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危机

第二百四十五章 危机

    众人自然不相信杨君山修炼的乃是上品的锻体术,就算是撼天宗作为镇派之宝的一部上品锻体术的典籍,其实也只是残本,其中所记载的传承并不完整。

    不过既是如此,能够得到一部可以精密的感受并计算气血之力的中品锻体术也足够令人羡慕了,要知道刘志飞所修炼的也不过是一部普通的中品锻体术,这还是曾经受到过以精研锻体术而闻名撼天宗的陈纪真人的指点。

    至于其他人,也就熊希怡与宁燃修炼的是中品锻体术,而且对此还并不上心,而王纵、罗秉坤之流,能够有一套下品锻体术的传承就不错了。

    杨君山救醒了方中慧,虽然被蛮族修士的气血之力伤了内腑,可因为杨君山施救及时,方中慧的伤势其实并不算太过严重,其实体内灵力损耗几乎枯竭罢了。

    其实不仅是她,其他几位在剿杀了这一伙蛮族修士之后,也发现体内损耗的灵力似乎与这般快捷的斩杀对手不成比例,其中刘志飞与熊希怡更是法器受损,前者一不小心还伤了灵识。

    吞服回元灵丹,炼化蓄灵玉币,恢复体内真元,因为这一战并未有太过严重的折损,一行人在此地略作休息便继续返回了先前计划当中的巡视路径,这也让先前有些提心吊胆的杨君山略微松了一口气,看如今情景,西山村商队与第三小队的巡视也不过相差了一个时辰的路程罢了,但愿商队平安无事。

    众人一路巡守,路上交谈的话题依旧是那一伙蛮族修士,虽说除了杨君山之外,其他人并不晓得这些人出身蛮族,更不可能猜到他们并非是这方世界之人,但这却并不妨碍众人对他们的好奇与探究。

    不过众人询问的目标依旧是刘志飞,因为剿杀的命令是撼天宗下达的,那么撼天宗自然对于这些诡异的修士有所认知,可事实上刘志飞却是哭笑连连,他自己也只是奉命行事,并不知晓这些诡异修士的底细。

    杨君山默不作声,只是一味的赶路,众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先前的蛮族修士身上,却是并未在意赶路的速度在杨君山的刻意引导之下比往常快了许多。

    “这一战打得真是不值,连战利品都没有多少,这些骨头雕刻有什么用,拿回去收藏作纪念吗?”

    众人之中就要算庄广玉最是财迷,每一次第三小队大战过后,战利品的收集也大多要着落在他的身上,而这家伙往往也能做到死人身上刮层油的地步。

    不过这一次的收获显然令庄广玉有些无所适从,不是说收获的东西少,而是收获的东西不知道有什么用,各种用不知名骨骼雕刻而成的器物,先前在那些个诡异修士的手中可以用作武器来施展他们的神通法术,然而这些东西在他们手中却如同废品一般。

    杨君山这个时候神色却是一动,他晓得蛮族修士的法术神通大多是通过这些骨器来施展,不过蛮族修士多用气血之力来激发这些骨器的威力,而到了他们的手中却大多成了摆设。

    不过杨君山却晓得这些骨器大多是以一些蛮荒巨兽的骨骼制成,而且其中还灌注了蛮族修士的气血之力进行孕养,使虽然还达不到与法器相当的骨蛮器的品质,却也与寻常的中下品灵材不相上下,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这些骨器如何才能够在普通修士的手中使用。

    “这些东西你们有谁要的吗?”

    庄广玉向着其他人询问,因为不晓得这些东西的用途,而且那些个诡异修士的实力明显不太上档次,小队其他人对此都不太上心,没人只是挑选了一两个精致的骨器算作收藏,其他的则都在庄广玉这里,而捧着一大堆骨头的庄广玉也有些犯愁。

    “要是没人要的话,这些东西留给我吧,我家里有个兄弟比较喜欢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拿回去就算作是礼物吧,至少这些骨器看上去雕刻的还算是精美。”

    杨君山看上去就是这么随口一说,似乎也并不将这些东西放在眼中,只是将它们当成了玩物一般。

    “哈,小杨你不会知道这些骨头有啥用处吧?”庄广玉开玩笑一般问道,可其他人表面上不当回事,不会各自的耳朵却是支楞了起来。

    “额,”杨君山眨了眨眼睛,道:“有什么用处,要不大伙儿就平分了吧!”

    庄广玉以及其他人见得杨君山要这些东西,心中不是没有怀疑,可杨君山摆出这幅爱给不给的姿态,反倒令庄广玉自己有些不好意思。

    “给给给,我就这么一说,一些骨头棒子罢了。”

    杨君山随意从储物袋里面找到一个破烂的袋子将十余件骨器一股脑装下,扔到储物袋里面继续赶路,众人随后便再次转移了话题。

    来自不同世界的不同种族,各自修炼的路径虽然各有千秋,可彼此之间却也有些相同之处,往往能够做到彼此借鉴和相互利用。

    然而在前世,认识到这个道理的时候,已经是天地大变后的数十年,百族并起,战乱频发,在相互的征战与杀戮当中,各族之间这才发现彼此的修炼路径也不是不可以相互借鉴和利用。

    可如今却是在距离天地大变百族并起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前世作为常识的东西在现如今却是只有杨君山一人才知晓的秘密,这些蛮族的骨器在别人手中虽然一无用处,可在他手中却能够变成极为犀利的手段。

    看来这一次巡守完成之后,还要去寻一趟欧阳旭林,而这个秘密也要与他来提前分享了,不过要是能够保留住这些骨器中残留的气血之力,再制成骨箭,那么蛇吻弓的威力恐怕就要真的直追中品法器了。

    不知不觉间,第三小队的人已经沿着寻定路线前行了大半个时辰,便在这个时候领头的刘志飞却突然停下了身形,众人在一起日久,已经有了极为默契的配合,马上各自警戒了起来,杨君山更是心中狠狠的一跳。

    刘志飞沉声道:“你们察觉到了吗?”

    熊希怡微微闭目,冷声道:“灵力震荡,看样子距离极远,可依旧能够波及到这里,看来前面不但有人在斗法,而且极为剧烈,恐怕有武人境后期修士参与其中,而且是武人境修士之间的群殴。”

    杨君山的灵识曾用秘术磨练,笼罩的范围甚至还不及刚刚开辟丹田的修士,他根本无法察觉到波及到百余丈之外的极为轻微的灵力震荡。

    刘志飞抬步向前,道:“走,靠近一些去看看!”

    杨君山此时已经是心急如焚,再向前走了里许之后,灵力的动荡已经更为明显,而那个方向正是西山村商队所行进的路线。

    按照惯例,这个时候是要先行侦察交手双方,明白底细之后才会选择是否出战的,可杨君山这个时候哪里还等得,不等刘志飞布置忍受查探,便惶急道:“刘兄,前面受袭的恐怕是在下所在村落的商队,带队的便是家父,还请刘兄快快出手相助!”

    “什么?”刘志飞吃了一惊,道:“真是西山村的商队,你没搞错吧?”

    熊希怡望了杨君山一眼,道:“我去探一探,先搞清楚情况再说!”

    王纵也轻声笑道:“还是谨慎一些,万一不是呢!”

    杨君山顿时怒视二人,却听旁边的刘志飞“呵呵”一笑,道:“小杨素来沉稳,这次却是慌张了,看来事情不假,大伙儿冲上去看一看!”

    熊希怡又道:“太过鲁莽了些,还是先搞清楚情况再说,万一是陷阱呢!”

    刘志飞淡淡道:“救人要紧!”

    说罢,人已经腾空而起,向着灵力动荡传来的方向飞去。

    杨君山冷哼一声,率先向着事发之地冲去,罗秉坤一声不吭紧随其后,紧跟着庄广玉、方中慧等人也冲了上去,其他人见状也纷纷跟上。

    这个时候的西山村商队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从榷场离开之后,商队一路北行极为顺利,并未遇到那些个杀人劫财的匪修,众人不由的心中暗松一口气,眼见得就要走出了荒山镇,到时候进了荒土镇的地界,那就是真正的安全了。

    可不料就在这个时候,从荒山树林之中杀出了一队蒙面匪修,见得西山村的商队二话不说便杀将上下,转眼间七八个凡人境高阶的伙计便已经丧了性命。

    好在杨田刚一直不曾放松了警惕,关键时刻将商队有所人召集在一起共同抵挡匪修的劫杀,以他第四重的修为,再加上孟山进阶第三重的修为,联手徐三娘、石南生等武人境修士,抱团之下倒也暂时挡住了匪修的攻势。

    因为杨田刚晓得自己所走的路径与第三小队今日巡守的路径大致相同,晓得只要坚持到巡守小队赶来众人便能够无恙,因此避免了商队一开始遭袭之后的溃散,一旦溃散,众人必将会遭到匪修的追杀,到时候死伤更重。

    而众人此时抱团死战,匪修一时间反倒是将众人无可奈何,与此同时,因为众人死战不退,那些匪修反而不能将商队装满了各种修炼资源的大车运走。

    事实上西山村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对面的匪修为首之人同样只是一名武人境后期的匪修,修为实力虽然与杨田刚相若,可他的手下却还有八九名武人境修士,不但人数超过了西山村这一方,实力也远在他们之上,若非是杨田刚舍命抵挡维护,那匪首不远手下之人有所损伤,西山村根本坚持不到现在,而即便是现在,西山村一方也已经是强弩之末,眼看着第三小队的巡守修士迟迟未到,就连杨田刚自己一时间也有些绝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