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二百三十四章 退让

第二百三十四章 退让

    若是换做往常,因为自己不识货而让人捡漏,行商往往只能怪自己眼瞎,就算是事后想要反悔,道理也不会站在他这一边,别人反而还要看轻他几眼,谁叫你眼瞎来着,这个道理那就是这些行商修士一行的行规!

    原本那行商也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反悔,更何况他还只是一个武人境初阶的散修,也没那个能力和势力跟杨君山等三人对着干。、ybdu、

    可一来双方尚未钱货两清,只是口头达成了协议就被熊希英指使的手下破坏了;而来作为行商平日里最考验的就是眼力价儿,这敢在撼天宗内门弟子手下都横插一手的人物,傻子都晓得去抱大腿,更何况还有一千玉币,对于他这个流浪的行商散修而言已经是一笔极为可观的财富了。

    今日这个局面显然是熊希英在故意挑起来的,刘志飞也不晓得是对方早有预谋,又或者是无意当中碰上之后的心血来潮之举,不过看样子显然是后者的可能性更大,要真是算计杨君山,也不至于摆下这么一个拙劣的陷阱。

    刘志飞有心息事宁人,不过熊希英显然并未将他放在眼中,只是冷言道:“正是因为是师弟手下的人,这才更要严格要求,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榷场,是来自玉州各地的修士行商,不是瑜郡的郡城!这里每一个撼天宗弟子都有维护宗门荣耀的义务,师弟难道因为包庇手下的一名队员,便置宗门脸面不顾了吗?”

    熊希英一顶大帽子压下来,刘志飞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这个时候他颇有些进退维谷的感觉,自己手下的队员自然是要维护的,他要摘取真传弟子的名额,能否在这一次边境历练当中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就是关键,人心还是要笼络住的,更何况杨君山如今可是第三小队当中不可缺少的存在;可真要维护杨君山,恐怕就要得罪眼前的熊希英,这可是一位真宗的真传弟子,如今武人境巅峰的修士,那可是撼天宗第三代进阶真人境的热门人选。

    说实话,第三小队的每一名队员,刘志飞在事先都已经做过了解,他虽然不是梦瑜县之人,可他的老师与梦瑜县令陈纪真人的关系匪浅,因此能够轻易打听到第三小队所有成员的底细,因此也晓得发生在西山村的有关熊家的一些龌蹉。

    这也是他在小队初建的时候,暗示熊希怡不要针对杨君山的缘由,只不过当时只是不愿小队内部起了纷争罢了。

    刘志飞左右为难之际,一直沉默的杨君山突然开口道:“好,我们认栽,那我们也出一千玉币购买这件陶罐!”

    “唔……”,杨君山话一出口,身旁的巫硕似乎便已经料到了九离肯定不服,就在杨君山话音刚落之时,巫硕的手边按在了九离的肩膀之上,也不晓得他使用了什么巫族秘术,九离果真满脸恼怒的开口要叫,可嘴里却发不出声音来。

    刘志飞松了一口气,尽管他晓得事情是熊希英故意挑起来的,杨君山并没有错,可这个时候他也只能希望杨君山能够退一步,否则双方真要杠起来,刘志飞很难保证自己到时候不会站在同门这一边。

    杨君山同样报出了一千玉币的价格,不料身前那锦衣人却是讥笑道:“就算是你先要买这罐子,可也没有跟我们报一样的价格就能把东西拿走的道理,更何况现如今这位行商愿不愿意把罐子卖给你都不一定呢!”

    杨君山神色不变,径直道:“一千两百玉币!”

    那锦衣修士看了旁边不动声色的熊希英一眼,脸上兴奋之色更浓,道:“嘿嘿,我出一千五百玉币,这位道友,听说你还是一位阵法师?那么想来这个罐子上刻印的阵法的价值是最清楚不过了,所以阁下越是出高价,在下越是认定这罐子值钱,所以……,嘿嘿嘿嘿!”

    那锦衣修士叫破了杨君山阵法师的身份,更是令四周看热闹的修士发出一阵低呼,再看向杨君山的目光就变了,阵法师在修炼界的地位不像炼丹师以及炼器师之类的修士给人的印象较为直观,因为阵法师的数量远比炼丹师之类的要稀少,更多的时候给人的是一种飘渺的神秘感,如今一位阵法师活生生的站在众人眼前,怎能不让他们感到稀奇?

    可正是因为如此,围观的众多修士也更加能够确信这个罐子的价值非凡,已经有不少人蠢蠢欲动,似乎想要加入进来竞价,还有一些人则将手放在嘴边默默低语,片刻之后一蓬传音法符便冲上了天空。

    杨君山突然转身问道:“刘兄,能不能借我一千玉币,过了今天就能还你?”

    刘志飞怔了一怔,望了一旁的熊希英一眼,见得他毫无表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于是道:“好的,不用着急还!”

    杨君山从他手中接过钱袋掂了掂,哗楞楞的响声从袋子里面传出,然后朝着那锦衣修士道:“阁下也看到了,在下如今手中只有两千玉币,若是阁下哪怕再多出一枚玉币,这只罐子便是阁下的了!”

    那锦衣修士先是露出了一丝嘲讽的表情,紧跟着这嘲讽之意爬满了整个表情,随后朝着身后的几个同伴看了一眼,几个人便“哄”的一下爆发出了一阵哄笑,几个人有的抱着肚子笑弯了腰,有的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不约而同的,众人看向杨君山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傻子一般。

    “哎呦笑死我了,一个破罐子居然都能卖出去两千玉币!”

    “看到没有,这就是棒槌!”

    “还阵法师,以为自己多了不起的样子,不就是一个走了狗屎运,学会了一两道阵法的半吊子吗,照猫画虎的家伙就敢以阵法师自居,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知道熊大少是什么人吗?那可是地道的撼天宗真传修士,未来铁定成为真人境修士的人,那才是真正的见多识广,学究天人,这罐子上的确是雕刻了一个精巧的阵法不假,而且还是一个聚灵阵,不过那种品阶的聚灵阵法在撼天宗至少也有超过五种以上的传承!”

    “这种阵法在撼天宗都是烂大街的玩意儿,撼天宗的阵法师对此根本就不屑一顾,这小子居然还拿着当宝贝,还两千玉币,白痴啊!”

    “话也不能这么说嘛,没准在撼天宗烂大街的东西,在外面就有人拿着当稀世珍宝呢!”

    几名锦衣修士的哄笑令四周围观的修士都是一阵愕然,再看一旁的熊希英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高高在上的派头摆得十足。

    围观的众人有的暗自叹息,有的幸灾乐祸,有的若有所思,有的拔腿就走,刘志飞等几名撼天宗的内门弟子这个时候的脸色却不太好看,这几个锦衣修士看似在大肆嘲笑杨君山,可言谈之间那种语气却更像是在给撼天宗抹黑。

    可他们纵然心中有所不满却也发作不得,因为这些锦衣修士的身后显然站着的是熊希英这位正宗的真传弟子,身份地位远不是他们能够相比的。

    这个时候刘志飞却见身前闪出了一人,正是一直跟在众人身份不曾言语的张玥铭,只见他开口道:“熊师兄,得饶人处且饶人,我看这件事就算了吧!”

    其中一名锦衣修士见得居然有人敢站出来与熊希英不卑不亢的说话,虽然对方是撼天宗的内门弟子,可撼天宗内部等级森严,这家伙马上就抓住了这个表忠心的机会,跳出来骂道:“小子,你他妈谁啊,敢这么跟熊大少说话!”

    “闭嘴!”

    熊希英突然一声断喝,吓得那人脸色都白了,不晓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却见熊希英这时却是少见的带了一层温和的声色,道:“既然是张师弟说话,这个面子为兄定然是要给的,你们几个,滚吧!”

    几个锦衣修士哪里还敢停留,朝着熊希英毕恭毕敬的行礼之后便从人群当中钻出去离开了。

    这时杨君山迈步走到那行商跟前,那行商不由缩了缩脖子,只听杨君山道:”这里是两千玉币,罐子我拿走了!”

    那行商忙不迭的接过了两只钱袋,嘴里有些语无伦次的道:“拿走,好的,都拿走,都是你的了……”

    见得杨君山将罐子捡起随手扔到了储物袋当中,那行商急忙将地上摆放的一摊东西收了起来,慌张之下也不晓得打碎了多少东西,却也顾不得心疼,只管背了一大包的东西仿佛逃命一般离开了这里。

    熊希怡大有深意的瞅了张玥铭一眼,道:“既然这里的事情已经了解,那位行商道友也不曾吃亏,那为兄便离开这里了,张师弟你们几个随意吧!”

    四周围观的人群都在散去,刘志飞神色间也有些为难,道:“小杨,今日之事为兄也不晓得会闹成这样,你莫要往心里去,熊师兄可不是你们杨家能够招惹的。”

    ————————

    家里出了些事情,这几天一直忙里忙外,老家市里两头跑,有的时候不是没时间写字,而是一坐下来就想着睡觉,老想着先睡一下,先睡一下,睡醒了就写,可一旦睡着根本就没有意志力再爬起来,然后一觉睡**个小时,醒了之后就又到了继续跑的时间,一路上就悔恨,两三个小时,难道就不能少睡两三个小时码一章字出来?然后下定决心,再然后继续崩溃循环,……

    睡秋的意志亟待增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