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二百六十一章 陷阵(续)

第二百六十一章 陷阵(续)

    尽管撼天宗一方凭借落霞岭隘口的地势之利竭力维持住阵型,但在对方四只小队与六位武人境后期修士的轮番狂攻之下,却是不得不一退再退,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已经先后有三位撼天宗一方的修士陨落。

    事实上,这个时候撼天宗三支小队虽然勉强保持着阵型不乱,实则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三支小队的队正也只不过是勉励维持罢了。

    “刘志飞,你们就此退走如何,再这样下去恐怕你们三支小队就要距离崩溃不远了,到时候你们面临的可能就是一场屠杀!”

    刘志飞手中的法器大开大合,以一敌二居然不落下风,可这样的斗法方式注定了他面对对方两位武人境修士断然不可能持久对战,然而他却面无惧色,大声嘲笑道:“要我说最好还是尔等快快退去才是,你们前后六支小队被我们堵截在这里,而开灵派的据点恐怕早已经被我们攻破,尔等现如今赶过去,没准正赶上我方六支小队的迎头痛击,与其如此,还不如就此退去,至少也能保全四支完整的小队,总比那两位丢盔弃甲要好交代得多?”

    “刘志飞,我等不过只想着给你等留条活路罢了,既然你等如此不识抬举,那可就莫怪我等心狠手辣了!”

    一名之后赶来的小队的队首似乎是六位武人境修士中的首领,见得刘志飞这般死硬,于是踏前一步居然以一人之力挡住了刘志飞的舍命狂攻,显然与刘志飞一般,此人也是一位即将尽皆武人境第五重的修士,只听此人大声道:“开灵派与天狼门的诸位同道,这一次的战功我等六位武人境后期修士统统不要了,只要击穿了眼前这三支撼天宗小队,我等的战功尽皆让给你等!”

    天狼门与开灵派同样有着针对猎杀撼天宗修士的战功奖励,奖励的额度虽然与撼天宗相比略有不及,可对于两派的修士而言同样有着足够的吸引力,于是两派的修士士气更加高涨,而撼天宗一方的压力越来越大,一路后退,眼看着整个隘口都要拱手让出。

    而就在那位为首的开灵派修士大声下达了奖赏令之后,天狼门与开灵派的修士一拥而上,撼天宗一方眼看就要崩溃,而更大的危险却已经接踵而至。

    那位为首的修士以一人之力挡住了刘志飞,却为郑庆元腾出了手,见得撼天宗此时已经是岌岌可危,郑庆元自然想着要亲手压上最后一根稻草,先前被撼天宗一方伏击,自己带领的一支小队折损了大半,返回之后定然会面临开灵派上层的责难,现如今便是唯一将功折罪的机会。

    “去死吧!“

    郑庆元只身向着失去了武人境后期修士护佑的撼天宗三支小队冲去,他要亲手击溃整个撼天宗阻击小队的信心,在他略显狰狞的目光之中甚至已经倒影出了撼天宗一方修士惊恐的神色……

    而后,一团灵光在他眼前升腾而起,不仅是他的眼前,他的左右、身后、甚至头顶和天空,仿佛一下子变成了土黄色的世界,在自己的视线所及之处,只有灵动的黄色灵光在闪烁游走!

    这是……,阵法?

    郑庆元神色一惊,随即他又想起了在边防修士当中流传的一个消息,说的是在撼天宗一方的边防修士当中出现了一名阵法师,难道……

    郑庆元到底是开灵派的内门弟子,尽管对于遭遇一名阵法师的暗算极为惊惧,可他还是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

    陷入阵法的修士要么马上开始全力冲击,以自身实力强行打破阵法束缚;要么就此固守,等待同伴救援,唯独不可取的就是犹豫不定甚至无动于衷,那样只能给阵法师以更加从容的调度整个阵法力量的时间,使得修士面临的危险加倍。

    郑庆元便是在第一时间发起了冲击,尽管他的灵识被阵法之中流传的黄色光芒扭曲的厉害,但他还是御使手中的法器向着四周一同狂轰烂炸,开灵派的传承灵术向来以色彩绚丽著称,这一番爆发却是将四周的黄色流光搅得天翻地覆的同时,也使得困陷他的这片阵法空间一时间色彩缤纷,仿佛打翻了染缸一般。

    就在对方向着隘口发起冲击的刹那,杨君山的阵法也终于在关键时刻彻底成型,然而这种大型灵阵,杨君山要想着悄无声息的启动可不容易,那需要一段极长的时间进行准备,而其他人不是阵法师无法代劳,只能由杨君山自己来。

    无奈之下,三支撼天宗小队在一开始不得不摆出一副竭力抵挡的架势,不仅仅是为了引诱对方上当,更重要的是为了给杨君山启动阵法争取时间,为此付出了己方三位武人境修士陨落的代价。

    好在杨君山修为虽然仅有第二重,可他所修炼的功诀《戊土灵诀》向来以灵力积累雄浑著称,论及灵力储备,杨君山自信不弱于第三重的凝聚成煞气的修士,这才使得此时他脚下所战力的镇盘,终于在本方三支小队即将崩溃的刹那,被彻底激活,大型的元磁灵光阵终于启动,大半个落霞岭的隘口被金黄色的元磁灵光所笼罩,眼看着就要被冲散了撼天宗三支小队突然在眼前消失,而后开灵派与天狼门诸多修士眼中的世界便只剩下了金黄的色彩。

    不过他们在临陷入阵法的刹那,也终于听到了那位来自于开灵派的临时首领的惊呼:“不好,是阵法,所有人……”

    灵光封闭了四周的世界,那道声音戛然而止,陷入阵法当中的两派修士顿时乱了心神,那位首领告知了众人所面临的险境,可下半句明显是告知众人抵御方法的言语却被阵法隔断。

    可这样的结果却是令两派的修士陷入了更大的恐慌之中,一时间不知所措,甚至有人慌乱之下如同惊弓之鸟,四周情景尽数被阵法遮掩,不分东南西北,仿佛哪里都蕴藏着危险,顿时将手中的法术神通向着四周胡扔乱丢,一时间惊呼惨嚎之声四起,可绝大多数却是在自相残杀。

    阵法,自己等人居然陷入了阵法当中,暗中居然有在修炼界向来以神秘莫测著称的阵法师与他们为敌!

    两派修士越是慌乱,恐惧之下出手便越发的凌厉,全然不晓得杀与被杀的都是己方的修士。

    杨君山在撑起阵法的时候,整个人体内的灵力几乎损耗了一大半,整个人看上去不但脸色苍白,甚至仿佛随时都可能虚脱一般。

    按照阵法中的接引,三位队正刘志飞和栗贲、纪成林很快与杨君山汇合,刘志飞上来便喜道:“小杨好样的,现在情况……”

    “现在情况很糟!”

    杨君山苍白的脸色仿佛一张白纸,只见他随手将一枚晶壁扔到口中“嘎嘣嘎嘣”的咬烂之后,随口用力一吸便将口中的玉晶渣吐了出来,这些玉晶渣上面蕴藏的灵力已经大部分被他一口吸干。

    刘志飞等三人明显没有想到,杨君山居然会这般奢侈到用这等“吸灵秘术”,来尽可能快的吸纳玉晶灵力恢复自身灵力的损耗。

    “吸灵秘术”,乃是修士通过玉币、玉晶币快速吸纳补充体内灵力的一种手段,只不过这种秘术所补充的灵力虽然迅捷,里面蕴藏的大半灵力却都要白白的浪费掉。

    可也正因为如此,当杨君山说出情况很糟的时候,三人都不曾开口质询原因,而是等着杨君山自己解释。

    杨君山苦笑一声,道:“阵法本身没有问题,可我还是忽视了自身的能力,一下子困住这么多的人,这个阵法恐怕维持不了多久的!”

    三人之中栗贲性子最急,不由张口问道:“那怎么办?”

    杨君山道:“先前的稳妥方案不能用了,否则虽最大可能的保护了我们的安全,可却杀不了几个人,一旦我撑不住,阵法崩溃之后我等依旧处于劣势,反而会遭到对方更加激烈的反扑!”

    纪成林一惊,迟疑着摇头道:“不行,你不可能在维持阵法运转的同时,还能兼顾到所有进入阵法绞杀的本方修士,如此乱战之下定然损伤严重!”

    杨君山一听就急了:“只能尽可能的快速出手解决了,能杀多少就杀多少,否则一旦阵法被破,我们恐怕死的更多!”

    “就这么办!”

    刘志飞瞅了杨君山一眼,目光中闪烁的光芒令杨君山心头一跳,可随机便坦然的与他对视,刘志飞反而收起了目光,道:“小杨说的对,是我们太想当然,这可是近五十名武人境修士,除了真人境修士出手,没人能困住他们,叫所有人进阵厮杀,不管怎么说,阵法掌握在小杨手中,优势还在我们这边!”

    刘志飞话音刚落,便突然听得鬼哭狼嚎般的喊杀声从阵法之中四起,杨君山先是一惊,紧接着就是一喜,道:“这两派修士自己打起来了,哦,是混战!”

    三位队正相互看了一眼,纪成林脸上闪过一道喜色似乎要说什么,刘志飞却是大手一挥,径直道:“叫所有人进阵,何扬刚刚避过了小杨的阵法,他很快就会采取措施的,我先去拦着他!”

    刘志飞冲出阵外,其他两位队正带人杀入阵中,而这个时候剧烈的震动突然从阵中传来,脚下的阵盘径直裂开一道贯穿的纹路,杨君山脸色狂变,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