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再遇

第二百三十七章 再遇

    “他身上的东西都不见了!”

    杨君山与巫硕两人草草将此人掩埋,巫硕说道:“看样子的确是劫财害命,不过他留下的遗言你可有什么头绪?”

    掩埋了此人,杨君山拍了拍手,道:“相比于他留下的那些遗言,我对于杀他的凶手更感兴趣。”

    巫硕皱了皱眉头,道:“难道不是劫财害命,那凶手杀他的目的是什么?”

    杨君山笑了笑,道:“不是凶手的杀人目的,而是杀人的手段,你忘了那人临死前说的了,那凶手遁术如同鬼魅,他的致命伤是在后背心,能够潜入一名武人境修士背后从容出手而不被发现,还是一名少年,姓楚,巫兄,你难道不觉得此人很熟悉吗?”

    巫硕一愣,脱口而出道:“人头战功榜上排名第一的第十三小队成员楚渊?”

    杨君山点头笑道:“都只是猜测罢了,不过巫兄别忘了,先前你可是确信附近曾经有鬼族之人的气息存在的。”

    巫硕双目微微一眯,道:“你怀疑那楚渊是鬼族之人?”

    杨君山笑了笑,并未直接给予肯定的回答,反而说道:“包鱼儿已经进阶厉鬼境,我已经通知她赶到这里来了,我等俱在边防小队当中,平日里私下行动顾虑太多,有她在一旁暗中协助,办起事来却是方便了许多。”

    巫硕点了点头,脸上神色变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杨君山却舒了一口气,暗道:如今各个异族的活动已经越发的明目张胆了!

    处理了那行商的尸体,两人一同返回榷场,路上巫硕问道:“那人临死前说的话你可有头绪?”

    杨君山摇头道:“他所言断续,怕是只有找到大概的位置才能一一印证。”

    两人返回榷场,远远的便望到在西山村货栈前聚集了不少人,两人赶忙走到近前,却原来是因为西山村带来的大批灵谷遇到了榷场之人的抢购。

    如今市面上的灵谷价格被抬得极高,但如同西山村这般一下子拿出数千石灵谷贩卖的是可算得上是大手笔的买卖了,消息传出之后,也吸引了榷场中不少大粮商的注意。

    已经有不少大粮商已经进入货栈之中与杨田刚商谈买卖灵谷的事宜,聚集在货栈之外的人大多是这些粮商们的随从伙计之类。

    杨君山与巫硕正要进入货栈,却听得突然有人在远处同杨君山打招呼,转身望去时,却见是欧阳旭林正朝着这边走来。

    杨君山笑问道:“欧阳兄,这两日榷场互市,收获如何?”

    欧阳旭林摇了摇头,道:“种类繁多,但品质大多不高,收获不小,令人眼前一亮的东西不多。”

    杨君山笑道:“那是你欧阳兄的眼光实在太高了些。”

    欧阳旭林笑了笑不置可否,反而问道:“这是你家的货栈,看样子生意不错!”

    杨君山道:“是我们村的,对了,欧阳兄,关于阵棋的事情……”

    欧阳旭林点了点头,道:“里面谈!”

    三人正欲转身进入货栈,却突然听得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身旁不远处问道:“敢问这套阵旗是要卖的吗,作价几何?”

    因为要商谈灵谷买卖,货栈中的西山村武人境修士尽数参与了进去,只剩下了看场子的村民,杨君山在听到声音之后脚下一顿,转身循着声音望去的时候,正好对方的目光也向着这边瞅来,两人的目光却是有了那么一刹那的碰撞。

    杨君山不动声色的将目光移开,问道:“姑娘可是要购买这一套阵旗?”

    颜沁曦目光流转,在与杨君山的目光相遇的刹那,一种异常熟悉的感觉顿时从心底泛了起来:这人我好想在哪儿见过。

    听得杨君山询问,颜沁曦并未直接回答,反而笑问道:“这位兄台看着眼熟,我们在哪里见过吗?”

    杨君山愣了一愣,这话从一个妙龄女子口中问出来多少令他有些错愕,不过一想到眼前之人的身份,反而觉得她用这般的语气询问才是理所当然。

    “在下倒是希望曾经与姑娘有过一面之缘,不过在下觉得自己还是莫要说谎的好!”杨君山打了一个哈哈,自然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哼!”少女的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冷哼,一个神态冷峻傲然的青年男子正站在那里,也是一个熟人,不过方玄笙显然对于杨君山油腔滑调的答复极为不满。

    “道友可曾去过南轩沼泽?”颜沁曦突然问道,身后的方玄笙闻言一怔,随即也带上了一丝狐疑之色,开始重新打量杨君山。

    “南轩沼泽?”杨君山笑了笑,道:“那个地方在下倒是晓得,在晨瑜县与玺郡潭玺县的交界处,不过在下是梦瑜县人,从来不曾去过那里。”

    颜沁曦对于杨君山的答复似乎一点也不感到意外,而是仔细将一根根阵旗拿在手中仔细查看,道:“敢问道友这套阵旗可是不动如山阵,道友亲手所制?”

    “道友好见识,正是不动如山战阵!”杨君山点头道,却并未承认自己阵法师的身份。

    颜沁曦也并未深究,不过看样子却似乎认定了杨君山便是阵法师一般,继续问道:“敢问道友如何称呼,是梦瑜县哪里人氏,这套阵棋作价几何?”

    杨君山抬头看了她一眼,却发现颜沁曦正目光炯炯的望着他,那似曾相识的目光似乎一下子将杨君山带到了遥远的过去,杨君山按照前世对于此女子的了解,晓得自己已经被这少女盯上了。

    “在下姓杨,梦瑜县荒土镇人氏,这套阵旗不卖,只换!”杨君山斩钉截铁的说道,西山村的货栈就在这里,他的真实身份在这里没有必要隐藏。

    颜沁曦目光之中带上了一丝好奇,道:“换什么?”

    “法器!”杨君山的言语越发的简练。

    “荒谬!”方玄笙上前一步,道:“这一套战阵阵法固然能够布下灵阶的不动如山阵,可想要换一件法器可还差的太远!”

    “两套!”杨君山朝着货栈中的村民一点头,马上就把杨君山精心制作的另外一套战阵阵法元磁灵光大阵的阵旗拿了出来。

    “战阵阵法一用即废,纵然有两套阵法,却也比不得一件法器!”方玄笙越是如此,越是令杨君山肯定他们对于这两套阵法的迫切需求。

    两套阵法只是战阵,贵在布置简洁,即便不是阵法师也可根据阵盘按部就班的布置成功,威力自然远不能与阵法师从容布下的阵法相比,用两套灵阶战阵的阵棋换取一件法器的确不够公平。

    可问题的关键有的时候不是能不能换,而是有没有!

    杨君山径直向着方玄笙问道:“你可有法器交换?”

    方玄笙神色一怔,他身上的确是有一件法器,可那是在宗门前辈的关照之下好不容易得来的本命法器,怎么可能拿来交换,据他所知,即便是颜沁曦身上也不可能有额外的法器。

    方玄笙这一怔便已经让杨君山看出了破绽,径直道:“两套阵旗虽比不得一件法器,可我等自有其他手段补偿,可阁下身上又没有法器用于交换,又何必计较在下的两套阵法能不能换一件法器呢?”

    方玄笙语塞,一旁的颜沁曦却张口道:“一定要换法器吗?你要知道,错非是一些宗门大派,没人会有闲余的法器来换两套阵法,即便是你搭上足额的宝物也是一样!”

    杨君山怔了怔,这个道理他自然是懂得的,先前也不过是见得杨田刚求法器心切,用这两套阵旗总比杨田刚一心想要用上千石的灵谷来换一件下品法器要靠谱的多,但从一开始也不过就是存了一个侥幸心理罢了。

    不过在见到颜沁曦的时候,杨君山的心里不免就想着将这一笔买卖做成了,别人不知道,杨君山却是晓得这颜沁曦的底细,这可是潭玺派未来的天之骄女,要说在场之人谁的身家最是丰厚,那么颜沁曦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颜沁曦见得杨君山表情,微微一笑,道:“道友还是换一些实际的东西吧,我等也是真心想要与阁下交换,真要是咬定了要交换法器,依我看就算是这一次榷场互市结束之后,也未必能够如愿。”

    杨君山略微沉吟了一下,看了旁边的欧阳旭林一眼,道:“也好,还要请欧阳兄到时候在一旁掌掌眼。”

    欧阳旭林已经想到了杨君山要换什么东西,笑了笑道:“责无旁贷!”

    将颜沁曦与方玄笙请到了货栈的一处客室之中奉茶,杨君山则一把拉住了欧阳旭林,道:“欧阳兄,阵棋的事情……”

    欧阳旭林点头笑道:“只要你能够凑齐了四十九种灵材,我便请出恩师与我一同炼制这套完整的阵棋盘!”

    杨君山一怔,道:“欧阳兄的老师?”

    欧阳旭林略带着一丝歉意,道:“还请杨兄见谅,我已经将此事告知了恩师,实在是因为在下着实不想错过炼制阵棋这等机会,可偏偏杨兄如今对于这阵棋却是极为渴求,因此只能请出恩师相助了。”

    ——————————

    感冒继续中,昏睡一整天,唯一的好处就是因为感冒不用再外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