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二百三十二章 煞浆

第二百三十二章 煞浆

    那站在众人之中的少年正是撼天宗第三代修士当中最为出色的天才,青树真人的关门弟子,出身梦瑜县的张玥铭。

    张玥铭这个时候迟疑了一下,道:“刘师兄,说实话这一次入选真传弟子之事,若是没有我这般横插一杠的话,以师兄的实力,入选真传弟子的可能性绝对要比现如今大得多,我……”

    “哎,”刘志飞摆了摆手,道:“若是换成其他人,别说只是一个煞气修士,就算是武人境后期的修为,师兄我也未必心服,可要是换成张师弟你,师兄我是一百个心服,要是以师弟的实力和才华还不能成为真传弟子,那才是撼天宗的悲哀!”

    “可毕竟宗门的真传弟子向来都是武人境后期的修士才会有资格,……”

    “哈哈……”刘志飞身旁的一名面容粗犷的修士大笑着说道:“张师弟,你不必妄自菲薄,你虽是煞气修士不假,可真要真刀真枪的干一场,我们三个哪个有把握能胜你?怕是全身而退都不易!”

    刘志飞与另外一名武人境后期的修士也是含笑点头,似乎对于张玥铭能够凌驾于他们之上没有丝毫的嫉妒。

    刘志飞也笑道:“好了,这件事情张师弟你完全不必介怀,是你的就是你的,这个时候千万不能退让,否则你退一步,有些人就想着进两步,更何况师兄我也未必没有机会,想要从我手中抢夺真传弟子的资格,最终还是要看实力说话!”

    就在这时,站在刘志飞身后的另外一名姓薛的修士突然“咦”了一声,道:“前面围了一群人似乎出了什么事情,咱们也过去看看,没准是碰上了什么宝贝,这个机会可不能错过了!”

    其他三人抬起头来望去的时候,刘志飞与张玥铭也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惊奇之声,而后两人又各自惊讶的看了对方一眼,那位面貌粗犷的周师兄笑道:“怎么,人群里面有两位认识的人?”

    刘志飞笑道:“还真是,你们不是一直想要认识一下我队中的那位阵法师嘛,他就在那里!”

    薛师兄“哈”的一声,道:“那还等什么,过去看看!”

    周师兄一边走着一边又向张玥铭问道:“张师弟,你也见到了认识的人?”

    张玥铭有些不确定道:“看着眼熟,好多年的事情了,不太确定!”

    杨君山等三人神色阴沉的望着对面的几个修士,只见对方一个个得意洋洋,戏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他们三个。

    “几个梦瑜县的土鳖,就凭你们也想得到这样东西,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几百个玉币就想买走,本公子出玉币一千,你们加价啊?”

    一个锦衣白面年轻人摇着手中的折扇,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轻蔑的说道。

    九离满脸的寒霜猛然上前踏了一步,却被旁边的杨君山和巫硕分别伸手拦了下来。

    “嚯,嚯,你们要干什么?”

    那锦衣白面年轻人神色夸张的向着身周的几名同伴表演着,脸上露出了害怕的表情,惹得几个同伴“哈哈”大笑,只听他讥讽道:“几个武人境初阶的乡巴佬,还敢向我们动手?你倒是出手哇,我们不还手让你们打,你敢吗?”

    眼前这几个人明显就是在故意找茬,更何况他们的修为多是武人境中后期,杨君山三个虽然不惧,可这里却也不是动手的地方。

    九离愤愤道:“欺人太甚,干什么拦我,难道你们两个怕了?”

    杨君山朝着九离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冷静道:“这些人目的不明,别落了人家的圈套,况且这里是榷场,有三位真人境修士亲自坐镇,一旦我们现先行出手可就落了口实!”

    九离神色虽然依旧不忿,可她也晓得杨君山说的是实情,不过这个时候她看向对面那几个人的眼神却变了,就好像在看着几个死人一般,不晓得她心中在转着什么主意。

    杨君山三人在榷场之中转到这里的时候,偶然在一个行商的手上发现了一罐煞浆,这算得上是一种天地灵珍了,乃是由最为精纯的煞气所凝聚而成的液体状的宝物。

    这种宝物最为直观的作为便是协助浊气修士在丹田之中凝聚灵煞,是武人境第二重修士冲击第三重瓶颈的最佳宝物之一。

    当年杨田刚的修为困在武人境第二重多年,后来便是因为杨君山偶然在曲武山之中发现了一处煞气之源,杨田刚正是借助煞气之源所孕育的那一缕精纯煞气本源,成功的打破了瓶颈,进阶武人境第三重。

    而这一罐煞浆却是比煞气之源更为值钱的宝物,杨君山当初所发现的那处煞气之源,里面只是孕育了一缕精纯的煞气本源,论及品质,眼前这一罐煞浆自然比不得煞气本源,可凝聚成液态之后却胜在量大,这又远不是当初曲武山的那一缕煞气本源所能够相比的了。

    拥有这一罐煞浆的行商只是一个散修出身的武人境初第一重修士,依靠自行摸索修为达到如今的地步已经是再无提升的余地,而且没有系统的传承和指导,此人在一次偶然的机遇当中得到这一罐煞浆之后却并不晓得此物的价值。

    原本这个陶瓷罐子也并不引人注目,连杨君山自己一开始也并未在意,不过在三人路过这个行商摊位的时候,九离却是通过巫族特有的秘术发现了一些端倪,而且这种秘术明显是九离所在的部落所独有的,修为比九离更高的巫硕便不曾有丝毫的察觉。

    得到九离暗示的杨君山在这名行商的摊位上一阵翻看,最终找到了这个看上去仿佛古董一般的陶瓷罐子,并最终确定了被九离作为炼制本命巫器的灵材痴离水居然就是被修炼界武人境第二重修士视若珍宝的煞浆!

    按捺住心中的兴奋,杨君山不动声色的向行商打探着这个陶瓷罐子的价格,想要捡一个大漏,不料这行商也是个精明的,虽然不晓得罐子里是什么东西,但坐地起价一张口就是三百玉币。

    三百玉币能换一罐煞浆,这也算得上是无本的买卖了,杨君山当即装作肉疼的答应了下来,正要伸手掏钱,哪里料到这个时候半路杀出一伙人来截胡,张口就是一千玉币。

    原本已经同杨君山三人讲好了价钱的行商见状立马反悔,他虽然不晓得陶瓷罐里的东西到底是何物,但眼前的架势却是让他立马明白过来里面的东西定然价值不菲,自然要坐地起价,价高者得。

    杨君山等人自然不服,大声指责行商出尔反尔,哪里料到那行商对于他们先前想要捡自己的漏更是深恶痛绝,更因为榷场之中有真人境修士坐镇而有恃无恐。

    三方这么一争执,立马便有往来的修士驻足观看,不一会儿就围了一圈人,好在这些人并不晓得那陶罐中是什么东西,否则此时的场面恐怕更加热闹。

    这也正是让杨君山感到疑惑的地方,这一伙人出现的实在太过蹊跷,那一陶罐之中盛放的究竟是什么东西,这一伙人根本连看都没看,一上来就是一千玉币,可这一罐煞浆真正的价值又岂是一千玉币就能够买到的?

    杨君山一度怀疑这是这一伙人与那行商联手设下的圈套,想要从他们手中讹取玉币,可那也没有将一罐煞浆只讹诈一千玉币的道理。

    因此,杨君山断定这一伙人是故意找茬来的,而且十有八九是专门冲着他来的。

    可若当真如此的话,杨君山反而有些束手束脚了,若这个时候杨君山当真与眼前之人抬价,反而坐实了这一陶罐中的东西定然价值不菲;要是转身走掉,对方自然无计可施,然而那可是一罐浓缩成液体的精纯煞气,对于他在丹田之中凝聚灵煞,进阶武人境第三重有着莫大的助力,更是九离炼制本命巫器的必须之物,他怎么可能舍得放弃?

    “几位是专门冲着在下来的吧?”杨君山踏前一步沉声道。

    “嘿嘿!”对面几人冷笑不语,却是坐实了先前杨君山的揣测,只是不知道他们背后到底是什么人。

    不过这个时候杨君山自然不会再去提那个陶罐,否则真要引起眼前这一伙人注意的话,尽管煞浆在修炼界出现的极少,认识的人也很少,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更何况此时周围还围了一圈人,难保里面就没有识货的。

    “小杨,这里出什么事儿了?”

    刘志飞推开挡在身前的围观之人,与张玥铭等三个旁若无人的走进了圈子当中,以更加目中无人的神态扫了旁边那几个先前嘲笑杨君山三人的锦衣修士一眼,向着杨君山大声问道。

    “是撼天宗的人!”

    “何止,还是内门弟子,你们看他们腰间的铭玉牌,那是只有内门弟子才能够佩戴的东西,据说能够正面抵挡同阶修士御使法器的全力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