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二百四十九章 运气

第二百四十九章 运气

    杨君山自忖以自身实力,至少也能够做到与一名第三重的修士纠缠,因此,在找到那一伙天狼门匪修的巢穴,并得到只有两名负伤修士留守的消息之后,他甚至来不及等杨田刚等人的到来,便先行赶了过来,便是因为他对于收拾两名负伤修士有着绝对的自信。

    可他却忽略了天狼门修士在这座巢穴当中原本就留守修士守护,而且这名留守修士本身就是一位武人境第三重的修士,若是再加上一名受伤的同样是第三重的修士与一名第一重修士,本命法器山君印并未在身边的杨君山一时间也犹豫了起来。

    可就在这犹豫的刹那,杨君山却是从这三名修士的闲谈当中得到了一个消息,先前那一伙天狼门修士在联络了同样潜入梦瑜县境内的天狼门小队之后,试图去追杀第三小队,以防止这个消息泄露。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杨君山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那些暴露了身份的天狼门修士在第一时间不是逃之夭夭,而是要联合起来反杀第三小队,以防止消息走漏,谁也不曾想到天狼门修士在撼天宗的地盘居然敢如此胆大妄为,可也正因为如此,才会给了天狼门匪修以可趁之机。

    这么说来,在这附近一定还有其他的天狼匪修小队,否则的话,单单依靠之前那只被打残了的小队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第三小队的对手。

    当然,第三小队此时也可能联系到了附近同样执行清剿任务的其他边防小队,可刘志飞最多也就是将消息散出并通知他们提高警惕罢了,这也只是可能罢了,万一刘志飞不曾将消息通知给别人,或者别人又没有收到呢,更何况第三小队几乎将这一支天狼匪修打残,报仇也是应有之义。

    第三小队危矣,可这个时候杨君山就算是知道了也不可能通知到刘志飞。

    杨君山在阵中望着十余丈外的三名天狼门修士,一瞬间心思电转,可就在这个时候,那名将药汁交给受伤两人的匪修好死不死的说道:“你们先喝药,我到洞口去看一看。”

    那名武人境第一重的修士笑了一声,道:“这座山谷这么隐秘,外面又布满了预警符箓和阵法陷阱,何至于如此谨慎?”

    那修士一边走一边道:“这里毕竟是在梦瑜县境内,谨慎一些总是好的,更何况我这心里总有些不太好的感觉。”

    他的感觉的确不曾出错,就在几丈之外的洞口遮掩了他的视觉的阵法当中,杨君山手中的蛇吻弓已经再次来开,一根纯粹由体内灵力凝聚而成的黄色长箭就指向了越来越靠近的天狼匪修的心脏。

    那修士越是走向洞口便越是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可他偏偏就是不晓得这种心悸来源于何处,眼见得距离洞口的距离只剩下了三丈,没来由的脚下便是一顿。

    可就在这刹那,明明空无一人的洞口却陡然钻出了一道黄光,那修士惊叫一声,心胆俱裂,可偏偏那黄光却一闪即逝,连给他躲闪的时间也无。

    “咯咯……”那修士口中牙齿上下敲击,颤颤巍巍的低下头向着胸口一看,却见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映照着身后两位同伴惊骇欲绝的表情。

    浓稠的鲜血从修士口中大口大口的涌出,他甚至没有来得及向那灵光箭射出的方向再看一眼的机会,便向前扑倒在地没了声息。

    “敌袭!”

    两名匪修陡然跳了起来,那名第三重的修士手腕一翻,一柄法器短剑已经抓在了手中,然而两人虽然被同伴的陨落而震慑,可一时间却是茫然无措,敌人在哪里?

    那突如其来的一箭正好被陨落修士的身形遮挡,他身后的两人甚至都不晓得同伴是如何死去的,可越是这种未知的恐惧,便越是令二人胆战心惊。

    便在这个时候,又是一道黄色的灵光箭从空荡荡的洞口陡然出现,直袭左侧匪修的面门。

    这一下两人终于看到了袭击发生的方向,也同时肯定了这是有人躲藏在了洞口的阵法之中进行偷袭,不过洞口的阵法如何会为他人所用而不自知?

    疑问在两人头脑中闪过,可却来不及再多想,有了准备的匪修尽管有伤势在身,但还是于间不容发之际躲开了灵光箭的袭杀,却将他先前所坐的石台炸的粉碎。

    那左侧的匪修来不及庆幸,抬头的刹那便见到又有一支灵光箭已经飞射而至,那修士大喝一声,手中的短剑法器同样电射而出,与此同时,他整个人猛然向着左侧的通道一纵,已经避过了洞口正面所对的方向。

    铮锵,一连窜的火花闪烁,灵光箭终究不敌法器短剑,被短剑斩做一蓬散碎的灵光,可已经避在旁侧通道的那名匪修却是脸色一白,体内的伤势发作,不得不伸手捂住了胸口部位。

    可那修士仍旧强忍着体内伤势的震荡,遥遥御使法器向着洞口那灵光箭射来的方向劈斩而去。

    原本空无一人的洞口处人影一闪,杨君山手持蛇吻弓已经进入了山洞,张弓又是一箭射出,铮的一声脆响,那短剑顿了一顿却是继续向着他飞刺而来,此时再次张弓已经来不及,却见杨君山伸手一指点出,嗡的一声响,那法器仍旧速度不减,可却被他一指点偏了方向,径直没入山洞石壁两尺深。

    杨君山拇指向着弹出的中指一抹,却见中指的指头肚上渗出了一滴鲜血,而且隐隐间指头中有一股酸麻,他虽然以碎石术点偏了法器短剑,可也不是没有代价。

    那匪修见得杨君山居然以徒手挡下了法器顿时悚然一惊,急忙向着洞内退去,而杨君山则在身后紧追不舍。

    眼见得两人进入了山洞左侧的通道,先前另外一名受伤的匪修却是从右侧的通道当中窜了出来,急忙向着洞口飞奔而去。

    可就在他窜出洞口的刹那,陡然觉得脑后生风,心中暗道一声不好,一股巨力已经从后背涌来,整个人顿时向前扑倒在地,紧跟着脖颈两侧陡然传来刺痛,那修士极力想要回转身躯,却听得自己的脖子“嘎巴”一声脆响,随即意识便沉入了黑暗的深渊。

    短剑法器紧紧的环绕在身周一丈之地,将十余丈之外接连不断的灵光箭斩落,可这名匪修在杨君山连续不断的强攻之下却也渐渐的油尽灯枯,特别是在他自身原本就有伤势在身的情况下。

    “我认得你,你是撼天宗边防小队的人!”那匪修突然说道。

    杨君山又是一箭射出,将这名匪修死死的压制在山洞通道底部,冷冷的说道:“那又如何?”

    那匪修御使短剑法器再次将灵光箭斩落,极力抑制住想要咳嗽的冲动,冷笑道:“你还不知道吧,你所在的边防小队如今恐怕已经被包围了,你的同伴这个时候恐怕都已经成了我们的刀下之鬼。”

    杨君山再次将蛇吻弓拉开,又是一道灵光箭渐渐凝聚而成,令对面的匪修心中抓狂,眼前这个武人境第二重的修士体内灵力该有多么浑厚,才能够源源不断凝聚出灵光箭?

    只听杨君山淡漠的声音再次响起:“那又如何?”

    那匪修急声道:“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你的同伴陨落吗,难道你就不打算救他们吗?难道……”

    杨君山来开的弓弦一松,灵光箭在虚空留下一道淡淡的光华痕迹,那匪修口中的声音戛然而止,却听得杨君山冷冷说道:“反正已经来不及,还不如杀了你,至少也能捞个够本,不是吗?”

    当的一声脆响,那短剑法器再次斩灭了灵光箭,可法器自身却已经摇摇欲坠,匪修体内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可从口中涌出的却是一滩淤血。

    “我的师兄弟会为我报仇的!”那匪修晓得自身已经难以幸免,只剩下了脸上的狰狞与口中的咆哮。

    “我等着!”

    杨君山又是一箭射出,这一次那匪修甚至连做出抵挡的力气也失去了,整个人猛地向后一仰,喉咙已经被灵光箭射穿,那法器短剑“嘡啷”一声掉落在地,但在那匪修陨落之前便已经自毁,碎裂成了数十粒大小。

    “可惜!”

    尽管杨君山对此早有预料,可眼见得一剑法器在眼前自毁,心中不免仍旧惋惜,摇了摇头走到那匪修尸体跟前,从腰间摘下了一只淡蓝色的储物袋,灵识向着袋中一扫,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转身便走出了这条通道。

    山洞入口处,见得虎妞从洞口走了进来,杨君山晓得另外那名受伤的匪修也不曾逃离,于是便来到最先被他射杀的那名天狼门匪修身前翻找,果然在他的胸口衣襟当中翻出了一只小巧的黄色锦袋。

    以灵识强行摸出了这只储物袋口的禁制,杨君山双目猛地睁大,口中“哈”的一声,笑道:“法器?这家伙身上居然有一件法器,这回运气可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