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二百五十九章 杀二(求订阅)

第二百五十九章 杀二(求订阅)

    杨君山知道射出的灵光箭根本奈何不了郑庆元这样的武人境后期修士,事实上他的本意也只是阻拦郑庆元出手救援被围困的两支小队的修士罢了。

    机会就这么在郑庆元的手中转瞬即逝,栗贲原本漏人的担忧顿时一扫而空,随即心中便腾起了一团怒火,这家伙在被自己强攻的情况下居然还能觑得空间救人,这让生性要强的栗贲感觉脸上仿佛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

    面对状若疯虎一般上前纠缠的栗贲,郑庆元眉头大皱,他知道失去这样一次机会意味着什么,被包围的两队修士必然会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然而此时自己却是有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只能将利刃一般的目光死死的盯了杨君山一眼。

    这一眼仿佛凝聚了郑庆元所有的精气神,远远的盯在他身上居然有一种令他心惊肉跳的感觉,不过杨君山却并不害怕,因为他晓得这个时候郑庆元绝对不敢冲过来杀他。

    就算此人失去了理智,不继续想办法救援被围困的己方修士,杨君山也大可以向山岭后面一缩,有本事冲进阵法里面来,这一次他布置的可不是简陋的或者简化的灵阵,他自信凭借阵法可以与一位武人境后期修士一决高下。

    不过郑庆元显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当务之急最为重要的是如何最大可能的保证被围困的己方修士活着出来,在被栗贲暂时逼退之后,郑庆元只得暂时采用游斗的策略伺机而动。

    失去了两位武人境后期修士的策应,被围攻的两支小队顿时失去了主心骨,而撼天宗一方却是士气大振,先前在第五小队的冲击下被打乱了阵型,一分为二的开灵派小队几个脱离了大部队的修士率先遭殃,接连两人在突围当中被第五小队的人围杀。

    而剩下的三个拼命之下,眼看就要与其他两支小队剩余的修士汇合,远远的却又传来一声尖锐的厉啸,听得声音仿佛尚未到得近前,三人当中托在最后的一名开灵派修士的大腿却突然爆开一个被洞穿的血窟窿,随即便被一名第五小队的修士觑得便宜,一举斩杀,随即那人还略带着一丝得意朝着杨君山招了招手。

    抢人头战功?

    既然他要抢,那就抢一抢好了!

    杨君山抬了抬手中的蛇吻弓,要说灵光箭射出去的威力或许远不及御使的法器,可要说速度嘛……

    杨君山挑了挑眉毛,这人杨君山知道,他叫做熊希亮,听名字便晓得是梦瑜县第一豪强熊家的子弟,与熊希怡一般都是武人境第三重的修为,不过此人的实力还在熊希怡之上,而且与熊希怡的关系并不太和睦,最直接的证据就是这两位驻扎在同一据点的熊家修士平日里似乎并没有多少交流。

    不过这家伙的实力却是真的不低,三支驻扎在同一据点的小队当中,这熊希亮的实力可以说除了三位武人境后期修士就属他最高了,就连那熊希怡也不是他的对手。

    而这种实力最为直观的表现就是,当开灵派与天狼门两支小队的武人境后期修士被己方牵制之后,实力最强的熊希亮认为自己刷战功的机会到了!

    尽管身为熊家第三代的精英弟子,熊希亮法器、灵术神通都不缺,可谁又会嫌自己手中的宝贝多,人头战功自然是能多抢就多抢的!

    至于从杨君山手中抢夺战功,熊希亮就更不放在心上了,那个小家伙据说如今在家族当中也是挂了名号的,他的家族、父亲,包括他自己,都对熊家并不是太过友好,而且似乎还是一个小天才,懂得几套阵法,更是羞辱过自己的同族兄弟,要不是有密保显示这个小家伙和他的家族背后似乎有县令陈真人的影子,熊家哪里会吃这样的亏而不吭声?

    不过现在给他一个教训也好,反正自己也有分寸,想来就算是陈真人也不会在这些小事上计较!

    熊希亮脸上闪过一丝嘲讽般的笑意,他御使着手中的法器向着一名天狼门修士的身上刺去。

    这名天狼门修士的手中有着一件少有的防护法器,正是因为他的努力,接连挡下了他面前出手围攻的四名修士的神通,使得其他同伴能够腾出手来接应先前被冲散的五名开灵派修士汇合,可惜这五人就在这片刻的功夫便被斩杀了三人。

    熊希亮之所以选择捡这个看似乌龟壳子一般的修士下手,其实是因为他已经能够看得出来此人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在四名修士轮番进攻之下,尽管有着防护法器也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而他不但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更是人头战功的最后收割者,更何况此人同样有着武人境第三重的修为,斩杀此人可以稳稳的收获一个人头战功!

    事实上他的眼光还是极为毒辣的,这名天狼门修士的确已经到了强弩之末,见得熊希亮的法器袭来,勉力御使法器阻挡,可一声脆响之后,不但此人的法器被荡开,连他自身也因为袭来的巨力而接连后退了几步,一下子打乱了两支小队抵挡撼天宗三支小队围攻所搭建的阵型!

    熊希亮身边的几名修士同样觑得便宜,可哪里有早有准备的熊希亮快,只见他手腕一翻,伸出手指向前一指,他所御使的法器便已经化作一团流光,向着门户大开的天狼门修士胸口刺去。

    然而眼见得就要得手,熊希亮自己的嘴角都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可只听得“蓬”的一声,熊希亮脸上的笑意顿时变得僵硬,那天狼门修士的头颅突然在一团黄色的灵光掩映当中炸开,红的白的胡乱向着四周抛飞,同时自毁的还有他的那件守护法器!

    饶是在场之人大多都经历过生死,可这种爆头的景象仍旧让人觉得极为不舒服,而熊希亮却是因为眼前这具死尸失去了头颅遮挡的缘故,让他看到了几乎在近百丈的距离之外依旧保持着松开弓弦姿势的杨君山。

    只见杨君山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蛇吻弓,朝着熊希亮同样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随即便见得这小子缓缓地伸出了两根手指朝着他晃了晃!

    他什么意思,是在说自己已经杀了两个匪修?

    哦,不对,他的意思是说两个人头战功到手!

    该死,差点忘了那小子的修为只有武人境第二重,他这是在挑衅!

    熊希亮大怒,不等他做出反应,却又听得身前不远处又传来两声惨呼,却原来是因为那名天狼门修士被熊希亮击退,同时还扰乱了己方阵型,先前被挡住的四名撼天宗修士见状趁机出手,将暴露出来的两名天狼门修士斩杀。

    而与此同时,杨君山在一箭射爆了那名天狼门修士之后,原本只是为了报复熊希亮抢夺战功的他同样一愣,这才想到自己这可算是越阶斩杀,人头战功可是视作双份儿的,也就是说自己手中的战功已经达到了六个外加三分之一,一件法器已经到手的情况下还有剩余!

    哈!

    尽管杨君山从欧阳旭林那里得知这一次撼天宗作为奖赏兑换的法器都是同阶法器当中的低廉货色,可再低廉那也是货真价实的法器呀,有多少人苦求一件法器而不可得,而杨君山现如今手中已经有几件法器了?

    不过现在可不是喜悦庆祝的时候,就在杨君山出手从熊希亮手中抢夺人头战功的时候,郑庆元已经再次寻得机会暂时摆脱了栗贲,从侧前方直接冲入了撼天宗修士当中。

    几名撼天宗小队修士纷纷退避,却一下子将首当其冲的第七小队来自余家的武人境第三重修士余昶露了出来。

    无奈之下,避无可避的余昶只得硬着头皮接了郑庆元势在必得的一击,而后便口喷鲜血向后倒飞而去。

    这一下不但是撼天宗一方大乱,就是栗贲也慌了手脚,余昶被击飞可是向后落去,而他的后面可不就是被包围的最后十名开灵派与天狼门的修士么!

    这一下兔起鹘落,原本稳妥的围歼计划却因为余昶被撞入敌阵而出了纰漏!

    救人,这几乎是包括杨君山在内的所有撼天宗三支小队的第一反应!

    撼天宗一方一股脑的冲了上去,也顾不得围歼对方的修士了,尽管他们这时已经明白,余昶落入那般境地几乎是死定了,可还是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救人,就连纪成林与刘志飞也顾不得联手斩杀一名武人境后期修士的诱惑,转身杀了回来。

    “啪!”“砰!”“啊——!”

    人群之中先是炸起一道绿色的光芒,紧跟着又升起一个金黄色的光罩,紧跟着光罩破碎,便听得里面传来余昶的一声惨叫。

    再然后,开灵派与天狼门仅剩的这十名修士被冲散,就看到断了一只胳膊鲜血淋漓的孟昶被率先冲进来的栗贲从地上提了起来,他的身上还有烧尽的灵符灰屑和玉符岁末洒落,而其他三支小队成员同样聚拢而来。

    可另外一方的郑庆元与樊师兄也趁机收拢了仅剩的两只小队的修士,却发现刚刚刹那间的混乱居然又有四名己方修士陨落,如今连同他们二人在内,两支小队原本二十人,如今却只剩下了八个,而且还有三个人重伤失去了战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