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二百四十七章 伊始

第二百四十七章 伊始

    护心灵丹是撼天宗炼制的一种对于疗伤极具疗效的灵阶丹药,向来炼制极难且出产极少,因此每一颗丹药都价值不菲,撼天宗每年向外发放的数量有限,却总能够换回不菲的修炼资源。

    不过这种丹药通常撼天宗发售之后,都被瑜郡或者玉州修炼界大大小小的势力瓜分殆尽,哪里能轮得到普通修士身上。

    不过这一次榷场互市,为了吸引商队前来,陈纪真人显然也是下了番力气的,请出了若干诸如护心灵丹之类的宝物在榷场之中发卖,而杨田刚显然运道不错,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买到了一颗堪称是武人境修士的保命之物,因此这才令杨君山显然有些惊讶。

    不过这颗丹药显然在他手中还没有捂热,便被他毫不犹豫的拿了出来救人,而且救的还不是自己人。

    杨田刚没有回答杨君山的询问,不过他将灵丹拿出来之后却是有着一瞬间常人难以察觉到的犹豫,这叔侄两个该救哪一个?

    石南生虽然还保持着清醒,可口中却说不出话来,只能竭力以目光望向身旁的石敬轩示意,显然是要杨田刚用灵丹来救自己的侄子。

    事实上此时两个人看似都生命垂危,可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石敬轩的伤势要比石南生要轻一些,要是救得过来,只需一两年的时光就能够恢复如初,而石南生的伤势则是内腑震荡之后,直接打破了丹田空间,也正是因为丹田破损所带来的强烈痛楚,这才使得原本昏迷的石敬轩反而醒转了过来,不过即便是侥幸救得他人下来,修为不但再难有所存进,恐怕还会直接掉入武人境初阶。

    石南生想要杨田刚救石敬轩,不仅仅是要把生的希望留给自家侄子,还有他已经察觉到了自身伤势的缘故。

    然而杨田刚接下来的却是不由分说,径直捏开了石南生的嘴,将这颗耗费了西山村大笔钱粮换来的灵丹塞进了他的口中。

    这石南生瞪大了双眼,似乎还想着拒绝,然而那灵丹却是入口即化,随即便化作一股灵液灌入腹中,只剩下那石南生一双目光带着复杂的恨意盯着杨田刚,可随着灵丹药力的发散,随即也失去了意识。

    徐三娘在一旁幽幽的说道:“村正大人缘何不救石公子而是救了石南生,石公子未来的成就可比石南生强多了!”

    杨田刚闻言一愣,瞅了瞅徐三娘,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懊悔之色,道:“哎呀,三娘你怎得不早说,之前却是心急之下径直将丹药塞进石兄的口中了,奈何这种灵丹本人也只有一颗,这可如何是好?”

    徐三娘冷笑一声不再说话,一旁的杨君山却是寒声道:“怎么,徐族长这还有意见了?我父亲花了多少玉币找了多少门路才求来这样一颗灵丹,原本是用来保命的,如今却是毫不犹豫的拿出来救人,怎得徐族长还怪罪我父亲救人救错了吗?”

    徐三娘只是冷笑,杨君山却是不依不饶,道:“不说我父亲还救了石南生,就算是看着他们叔侄二人就此死掉又算什么?谁规定了我父亲就必须要救他们性命?”

    “这小子原本就不值得救!”

    因为先前的大战而一直不曾缓过劲儿来的孟山这个时候突然气喘吁吁的开口道:“刚刚边防诸位道友赶来一直追杀那些匪修所以不知道,在下因为力竭无法再战,却是在一旁看得清楚,先前我等被匪修包围力战,这叫石敬轩的小子却是一直怯战,身为武人境修士却是一直缩在人群当中不敢与匪修正面交锋,否则也能稍加缓解我等的困境。”

    孟山顿了顿,接着道:“刚刚他们叔侄二人同时受伤,却是那小子被匪修突然杀了一个回马枪吓坏了,径直将身旁的叔父拉了过来当盾牌,这石南生哪里想到自家侄子会做出这般事情来,直接撞在了匪修的神通之上,可那小子躲在石南生身后也不曾落下了好处,那神通爆发开来却是如同流水一般,石南生虽然首当其冲,自己也不曾躲过了去。”

    想及刚刚石南生的目光,在明知是被自家侄子坑了的情况下,依旧想要将活命的希望留给石敬轩,众人难免一阵唏嘘,不过这一下却是令一旁的徐三娘脸上也挂不住了,她也不晓得这中间尚有这般缘由,没想到那石敬轩人品这般不堪。

    至于杨田刚父子便更加无所谓了,这一次虽说损失了一枚价值连城的灵丹,可客观的说,两位武人境修士一死一重伤,虽然削弱了西山村的实力,却是完成了对于西山村的更进一步的掌控,而且因为杨田刚的慷慨救助,还使得石南生在明知真实情形的情况下,还不得不承下杨田刚的这一份救命的人情。

    杨田刚这个时候站起身来,吩咐村里幸存下来的伙计赶紧收拾商队的大车,同时将这叔侄二人也抬道车上,便在这个时候,另外一边传来了庄广玉的惊呼声:“飞哥,你快过来看看,事情好像闹大发了!”

    刘志飞心中猛然一沉,快步走上前去,杨君山闻言也随在了后面,来到庄广玉身边的时候,小队的其他成员也已经赶到了。

    三个匪修身上的东西已经尽数被庄广玉作为战利品搜了出来,

    地面上摆着三块玉质的小牌,上面雕刻的是一只仰天长啸的野狼,刘志飞的神色一变,旁边赶上来的罗秉坤见得那玉牌脱口而出道:“这不就是天狼门修士的身份铭牌嘛,咱们曾经在边境冲突当中斩杀天狼门修士得到过的。”

    罗秉坤说完才猛然反应过来,愣然道:“这三个匪修是天狼门的人?不会吧,他们不是在陈纪真人的邀请下共同筹建榷场互市一事了吗,总该不会自己打自己的脸吧?”

    “天狼门又有什么信义能够让人放心了?”熊希怡也走了过来。

    刘志飞已经从先前的惊怒当中平静了下来,见得众人都望向了他,这才从容道:“毫无疑问了,刚刚那一伙匪修就是撼天宗的修士假冒的,说实话,在确定这些人的身份之后,刘某反而一下子平静了下来,这才是天狼门修士该有的行事风格嘛,不过刘某还是要尽快赶回据点将消息传递给宗门,也好让宗门早做准备,接下来的巡守恐怕也无法进行了。”

    众人都理解的点了点头,王纵更是道:“难怪先前与那些匪修交手的时候,他们居然想方设法的想要抢尸体,原来是怕暴露自家的身份。”

    齐舟也道:“这几日咱们也不是没有同那些匪修交手,这些人往往都是不堪一击,可今日这些匪修感觉实力却是与我等不相上下,若非是咱们突然出现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同时又有杨村正等几位武人境修士配合,人数远在对方之上,这一战恐怕想要赢下来也不易。”

    众人回想起先前打战的过程,除了一开始刘志飞的突袭斩杀的第一名匪修之外,要不是对方因为抢尸体而落入了第三小队一方的算计,想要多占对方一些便宜恐怕殊为不易。

    更何况即便是对方在损失了三人之后,一旦匪首决定退却,剩下的七人却是能够在撼天宗一方占尽优势的追击下全身而退,这本身就说明了问题。

    不过想到这里,众人再看向西山村商队的几名武人境修士的时候不免带上了一丝惊疑,既然那些个匪修乃是天狼门修士假扮,那么先前这支小队在人数劣势的情况下还能坚持到第三小队的人赶到,这可就殊为不易了。

    刘志飞大有深意的忘了杨君山一眼,他的确在一开始赶来的时候察觉到了一些隐伏在这附近的异常,可随着他们加入战团,先前的那种感觉突然消失不见了,令他无从琢磨,于是朝着杨君山笑道:“小杨,原本按照惯例,咱们小队于情于理应当护送令尊村落的商队一程,不过现如今怕是也不成了。”

    杨君山点头道:“刘兄放心,家父不是不识大体之人,况且先前那一伙匪修先遭重创,如今更是身份也已经泄露,这个时候恐怕也要急着将消息传回去,而不是继续打劫。”

    刘志飞明白杨君山的意思,如今就是一个抢时间的过程,既然天狼门修士能够假扮成匪修对梦瑜县境内的商队展开劫杀,那么这里活跃的匪修就未必只有先前遇到的那一支,越是越早的封闭边境,同时对梦瑜县境内的匪修展开清剿,或许战果比双方在边境的冲突还要大。

    刘志飞双臂一震,脸上居然浮现出些许兴奋之意,带着一丝狰狞大声道:“诸位做好准备吧,不曾想眼看着榷场互市就要落入尾声却是发生了这等恶事,恐怕接下来又会是一场大战。”

    众人默然,瓜分了三名天狼门修士身上的战利品之后,第三小队一行人在刘志飞的带领下一路向着据点回返,同时刘志飞还试图以传讯符箓联络四周巡守的边防小队,将天狼门修士诈做匪修对商队进行劫杀的消息传递出去,不过在这荒山野岭之中显然不易。

    随着第三小队将消息上报撼天宗,好不容易得到舒缓的边境的形势渐渐紧张,费劲三方心血的榷场互市在最后两日当中草草结束,虽说总体而言这一次互市依旧是成功的,可最后两日榷场中的商家纷纷逃离,也使得第一次三县互市变得有些虎头蛇尾。

    一场更大规模的风暴已经在慢慢的开始酝酿,很快便会重新在边境掀起腥风血雨。

    掩面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