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二百三十五章 灵妖

第二百三十五章 灵妖

    杨君山晓得刘志飞是好意,笑道:“多谢刘兄提醒,在下晓得自己的斤两……”

    刘志飞点了点头,杨君山又转身朝着张玥铭点头笑道:“多谢张兄!”

    张玥铭却是有些迟疑道:“杨兄,咱们之前应当见过面吧,杨兄给在下的印象却是极为熟悉!”

    杨君山微微一怔,笑道:“的确是见过面,不知道张兄还可曾记得百雀山?”

    张玥铭顿时恍然,指着杨君山笑道:“哈,我记得你,你当初中途截胡,将我们追杀的踏地熊斩杀,之后还抢了我的熊掌!”

    杨君山也笑道:“张兄此言有误,分明是那踏地熊死在在下手中,而张兄却是恃强抢了那踏地熊的尸体!”

    两人想及数年前百雀山的情境,不由相视大笑,颇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刘志飞讶然道:“原来两位早就认识,这样再好不过,两位都是当世俊彦,张师弟不但实力冠绝同阶修士,本身还是一位炼丹师;而小杨同样年纪轻轻便在阵法一道上颇有造诣,正该多多亲近!”

    几人寒暄了片刻,刘志飞又将薛师兄与周师兄向杨君山三人介绍了之后,双方便各自离开了。

    待得刘志飞等人消失在榷场之中,九离突然狠声道:“我必杀那熊希英!”

    杨君山静静的望了她一眼,道:“但不是现在!”

    巫硕问道:“那我们接下来准备做什么?”

    杨君山向着榷场远处望了一望,神色间略显迟疑,最终还是道:“今日天色不早,先回中环西山村的货栈再说吧,我明天还在那里约了一位炼器师,商谈能否炼制棋盘的事情。”

    巫硕也点头道:“正好回去将痴离水取出来,在我们巫族之中,痴离水尽管品阶不高,却是炼制低阶巫器的最优之物,可惜这种东西极少,九离能够得到足够的痴离水,不但对于日后巫器品阶提升大有裨益,而且待得练成巫器之后,她的修为也必将突破力巫境的第二重。”

    杨君山返回货栈其实也是为了查探今日的收获,尽管煞浆对于他而言同样极为重要,不过他更在意的却是那只刻印了双重阵法的陶罐。

    返回货栈之后,杨君山同老杨打了一声招呼正要返回卧房之中,却被杨田刚叫住了,他这才发现此时货栈中的气氛似乎显得有些怪异。

    见得杨君山不解的目光,杨田刚沉声道:“听说你在榷场当中花两千玉币买了一只破罐子,还遇到了熊家的人刻意为难?”

    杨君山愣了一愣,笑问道:“消息传得这么快?”

    杨田刚点了点头,道:“消息传来的时候,我一听说事发是在榷场外环西侧,便晓得事情有异,果然,我派了族人去周边的几家货栈打探,发现附近尚未有人听说这个消息。”

    杨君山笑道:“看来果然是有人故意将消息传回来的,怎得感觉有一种急不可耐的感觉?”

    杨田刚点头道:“就在消息传到货栈后不久,石敬轩便施施然的返回了货栈,样子看上去极为得意和兴奋,跟谁都在打招呼,反倒是让大伙儿感觉颇为诧异!”

    杨君山哑然失笑道:“终究还是太过轻浮,就差在脸上写上‘消息就是我传回来的’几个字了!”

    巫硕沉吟道:“我说咱们怎么就那么巧碰到了熊家的人,这么说咱们的行踪想来也是他透露出去的了!”

    九离径直道:“这个人也该死!”

    杨田刚道:“且不说这些了,那个陶罐到底是怎么回事,那石敬轩说不值一千玉币的东西却被你用两千玉币买了下来,为此还借了别人一千玉币,简直就是犯傻,不过我看这却不太像是你的风格!”

    “还是老爹了解我!”杨君山“嘿嘿”笑道:“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那罐子里面不过是有半罐子煞浆罢了。”

    “煞浆?”

    杨田刚的声音陡然升了起来,脸上透露出了一丝惊喜之色,显然晓得这种灵珍的珍贵之处,道:“真的是煞浆?不对啊,要里面真有煞浆,这榷场来来往往这么多的武人境修士,怎得会没人认识这种宝物,更何况熊家的人也在场?”

    杨君山脸上的神色越发的得意,道:“因为这只陶罐也不是一个简单的器皿,而是镶嵌了将两种阵法完美融合在一起的纹饰,手段与在长孙宝藏之中用来藏匿珍贵物件的那种阵法相似,可手法就不知道要高明出多少倍了,可见在陶罐上刻印阵符纹饰之人的阵法修为远在孩儿之上,孩儿估摸着,那人至少也有大师级阵法师的造诣!”

    巫硕奇道:“两道阵法?这上面不是只有一道聚灵阵吗?”

    杨君山笑问道:“聚灵阵能将里面的煞浆遮掩起来,不被当时在场的数十位武人境修士察觉?当然,这上面的阵法挡住了修士灵识的探查,却没能躲过九离的秘术”

    巫硕神色一愣,一旁的九离已经忍不住道:“原来你看上去的甚至都不是煞浆,而是这只陶罐!”

    杨田刚也疑惑道:“只是一个刻印了阵法符纹的罐子罢了,真有那么精贵?”

    杨君山笑了笑不再多言,他们都不是阵法师,自然不晓得这只陶罐对于阵法师而言的真正用处,那就是给他一件法器也未必能够换的来的。

    罐子里面的煞浆很是不少,分给了九离足够用来炼制本命巫器的分量,还剩下的也足够杨君山用来一点一滴的在丹田之中凝练煞气了,只要将丹田中的浊气尽数化为煞气,便是他进阶武人境第三重的时刻。

    “这道阵法倒是古怪的很,不过却是幻阵的一种无疑,但寻常幻阵只是能够遮人耳目,能够躲过人的灵识的幻阵至少也应当是灵阶的幻阵,可这道镶嵌在聚灵阵中的幻阵分明只是一种法阶的阵法,可不但能够躲过人的灵识探查,更是能够将大半罐的煞浆在修士的灵识中幻化成了枯竭的泥浆!”

    “只是一种法阶的幻阵便能够被那位阵法师运用到如此境地,当真可算得上是神乎其技了,要是能够布下灵阶的幻阵又该达到何等境地?”

    “不晓得这种阵法出自那位阵法高人手中,若然能够得到这种阵法较为完整的传承,自己的阵法造诣必将得到天翻地覆一般的提升!”

    杨君山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只玉杯,将陶罐之中剩下的煞浆尽数倒入其中,然后朝着漆黑油亮的罐中看了一眼,心中一动,将手伸到了里面一阵摩挲,突然手臂一停,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

    就在这个时候,杨君山突然感觉到额头有些发热,仿佛有一道亮光在他的额头上显现,那陶罐漆黑油亮的内壁都开始反射这些淡淡的灵光。

    杨君山心中一惊,伸手向着额头上一摸,这才突然反应过来,脸上带上了一丝喜悦,道:“哈,是虎妞修为突破了,终于成为了一名正宗的妖修!”

    如果此时杨君山的手中有一面镜子的话,就能够看到此时他的额头上正浮现出一道淡淡的符印,正是当初在百雀山当中,杨君山当着坐山虎的面与虎妞定下的义结金兰印!

    这道印原本只是一个摆设,要是修士本身不主动开启这道印记,另外一人是不可能晓得他的修为进境的,如今杨君山额头的符印被激发,显然是虎妞进阶之后特意通知他的。

    当初虎妞闭关修炼试图冲击新的境界的时候,杨君山原本以为凭借虎妞的资质,定然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够踏进武人境,却没有想到这一等时间却是极长,心中虽然奇怪,但在晓得她自身无恙的情况,却也一直不曾打断她的修炼。

    如今虎妞终于踏进了真正的妖修境界,杨君山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一看虎妞如今的实力究竟达到何种境地了。

    就在杨君山为虎妞进阶而感到高兴时,却是突然想起与虎妞一同闭关的还有一人,包鱼儿这个小鬼修在成为虎妞的伥鬼之后,修为进境是要受虎妞自身修为限制的,如今虎妞进阶成为灵妖,那么这个包鱼儿也极有可能进阶厉鬼境。

    要说虎妞在化形之前在修炼界走动随时都可能有危险,那包鱼儿要是真进阶厉鬼境,如今还真能用得上她!

    杨君山心中转着念头,手却伸进陶罐当中摩挲着内壁上刻印的三个字:“落霞洞,这是个什么地方,完全没有听说过,看来这罐子应当是从那里出来的,嗯,与胡瑶县接壤的边境倒是有一片连绵起伏的低矮丘陵,被叫做晚霞坡,那里的丘陵西面一侧大多平缓,傍晚夕阳西下,正是观日落的好去处,一个落霞,一个晚霞,这落霞洞莫不就是在晚霞坡那一代?只是那片丘陵连绵数十座,也没听说那里有什么山洞之类的。”

    想到这里,杨君山猛然一拍自己的额头,暗骂一声“猪脑子”,自己不晓得落霞洞,可有人却知道这罐子的来路,就是那个卖给自己陶罐的行商!

    自己当时怎的就忘了盯着此人,要是当真能够从他口中得知罐子是从哪里得来的,说不定就能够确定这落霞洞的位置,但愿此人尚未离开榷场。

    杨君山快步走卧房当中走出,找到安侠,道:“七姑父,你明天是不是要回一趟西山村?麻烦你回去以后将这枚玉信交给小平,我有件事情要他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