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二百四十一章 重伤

第二百四十一章 重伤

    这一战第三小队可谓是大获全胜,而且收获极为丰厚,然而在场众人却是没有一个脸上显露出些许笑模样。

    这一处匪修临时开辟的营寨之中,十几个留守之人除了两名养伤的武人境修士和几名凡人境修士之外,剩下的却都是不曾有丝毫修为在身的孩童。

    一名修士杀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或许只是将他们看做蝼蚁一般,虽说或许会遭来他人耻笑,可杀了也就杀了,可要是杀的是孩童呢?

    杨君山在一开始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这样的场景在他的前世曾经数次经历,这种四处流浪以打劫为生的匪修往往都是拖家带口,前世天地大变之后,整个修炼界秩序崩乱,再加上外族入侵,许多修士不得不沦为劫匪为生,便是如同这般拖家带口却又居无定所,打劫既是维持其修行的根本,又是繁衍与传承的保障。

    可这样的修士群体也往往极易遭遇灭顶之灾,一旦遇险,往往就是破家灭门,妇孺孩童一个不留。

    杨君山虽然不知刘志飞是如何找到的这一处劫匪营地,可当他来到这里的时候便已经知晓接下来将要发生怎样的事情,因此在一开始他宁愿先行出手应战对方的最强之人,却也不愿手上沾着毫无抵抗之力的妇孺孩童的鲜血,即便他们都是匪修的后人。

    从这一处简陋的营寨来看,这一伙流窜的劫匪显然只是将这里作为了一个临时的落脚之地,再从留守的妇孺来看,这一伙匪修总的人数应当在二十人左右,其中外出劫杀商队的惯匪大约有七八个,其中至少也有五六人是武人境的修士,至于营地中留守的两名受伤的武人境修士,应当是在先前劫杀商队的过程当中负伤,留在营寨之中养伤,不想最终却是被第三小队的众人斩杀。

    只是片刻的功夫,营地中所有有用的东西都被大致收拢在了一起,熊希怡与方中慧两人从一座低矮的木屋当中抬出了一大箱玉币,至少也在四五千枚以上,刘志飞则找到了十余瓶丹药,用一只玉盘端了出来,虽然大部分都是法阶的丹药,却也有三五瓶适合武人境修士使用的灵丹。

    宁燃找到了一沓符箓,其中甚至还有三张是灵符,里面封印的都是灵术,要知道符箓本身的威力是与封印在上面的神通种类息息相关的,一名武人境修士自身没有修成灵术神通,自然也不可能制成封印了灵术神通的灵符,杨君山曾经数次见到过灵符的威力,晓得这种东西即便是对于武人境而言也颇有用途。

    庄广玉和罗秉坤找到了一袋灵草,不过品阶都不算太高,多是些中下品的灵草,不过胜在数量不菲。

    剩下的王纵、齐舟、安庆年几个都在归拢数量最多的灵材等其他物资,杨君山在其中也是如此。

    “小杨,怎得这么半天才找了这么几样东西?”

    杨君山先前虽然与刘志飞挡住了修为最高的两名匪修,这一战的功劳算是最大的,可这半天只找到了几样东西,所有人都忙着归拢战利品,只有他一个人看上去优哉游哉的,罗秉坤看不过眼,立马问道。

    “是我让他在准备布阵事宜,”不等杨君山回答,刘志飞的声音已经从身后传了过来,道:“这一处匪寨明显还有其他同伙外出,咱们现在抄了人家的老窝,想来那些人很快便会得到消息返回驰援,咱们接下来便继续在这里埋伏,那些外出打劫的匪修都是这一处寨子的好手,我估计至少也有五六个武人境的修士,为了除恶务尽,不使一名匪修漏网,我事先已经交代小杨在这里勘测地形,挑选适宜布阵器物,布下一个简单的阵法遮掩,以免那些人发现端倪之后先行逃窜!”

    罗秉坤神情悻悻,讨了一个没趣后便不再说话,杨君山笑了笑,继续在其他人归拢的物资当中挑挑拣拣。

    杨君山在挑拣能够用于布置阵法的器物不假,可什么样的灵材物资适宜布阵那可就由他一个人说了算了,更何况他在这里打算布下的也不过就是一个用来障眼的匿形阵罢了,可收集的布阵器物更多的可以用来布置其他的阵法,甚至他还找到了两种炼制阵棋的灵材。

    “好了,东西都在这里了,”刘志飞拍拍手,叫道:“分赃了分赃了!”

    众人一齐聚拢过去,先前因为斩杀妇孺孩童所带来的阴影瞬间消散一空。

    按照规矩,除却所有的收获一半要归撼天宗,剩下的则由小队自行分配,刘志飞毫不客气的拿走了最大的一份,其次便是熊希怡、宁燃与杨君山的三份,这是因为杨君山斩杀了实力最强的匪修之一,因此才得以与宁燃、熊希怡两名武人境第三重的修士并列,其他人按照功劳分配下去。

    杨君山手中多了三百玉币,几颗丹药以及一些用得着的修炼物资,余下的零散物资则暂且放在这里,待事后自行贩卖或者统一由撼天宗收购。

    众人都是有眼力价的,听得刘志飞所说的处理方案之后,便不约而同的选择了由撼天宗统一收购,到时候再由刘志飞将个人应得的玉币发下去,至于能得多少,那就要看撼天宗自家的节操了。

    杨君山利用这里被劫掠而来的物资制成了一些简单的布阵器具,布下了一座低阶的匿形阵,将众人的身形和先前大战的痕迹遮掩起来。

    众人等了大约有一个时辰,在山野东北便有一股烟尘升腾,一路向着这边而来,显然是有武人境修士施展驾风之术奔腾而来。

    到得近前,这远看如同一股的烟尘却又分成了四股,却原来是四位武人境的修士,直到快到了山寨跟前,这才看到在这四位武人境修士身后还拉拽着三人,却是三个凡人境的修士,虽说也贴了驾风符,可速度无论如何也及不上武人境修士,只能被人拖拽着奔腾。

    眼见得山寨依旧,七名修士不疑有他,一路到得山寨近前,却突然感到四周景色如同水波一般摇晃。

    那七名匪修为首一人肝胆俱裂,大喝一声道:“不好,有埋伏,快撤!”

    “迟了!”

    一声大喝随着匿形阵的自行散去而响起,刘志飞仍旧如同先前那般当先杀出,手中的法器在天边划起一道流光向着为首的匪修杀去。

    既以中伏,那么山寨之中留守妇幼老弱的下场可想而知,这七名匪修霎那间也红了眼睛,只听一人喊道:“牛儿,都死了,所有人都死了,连我五岁的儿子都不放过,跟他们拼了!”

    几道身影纷纷纵起,却被第三小队中的其他成员沉默着从四周围住厮杀,这一伙匪修虽有七人,其中三个却只是凡人境修士,平日里只是随在其他匪修之后打扫战场的角色,在接敌的刹那间便被人斩杀,而另外四个却在一开始便状若疯虎,法术神通施展之际尽是一副两败俱伤的拼命架势。

    那为首之人乃是一名武人境第三重的修士,剩下的三个修为也都在武人境初阶,即便是要拼命,与第三小队的十名武人境修士相比差距也太过悬殊,很快三人便在众人的围攻之下先后授首,唯独那为首之人依旧驾驭着匪修之中唯一的一柄法器与刘志飞缠斗,那架势根本就是拼着一死也要在他身上留些伤势。

    刘志飞早已经胜券在手,自然不愿与此人死斗,却不料此人在刹那间却是转了攻击的对象,整个人周身上下突然燃起青色的火苗,不管不顾的向着宁燃冲了过去。

    刘志飞没有料到此人居然会转攻宁燃,就这般将身后的破绽暴露在自己面前;而宁燃同样没有想到稳占上风的刘志飞居然会让那匪修冲了出来。

    两人都没有想到,而那决死的匪修却是蓄谋已久,有心算无心之下,宁燃根本来不及施展最强的手段,便对上了这名匪修,而刘志飞虽然及时在那匪修身后补了一击,料到那匪修在这一击之下必死,可依旧无法阻止那匪修手段的爆发。

    “宁师弟,小心!”刘志飞只来得及大喊一声。

    轰隆,就像是天空炸响了旱雷,随着火光膨胀,匪修整个人炸成了碎片飞散在四周,而宁燃同样被击飞,落到十余丈之外依旧翻滚着砸翻了寨子四周立下用来制成篱笆墙的两根木桩,这才摇摇晃晃的想要站起身来。

    可没等众人心中舒一口气,那整个人看上去已经焦黑的宁燃张口洒出一口黑血雾,整个人仰天就倒。

    “宁师弟!”

    “宁兄!”

    “燃哥!”

    几个人急急慌慌的跑过去,却见宁燃直挺挺的躺在地上,胸口虽然还在起伏,可整个人已经昏迷了过去,右侧脸颊耳下到脖子再到右肩的一大片肌肤已经被烧得溃烂。

    刘志飞赶忙从怀中掏出一只玉瓶,也来不及看倒出了几颗丹丸,只管塞进宁燃的口中,另外一旁的熊希怡则径直将一瓶液体徐徐的倒入溃烂的伤口之上,原本带着焦黑色的伤口居然隐隐显露出了一丝肉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