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分配

第二百五十一章 分配

    居然又有意见完好无损的法器保留下来,这可真是意外之喜了!

    杨君山虽然也觉欣喜,却并未像杨田刚等人那般喜出望外,而孟山在经过一开始的惊喜过后,神色也有些惋惜和不舍,因为他晓得,无论如何,这件法器也是不可能分到他的手上的。

    当着众人的面,杨君山径直将这件短鞭法器从地上捡起来,同时捡起的还有那匪身上的储物袋。

    这件短鞭虽然看上去不过大拇指粗细,可本身却是用十种不同种类灵材的纤细藤条经过精致加工之后编制而成,当然,所谓编制也只是表面看上去罢了,实则仍旧离不开炼器师的手段。

    杨君山有着前世的见识,自然一眼就看出这件法器底细,于是当着众人的面便将法器交到了韩秀梅的手中,道:“娘,这件法器倒是与你修炼的功诀颇为契合,正巧您进阶武人境日久,如今眼看就要丹田生出浊气进阶第二重,有这件法器在身,必将极大的增强您的实力。”

    韩秀梅虽然在见到这件法器的时候便是心中一热,可毕竟有这么多人在场,在剿灭匪修的过程当中都是出了力的,她自然不好意思开口索要,在见到儿子旁若无人的要将这件法器交在她手中的时候,不由有些嗔怪道:“你这孩子,在场哪里不是你的前辈,不要没大没小的让人笑话,这里哪里轮得到你说话!”

    杨田刚笑了笑没有说话,孟山却先开口劝道:“哎,嫂子,这我可就要为我这大侄子说两句了,要是没我这大侄子筹划,咱们哪里能寻得到这群匪的老窝?要是没有我这大侄子布下阵法,咱们哪里能够将这群匪修一网打尽?这件法器嫂子你就是不要,按照功劳来讲,这件法器也应当分给我这大侄子,就算是杨兄想要我也不服,如今我这大侄子要拿这件法器孝敬你,谁敢说二话?”

    谁敢,只要你孟山不说二话,那别人就是想说也没资格呀!

    杨君山有些郁闷的看了一眼孟山,这家伙一口一个“大侄子”的叫着,都说此人做荒土镇的镇守,老实的都有些犯傻,要不是荒土镇还有一个虽然强势却还算厚道的副镇守兼西山村村正的杨田刚帮衬,恐怕这镇守之位早就被有心人挤下去了,可杨君山现在却怎么看怎么觉得此人滑头。

    韩秀梅听得孟山之言,连忙婉拒道:“孟兄过誉了,这小子不过仗着一些小聪明、小运气,此战孟山出力不少,我看这件法器还是分给孟兄最为合适。”

    孟山哪里会要,真要厚着脸皮拿了这件法器,杨田刚恐怕也不会阻止,可今后自己与西山村的情分恐怕就算是尽了,如今的荒土镇可以没有他孟山,可却不能没有杨田刚,他孟山还想着继续留在荒土镇镇守的位置上捞好处,那就不能得罪杨田刚。

    孟山虽然不晓得杨田刚为何一直不与他争夺镇守之位,而是甘心挂着一个副镇守的名号一再助他,可他却知道西山村杨家所图不小,对此也是乐见其成。

    见得韩秀梅还要谦让,一旁的张铁匠又说话道:“杨家嫂子莫要谦让了,我看除了你,也没人有资格拿这件法器,嘿嘿,不过其他的东西多分咱们一点就行。”

    孟山对此也是大为赞同,道:“山洞里面还有这一伙匪修抢劫众人商队得来的大批修炼物资,杨家嫂子既然得了法器,那里面的东西多分我们一些就是。”

    这个时候杨田刚终于说话了,笑道:“多谢诸位好意,既然大伙儿舍得让出这件法器,那其余缴获杨某也没有吝啬的道理,如今咱们十二匹驮马兽只能带走十二车物资,那么孟兄和张兄两人便分一半去吧。”

    孟山与张铁匠闻言脸上都闪过一道讶色,先前他们赶来的时候已经同杨田刚讲明,缴获的物资两人只分一车就是,孟山虽然修为高出张铁匠一重,可张铁匠本人却是西山村民,比孟山又近了一层,因此两人的份额是相同的。

    可如今两人分配的战利品由一车增加到了三车,心中狂喜的同时也惊叹于杨田刚拉拢人心的大手笔,他们可没有杨田刚的财力,每一车物资至少值上千玉币,三车就是三千,这对于二人而言已经是一笔彻彻底底的横财了。

    两人还在犹豫着是否要推辞一番,却听得杨田刚大手一挥,道:“就这么定了!”

    两人顺理成章的将推辞的言语重新咽回了肚子里面,因为时间紧迫,随时都有可能有其他天狼门匪修找到这里与被杀的匪修等人汇合,于是孟山与张铁匠两人兴高采烈的牵着驮马兽从山洞当中各自拖出了三大车物资。

    见得众人都牵着驮马兽拖大车,杨君山理所当然的将那匪的储物袋收到了自己的怀中,倒是包鱼儿从其他四具匪修尸体当中扒出了两只灰不溜秋的储物袋,里面各自有着两尺见方的空间,杨田刚大手一挥,连同储物袋里面的东西一同送给了孟山和张铁匠,弄的两人又是一番感谢,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两只储物袋在被包鱼儿找到之后便大致过了一遍,一些对于杨君山有用的东西早已经转移到了杨君山事先交给她的一只储物袋当中去了。

    “咦,这只袋子不就是先前那匪身上扛着的那只吗,里面装的是什么?”

    孟山率先注意到了那只匪与杨田刚交手时被震飞的布袋,不过他还算是谨慎,虽然看到了这只布袋,却并没有直接上前打开,而是远远的御使法器割开了布袋,从里面顿时滚出了一个人来,而且看此人秀覆面身段玲珑,却还是一名女子。

    孟山“嘿”了一声,笑道:“这天狼门修士这匪修做的倒是惬意,不但劫财还劫色!”

    而杨君山在看到那从布袋当中滚出来之人身上衣衫的时候,脑袋却是嗡的一声,暗道:“坏了,怎么会是她!”

    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不太好看的还有杨田刚和安侠,他们两个同样识得布袋中的女子。

    孟山原本还兴致勃勃,他虽还没有看清此女子的容貌,可单凭这身段便让他心底热,正琢磨着将这女子要过来,返回村里之后做个小妾,可一看杨氏父子的脸色,心中不由跟着“咯噔”一声,迟疑着问道:“怎么,可是有什么不妥吗?”

    韩秀梅见得此女子已经昏迷,于是走上前去将她脸上的秀抚开,一张俏中带着冷意的秀脸显露了出来,不是那熊希怡又是何人!

    杨田刚叹了一口气,晓得这件事情不能隐瞒,好在众人此时还算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于是道:“此女姓熊,熊希怡,乃是本县三大豪强之熊家的人!”

    杨田刚话音刚落,孟山便“啊”的一声,脸上不但有震惊,还有惊恐!

    杨君山走上前去,伸手在熊希怡的脖子下方一抚,站起身来道:“是被秘术封禁了,没有生命之忧,这可是个烫手山芋,该怎么办?”

    杨田刚则若有所思道:“那天狼门的匪修为何留下了此女的性命,难道当真是因为好色?”

    孟山定了定神,道:“杨兄你不会是认为是此女的身份救了她一命吧?”

    杨田刚笑了笑,道:“孟兄和张兄以为呢?”

    这是在逼这两人表态了,无论此女留还是不留,消息一旦走漏,对于在场众人都没有好处,最直观的影响恐怕就是已经到手的大批资源恐怕保不住了,因此,这些到手的好处才是众人的利益共同体。

    孟山拍了拍身边大车的车厢,道:“反正孟某是不愿意自己分了三大车物资的事情让别人知晓的!”

    张铁匠则更是直接,道:“我看不如直接杀了,一了百了!”

    “不可!”

    杨君山先反对道:“这些豪强子弟的身上都有着秘术密符在身,一旦身死马上就会被家族之人知晓,还能依此确定遇害的大概方位,说不定还能有什么秘术神通锁定凶手气息,如今的熊家可不是咱们能够招惹的。”

    众人一听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越的惊惶无措起来,安侠道:“反正此女如今也么有神智,要不咱们只管将她丢在这里就算了,也省得整日里提心吊胆的。”

    安侠的话其实是说出了众人的心声,杨田刚却见得杨君山成竹在胸,“笑骂道:“你小子别卖关子,有什么办法说来听听!”

    杨君山笑道:“不管怎么处理此人,现如今咱们还是先行离开山谷再说,否则再过一会儿,难保没有匪修的同伙找来,那个时候再想逃就难了。”

    十二匹驮马兽拉着十二辆大车,一路疾行快走,一刻钟的功夫便已经到能了郡王府所在的地界。

    返回的路上,杨君山见得几人都神思不属,欲言又止的模样,突然笑了笑,冷不丁的问道:“咱们做一回绑匪,用这女子好生从熊家敲诈一些好处来,怎么样?”

    ————————

    家中有事耽搁,今日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