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巢穴

第二百四十八章 巢穴

    刘志飞因为天狼门修士伪装劫匪之事急于向撼天宗汇报,所以先行离开,在征得他的同意之后,杨君山暂时离开第三小队,随同商队一同返回西山村,约定了三日之后回据点报到。

    在第三小队其他成员离开后不久,商队经过整理之后重新上路,这一路却是再无波折,很快便进入到了荒土镇的境内。

    这一次榷场互市之行,西山村虽说大有收获,但在最后遭遇劫匪却是损失了一名武人境修士,还有一人重伤,再加上十余名村民伙计的死伤,使得这一次榷场之行蒙上了一层阴影。

    入得荒土镇之后不久,西山村商队很快便与前来接应的西山村修士汇合,同时赶来的还有土孟村前来接应孟山等人的修士,此时已经绝对安全,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向着各自的村落返回。

    而杨君山趁着人不注意,与杨田刚耳语一阵之后,便悄然离开了商队,向着荒土镇与荒山镇交接的一片山林之中走去。

    在这片山林之中大约等待了半个多时辰,一阵山风从林间穿过,杨君山猛然睁开了眼睛,嘴角微微露出了一丝笑容,道:“这么快就回来了?”

    杨君山身侧十余丈远的一颗大树之后探出来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向着杨君山做了一个鬼脸,道:“真没劲,还是被你察觉到了。”

    杨君山笑了笑,包鱼儿脸上却是带了一丝恼怒,道:“可恶,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发现我的,先前在小鬼境的时候便躲不过你的查探,现如今进阶厉鬼境了,还是被你发现,刚刚那些个匪修当中武人境第三重的人都没有发现我在一旁窥视,只有那些个武人境后期的修士才似乎察觉到了我的存在。”

    杨君山当然不会告诉她原因,而是问道:“虎妞呢?”

    一声低沉的虎吼从林中传来,借助树林中各色草植林木的遮掩,一只色彩斑斓的庞然大物在林间忽隐忽现,而后突然从杨君山身前一颗巨树后闪出,而后猛然向着他的身上扑来,那圆睁的虎目当中居然能够看出一丝兴奋的色彩。

    “哎呦,哎呦,可别!”

    杨君山“大惊失色”,如今的虎妞可不是先前的那只半大的坐山虎,进阶灵妖之后,她的身躯几近一丈,整个体重不啻千斤,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如果还像以前撒娇一般往他的怀里扑,那后果可就不那么美妙了。

    饶是杨君山肉身强横,却也被虎妞扑过来时带起的力道撞了一个人仰马翻,直把旁边的包鱼儿笑弯了腰。

    与虎妞嬉戏了片刻,杨君山用手挠着坐山虎颈后的软肉,虎妞这才蹲在他身边安静下来,舒服的眯着眼睛,远远的看上去仿佛睡着了一般。

    “先前多谢你了,要不是有你们两个暗中照应,我父亲的商队也不可能坚持到那么长时间。”杨君山道。

    包鱼儿轻哼一声,道:“你知道就好,现在知道姑娘我的用处了吧?”

    杨君山笑道:“鱼儿姑娘的能力在下是从来不曾怀疑过的。”

    见得包鱼儿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杨君山也不以为意,继而问道:“怎么样,没被他们发现吧?”

    包鱼儿摇头道:“原本是很难避开那一伙匪修中的那个武人境后期修士的,不过那匪首撤退之后一路上心事匆匆,除了将几枚传讯符发出之外,便径直去了曲武山一处山谷,那里有一座山洞似乎是他们的暂时栖息地,因为怕他们在附近留有预警手段,所以不曾靠近去查看,不过位置却已经记下了。”

    杨君山脸上露出一丝兴奋之色,道:“只要能够找到他们的落脚之地就好,如果这一伙天狼门修士不是第一次伪装匪修抢劫的话,那么这一座山洞恐怕就是他们用来藏匿抢劫来的修炼物资之地。”

    “不过,”包鱼儿看了看杨君山,道:“那一伙匪修在进入山洞之后不久便又离开了,不过离开的时候只有五个人,有两个在先前斗法当中受伤的人留在了山洞之中。”

    “什么?”杨君山猛然站起身来,来回走了两步,向包鱼儿吩咐道:“事不宜迟,鱼儿你尽快通知我爹赶来,原本还想着伺机而动,可没想到机会来的这么快,你把山谷所在的大概位置在地图上标出来,我和虎妞先寻过去看一看。”

    杨君山与虎妞按照包鱼儿在地图上标注出来的位置,再次来到荒山镇之后,很快进入曲武山当中,一路穿山越岭向着那一座天狼门修士隐藏的山谷寻去。

    天狼门修士所隐藏的这一座山谷极为偏僻,距离凌璋县却是极远,边境巡防修士很少会注意到这里来,而且进出山谷的道路却并不崎岖,相反还有一条狭窄却颇为平坦的缓坡通往山外。

    这一伙天狼门修士在抢劫其他商队之后,应当便是通过这条小路将物资运到了山谷之中,也不晓得他们是如何找到这样一处所在,莫不是天狼门修士早已经开始了对梦瑜县的渗透,所以才会对这里这般熟悉?

    压下了心里面的胡思乱想,这个时候两人已经接近了山谷,甚至远远的能够看到山谷中开辟的那一座山洞,按照包鱼儿所说,里面至少应当有两位受伤的天狼门留守修士。

    杨君山低声在虎妞耳边吩咐了几句,虎妞这个时候虽然还不能开口说话,但却已经能够听得懂杨君山的言语,闻言便从他身边离开,悄无声息的在山林之中朝着山洞的方向迂回前进。

    而杨君山自己则向着避开了山谷进出的通道,同样从半山腰绕了进去,包鱼儿之前便是因为担心天狼门匪修在山谷之中做了预警布置,而作为一名阵法师,杨君山之前在山谷之外便已经确定了山谷之中不但布置了预警阵法,符箓陷阱,甚至在洞口处还布下了一座简单的阵法。

    收敛了自身的气息,山谷中布下的陷阱和禁制不但无法瞒得过杨君山的灵识,反而在经过他稍加改动之后,连本身的作用也被消解了。

    就这样,一路行进到了山洞入口处,里面的天狼门修士根本不曾察觉到危险已经一步步向着他们逼近。

    杨君山屏息凝神查探着洞口布下的阵法,却原来只是一座简单的法阶级别堑壕阵,这样的阵法既可以用来作为阵法陷阱,同时也能够作为防守阵法。

    不过杨君山很快便发现这座法阵同样是用阵棋布置完成的,这样杨君山不由松了一口气,他一开始还以为这一伙天狼门匪修当中也隐藏着一位阵法师,看样子是他多虑了。

    作为一名阵法师,要是单论布阵水准的话,杨君山只能算是一位普通的阵法师,但对于已经掌握了阵窃之术的他而言,单论拆解阵法的话,他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大师级。

    不过杨君山却并未动手将洞口的阵法完全拆除,而是在不触动阵法的前提下,对布阵的阵棋进行了改动,使得这一座阵法变得面目全非。

    随后杨君山便大摇大摆的踏进了阵法当中,而阵法却并未有丝毫的感应,而就在杨君山进入阵法之后,山洞上方的山林之中刮起一阵狂风,虎妞也已经趁机潜伏在了山洞附近。

    这一座山洞当中开辟的极为宽敞,杨君山虽然进入了山洞当中,实则却是站立在山洞阵法的内侧边缘,而就在山洞口向里十余丈远的地方便正有两位武人境修士盘坐在那里似乎在运功疗伤。

    这两人看着面熟,杨君山可以肯定这两人便是先前那一伙劫匪中的两个,这两名受伤的修士一名修为在第三重,而另外一个的修为才刚刚开辟了丹田。

    在这两人左右两侧则各有一条通道,远远的能够看到里面各自堆砌了不少东西,应当就是这些人打劫之后运到这里的各种修炼物资了。

    杨君山心念一动,手中已经多了一张仿佛玉质一般的长弓,修长的弓臂看上去就像是一条白玉雕刻而成的大蛇。

    杨君山手持长弓,体内灵力运转,随着弓弦被拉开,一根土黄色的灵气长箭慢慢成型,并随着长弓越发的张开而变得越发的清晰,而灵气长箭也遥遥对准了盘坐在他左手侧的那名武人境第三重的负伤修士。

    可就在这个时候,从右侧通道深处突然传来了脚步声,杨君山心中猛然一惊,原本就要松开弓弦的右手缓缓的放松,抬眼看去时,就看到一名武人境修士端着两碗漆黑如墨的药汁走了进来。

    这里居然还有一名武人境修士,而且还是一名健康无损的武人境第三重修士,可包鱼儿先前明明看到这一伙天狼门匪修一行七人来到这里之后,只有五人随后离开的。

    杨君山心中一沉,他却是忘了,这一伙天狼门匪修所选择的落脚之地虽说偏僻,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平日里不会在这里留有人来守护存放在这里的物资。

    这下子可有些麻烦了!

    就在杨君山犹豫着是否出手的时候,却听得那刚刚将两碗药汁交给两名受伤修士之人说道:“算一算时间,王头儿他们应当已经追上那一伙撼天宗的边防修士了,不知道其他小队的人是否已经追了上去。”

    那名第三重的受伤修士闻言放下手中的药碗,道:“那些人铁定已经知晓了我们的身份,这个时候那些人肯定急于返回边境据点将消息上报,而这一段时间就是我们剿杀这一伙边防修士的最佳时机,只要将这一伙人都杀了,那么我们进入梦瑜县境内抢劫商队的秘密就不会暴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