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二百五十四章 残队

第二百五十四章 残队

    这是一座清幽静谧的所在,如果不是地面上的几具尸体的话,倒是一处极为适合隐居的所在,而如今这里的静谧却又多了几分森冷……ybdu。

    不过这一处幽静的山谷很快便被来人打破了原本平静,几名武人境修士以极快的遁速闯入山谷,有人口中大声催促着:“唐师弟,你们怎么回事,大伙儿都等你们……,戒备!”

    那声音在戛然而止之后,突然又是一声大喝,其实不用他吩咐,所有人在看到山谷中洞口外的几具尸体之后,马上便各自做出了反应。

    不过在众人小心翼翼探查一番,发现山谷之中没有埋伏之后进阶松了一口气,紧接着便神色凝重的开始查看地上的几具尸体,在验明身份之后,几个人的脸色很是难看。

    “怎么办?”

    “此地不宜久留!”

    “不找出凶手来吗,唐师弟的小队可以说是全军覆没,回去怎么交代?”

    “交代?再迟一些,咱们自己就先要交代在这里了,能将他们的尸首带回去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这里不是天狼门的地盘!”

    山谷中的人很快消失一空,不过在这些人离开大约半个时辰之后,山洞之中突然冒出了滚滚的浓烟,浓烟从山洞出来之后升上高空,很快便引来了梦瑜县修士的注意,不过当他们循着浓烟赶来的时候,山洞中匿藏的修炼物资早已经焚烧一空,不过无论是离开的天狼匪修,还是后来赶到的撼天宗边防修士,都不晓得里面已经少了十二大车修炼物资。

    西山村,统共从山洞中拉回来的十二大车物资被张铁匠与孟山二人兴高采烈的分了一半,杨家虽然只得了剩下的六大车物资,不过从那几名天狼门匪修身上搜到的储物袋却都在杨君山的手中。

    见得杨君山在那里悠闲的清点着这一次的收获,杨田刚皱了皱眉头,道:“那个熊家的女子你打算怎么办?”

    杨君山摇了摇头,道:“只是有了点眉目,具体的还没有想好。”

    杨田刚狠狠的喷了一口浓烟,挥手做了一个斩杀的动作,道:“你的想法太过冒险,我看还是就像张铁匠说的那样,干脆将她……,这样一了百了,也省得大家提心吊胆,囚禁在西山山腹密室当中始终是一个隐患!”

    杨君山带着一丝狐疑把玩着手中的一块怪石,闻言笑道:“爹你放心就是,儿子已经在她身上施了劫灵针,而且银针始终不曾从她身上拔出,那么她的意识便始终不会清醒,况且又阵法遮掩,即便是她的身上有熊家的一些可以定位寻迹的秘术印记,也决计追查不到西山村来,更何况天狼门匪修的那位首领您也看到了,生死关头各种底牌层出不群,而刘志飞身为撼天宗内门弟子,其手段势力只可能比那匪首要多,因此第三小队决计不可能全军覆灭,至少他刘志飞不会,所以熊希怡被天狼门匪修掳走的消息,熊家想必很快就会从撼天宗知晓。”

    在第三小队遭袭的第二日,杨君山急匆匆的赶到据点,却只看到垂头丧气且再次重伤的罗秉坤以及同样养伤的宁燃,至于刘志飞的确是逃出来了,而且是毫发无损的从天狼匪修的围攻当中逃出来了,不过自从昨天被陈纪真人叫走之后,却是到了现在还不曾回来。

    见到杨君山之后,三人相视苦笑,脸色异常沉重,想及这一段时间相处的熟悉面孔一下子就少了五六张,三人难免唏嘘,可却谁也不知道该先开口说些什么。

    过得片刻,这才由罗秉坤率先打破了沉默,苦笑道:“小杨你倒是好运气,昨日一战,哎,一下子去了五六个,九死一生啊!”

    杨君山沉痛道:“在下恨不能昨日与诸位一同杀敌!不管怎么说,罗兄你能够在匪修的围攻之中逢凶化吉,总归是大喜事一件!”

    宁燃闻言也是点了点头,而罗秉坤却仍旧只有苦笑。

    杨君山岔开了话题,问道:“刘师兄人呢?”

    宁燃开口道:“去了沙山村,据说陈纪真人也在那里,似乎要询问他遭袭的事情。”

    杨君山神色凝重,道:“看样子接下来边境马上要不得安生了!”

    宁燃深以为然,道:“边境的形势恐怕会变得比之前更加严峻,做好准备吧!”

    罗秉坤神色一愣,道:“怎么,还要咱们上?咱们第三小队可是被打残了呀,十个人就剩下了咱们四个,其中两个还在养伤,怎么也得给我们一段时间恢复吧?”

    宁燃笑了笑,道:“咱们打个赌怎么样,我猜刘师兄从沙山村回来之后,肯定已经带来了新成员,第三小队马上就要满员了!”

    杨君山与罗秉坤都是一怔,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想起了当初刚刚来到第三小队的时候的情景。

    过的中午,刘志飞终于返回了据点,随同他一起来的还有六名武人境修士,其中三个有着武人境第二重的修为,剩下的三个则是刚刚开辟丹田进阶武人境的样子。

    宁燃不着痕迹的朝着杨君山和罗秉坤眨了眨眼,便听得刘志飞已经开始向新人介绍杨君山等三人。

    说罢之后,刘志飞脸色一变,厉声道:“这一次的事情想必大家都听说了,咱老刘也不屑于遮掩,不过咱老刘长这么大却是不曾吃过这般大的亏,所以这个仇要报,而且从现在开始,从各位进入第三小队开始,这个场子必须要找回来!”

    宁燃微微一愣,道:“刘师兄,是不是急了点,毕竟大家初来乍到,总要有一个相互熟悉的时间,遇敌之后总也能有几分默契!”

    刘志飞猛然转过头来,宁燃等人这才看到他的脸色显得有些狰狞,只听他用近乎咆哮的语气朝着宁燃吼道:“六个人呐,五个眼睁睁的死在我眼前,熊师妹被人掳走,而我却无能为力,只能借助宗门赐下的几道保命手段才堪堪逃得性命,眼睁睁的看着同袍或死或掳,深恨自己修为浅薄,宁师弟可知为兄内心所受煎熬?”

    刘志飞这一番为了袍泽情谊一副看似逮谁喷谁的架势,倒是令六名新来的队员很快增强了归属感,跟随这样一个看重同袍之谊的队正总比那些个让他们做炮灰捞战功的队正强多了。

    宁燃没想到刘志飞居然这般发作,神色怔怔,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旁的杨君山见状连忙道:“刘师兄,是否要等第五、第七两支小队返回,咱们也好联手出击,围剿潜入境内的天狼门匪修,这样一来彼此也好有个照应,同时也能尽快的彼此熟悉起来?”

    宁燃与罗秉坤闻言都极为赞同,不料刘志飞却是神色凝重道:“不必了,这一战不是围剿潜入境内的匪修,而是在边境发起突袭!”

    杨君山三个都吃了一惊,惊讶道:“那潜入境内的匪修怎么办?”

    刘志飞突然恶狠狠的一笑,道:“正因为所有人都认为我们会先围剿潜入境内的匪修,所以才要反其道而行之,更何况经过昨天一事,大部分的匪修恐怕都已经潜回了凌璋县,剩下的也都是疥藓之疾!”

    杨君山这个时候算是看出来了,这刘志飞纯粹就是在拿着他们做托来收拾人心,树立他在队内的权威和形象,于是干脆便不再说话,而宁燃想来也是看出了缘由,懒得去做他的垫子,这才怔怔然不再言语。

    一旁的罗秉坤仍旧没有看出来,见得杨君山也不说话,于是问道:“那什么时候开始?”

    刘志飞瞅了一眼罗秉坤,沉声道:“已经开始了,边防二十支小队从今天开始便全线向凌璋县的边防修士发起反击,所以第五、第七小队你们是别指望了,他们这个时候恐怕已经开打了,咱们第三小队已经落后了!”

    接连两日,梦瑜县与凌璋县边境风云突变,先是撼天宗的边防小队遭袭,第三小队八名队员死了五个,被掳走一个,只有两人侥幸逃出,其中一人正是第三小队的队正,撼天宗内门弟子刘志飞!

    天狼门修士趁着榷场互市,三方停战之机潜入梦瑜县,大肆劫杀商队!

    消息传出顿时震动了整个半个玉州修炼界,据闻当第三小队的队正刘志飞将消息传到梦瑜县令手中的时候,陈纪真人当即与凌璋县的郎固真人翻脸,那日在榷场上空接连炸响了数声晴天霹雳,正是陈纪真人与郎固真人交手的声势。

    两位真人到底真否当真交手,除了当时在场的胡瑶县程真人之外,再无一人亲见,所谓两位真人交手的消息也多是他人臆测,不过程真人在返回胡瑶县之后,大力整饬备战,胡瑶县的边防小队不但防备梦瑜县,同时还防备凌璋县,这似乎也从侧面印证了先前的流言。

    原计划尚有两日时间才会关闭的榷场互市,在听到消息之后马上匆匆结束了最后两日的互市计划,好在这个时候榷场互市已经接近了尾声,虽说最终起了波折,可从总体而言,这一次互市还是算得上成功的。

    不过梦瑜县与凌璋县的交界形势就更不用提了,在第三小队几乎全军覆灭的消息传开之后,义愤填膺的梦瑜县边防小队居然出乎意料的没有先行围剿那些潜入县境的天狼门匪修,反而在边境线上发动了大规模的袭杀行动,短短两日之内,天狼门边防武人境修士死伤多达近二十人。

    ——————————

    昨天一章疲困之下弄错了章节,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