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坊市

第二百二十一章 坊市

    人头战功彼此间可以转让,不过战功大小却是不做改变,刘志飞三分之一颗人头战功,到了杨君山手中依旧只是三分之一的人头战功……

    不过这三分之一颗人头战功可意味着两件下品灵材,价值也不算是低了,听得刘志飞毫不犹豫的要将自己手中的战功让给自己,杨君山自然要推辞。

    刘志飞“哈哈”一笑,道:“撼天宗下达的战功奖赏虽然价值不菲,可对于我而言却是没有丝毫意义,所以不止是这一次,今后每一次大战之后,我都会将自己手中的人头战功,奖励给小队之中出力最大的人物,这一次小杨的贡献有目共睹,小杨你也不要推辞了,这三分之一的战功是你的就是你的。”

    刘志飞下首的熊希怡与宁燃二人目光双双一闪,似乎从刘志飞这一番言语之中猜到了什么,不过两人最终却是都选择了沉默。

    见得刘志飞说的坚决,杨君山便也不再矫情,只是面露感激之色谢过了刘志飞,其他人即便是眼热却也没有办法。

    这名武人境第三重的天狼门修士身上自然也是有储物袋的,不仅有储物袋而且还有一件法器,可惜此人应当是在储物袋以及法器上做了手脚,在他身死之后,法器与储物袋都受到了自行损坏,储物袋还好一些,至少大半的东西都从破裂的袋子里面甩了出来,而那一件法器却是直接报废了。

    边境这一战,第三小队的每一名队员可以说是都有收获,虽然也有代价,总体而言却是赚了。

    不过这一战所引起的风波却是极大,原本是三方一直都在保持克制的三郡边界却是爆发了如此巨大的冲突,造成了如此多武人境修士的死伤,使得三大宗门之间的关系顿时紧张了起来。

    而第三小队在极端不利的情况下,几乎以一队之力翻转了局面,也吸引了不少有心人的注意,甚至有消息说,撼天宗高层对于内门弟子刘志飞的表现大为赞赏。

    这一场风波引起的波澜虽然极大,使得三方的关系一下子变得敏感,然而在接下来七八天之内整个梦瑜县南方边境却是一下子平静了许多。

    这一日,刘志飞从沙田村回来,小队众人纷纷迎了出去,却见同刘志飞一同回来的还有原本已经重伤的栗贲以及几名看上去极为陌生的武人境修士。

    庄广玉当先喜道:“栗队正,你伤势大好了?”

    第三、五、七三支小队同在一个据点,巡防同一条边境,彼此之间早已经混熟,这庄广玉又是一个伶俐的,跟谁都能说上两句,人缘很是不错。

    不过这一次栗贲朝着庄广玉笑着点了点头,却是没有再多说,众人也都从栗贲的脸上看出了苦涩之意。

    刘志飞大声道:“好了,栗师弟这一次伤愈归来,第五小队马上就会重建,这一次咱们吃了天狼门的大亏,不过这事可不能算完,迟早要找回来,不过现在栗师弟还要与第五小队新来的队员熟悉,其他不相干的都给我离远点。”

    刘志飞带着第三小队的人来到他平日起居的修炼室当中,庄广玉迫不及待的问道:“飞哥,我刚刚是不是说错话了,不会将栗队正给得罪了吧?”

    刘志飞白了他一眼,道:“平日里就你小子话多,这一次晓得不妥当了吧?”

    庄广玉脸现急色,道:“哎呦飞哥,我这不也是好意么,您快给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罗秉坤怎得没跟着回来,还有第五小队其他几个重伤的如何了?”

    上一次大战,第三小队罗秉坤、刘志飞和安庆年都受了些伤势,其中罗秉坤的伤势最重,被送到了沙田村延请撼天宗的丹师疗治,而安庆年只是皮外伤并不打紧,而刘志飞虽是内伤,可也只是体内灵力过度消耗所造成的,也不算太重,休养了这七八日早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而第五小队剩下的五个伤者当中,还有包括队正在内的两个重伤,一个轻伤,其余两个一个被斩断了手臂,一个被斩断了小腿。

    刘志飞道:“罗秉坤伤势已经没有大碍,不过毕竟是灵火烧伤,整个后背几乎都烧烂了,想要彻底痊愈需要的时间比常人要多一些,第五小队两个重伤的又死了一个,断手短腿的两个倒是送回去的及时,手臂和小腿都接上了,加上栗师弟,这一次第五小队还能归队的只有四个人了。”

    众人听后都是一阵唏嘘,却又听刘志飞叹了一口气,道:“栗师弟伤势虽然好了,可今后却断了修为更进一步的可能,这一辈子就只能维持武人境第四重这个水准了。”

    “啊?”众人脸上都现出了惋惜之色,作为撼天宗的内门弟子,栗贲原本也不过四十岁左右的年纪,正是大有可为的时候,若是一切顺利,日后便是进阶真人境,甚至成为撼天宗的真传弟子也不是没有可能,如今一次重伤,这一切希望尽皆成了泡影,难怪他明明伤势已经痊愈,可脸上却满是灰败的神色。

    宁燃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叹道:“断肢好接,修道难续啊!”

    刘志飞也是感同身受道:“是啊,身为修士要说坚韧,只要不是直接要了性命,但凡有一口气在,我等都能够挺过去;可要说脆弱,或许只是平日里修炼之时一口灵气岔开,就可能断送了日后修为提升的可能。”

    熊希怡这个时候突然开口道:“上面是不是决定要报复了?”

    刘志飞一怔,道:“按照以往,此番我们吃了亏是肯定要报复回去的,只是到底是一个什么章程上面也没有定论,如今陈县令要在边境开启榷场的事情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一旦大规模的展开报复,恐怕陈县令的榷场到时候就算是开了也没有多少璋郡与瑶郡的人愿意来。”

    熊希怡冷哼一声,道:“我只知道袍泽生死比赚钱更重要!”

    说罢,却是一转身先行离开了。

    刘志飞甩了甩手,也有些烦躁的道:“都散了都散了,回去之后好生修炼,好生准备,没准什么时候就会来一场恶仗,第五小队就是前车之鉴,什么时候都别想着放松,除非你们都不要命了。”

    第二日是第七小队巡防,第三小队的人轮休,众人商议之下却是决定去沙田村的坊市看一看,顺便也去看望一下正在养伤恢复的罗秉坤,罗秉坤的伤势虽然麻烦一些,却并未对他的修为造成影响,因此第三小队一直在等待他归队,而并没有补充其他队员。

    不过刘志飞已经去过了所以没去,而熊希怡则压根就没有参与众人的讨论,最后还是宁燃带着众人来到了沙田村。

    众人见到罗秉坤的时候,他正在一座小院之中蹒跚而行,看得出来他精神不错,只是走路的姿势却是有些别扭,这是因为他的后背几乎被烧焦了的缘故。

    见得杨君山之后,罗秉坤首先就要向他行大礼谢过救命之恩,当时若非是杨君山及时以纳土术扑灭了火瀑灵术所爆发出来的岩浆灵火,罗秉坤就算是不死,内腑也要尽数被火气烧灼,到时候至少也是个修为受损甚至被废的下场。

    见得罗秉坤这般郑重,一旁的方中慧却是不愿意了,道:“这真是太不公平了,当时努力救你的人可是还有我呐,虽然我的聚水术比不过小杨的法术,可救你的心可是一样的呀,你怎得就只会谢他不谢我?”

    罗秉坤连忙作势要扇自己耳光,赶忙作揖赔罪,最后反倒是方中慧自己绷不住了,与众人笑作一团。

    便是在这个时候,从小院里屋之中走出一位妙龄女子,蹙着眉头看着院中大声谈笑的众人,道:“你们是什么人,难道不晓得这里不得大声喧哗吗?”

    众人都是一愣,一旁的罗秉坤见状连忙一蹦一跳的上前道:“周丹师,对不住了,他们并不晓得这里是周丹师的炼丹之地,还请您见谅。”

    然后又转身向着众人介绍道:“这位是撼天宗的周丹师,我身上的伤势多亏有周丹师炼制的丹药医治,否则也不会恢复的这么快。”

    众人一听眼前之人居然是一位炼丹师,又见得她如此年轻,脸上不由都显露了几分惊讶之色,但炼丹师在修炼界地位颇高,众人如今在边境巡防,指不定哪日就会求到人家身上来,于是都带了几分恭敬与周丹师见礼。

    周丹师眉头稍解,语气也缓了下来,道:“罗秉坤你的伤势虽然一直是我在照看,但当初将你送来的时候为了保住你的修为不受损伤,所服用的却是张师兄精心炼制的护心丹,要是没有张师兄的护心丹,就算我能治好你的伤势,可你的修为说不得也会受到一些影响。”

    罗秉坤连忙道:“是是是,还请周丹师告知张丹师身在何地,日后在下见到了也好当面谢过。”

    周丹师道:“张师兄也在边防小队之中,不过他在第十五小队当中,日后说不定你们巡防边境的时候会遇上,哦,对了,你回去之后直接问你们队正就是了,边防二十支小队队正都是撼天宗内门弟子,恐怕没有人会不识得张师兄。”

    庄广玉平日里消息最是灵通,遇上这样的事情也是第一个要问个明白,见得眼前这位丹师还算是好接触,于是连忙问道:“敢问丹师,您的这位张师兄既然是一位炼丹师,怎得还要去参加边防小队。”

    周丹师瞥了他一眼,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张师兄那可是丹修双绝,他原本可不是这一次门派专程派驻在沙田村的丹师,而是专程来到边境历练来的,别看他只有武人境第三重的修为,可手中已经有了三颗人头战功,而且还斩杀了一名武人境后期的开灵派修士,说来也是罗秉坤你运气好,你重伤那日,我正巧碰到张兄来沙田村,这才央求他出手炼制了护心丹。”

    庄广玉好奇道:“你说的那位张师兄到底是谁呀?”

    “当然是张玥铭张师兄了!”