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二百三十章 榷场

第二百三十章 榷场

    杨君山曾经看到过那张人头战功榜,晓得九离手中也有一颗人头战功,而巫硕也说他手中有半个人头战功,乃是他与第八小队的一名队员联手斩杀了一名同阶修士,因此分得了半个人头。

    杨君山眨了眨眼睛,道:“你们不需要用人头战功换东西吗?”

    巫硕双手一摊,无奈道:“我们能换什么,你们这里的法器、灵术神通、修炼功诀之类我们巫族修士根本用不了,丹药之类的除了疗伤丹药,其他的也不敢用,至于灵材,即便是有一小部分是我们能用的,可因为彼此名称不同,见不到实物我们也不晓得去兑换什么。”

    杨君山抓了抓脑袋,道:“那好吧,就等这一次榷场互市结束之后再说,要是在榷场能够遇到你们需要的东西,我尽量买下来,之后要是你们仍旧觉得人头战功无用,那便交给我,话说我现在手中已经有三个多人头战功了,再加上你们两个的一个半,一件下品法器已经几乎到手了。”

    三月初九,榷场互市正式开启,大批的商队从数日之前便开始从不同的方向云集三县边境,这里原本正是杨君山所在小队的辖区,不过如今这里至少有三位真人境修士坐镇,没有谁敢在这个时候放肆,因此边境的大部分小队如今都清闲了下来,只是不时的派遣一些边防修士帮助维持一下榷场的秩序罢了。

    西山村的商队提前两天便已经到达了榷场,带队的是副村正石南生和安侠两位第二重的武人境修士,商队携带了满满的二十车物资,这还只是西山村参加这一次互市的一部分,剩下的大约还有三四十车物资将会在榷场开启的当天,由村正杨田刚亲自押送前来。

    当从四面八方赶来的商队开始进入榷场的时候,杨君山与九离、巫硕已经在却场外等候多时了,同时的还有庄广玉、齐舟等几个第三小队的队员,他们听说杨君山等人要来这里迎接自家村落的商队,便顺便跟过来看热闹。

    “这就是你们村的商队?”齐舟看着眼前数十辆大车组成的商队不由的有些咂舌。

    “这哪里像是一个村落的商队,就算是我们荒原镇的望族袁家据说参加这一次互市的也不过才三四十辆大车的物资,你们西山村也太富庶了吧?”安庆年看得西山村商队的规模,两只眼珠子就在不断的转着,不知道他的心里在泛着什么主意。

    杨君山笑道:“西山村是一个新成立的村落,原本是由两个村落组合在一起的,所以这商队才看得大一些,可事实上这些大车当中大约有一半以上盛放的都是灵谷之类的粮食,看着多,实则值不了多少玉币。”

    “灵谷?”

    杨君山这不说还好,一说方中慧立马低呼了一声,道:“这么多灵谷,你们村怎么就舍得卖,难道你们不知道如今整个瑜郡都缺灵谷吗?如今的一石灵谷的价钱都涨到多少玉币了,可那些个村落又有哪家愿意卖灵谷的?”

    方中慧来自梦瑜县县城,那里是整个梦瑜县最为繁华的集中地,对于灵谷这一年多来节节攀升的价格感触最是清晰。

    杨君山微笑不语,一旁的庄广玉显然消息最是灵通,笑道:“你们恐怕还不知道吧,小杨可是西山村村正杨田刚的大公子,西山村合并之后便建成了护村大阵,而这大阵恐怕十有八九还是出自小杨的手笔,而有着护村大阵守护村落的灵谷产量是不会受到气候太大影响的,也就是说去年的那一场大范围的倒春寒并未对西山村的灵谷盛产造成太大的影响。”

    “呀,护村大阵,你们村连护村大阵都有啦?”方中慧惊讶道:“我可是听说了,梦瑜县就算是那些个望族都不一定有护族大阵,你们只是一个村落,居然都能够建起护村大阵来,真是太厉害了!”方中慧再次惊呼道。

    杨君山颇有深意的瞅了一眼庄广玉,笑道:“护村大阵不算什么,三大豪强以及本县的两家望族都拥有护族大阵,至于这一次拿出来这么多灵谷买卖,也是不得已为之,西山村毕竟是新村,只能用粮食来换取一些修炼物资,实则是因为没有拿的出手来的好东西的缘故。”

    罗秉坤这个时候却是突然问道:“小庄,你舅舅如今可也是梦瑜县的名人,他领衔的荒沙镇四村自保联盟,听说可是掌控了数座灵材矿坑,就连荒沙镇的望族沙家都要看他脸色行事,这一次田村正会不会来参加榷场互市,他要是来的话,商队规模恐怕比西山村还要大吧?”

    庄广玉闻言一愣,道:“我舅舅好像会来吧,我也不太清楚,你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我,我得去榷场里面打听一下,小杨,待会儿我再来找你。”

    说罢,却是同众人打了一声招呼,便转身进了榷场,急匆匆的离开了。

    罗秉坤看着庄广玉的背影,笑骂道:“这个滑头,从来只想着从别人嘴里打探消息,自家的事情却从来不说丁点。”

    齐舟道:“或许是小庄真的不知道呢。”

    一直没有说话的王纵这时道:“荒沙镇的田盟主膝下无子无女,小庄作为他的亲外甥,平日里在田盟主的几个亲戚晚辈当中最受器重,田盟主连他的灵术传承都教授给了小庄,这一次榷场互市田盟主来不来,带多少东西来,小庄哪里会不知道!”

    几人言谈之间,西山村的商队已经迎面走进了榷场,见到了杨田刚,杨君山将第三小队的几名队员一一介绍给父亲认识,然后众人便分道扬镳,进入榷场各寻所需去了。

    杨田刚上下打量了杨君山一番,道:“不错,看来边境厮杀的确是最能锻炼人的地方,如今浑身上下都弥漫着一股凌厉的精气神儿,这一段时间怕是经历了不少危险吧?”

    “有过几场厮杀,不过都没有吃亏!”

    杨君山挠了挠后脑瓜,问道:“爹,这一次互市村里都准备买卖些什么东西?”

    杨田刚嘬了一口浓烟,道:“想要的东西多了,修炼用的丹药,培育灵田所用的各种灵材灵物,大阵运转所耗费的修炼物资,更多的是元磁精石之类,许多村民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需求,众口难调啊,几个有希望进阶武人境的苗子都在准备炼制法器的灵材,包括君平和宝章,还有这一次听说前来榷场参加互市的商队不仅仅是梦瑜、凌璋、胡瑶三县,还有玉州其他地方的商队也闻讯赶来,那么这一次互市的规模必然极大,种类定然繁多,所以如果有可能的话,希望能够换到法器。”

    “法器?”杨君山一愣,道:“是要给我娘用的吗?要是那样的话,爹你不妨先等一等,或许不久之后孩儿能够换得一件法器。”

    法器可是价值不菲,要知道如今整个梦瑜县的武人境修士,又法器在手的也未必能够超过一半,只要看边防小队的成员就能够晓得大概了,第三小队如今在边防二十支小队当中也算是精锐了,可拥有法器在手的也不过五人。

    杨田刚真要下定决心换一件法器的话,那他带来的这五六十车物资恐怕四分之一都要交代进去。

    购买一件法器可不能同欧阳旭林为杨君山炼制法器那样相比,这两人当初可是有过命的交情,杨君山要炼制法器只需将灵材准备齐全就是了。

    若是换成其他人,炼制一件法器至少也要准备三份足额的灵材,还要为炼器师额外准备一笔数目不菲的手工费,所有的这些准备好了,还要看炼器师自己是否有空闲的时间,是否愿意出手炼制。

    就算炼器师答应出售炼制了,那这三份灵材也未必就真能炼成一件法器出来,若是三份足额的灵材尽数浪费了,那也只能自认倒霉,手工费还不能少出,这就是炼器师在修炼界的地位,这也是法器在修炼界稀少以至于一件件都价格高昂的原因。

    不得不说,能够结交欧阳旭林这样的天才炼器师,并且拥有两件法器的杨君山是极为幸运的。

    杨君山也不是没有想过从西山村筹集足够的灵材,然后央请欧阳旭林出手为村里炼制法器,可杨君山也晓得,像欧阳旭林这样的炼器天才,他的炼器日程恐怕早已经不知道排到了多少月甚至几年之后。

    欧阳旭林愿意为给杨君山炼器而将其他的事情尽数推开,可未必愿意推开自己的事情,为杨君山的亲友们去炼器。

    人情都是越用越淡,杨君山与欧阳旭林有过命的交情不假,可杨君山不愿将这种交情作为一条门路来滥用。

    杨田刚听得杨君山能够搞到法器自然大喜,连忙询问原因,杨君山便将边防修士能够用五个人头战功换取一件下品法器的事情,以及九离和巫硕将战功让给自己的事情同杨田刚说了。

    杨君山道:“这样一来,我的战功距离换取一件下品法器只差了一线,只要榷场互市过后,边境战端重启,我们三个无论谁随便杀一个人,一件下品法器便到手了,这样爹您就不必在榷场准备购买法器了。”

    不料杨君山说完,却见杨田刚脸上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说那些个修炼用的法丹、灵丹,有人会嫌少吗?”

    见得杨君山神色楞然,杨田刚苦笑道:“法器也是一样,但凡有机会能够买到一件法器,爹都会全力以赴的,不管你那里能够换到法器都一样,没人会嫌自己手中的法器少,要知道除了你娘之外,你铁牛叔和铁柱叔也都是武人境修士,宝章和君平突破武人境怕也就在这一两年,一件法器哪里够用。”

    杨君山这才醒悟过来,法器不在于它的昂贵而在于它的稀少,对于更多的人来说,能够找到法器才是最重要的,相比于得到一件法器,法器本身高昂的价格反而不重要了。

    整个榷场规划为三个圆环状,商队的规模越大,参加互市的物资越是珍贵,那么位置便越是在榷场中心的内环位置,西山村的商队多达六十辆大车,参加互市的物资甚至还在不少望族之上,可在分派位置的时候依旧能够在榷场三道圆环的中环之上,据说就算是梦瑜县的三大豪强参加互市的规模也不过勉强能够进入内环,可见这一次榷场互市的规模之大。

    这一次西山村前来参加互市的武人境修士,除了先期到达的石南生和安侠之外,后来同杨田刚一同前来的还有徐三娘和石敬轩两人,总共有五位武人境修士到场。

    不过在商队安顿在中环,杨田刚等人指挥着村民摆放参加互市的各类样品的时候,石敬轩这位公子哥便随口同石南生打了一声招呼,摇着一把折扇一步三晃的离开了,只留下石南生在那里摇头叹息。

    杨君山见得西山村摆放出来的用来互市的物资都是修炼界的大路货,物资的量倒是足了,可能够让人眼前一亮的精品却是不多。

    这些东西要是用来交换玉币,或者其他所需的低品阶灵材、丹药之类的不难,可要想换取真正的好东西恐怕就不容易了。

    很简单,因为真正极品的好东西,在修炼界自然是极少的,这样的东西谁都不愿意拿玉币、灵谷之类的东西来衡量,而是想着要以物易物,这样才能将自己不需要的精品从别人手中换来自己需要的宝物。

    如果西山村真要碰上一位想要出售法器的修士,难道还真要拿着上千石的灵谷同人家交换不成?

    当然,西山村这里也不是没有几件让人瞩目的东西,譬如几件下品的仙灵,中品的灵材、灵药,一些蛮兽的皮毛骨骼之类,不过这类东西还是以原料之类的居多,而且大部分都是杨氏父子从两座长孙家的宝库当中运回来的。

    杨君山知道在杨田刚身上应当还有一两件中品仙灵、上品灵材以及其他的一些宝物,这些也都是从长孙宝藏从得来和杨君山这些年来的收藏,不过这些东西毕竟价值不菲,除了杨君山,恐怕连安侠都未必知道,杨田刚轻易是不会拿出来的。

    “爹,我这里有两套连同阵盘在内的完整的阵旗,是我这两年自制的,都是小型的不动如山战阵,虽说战阵威力要低上一截,可胜在布阵迅速,而且是地地道道的灵阶阵法,就算不是阵法师,也能够依据阵盘将阵法按部就班的布置完整,您将其中一套布置好,将咱们在榷场的货栈围起来,这里人多眼杂,一来图个安心,二来也打个旗号,要是有人想要的话,不妨跟他们提一提法器的事情。”

    杨田刚将两套阵旗接了过来,脸上带着惊喜,道:“阵旗?这下爹的底气倒是更足了,我倒是忘了,我儿子如今可是地地道道的阵法师,手中掌握着两套完整的灵阵传承,论身份那也是修炼界真正的清贵之人了。”

    杨君山笑了笑,道:“爹,那你们先忙着,我想先到榷场各处去转一转。”

    “你且等一会儿,”杨田刚突然叫住了他,然后从烟杆上挑着的储物袋当中摸出了一个大大的钱袋扔给了杨君山,里面哗楞楞的响声一听就是满满当当的玉币,道:“这两套阵棋花了你不少时间和精力吧,估计你现在身上也没多少玉币了,这些你先拿着,要是碰上了入眼的东西尽管去买,要是钱不够回来咱们再想办法。”

    杨君山掂了掂手中的钱袋,不知道已经多久没有问爹娘要钱了,一时间倒是让他颇有一种缅怀的情绪从心底泛了起来,于是笑道:“知道了,爹,还别说,我现在身上除了一些边境巡防的战利品之外,还真是囊中羞涩了,这些玉币还当真是及时雨,那我先走了啊!”

    “走吧走吧,”杨田刚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见得杨君山走得远了,这才笑着骂了一声“臭小子”,转身进了货栈当中,叫了安侠和几个村民打下手,先将一套不动如山阵的阵棋扎下来再说。

    榷场之外,又有一队规模达到了近百辆大车的商队赶来,就在商队的头目正在榷场入口处同撼天宗、天狼门以及开灵派的修士交涉之时,从商队后面的马车上跳下来了几个年轻人。

    “这里就是三县榷场互市的所在?”一个身材高挑的大眼睛女孩儿想着四周看了看,神色间略带着一丝失望,道:“名声倒是传得几乎半个玉州都知道了,可怎得会选得一个如此荒凉的地界?”

    ————————————————————————————

    新的十一月来临了,大伙儿手中有月票的话,还请多多支持,睡秋在这里拜谢诸位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