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蛇吻

第二百二十七章 蛇吻

    这一份榜单并不足以真正的体现边防修士的实力,但却足够用来衡量同阶修士之间的高低,因此,当梦瑜县南部边境局势缓和之后,这一张榜单在边防小队当中倒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热捧。

    “宗门颁布的这个人头战功的奖励,其实受益最大的应当是浊气修士或者煞气修士才对,丹田修士修为最低,平均实力最弱,想要取得战功并不容易,当然,第十二小队的那位排名第一的丹田修士不算;而武人境后期的修士则是不容易死,要杀煞气修士的话战功又太低,积攒不易,因此想要等上这个榜单同样很困难。”

    刘志飞向着众人分析着榜单排名为何越是修为高实力强的人越少的缘故。

    庄广玉又拿起手上的榜单看了看,道:“飞哥说的的确有道理,前二十名里面一半以上的上榜修士都是武人境第二、第三重的修士,就说这排名第二的张玥铭就是武人境第三重的修士,说来此人还是我梦瑜县之人,如今看来果真不愧为是梦瑜县百余年来的第一天才人物!”

    刘志飞闻言点了点头,道:“张师弟大才,这一次就算是名列人头战功榜第一,我也不会有丝毫的意外。”

    “不过飞哥,你看人家第九小队的队正周必虎虽然在榜单前十名排名靠后,可那也是战功排名前十啊,听说这一次撼天宗有心要在你们这些边防小队的队正当中挑选真传弟子,可你现在手上没有丁点的战功,这样会不会对你有所影响?”王纵这个时候突然开口问道。

    “周必虎?”

    不等刘志飞说话,一旁的熊洗衣突然插话,脸上带着一丝轻蔑的笑意,道:“你们晓得他手中的那四个人头战功是怎么来的吗?”

    见得众人摇头,只听一旁的宁燃,道:“我来说吧,这位周队正说来也同刘师兄一般,都是这一次撼天宗考察真传弟子的对象之一,不过从边衅开始以来,这位周队正手下的队员们已经足足换了一茬。”

    见得众人满脸愕然的样子,宁燃冷笑道:“也就是说,这位周队正手中的人头战功虽多,可却都是用手下队员们的性命换来的,而事实上他也只不过是为了一个真传弟子的资格罢了,不过他选择的却是与刘师兄截然相反的路子。”

    这一下众人脸上的表情可就要丰富多了,同时众人看向刘志飞的目光也多了一层敬佩,就算是杨君山心里也不得不对这位刘队正多上几分敬意,从杨君山加入第三小队以来,无论是在平时巡防又或者是与天狼门修士的斗法过程当中,刘志飞从来都是身先士卒的作为确是令人佩服的。

    刘志飞笑道:“其实这一次边境交战,也是宗门对于我等内门弟子的一次历练,二十支小队二十位武人境后期的队正,这就是我们向宗门展示自己的舞台,只是我们各自选择的方式不同罢了,其实就拿周师弟来说,虽然他手下的队友几乎换了一茬,可死在第九小队手中的开灵派修士可也有十一二人之多,仅死在他一个人手中的开灵派修士便有七八个,只是因为这些人大多数修为都低于他,因此这战功才积累了四个;而我的方式却是尽可能的在保全队友的情况下给予敌人最大的杀伤,行事比起周师弟来要保守的多,这样一来战绩甚至还不如周师弟。”

    听得刘志飞等人的一通解释,小队的其他成员显然对于如今边境的形势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庄广玉那里便首先道:“飞哥这般义气,我等自然也不能不够朋友,更何况如今咱们还有了小杨这个阵法师作为杀手锏,只要飞哥你多谋划几次,咱们定然鼎力相助,争取将飞哥你推进真传弟子的行列,说不得往后我们还会跟在你身后沾沾光。”

    前面几句话都是虚的,但最后这两句却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其他人哪个不是心思活络之辈,自然晓得能够巴结上一位撼天宗真传弟子的好处,尽管如今刘志飞还只是真传弟子的候选,可要是万一真成了真传弟子了呢?

    刘志飞笑道:“最近一段时间边境会平静一段日子,陈师叔主持的边境榷场即将开启,因为这个提议得到了梦瑜县、凌璋县和胡瑶县三方真人境修士的认可,因此在榷场开启前后的半个月当中,所有边境挑衅都会被禁止。

    庄广玉一拍大腿,道:“哎呀,那真是太可惜了,不过这什么榷场开通能够得到真人境修士的关注,想来也是大场面,不知道到时候咱们能不能抽出时间也去长长见识……”

    杨君山瞅了瞅刘志飞,又瞅了瞅兴高采烈的庄广玉,心中微微一笑,也同众人一起加入到了热烈的讨论当中。

    又过得几日,杨君山同欧阳旭林约定的日子已经差不离,而边境的局势也果真也大大的缓和了下来,于是便又向刘志飞请假去了沙田村的补给坊市。

    这一次杨君山轻车熟路的找到了欧阳旭林在沙田村的炼器小院,不过这个时候的小院当中却是有不少人正等在那里,欧阳旭林的几名炼器的助手正招呼着这些人。

    这几名助手显然已经提前得到了欧阳旭林的关照,当杨君山找到一名助手报上名讳之后,便被他领到了小院后堂之中。

    刚刚转过了后堂屏风,一股炽烈的热浪便迎面而来,远远的正看到一座铜炉之中燃烧着熊熊的青色火焰,汹涌的热浪甚至将站在铜炉旁边的欧阳旭林都映照的有些飘渺虚幻的感觉。

    “可是杨兄弟到了?且稍等片刻,等我忙完了手中的活计。”欧阳旭林的语气之中略带着一丝疲惫。

    杨君山周身上下灵力涌动,慢慢的将扑向自己的热浪缓缓的推开,远远看去,晃动蒸腾的气流在他身前一尺之外便平静了下来。

    “不忙,你且先忙你的就是了!”

    杨君山看得清楚,在那座铜炉之中正有一件法器在火焰之中游动,而一旁的欧阳旭林则围绕着铜炉不断的游走,双目一直定在铜炉中央,双手时不时掐出一道道法诀,每当一道法诀打出的时候,铜炉之中的火焰或者大盛,或者减弱,或者火苗转变了颜色,或者铜炉中的法器上下起伏,不一而足。

    大略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欧阳旭林猛然低哼了一声,双手虚空一抚,铜炉之中的火焰突然一灭,一阵嗡嗡的响声便传了出来。

    只见欧阳旭林在铜炉之上微微一拍,一道金光便从铜炉之中跳出,便他一把抓在手中,却是一件金黄色的短棍状的法器。

    随后欧阳旭林朝着堂外打了一个响指,一名助手便走了进来,只听他吩咐道:“把这件法器交给第九小队的周师兄,告诉他要是他还这么不晓得珍惜手中法器,下一次法器要是再破损可就不那么容易修补了。”

    那名助手躬身从欧阳旭林手中接过了这件法器,然后向着小院的前院走去,这边欧阳旭林已经朝着杨君山走了过来。

    “连助手都用上了,看得出来,你在撼天宗混得着实不错。”杨君山笑道。

    “原本是不用的,”欧阳旭林笑着解释道:“法器之类原本出现损坏的可能便极少,我这个小院可不比炼丹或者制符的小院,那里才是真正的门庭若市,不过这几日不是因为榷场的事情,边境难得平静下来么,所以不少手中有法器的修士便趁着这段时间赶到我这里来护理一番,也有需要修补的,不过损伤都不是太大,所以这才难得的忙了几天。”

    杨君山又问道:“刚刚你说那修补的法器是第九小队的修士,姓周,不会就是第九小队的队正周必虎吧?”

    “哦,你认识他?”欧阳旭林先是一讶,可随即又想到了什么,笑道:“也是,最近边防修士这里流行着一个人头战功的榜单,周师兄可是榜上有名的,而且我可是知道连你的排名也是靠前的,想来晓得周师兄也不奇怪。”

    杨君山笑了笑,避开了这个话题,连忙问道:“怎样,炼成了没有?”

    欧阳旭林笑道:“那还用说,当初我可是连融合十二种灵材的下品法器都能够炼成,更不用说这张弓的炼制难度远不及山君玺了。”

    杨君山跟在欧阳旭林身后来到一座密室当中,就见在密室墙角的一张小桌上摆放着一只长条状的木盒,欧阳旭林将木盒捧了过来,在杨君山的面前打开,一股森冷之意顿时从盒子当中迸发了出来。

    杨君山低头看去时,就见得木盒当中躺着一张四尺白色骨质长弓,整个弓臂被雕琢成了一条弯曲的白蛇,蛇头朝上蛇尾向下,中央握把部位是雕琢的细密的鳞片,晶莹的弓弦连接弓臂两端,若不细看甚至无法看到这一根弓弦。

    杨君山脸上露出一丝喜意,伸手就要从木盒当中把长弓取出,不过这长弓一入手便他便感到一沉,这长弓法器看似纤细,实则分量极重。

    见得杨君山将长弓拿在手中便要试着拉开,欧阳旭林在一旁提醒道:“这张长弓法器可不一般,施展的时候不断需要修士的灵力,还需要修士有着极强的臂力,而且对于修士的肉身依赖极强……”

    欧阳旭林还没有说完,就有些呆愣的看到长弓已经随着杨君山的双臂张开,右手将弓弦一松,“嗡”的一声闷响,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力道射出,密室中的窗木“啪”的一声离开了一道极细的缝隙。

    “好弓,好法器,是不是应该给它取个名字?”

    “就叫‘蛇吻’吧,蛇吻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