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二百五十一章 伏杀

第二百五十一章 伏杀

    “苏师弟真是越来越懒惰了,此地虽说足够偏僻隐秘,可也不是他偷懒的理由,咱们都走到山谷了还不见迎出来。”一名天狼门修士笑道。

    那为首的匪修皱了皱眉头,便又听得另外一人道:“别忘了曾师弟和游师弟两个身上有伤,苏师兄留下不仅是看家,还要照看他们两个,想来这个时候也是一时间脱不开身。”

    那匪首显然并未有所警惕,只是道:“好了,现在我们要以最快的速度将山洞里面用得着和带的走的东西挑选出来,然后马上撤离与其他的同门小队汇合,要尽快离开梦瑜县了,想来这个时候撼天宗的高层已经得到了我们潜入梦瑜县,伪装成匪修抢劫过往商队的消息,要是走得慢了,恐怕就要面对撼天宗布下的天罗地网了。”

    最先开口说话的那名修士有些不甘心的说道:“哪里料到咱们三支小队联手围剿那支撼天宗的边防小队,最终还被跑掉了两个,否则也不必这么急慌着离开,不过唐师兄,咱们抓这个女的做什么,还不如当初直接给咔嚓喽,总不会是师兄你看上了这女子要来个霸王硬上弓吧?哈哈……”

    众人一阵哄笑,其中两个人的身上明显带了不轻的伤势,一边大笑一边咳嗽,而那匪首的背上还扛着一只布袋,听先前那修士所言,似乎这布袋当中还装着一个被他们从第三小队擒获的人。

    那匪首修士有些不悦的说道:“别废话了,你们知道什么,这女子身份特殊,据我所知,撼天宗在梦瑜县的每支边防小队当中至少有两位修士来自于本县的三大豪强,别忘了,那支边防小队的队正叫着女子什么,熊师妹,这说明此女子乃是梦瑜县第一豪强熊家的人。”

    “那又怎样,师兄你难不成还想着给那熊家做上门女婿?可惜人家熊家乃是依附撼天宗的家族势力,你纵然有心,修为和皮囊也都过得去,可关键是人家不会接纳你这个天狼门的内门弟子呀!”

    说罢众人又是一阵哄笑,那匪首笑骂道:“你们几个知道个屁,想想这女子的身份,无论怎利用都能给本派带来绝大的好处,至不济也能从熊家手中交换到不菲的修炼物资不是?”

    众人闻言对于匪首师兄又是一阵恭维,几个人说说笑笑便已经到了洞口近前,其中一个在洞口大叫了一声:“苏师兄,我们回来了!”

    说罢便当先走了进去,众人原本走在一起,紧随此人之后,两个在伏杀撼天宗边防小队中受伤的同伴也走了进去,同时因为其中一个伤势较重,需要搀扶,因此第四个人也跟着进去,只剩下了走在最后肩上还扛着布袋的匪首。

    那匪首笑了笑正要走进去,却突然发现走到他前面的四个同伴虽然看上去连走带说笑,可偏偏他却一丁点声音也听不到。

    那匪首顿时变了脸色,他们在洞口布下了阵法不假,可那堑壕阵可不是用来针对他们自己人的,这是一个陷阱,阵法陷阱!

    匪首一颗心顿时沉入了谷底,下意识的朝着前面的几个同伴喊道:“危险,快出来!”

    可那几个匪修哪里听得到他的声音,仍旧说说笑笑向着洞里走去。

    匪首大急,右手猛地一扬,法器所化的一团灵光便已经从身前腾起,随着他手臂的指使,那团灵光便要向着洞口撞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在他的身后却突然炸起一声尖啸,一股凌厉的杀机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他背后杀来。

    匪首顾不得眼前陷入阵法的同伴,双臂猛然挥舞,那团灵光猛然转向身后甩去,同时他整个人也飞快的转过身来。

    可就在那转身的刹那,映入他眼帘的却是一件令他极为熟悉的法器,一直冒着火星和浓烟的上品法器旱烟杆子。

    “是你!”

    匪首大叫一声,他当然不会忘记先前劫杀一只商队时所遇到的那名与他修为、实力均不相上下的泥腿子修士,可他怎么有胆量敢来伏击自己,他又是怎么找到了这里设下埋伏?

    一瞬间,匪首的头脑当中闪过了无数的疑问,可眼前这出其不意的一击却令匪首一时间落了下风。

    一声闷响在半空之中炸开,一道以肉眼可见的灵气波纹以两件法器的相撞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山谷中的一切都以这一击为中心,向着外面倒伏下去。

    匪首闷哼一声,连番大战本就使他极为疲倦,杨田刚这有心算无心的一击又让他一瞬间落入了下风,可好歹他还是挡住了对方的一击。

    可杨田刚筹谋已久的一击又怎么会只有这些手段,就在双方法器相撞的刹那,那旱烟杆子的烟锅中陡然炸开一蓬火星与浓烟,翻翻滚滚的向着匪首烧来。

    不得已之下,匪首只得向后退了一步避开,身上扛着的布袋早已经被震飞,可就是这后退的一步,匪首眼前的景色陡然大变,原本葱绿的山谷一下子变成了一片昏昏沉沉中不断有黄色的光芒闪烁的空间。

    阵法,匪首晓得自己已经陷入了阵法当中,急忙将灵识向着四周扩散而出,似乎找到之前已经进入阵法而不自知的同伴。

    可就在他灵识刚刚扩散到十丈的距离,匪首便感觉到了不妥,他的灵识仿佛一下子脱离了掌控,所探知到的都是一些决然不可能存在的东西,他的灵识被阵法扭曲了!

    匪首急忙将灵识收回,心中最后的一丝侥幸也消散一空,能够影响到他的灵识扩散,那么这道阵法至少也是灵阵级别,也就是说这一次伏杀己方的人当中至少还应当有一位阵法师!

    四周的灵气传来波动,匪首脸色一变,就见得十丈之外的灵光陡然裂开,而后一只旱烟杆已经向着他敲来,匪首急忙御使法器挡下,可待得对手的攻击到了己身十丈远的距离才被发现,匪首纵然自忖实力要稍高于那个泥腿子修士,可以因为没有足够的反应时间也只能被动守御,被杨田刚的法器打得一退再退。

    就在那匪首被杨田刚逼入阵法当中的时候,早已经埋伏在洞内的安侠、张铁匠、韩秀梅也纷纷出手攻击已经进入阵法的其他几名匪修,而洞外紧随在杨田刚之后,孟山也御使一件法器从匿形阵中冲了下来。

    此时陷入阵法之中的匪修眼前是一片天昏地暗的场景,闪烁的元磁灵光让他们无所适从,而在阵法之外,杨君山、张铁匠等人却能够清楚的看到陷入阵法的众匪修如同没头苍蝇一般乱撞,他们只管将手中的法术、法器向着阵法中被困之人杀去,知道攻势接近他们十丈距离的时候,被困阵中的匪修才堪堪能够察觉到。

    可仅仅十丈的距离哪里够阵中的匪修反应抵挡,于是无论阵内阵外的修士是否有实力上的差距,在阵中的匪修一个个手忙脚乱胡嘶乱吼落入了下风。

    而随着杨君山一直埋伏在阵法当中的包鱼儿,也在这个时候按照杨君山的指引,径直欺到了一名受伤匪修身后三丈的距离,那匪修却依旧若无所觉,直到一道寒风直袭颈下,那匪修这才惊觉,可再想要抵挡却已经迟了。

    因为先前有着近距离射杀一名匪修而得到下品法器赤火瓶的经验,这一次杨君山埋伏在阵中原本就是想要故技重施,希望能够快速击杀一名身上有法器的匪修,也好再得一件法器。

    不过在尚未动手之前,杨君山也不晓得这些人当中哪一个的手中拥有法器,而那匪首还在阵外,因此便选了一个修为最高的匪修出手袭杀。

    这匪修在杨君山启动阵法之后倒也警觉,可惜他却是身上有伤的两名匪修中的一个,危急关头虽然勉力撑起了一道防护法术,却径直被杨君山的灵光箭洞穿,那灵光箭余势不歇,不过准头却是因此偏了一偏,堪堪在肩头炸开,一条臂膀被炸得稀烂。

    “灵术神通!”那匪修面如死灰,他见得灵光箭轻易破除了他的法术,便以为是有人以灵术神通偷袭,甚至来不及止住伤口喷涌的鲜血,只像一只没头苍蝇一般在阵法中乱闯,试图从阵法中闯出去。

    杨君山撇了撇嘴,灵光箭以蛇吻弓射出,威力倒也与徒手施展的普通灵术神通不相上下,不知底细之人见到了往往错认,这也是因为很少有人会使用弓箭类法器的缘故。

    蛇吻弓连张两次,一道灵光箭阻住了那匪修的退路,随后一箭射穿了他的心脏,第二名匪修也宣告陨落。

    而与此同时,阵法之中再次传来一声惨呼,杨君山亲自坐镇元磁灵光阵,阵中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却原来是另外一名有伤在身的匪修在安侠与韩秀梅的联手攻击之下陨落,这名匪修的实力原本就不济,只是一个武人境初阶的修士罢了。

    还有一名匪修此时则是在孟山与张铁匠的联手攻击之下狼狈至极,不过这匪修到底不愧为是天狼门弟子,尽管被二人围攻,又有元磁灵光阵的限制,虽然守得极为狼狈,可一时间却也并未显露败象。

    不过紧跟着杨君山一箭射出之后,这名匪修也很快便步了其他三人的后尘,五名天狼门匪修,如今便只剩下了那名武人境后期的匪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