百六十二章 俱伤(求订阅)

第二百六十二章 俱伤(求订阅)

    杨君山大惊失色,在阵法出现动荡的刹那,他便已经晓得发生了什么,这是有实力远超自己的修士被困阵法之后,第一时间便选择了对阵法的冲击,导致阵法运转几近失控,若非杨君山极力控制,恐怕阵法在先前的震荡冲击之下就会崩溃,可即便如此,他也被阵法反噬,体内灵力动荡伤及内腑。

    而能够在元磁灵光的袭扰之下,尚有余力反动反击的,除了武人境后期修士之外,杨君山不认为其他人会有这等实力。

    原本杨君山自忖以自身实力,足可以将元磁灵光大阵支撑一炷香的功夫,在这期间,撼天宗一方三支小队完全可以逆转敌强我弱的形势,即便是阵法崩溃之后,撼天宗一方就算占据绝对的优势也未可知。

    然而他这一切推测却是建立在其他修士对于阵法的无知,以及对于神秘莫测的阵法师的恐惧的基础之上的,却忽略了那六位武人境后期的修士原本也是出自天狼门或者开灵派的内门弟子,他们或许不懂得阵法,对于阵法师同样感到神秘陌生,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曾懂得对付阵法的方法,哪怕是最简单粗糙的方法,也能因为修为远超掌控阵法的阵法师而获得效果。

    好在这个时候撼天宗一方的三支小队已经杀入了阵法当中,有着杨君山的引导,他们从一开始便占据了绝对的优势,阵法之中不时的传来修士临死之前的惨叫,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属于天狼门与开灵派一方的修士。

    原本这个时候对于杨君山而言,正是收割人头战功的绝佳时机,相比于其他撼天宗一方修士还需要阵法的引导,杨君山可以做到对整个阵法内情景的一目了然,而且有蛇吻弓在手,他完全可以做到对任何人的直接有效的袭杀。

    可阵法在启动的一开始便遭受重创,杨君山只能将全部的精力放在维持阵法运转之上,极力延迟阵法的崩溃,好为己方争取更多的时间。

    轰隆,又是一声闷响传来,这一次对于阵法的攻击不是来自于阵法内不,而是阵法之外,那位在阵法启动的刹那逃脱出去的首领,在经过一番谨慎的试探之后,终于开始对元磁灵光阵发起了冲击,这让杨君山对于阵法的掌控越发的艰难。

    阵法之中的杀戮仍旧在继续,杨君山维持的阵法虽然不断的以元磁灵光袭扰被困的修士,奈何被困的修士过多,却是摊薄了阵法的威力,阵法本身对于被困修士的干扰并不强烈,更多的时候是凭借撼天宗一方修士借助阵法的遮掩而对敌方形成杀伤。

    熊希亮的运气不错,作为撼天宗一方仅次于三位队正的修士,借助阵法的遮掩,已经先后有两名同阶修士先是被他偷袭重伤之后,再被他强行击杀陨落,两个人头战功在手,再加上先前的积累,他的手中此时的人头战功也已经达到了五个,可以用来换取一件下品法器了。

    这让熊希亮的精神更加的振奋,能够得到一件额外的下品法器固然令人欣喜,但更重要的是,这可以让他在与熊家其他三代子弟的竞争当中获得优势。

    因为熊家第三代最为杰出的继承人熊希英成为撼天宗的嫡传弟子的缘故,因此,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他肯定不会再接掌熊氏家族,那么熊家接下来的继承人选便成为了第三代子弟争相觊觎的目标。

    这个时候,熊希亮按照杨君山用碎裂的元磁精石所制成的引导石符形成,所过之处,四周游动流转的元磁灵光纷纷散去,几步之后便再次发现了一名开灵派修士的身影。

    此人这个时候看上去如同疯魔了一般,将手中的法器胡乱的向着阵法的四周乱打乱砸,一道道法术,甚至灵术神通不断的被施展出来,四周地面一片狼藉,就连在他身周环绕游动的元磁灵光都几乎有被他打散的趋势。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率领一支开灵派小队的武人境后期修士郑庆元,熊希亮在见到此人的时候心中便是一动,此人此时被那杨君山的阵法迷惑了灵识,遮掩了视线,如果自己要是趁机偷袭的话,是否能够就此越阶击杀一名武人境后期的修士?

    这个念头刚一出现,熊希亮便感觉自己浑身都振奋了起来,他对于自身的实力一向自负,自忖能够偷袭成功将其重伤的话,自己有一大半的把握将此人击杀。

    熊希亮越想越是兴奋,即便是就此失手,他也有足够的把握借助阵法的遮掩做到全身而退,想到这里,他也不免要感叹几句,这个西山村的小子的阵法果然有些门道,难怪就连自家专修阵法之道的族弟也败在了此人手中。

    不过此事过后,倒是要向家族好生汇报一番,此人的天赋传承极为不凡,对于家族又抱有敌意,若然任其成长,假以时日,难保不会成为熊家心腹大患,只有趁此时机对其进行收复,若不能为家族所用,那最好还是趁着此人尚未成长便就此消除。

    熊希亮心中念头闪烁,便已经自觉对杨君山的未来进行了判决,不过他却没有忘记了眼前的人头战功,借助元磁灵光的遮掩而在郑庆元的周围逡巡,等待偷袭的时机。

    终于,在郑庆元一番发泄似地没有目标的神通爆发之后,终于感到了体内灵力耗损过半,不得不暂时停下手来喘息片刻,而这个时候他正背对着熊希亮所在的方向,根本不晓得危机已经潜伏在了他的身后。

    好机会!

    熊希亮手中的法器悍然出手,同时他也随在法器之后从元磁灵光之中跳了出来,飞快的向着郑庆元所在的方向接近,熊希亮十分清楚武人境修士进阶后期的强悍,他要在偷袭得手的第一时间展开强攻,否则一旦给了对方喘息之机,再想要击杀一名武人境后期的修士可就难上加难了。

    郑庆元在熊希亮从元磁灵光之中跳出来的刹那便已经察觉,然而待得他回头的时候,对方的法器距离他已经不到三丈。

    郑庆元顿时吓得亡魂皆冒,好在他到底是开灵派的内门弟子,身上自然有着保命的宝物,随着腰间一条玉带崩裂,一道乳白色的灵光如同水幕一般在他身前撑开。

    然而熊希亮势在必得的一击哪里是轻易可以用玉符就可以抵挡的,他的法器短剑瞬间冒出尺许长的锋锐剑芒,这是熊希亮花费了极大的辛苦才练成的熊家灵术传承亡魂刺!

    乳白色的水幕荡起一片剧烈的波纹,随即便告破碎,可郑庆元也趁此机会避开了要害部位,法器伸缩的灵术光芒刺穿了他的肋下,却也令他瞬间被重创。

    冲到近前的熊希亮喜形于色,伸手一招,法器短剑在半空之中划过一道漂亮的轨迹直袭郑庆元的后心,却听得“嘡啷”一声,反应过来的郑庆元同样御使法器击飞了短剑。

    郑庆元体内灵力动荡,不得不向后退了两步才稳住身形,反观郑庆元却是“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可目光之中的凶戾之气却是大盛。

    熊希亮一看不好,他可是聪敏的紧,不愿与拼命的郑庆元死磕,刚刚在偷袭之后的一击已经让他对于此时郑庆元的实力有了一个明确的估计,那郑庆元虽然看似尚有还手之力,可他肋下伤势却在消磨着他的实力,自己这个时候只需在阵法中躲起来坐等此人奄奄一息就是了。

    熊希亮将手中的元磁玉符紧紧一握,随着一道元磁灵光横扫而至,熊希亮人已经跳入其中不见了踪影,只留下郑庆元愤怒的咆哮和灵术神通在阵法空间当中的肆虐。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是在这个时候出现了难以置信的一幕,就在郑庆元再次将手中用来反击而蓄积的一道灵术神通毫无目的的发泄出去,杨君山一直竭力维持的阵法终于超出了崩溃的临界点,原本在阵法空间之中循环游走的元磁灵光瞬间崩散,整个阵法一下子便彻底崩溃开来。

    原本已经借助元磁灵光暗中游走到郑庆元侧后方准备伺机偷袭的熊希亮瞬间暴露,目瞪口呆的望着目光之中死气与戾气交织并怪笑着的郑庆元。

    “想要我的命,那就一起死!”

    郑庆元肋下的伤势已经伤及五脏六腑,整个右肺都已经被剑芒绞得稀烂,几乎已经没有了生还的可能,可他的垂死一击却令熊希亮无可阻挡,手中的法器瞬间折断,整个人被抛飞,人尚未落地,口中的鲜血已经连同碎裂的内脏一同喷出了出来。

    他一定是故意的!

    临死之际的熊希亮似乎看到了一道熟悉的光芒从远处直射而至,原本在发出舍命一击之后便摇摇欲坠的郑庆元瞬间被这道光芒击穿了后心!

    这是杨君山手中那件法器长弓射出的灵光箭,他一定是故意让阵法在这个时候崩溃,是他在陷害我,他要抢我的战功!

    熊希亮的意识在渐渐的陷入深渊之际,脑中翻翻滚滚的流转着这些念头,他张开口想要大声呼喊,可口中却如同一个破风箱一般发出“嗬嗬”的声响,直到摔落在地彻底没了声息,可眼睛却始终不曾闭上,僵硬在脸上的表情似乎在诉说着不甘与愤怒。

    远处的杨君山勉强将手中的蛇吻弓放下,随即便顾不得擦拭嘴角的血迹,头也不回的奔逃,这个时候先逃到三位队正身边才是最安全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